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内 > 朱冥(Zhu Ming)

朱冥(Zhu Ming)

2011-11-06 19:48:57 来源: artda.cn艺术档案 作者:artda


朱冥(Zhu Ming)

简历
朱冥,1972年生于湖南长沙
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个展
1993  朱冥现代艺术展,中国美术馆
2007  朱冥艺术展,中国当代北京画廊
2008  朱冥艺术展,西班牙马德里GALERIA ESTIARTE画廊
2008  朱冥艺术展,中国当代北京画廊
2010  打破隔离,美国纽约ALICE CHILTON画廊
2011  朱冥艺术展,美国芝加哥WALSH画廊

群展
1994 纪念现代艺术一百年展,德国柏林
1995 中国前卫艺术,东京/纽约/福冈巡回展
1997 中国录像艺术观摩展,中国北京
1998 广东现代艺术内部学术交流展演,中国广州
1999 日本国际行为艺术节,东京/长野/松本/大阪/名古屋
1999 “酚笨已稀”展 ,中国北京

2000 “旅程2000”艺术节,香港
2000 “香港—柏林”艺术节,德国柏林
2000  策划并参加“开放艺术平台”行为艺术节,中国北京
2000 “不合作方式” ,中国上海

2001  “中国魅力” ,泰国曼谷
2001 巴黎国际艺术博览会,法国巴黎
2001 组织并参加“OPEN”艺术节,中国四川
2001 “O度” ,中国北京
2001 科隆国际艺术博览会,德国科隆

2002 “对话。第三状态”中国现代艺术巡回展,意大利
2002 “切入”图片-录像展,中国北京
2002 芝加哥国际艺术博览会,美国芝加哥

2003 “清晰的海”,澳大利亚悉尼MCA美术馆 
2003  第六届沙迦国际艺术双年展,阿联酋迪拜
2003 “IPFO”第四届行为艺术节,丹麦奥登斯
2003 “身体的状态” ,美国丹佛MCA
2003  巴塞尔国际艺术博览会,美国迈阿密

2004 “我-我-我”艺术展,中国北京四合苑画廊
2004 “光-音”艺术展,中国北京
2004 “过去 – 将来”摄影展,美国纽约国际摄影中心,亚洲协会
2004  中国当代北京画廊开幕展,中国北京

2005 “出走”联展,澳大利亚悉尼修曼画廊
2005 “ 红色 – 2 ” 图片展,意大利玛蕊乐画廊
2005 “51届威尼斯双年展 – 美国水上项目 ”,意大利威尼斯
2005 “过去-将来”中国当代艺术展,英国伦敦V&A,ICP
2005 “中国行为艺术巡展”   英国伦敦V&A,曼彻斯特CAC,伯明翰WARWICK等

2006 “无界”,中国北京麦画廊
2006 英国利物浦泰特美术馆与中国“尤伦斯计划”组织的内部活动,中国北京

2007 “中国制造”联展,丹麦哥本哈根路易斯安娜美术馆
2007 “注意”联展,西班牙维多利亚IUM美术馆
2007 “都市”国际艺术双年节,丹麦哥本哈根国际剧场
2007 “ 浮游-中国艺术新一代”当代艺术展,韩国国立现代美术馆

2008 马德里国际画廊博览会,西班牙马德里
2008 北京国际画廊博览会,中国北京
2008 “生活在宋庄” ,中国北京宋庄美术馆
2008 “向上-中国当代艺术展”,新加坡美术馆
2008 “捻转补泄4”,中国北京小堡驿站艺术中心

2009 “行动-照相机:北京行为艺术图片”加拿大温哥华BELKIN ART GALLERY
2009 “两湖潮流- 湖南/湖北当代艺术展1985-2009 ” ,中国广东美术馆
2009 “活的中国园林 - 欧罗巴利亚艺术节”,比利时布鲁塞尔广场展览中心
2009 “中国:当代复兴” ,意大利米兰Palazzo Reale博物馆
2009 “行为艺术纪录”迈阿密巴塞尔博览会,美国迈阿密

