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行为档案 > [798]食不厌“精”陈进行为艺术食坊开幕现场

[798]食不厌“精”陈进行为艺术食坊开幕现场

2011-09-30 19:25 来源: 艺术档案网、蔡青艺术空间 作者:artda


 陈进行为艺术食坊开幕现场

陈进行为艺术食坊开幕现场

北京798 —陈进行为艺术食坊开幕式

时  间:10月15日下午5点
地  点:北京朝阳区798艺术区宏源公寓b座705室
策展人:蔡青

行为艺术家陈进的“行为艺术食坊”计划将于2011年10月15日5点开始无限期实施。
如愿首席获得招待者请提前预约/平时进食都需提前预约,
电话:010 84569629

陈进是中国行为艺术节“开放”展的发起人与策展人,这个行为艺术节是中国至今最长的也是规模最大的一个行为艺术活动,已历时12载。今年10月21-23在上海800艺术区进行第12届“开放”行为艺术节。

这次的“陈进行为艺术食坊”计划是他亲手为客人做食物并同时介绍中外行为艺术大观......

策展人蔡青为旅德艺术家,新加坡理工大学教授,中国美术学院博士。 

——食不厌“精”

陈进行为艺术实施计划说明:

饮食是我们人类的最基本的需求,也是我们社交的一种很重要的方式。

我这件作品就是在这里和不同的人共同完成。

作品实施过程和规则:

1, 提前预约。

2, 每次进餐每位支持500元人民币。

3, 每次我们进行完整的记录。

4, 每次有一张照片作为文献艺术作品,进行编号(总共有8个编号)。

5, 每一位合作者都将赠送一个编号的艺术家签名作品(每张作品最低订价2千人民币)

6, 此行为艺术活动是长期的计划,每年整理出一本文献,并进行展示。

此行为是艺术作品,也是我的生活状态,同时也是对生意概念的体验,谢谢合作!

Explanation of Performance Process Plan:
Food is the basic need of us human, as well as a very important way of

communication. My work of this takes palce and is fulfilled by all different people here.

Performance Process and Rules:

1. Book inadvance;

2. The diners pay 500 RMB each for the meal;

3. We make a full record each time;

4. Everytime there’s a photo as documentation work,  and numbered (8 numbers in total);

5. Every collaborater will receive a numbered and signed work as a present   from the artist (each work costs at least 2,000 RMB);

6. This performance art project is a long-term programme. A documentation catalogue will be published every year, and exhibited.

This performance is an art work, as well as my living conditions,

and business. 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陈进的行为艺术食坊
——蔡青

行为艺术家创作行为艺术与他的生活处境相关。行为艺术应该是有助于改变生活处境,并且是拓展新的生活可能性的有效途径。

陈进是中国最早的行为艺术节的开创者之一,也是将“开放”行为艺术节贯彻始终的人,他为此不顾一切,甚至不惜将家产荡尽(将他的一个别墅买掉,以这笔钱坚持了10几年举办“开放”行为艺术节),第10届的“开放”行为艺术节可称为当今国际上最大的行为艺术节之一,参加本次行为艺术节表演的来自全世界的行为艺术家超过300人次,可谓一个壮举。 如今他又在上海由一家艺术机构支持下举办第12届开放行为艺术活动。这个艺术节规模变小了,因为陈进自己的财力已用尽,只能在有一档没一档的情况下找到支持者做有限的活动。而更加严竣的是,他自己的日常生活来源也成了问题,伴着一日千里的物质社会变迁和物价上涨,原来容易的生活变得不可能了,每天的吃饭都成了问题,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坐吃山空的困境彰显出来,如今他才意识到必须认真地对待生存现实了。 可是谈何容易,一直抱着理想努力追梦至今,当他从梦中醒来,才发现自己已不适合于这个体系,一个脱节的个体,这正如中国当代许许多多类似唐吉歌德式的人们一样,英雄的梦想无法与现实的反差相对应,陈进陷入了困境。 很久一段时间他锁门不出,想着出路,但很茫然。 世界仿佛于他无落锥之地,静止也是消费,因为房租是计价器。

他仍住在798,但不知能做啥,为节省用钱他只能每天在家里做饭吃。 有时请来朋友来家里吃饭,他是四川人,三两下做出可口的饭菜,大伙都称赞他高超的厨艺。 他由行为艺术家的本能发现了灵感。 最终他意识到自己是什么了:陈进是行为艺术策展人,行为艺术家,有十几年积累的行为艺术资料,还做得一手可口的好菜。

行为艺术的最基本的要素之一就是以自身为材料。 其次是强调行为与环境或观众的互动。 他想到何不公开邀请人们到他家中与他共进晚餐,同时向他们介绍行为艺术,并且让他们吃到行为艺术家为他亲手做的饭菜。将行为艺术生活化,并且由此传播行为艺术。人们到了这里,记住的只是行为艺术,如同饱食了行为艺术之大餐。而他自己也能从这个过程中得到收益,由此改善生活困境。 他决定每周作少许这样的晚餐,人来得需预定,获得日期认证,每次每人支持500元。 人们并不能先知道他能做啥食物,只能是看当时他的灵机性和兴致了,这如同偶发行为艺术般随意,但一定包你吃好吃饱。可以肯定一点是,人们能通过这次进餐,饱览他数十年的行为艺术精典纪录,从中了解到中国乃至世界当今行为艺术的发展状况,共享行为艺术天地中的-波澜壮阔和惊心动魄!

同时你的造访,正是与行为艺术家一起共同完成了一个行为艺术新作,体验行为艺术既在生活之中!