2010 “化身2” ,中国北京巴黎北京摄影画廊

2011 “行为艺术中国文献1985-2010”,中国北京宋庄美术馆
2011 “亚洲脉搏:10+1艺术战略当代艺术展” ,泰国曼谷市立美术馆
2011 “ 我信” ,中国北京宋庄美术馆
2011 “ 一帘之隔/中意法当代艺术展” ,中国北京时代美术馆

2012 “介入·自然──澳门艺博館藏中国观念攝影展”, 澳门艺博館
2012 “化身”,法国巴黎. 巴黎北京摄影画廊
2012 “哥德堡现场艺术”,瑞典哥德堡
2012  违规”艺术节,法国巴黎
2012 “行为艺术在卑尔根” ,挪威卑尔根
2012 “生存”中国新加坡当代艺术展,中国北京01100001画廊
2012 “观念维新 - 中国当代影像简史”,中国北京寺上美术馆
2012 “2012 表现艺术节” ,丹麦哥本哈根Warehouse 9
2012 “现实及现实之上”中法图片图像展,法国巴黎

2013 “我不在美学的进程里——再谈行为”,中国北京星空间
2013 “异境,中国北京食天下当代美术馆
2013 “开幕,法国戛纳opiom画廊
2013 “化身”,法国Angers Theater
2013 “关系的根源”,中国北京宋庄美术馆
2013 “异动” ,中国长沙后湖艺术区

2014 “滨河小区”,中国北京宋庄美术馆
2014 “中国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实验艺术展区”,中国北京今日美术馆
2014 “ 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美国迈阿密

奖项
2003年 第六届沙迦国际艺术双年展“当代艺术奖”,阿联酋迪拜
2005年 “以身观身”-中国行为艺术文献展 “海外交流奖”,澳门

艺术家作品

1994-4-30

作品名称: “1994年4月30日”
创作地点:中国北京大山庄
Title: “ April 30.1994 ” 
Place: In Dashanzhuang Beijing China
尺寸(Size):100CM*89CM

 

1994-12-27-14'

作品名称:“1994年12月27日14点”         
创作地点:中国北京安家楼
Title: “ 14  O’cloce December 27.1994 ”    
Place: In Anjialou Beijing China
尺寸(Size):100CM*69CM           

1994-12-27-14'

作品名称:“1994年12月27日12点”        
创作地点:中国北京安家楼
Title: “ 12 O’clock December 27 .1994 ”    
Place: In Anjialou Beijing China
尺寸(Size):100CM*68.6CM

1995-5-13-14.A

作品名称:“1995年5月14日13点A号” 
创作地点:中国北京小堡村
Title: “ 13 O’cloce May 14.1995  NO:A ”  
Place: In Xiaobaocun Beijing China
尺寸(Size):149CM*100CM ,            

1995-5-14

作品名称:“1995年5月14日11点”         
创作地点:中国北京小堡村
Title: “ 11  O’cloce May 14.1995 ”  
Place: In Xiaobaocun Beijing China
尺寸(Size):199CM*100CM              

1998-9-12

作品名称:“1998年9月12日”              
创作地点:中国北京大黄庄
Title: “ Segust 12. 1998 ”           
Place: In Dahuangzhuang Beijing China
尺寸(Size):136CM*100CM 

1999-5-8

作品名称:“1999年5月8日A号”       
创作地点:中国北京中山公园
Title: “ May 8.1999 NO:A ”
Place: In Zhongshan Park Beijing China
尺寸(Size):100CM*140CM

1999-5-8

作品名称:“1999年5月8日”       
创作地点:中国北京中山公园
Title: “ May 8.1999 ”        
Place: In Zhongshan Park Beijing China
尺寸(Size):170CM*217CM,总编号(Edition number):6
尺寸(Size):93CM*126CM,总编号(Edition number): 8
尺寸(Size):55CM*70CM,总编号(Edition number):10 

2002-7-26.X

作品名称:“2002年7月26日”
创作地点:中国崂山
Title: “ July 26 . 2002 ”                      
 Place: In Laoshan China

2003-3-9

2003-3-9.A

作品名称:“2003年3月9日A号”    
创作地点:澳大利亚悉尼
Title: “ March 9 . 2003  NO:A ”       
Place: In Sydney Australia
尺寸(Size):126CM*83CM , 总编号(Edition number):8, 
尺寸(Size):191CM*126CM , 总编号(Edition number):8,

2003-9-16

作品名称:“2003年9月16日”             
创作地点:丹麦
Title: “ Septe 16 . 2003 ”                   
Place: In Denmark
尺寸(Size):100CM*149CM 

2005-10-20

作品名称:“2005年10月20日”         
创作地点:英国利物浦
Title: “ October 20 . 2005 ”           
Place: In Liverpool England
尺寸(Size):272CM*100CM

2006-5-30.a

作品名称:“2006年5月30日A号”        
创作地点:中国靖边
Title: “ May 30 . 2006 .NO:A”             
Place: In Jingbian China
尺寸(Size):100CM*125CM    

2006-6-4.a

作品名称:“2006年6月4日A号”        
创作地点:中国靖边
Title: “ June 4 . 2006  NO:A ”          
Place: In Jingbian China
尺寸(Size):173CM*116CM

2007-8-16

作品名称:“2007年8月16日”   
创作地点:丹麦哥本哈根
Title: “August 16 . 2007 ”   
Place: In Copenhagen Denmark
尺寸(Size):100CM* 68CM

2008-7-27-10.A

作品名称:“2008年7月27日10点A号”     
创作地点:中国四川省凉山州小相岭
Title: “ 10 O’cloce July 27. 2008 NO:A”
Place: In xiaoxiangling liangshanzhou sichuan China
尺寸(Size):120CM*263CM ,总编号(Edition number):6             
尺寸(Size):90CM*186CM , 总编号(Edition number):8

2008-7-27-14.B

2014-6-30-15'

作品名称:“2014年6月30日15时”   
创作地点:中国青海柴达木
Title: “ 15 O’clock June 30 . 2014 ”
Place: In Chaidamu Qinghai China
尺寸(Size):127CM*90CM

2014-7-1-12'

作品名称:“ 2014年7月1日12时 ”     
创作地点:中国青海柴达木.
Title: “ 12 O’clock July 1 . 2014 ”
Place: In Chaidamu Qinghai China
尺寸(Size):266CM*90CM

2014-7-1-15'

作品名称:“ 2014年7月1日15时 ”     
创作地点:中国青海柴达木.
Title: “ 15 O’clock July 1 . 2014 ”
Place: In Chaidamu Qinghai China
尺寸(Size):135CM*90CM

b3.Transparence-NO;B

d3.Transparence-NO;D

e2.Transparence-NO;E

白色-侧躺 .  WHITE-LYING ON HIS SIDE

白色-头手  .  WHITE- HEAD&HANDS

光空间5号.2004年5月.中国北京通州
Light Space NO.5 - May 2004. In Tongzhou Beijing China.

光空间6号.2013年8月.中国北京小堡
Light Space NO.6 - August 2013. In Xiaopu Beijing China.

作品名称:“光空间6号”
时间:2013年8月  
创作地点:中国北京小堡
Title: “ Light soace NO:6 ”   
Date: August 2013   
Place: In Xiaopu Beijing China
尺寸(Size):100CM*100CM 

光空间8号.2013年8月.中国北京小堡
Light Space NO.8 - August 2013. In Xiaopu Beijing China

作品名称:“光空间8号” 
时间:2013年8月  
创作地点:中国北京小堡
Title: “ Light soace NO:8 ”   
Date: August 2013   
Place: In Xiaopu Beijing China
尺寸(Size):100CM*133CM

光空间12号.2013年8月.中国北京小堡
Light Space NO.12 - August 2013. In Xiaopu Beijing China.

作品名称:“光空间12号” 
时间:2013年8月  
创作地点:中国北京小堡
Title: “ Light soace NO:12 ”   
Date: August 2013   
Place: In Xiaopu Beijing China
尺寸(Size):100CM*100CM

 为无名山增高一米

作品名称:“为无名山增高一米”   
时间:1995年5月
Title: “ Add one moter to an unknown mountain ” 
Date: May 1995    Place: In Xijiao Beijing China 
尺寸(Size):175.5CM*120CM, 总编号(Edition number):8, 
尺寸(Size):126CM*87CM , 总编号(Edition number):8,  
尺寸(Size):70CM*47CM,   总编号(Edition number):10,  
创作地点:北京西郊,“北京东村”集体创作

 

朱冥:“行为摄影”不是独立艺术概念

段君(以下简称段):行为艺术有没有定义?比如行为艺术就是现场艺术?

朱冥(以下简称朱):我觉得行为艺术是将身体作为重要材料的一种艺术。别的艺术可以用其他材料,但是行为要用身体来做——不管你穿衣服还是不穿衣服。对于行为艺术家来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应该对身体本身有一个认识,一个是自己身体的特点,另一个是生命本身,有这个认识才能称之为行为艺术。现在很多只能是拿自己的身体来做,来表达一个东西,而无关生命,这个时候行为艺术就打了折扣。

段:你认为摄影跟你的行为作品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朱:摄影只是我作品的纪录,它并不是作品本身。做行为艺术,也只是表演的这个过程是作品,一旦我做完了,作品就结束了。照片、录像这些都是纪录,只是以后的一个传播。

段:你不把“行为摄影”当作一个独立的艺术概念?

朱:对,不把它当作。因为现场有一个局限,就是不可能有很多观众来看这个作品,你就必须通过一些弥补手段,比如通过文字。但是真正的作品它本身还是感觉不到,有很多的折扣会打掉,看现场和看照片是两码事。

段:那这个损失你怎么弥补?

朱:没法解决,现在只能做到这一步。录像,大家还能看到活动的画面,稍微完整一些,但跟现场的感觉、跟你站在一个空间中央看艺术家现场表演肯定还是不一样的。

段:你是不是认为《荣荣的东村》不是他的作品?

朱:当然不是他的作品,他只是做了我们的纪录,因为当时我们没有照相机,大家是朋友,想的就是帮忙,没想到后来会发展到这一步,就是他拿去卖。不过也没关系,要卖就卖。但问题是,刚开始时他没有写艺术家的名字,等于利用艺术家做了他的模特,其实艺术家是在做自己的作品,他只是在纪录。这个矛盾很大,你要是拿这个作品当你做的,那我算什么?

段:马六明也谈到这一点,认为行为艺术家成了他的模特,他成了导演。

朱:对,他成了导演,实际上他只是在纪录。因为大家是朋友,相信他只是用照片在做记录,但是当时也确实不是很重视这方面,只想着留几张照片,也许以后可以给别人看看,毕竟行为艺术不可能重复做第二次。

段:当时你们有没有要底片的意思?

朱:他不会给的,其实也是后来才想到底片的问题,当时根本没有这个意识,只是想能有张照片留个纪念,谁会想到行为艺术能够拿去卖钱?

段: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些图片的商业价值?

朱:我的图片到2000年了才好卖,生活稍微好一点了。

段:只是卖图片?录像呢?

朱:录像就没卖过。我现在也不想卖,以后我要是卖的话,就做一个十年的,所有的作品做一个专辑。而且现在别人也没说过要买,可能是因为我不大出去交往。可能很多别的人能卖,但是我的没有。

段:说到录像,比如当时你做《行为6号》的时候,是找赵亮做的录像?当时还请了马六明、荣荣他们几个人一起拍照片,那时候有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赵亮拍完之后说拍得很漂亮,你以为是说你的行为做的很漂亮。

朱:实际上是他自己拍得太漂亮了。

段:那这样的话,他既然说拍得很漂亮,就已经有他自己的东西在里面?

朱:我觉得一个真正好的艺术家,他不能够借助别人的东西,而是要求他的原创性。一个好的艺术家他不会这样做,我也经常给别人拍,我拍完之后就全给他,因为这不是我的艺术。当然拍照片的时候,我也会想怎么拍更好。

段:是不是也有个身份的问题?比如说你是行为艺术家,他是摄影家,摄影就是他的职责或者工作。

朱:我觉得那不是,摄影家他可以去拍别的,有很多的选择。

段:你根本就不承认“行为摄影”?

朱:实际上所谓的“行为摄影”就是为了好卖,市场决定了“行为摄影”的存在,要不然就不存在。为什么刚开始专门做行为的时候,我的作品不好卖,是因为我不会想到作为一个东西去卖。现在的行为摄影师,一开始的时候就想到要卖,他不纯粹,为了拍照片而做行为,他拍的时候就想好了,就如画一张行画,就是要为了卖。

段:现在你做行为的过程中,有没有考虑到录像或者摄影正在拍你,而改变自己的一些做法?

朱:这个我会考虑到一些,但是之前是不会考虑。我要实施之前,我会告诉摄影者应该怎么样拍,以达到我纪录的一个比较好的状态,不会丢了一些什么东西,贯穿中间别丢了。

段:你现在很明确找谁拍的问题,你们之间是很简单的雇佣关系或者朋友关系?

朱:对,有一些就是朋友关系。99年的时候,我在中山公园做行为,我当时就贴了一块牌子: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拍。因为中国的情况不像国外,国外的拍了绝对不会那样;在中国他会当他自己的作品,我是绝对不会这样的,我觉得丢格,我要拍了别人的东西当做自己的作品,我觉得自己没有创造力,我觉得自己无能。

段:马六明谈到这是中国的一个特殊国情和历史误会。你们和摄影之间的矛盾是什么时候开始明显起来的?

朱:97年、96年的时候,因为当时有人开始卖影像,马六明和张洹他们开始卖。因为国外涉及到这方面的法律比较健全,在中国没有。以后我们跟着学,就必须也要正规起来,现在就正规一些了。现在要是大家再去拍一个艺术家的代表作,大家就都知道了,因为大家都公开。当时因为人很少,也没什么人,大家都是难友,这样的日子以后不会再出现了。现在我想找来帮忙拍的人,肯定是我的朋友,他不是我的朋友我不叫他,你就不用来我的现场。我不希望再出现这种复杂的关系,我做艺术已经够费脑子了,我不希望因为这种杂七杂八的事情而耗费我的精力。以前拍的我也不管了,你能卖多少你就卖。朋友最后没有了,卖点钱又能怎么样?因为作品就是我的,大家过十年之后都知道。你再怎么卖,回过头来随便谁去说,大家都清楚。当时可能会有一些不理解的情况,但时间一长,大家都会明白。一般我也不想这些事情,因为我的作品很多,还有很多好作品没有做。

 

那时我们都疯狂《为无名山增高一米》20年访谈:朱冥

我从来不想说当代艺术、现代艺术或者是后现代艺术,我只重视后面这两个字“艺术”。我要把一切物质化的东西都消解掉,只存在一个精神状态,这就是生命最后的意义。——朱冥

以下为访谈内容文字整理,由观鲤台联合著名策展人杜曦云完成。

杜曦云(以下简称杜):当年做《为无名山增高一米》时,你多少岁?你的生活状况如何?

朱冥(以下简称朱):1995年我23岁,我没上过大学,高中毕业后就来了北京,那时候我们家就给了我300块钱,我背了6个包就来了,当时什么人都不认识,只认识两个朋友,一个在中央美院读书,刚来的时候就跟他挤一个床,住了一段时间后就开始找房子,城里房子贵得要死,后来另外一个朋友帮我,在现在朝阳公园那里找了一个房子,当时是15块钱一个月,就住了下来。那300块钱很快就没有了,然后就做很多的事情赚钱:做模特、画肖像、擦车、摆地摊,还自己挖野菜吃。

杜:当时的一些人没有体制里的工作,但又选择了留在北京追求梦想,被称为“盲流艺术家”。你当时是“盲流艺术家”吗?

朱:对,特别典型的盲流艺术家。

杜:当时为什么选择来北京?家里支持你追求这样的梦想和生活方式吗?有来自家庭或同龄人的压力吗?

朱:家里不知道我的状态,就是觉得男孩子应该出去闯,我就出来了,家里只是觉得我去搞艺术,但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后来过了很多年,家里才知道我是苦成这样,当时也没跟家里说,在东村的时候一个月生活费三四十块钱都不到,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很多年。我是1991年来的北京,过了2000年生活状况还一直都不行,也就是从2002年开始有了一点点起色。当时没有来自家庭或者同龄人的压力,因为我从小有一个梦想可能会做一个冒险家、旅行者,后来画画以后,我就觉得应该做一个风险画家,每天都可以出去,自由自在的那种状态,觉得不管怎么苦都喜欢那种状态,因为我的家庭是管束特别严的那种家庭,所以一直以来就喜欢脱离那个环境。

杜:当初做《为无名山增高一米》,你想表达什么?你觉得你们这么多人想表达的思想是一样的吗?

朱:这么多人的想法肯定是不一样的,其实一开始大家也没有这个想法,因为当时的状态就是东村要散了,之前我们已经被抓过,抓了以后回来人员就很分散,但是既然在一起,最后就要有一个总结,于是讨论做一个作品作个纪念。

杜:现在回过头来看《为无名山增高一米》,你对这个作品的解读有变化吗?

朱:我一直认为这件作品就是大家在一起的一个好玩的事,一直以来就是这样,我也没怎么看重它,后来大家开始看重它,是因为这个作品太有名了,有了利益以后就开始不一样了,本质就变了。

杜:当年你们做艺术作品时,是不是被周围的人视为怪物?据说有些人还被当地居民举报过、被治安人员遣送等,你有过这样的遭遇吗?

朱:那肯定被视为怪物的,对村民来说,看这些人每天白天都睡得很晚才起床,晚上就像夜猫子一样,走到路上到处都是垃圾,第二天低个头人又穷得不行,一个个都这样,头发又长,反正就是一帮很怪的人。当时跟周围的村民相处还挺好,大家好像也没有什么矛盾,只是觉得这些人有点怪,搞艺术的怎么搞成这样。当时有一个香港人来采访,我们做行为的有三个人,张洹、马六明和我,我们有个时间安排,先张洹表演,做完以后是马六明,接着是我。马六明做的时候警察就来了,突然上来把那个地方包围了,敲门很凶,一窝蜂就进来了,然后所有的人都蹲在那儿,当时有单位的人也很多,大概20-30个人吧,然后就一个个看身份证,有单位的当天就放走了,没有单位的就在那儿。最后审查到我们,张洹当时听到这个事情就跑了,后来好像是跑到东北去了。我们也没想过这个事情会有多严重,我也没干什么坏事,所以我没跑就在那儿,结果我跟马六明两个人就被关了,他关了3个多月,我是4个多月,到4个月的时候我被遣送去了湖北,在湖北又呆了半个月,然后家里拿钱赎我出去回了长沙。在看守所的时候我是一个人一个单间,等于是隔离,其它的人都是睡通铺,我每天一个人,很多人看我一个人,觉得我肯定犯了巨大的罪,但我过几天就跟他们提我是艺术家,但也给他们解释不通,后来他们也烦了。刚开始进去的时候我还绝食,坚持了一个星期,后来有一天眼睛突然一下子就什么都看不见了,眼睛睁开后看不见,我当时就急了,以后搞艺术怎么办?于是马上问别人要吃的,那个窝窝头就跟喂猪的一样,我一次只能吃大拇指这么一点,拼命地往嘴里塞,喝了一碗汤,是那种漂了一点小肥肉的汤,后来到第四个月的时候,我能吃两个拇指这么大的窝窝头了。当时想,我站着进来,就一定要站着出去。

杜:当年选择这样的追求和生活方式时,你觉得自己日后会成功吗?不成功怎么办?那个时期,你的内心痛苦吗?茫然吗?想过打退堂鼓吗?

朱:我有想过离开北京,但没想过会放弃艺术,因为好像我天生就是干这个的,别的干不了。因为那时候接触的人很多,看到很多人性很卑鄙的方面,心里很凉,就想不在北京了,回老家算了,那是1996年,心里特别烦。并且那个时候好像经常感觉有人跟踪我,于是我把头发梳得很正常,低着头走路回到自己住的房子。这种心理斗争持续了半年,最后决定不回去了,死也死在这里,就是这样一直在北京。

杜:当年做《为无名山增高一米》时,想过它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吗?在那个无名的荒凉小山上,几乎一无所有的你们十几个人,赤身裸体在做不被绝大多数人理解的“荒诞行为”时,你的感受是什么?

朱:那时在做的时候,后果什么的这些都没想过,我也没想过自己会成功。没有觉得荒诞,实际上我们也没想会具体在哪一个山上,就开车往这边走,走到一个比较荒的地方,好像感觉时间也差不多了,找了一个缓坡觉得比较合适就做了。一开始我们就想好了是怎么样去摞这个人而不会倒下去,不过我差一点掉下去了,因为我的体重是最轻的,所以是最上面那个,下面是两个女孩,她们中间有一个空隙,所以我的手要拼命地挽着,差一点就掉在中间,最后我坚持了有10分钟的样子,下面的人也在哇哇叫,因为地上长的那个枯草,有杆子扎在身上,上面人压着,下面很重,还有点冷,感觉他们一直在下面有点发抖。

杜:《为无名山增高一米》经过多长时间才逐渐被人们认可?逐渐获得认可后,你的感受是什么?

朱:对我来说,我始终觉得这个作品只是一个纪念,就是大家在一起。

杜:《为无名山增高一米》的成功,对你日后的生活有明显影响吗?

朱:对我没什么影响,因为做完就这件事情就过去了,我还要做自己的作品。

杜:社会上很多人都无法接受当代艺术,你觉得应该怎样向更年轻的85后、90后介绍当代艺术是什么?

朱:我从来不想说当代艺术、现代艺术或者是后现代艺术,我只重视后面这两个字“艺术”,我关注的是怎么去实现和实践这个东西,不管它以后会怎么样,或者是一个什么样的帽子,我只做艺术,不管材料和方式,就是去实践,然后按自己的方式一直走,因为自己有一个自己的追求,有一个自己定的终极目标,然后就去完成就行。

杜:您对当代艺术和社会的关系有什么看法?例如文化倾向、艺术的多元化、是否与社会现象问题关系紧密。

朱:我认为好像当代艺术跟社会接得很紧,但我可能不属于这个类型,我离社会很远,我就在自己家,自己一个人去做艺术。我一开始就认为有一个人类的终极目标,我在做这些东西,不管它是什么艺术,我就按自己的路走,我觉得这个终极目标是一种精神,一种很虚的精神,我要把一切物质化的东西都消解掉,只存在一个精神状态,这就是生命最后的意义。

杜:能否介绍《为无名山增高一米》之后你自己最满意的自己的作品?

朱:我自己最喜欢的作品是一个关于发光体的作品,就是身体上涂了荧光粉,然后通过灯光照射以后,人体是发光的,就像一个灯一样,然后随着时间的延续,慢慢消失在黑暗中,这个作品从1998年开始,然后一直到现在还在不断地做。我目前一直持续做的就是气球和发光体的作品。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