蔡青
2011年9月22日于广州珀丽酒店(Rosedale Hotel)

 

好友金耕相随一同飞到北京  Good friend Jin Geng flies together to Beijing

陈进行为艺术食坊第一场开场
—— 从零开始

The First Chen Jin Performance Art Food-Workshop
—— Start from Zero

金耕带上一位美女与我从杭州一道飞往北京,深为感动老友的相助!同时他非常欣赏这件作品,给了许多建议、闪光的点子。他不要我退帮我买机票的钱,算是对我赞助了一次。

开幕式阿兰与老六并没有在北京,他们去上海与迪斯尼老板谈生意。电话中阿兰说可能晚点赶回,她并没有出现。金耕带来另一位收藏家,他叫陈岩是白酒收集者,他带来两瓶深藏老酒,31年的剑南春和我十几年的釜隆春,每瓶价值1万元。金耕一人买下四个座位,后来又来了从宋庄赶来的老白的老婆吴玮禾,她先在我博客中留言说要参加晚餐“不言放弃”,她果然这样做了,令人感动!黄岩在开吃后赶来,毫不犹豫地加上一座。

这个展没有发任何邀请信,陈进半年没了手机,联络全断(我也是最近丢了手机)。他只是在十天前在网上发了这一消息,我在博客上放了关于艺术食坊的文字。同时也想到这房太小,来人多了也不能承受,也就没有张贴任何广告,只是在上了公寓7楼后有一纸箭头705是我贴上的,可现场来的人仍然不少,行为艺术圈内重量级的大有人在,何成瑶,唐佩贤,幸鑫专门从成都飞来,王军最早到场,高氏兄弟也意外逛来,老友翁奋携夫人来这与我叙旧。

行为艺术资料  Performance art documentations

手工一灯  Handicraft lampshade

客厅开幕    Opening in the living room

厨内忙   Busy in the kitchen

我与何成瑶试坐  He Chengyao and I during tryout

参予者拿出支持款   Participants donate supporting funds

两瓶好酒价值两万 Two bottles of fine wine cost 20,000 in total

陈进忙乎完了饭菜说开始吧,我做为策展人先发言,我拿陈进的文字中作为结束的三段话说起“这个行为是一个艺术作品,是我的生活状态,同时也是一个生意,谢谢合作!”,让逸飞向各位坐下来的贵宾收取每人一座的500元支持费。接着我讲述这件作品的计划和意义,它是一个继未未关心社会类型的艺术作品,以不同的方式,强调以柔克刚,不露锋芒的将外面的世界端上餐桌,放上台面。同时,我也赞美这个行为的主角陈进以一弱小的个体扛起大中国当代艺术中的先锋行为艺术的大旗,延续了12年的经历,让我们向他致敬!全场一片掌声。

陈进发言,他讲了他的作品规则和与参与者共同完成作品的想法,并讲了他这个作品的几条规责。临终讲话时他说谢谢我的策展。

我说得谢他的传奇,他是我们时代的堂吉诃德式英雄,相信一定有一天会有个机构追加他一个文化交流或开发建设文化之类的大奖,只是时间的早晚了。

我宣布晚餐开始。 我们品尝存放了31年的剑南春美酒,全场一片融融,最后的结果是,两位金主邀请陈进去他们那办一次“行为艺术食坊”他们提供一切方便,更高光的是,金耕说请他来西湖泛舟食坊,另加上一次食坊天空,计划包个军用飞机,让行为艺术升天。

当陈进的行为艺术食坊飞上天时,就是圆满了他妈妈说的那个寓言。
 
出师大吉,开幕式的成功消息传出,网上马上有人预约,见到的人谈起这事马上就定订了约会。两日后陈进去见未未,为下一桌的亮点人选做准备,他一口答应。下次的饭局日期还没有定下来,马上我们在杭州讲学,上海“开放”,一圈下来日历该翻到11月开头的日子了。

第一桌每一位都是食坊行为艺术计划的开拓者 
Everyone in the first table is the pioneer of performance art food-workshop

陈进的家世

有人一进京就是个贵族。陈进曾有个三层楼的别墅,和一辆小轿车,这在1998年那个时代,这是太富有了。

他说是家里做了小生意,开了家卖麻辣粉的店,从开始的5毛钱一碗做起到后来的三元钱一碗。

起初是为朋友来做生意,家里出资支助租房,不料那朋友一直赔钱,后来又离开了。他们家在不经意中卷了进来,只好顶替那人干了起来,他的妈妈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带着大家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演练与琢磨,找人来品尝,最后对比出最好味道的麻辣粉,终于全家登上了商场,成了小吃一条街的热门食家,小吃一条街上同类的生意很快都消失了,他家的店成了百里飘香的名店,到后来要吃到他家的麻辣粉需1 个多小时的排队。

大学刚毕业时,他就想离家去北京,妈妈为了留住他,先让他装修房子,之后就卷入了家庭的这个食店的生意。他是家里的老大,一个好孩子,听家长的话,他的工作是每天6点钟起床去菜场购菜。他后来分析出成败的因果,他们的竞争对手都是没受多少教育的人,最多也只是初中教育,而他们一家人妈妈是在政府机关,爸爸是审计师,他本人又是从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在他开店之时他的同学朋友为他家的食店做了许多广告支持,但有一点不好是,爸爸是个“葛郎台”,眼光短浅,他干了6年,退出了,也辞了中学教师的工作,一文没向家里要,就去了北京,过起当艺术家的生活。
 
在北京他住在一个小房中,只是一个床和放一张桌子的小空间。一年后他的父母来京看他,妈妈看到他简陋的生活境况,很难过,给他买了一个三层楼的别墅(当时仅60万),妈妈还想把边上的几幢也买下,爸爸坚决反对。妈妈又见他出入不便,又给他加上一辆车。同时也给他的妹妹在上海买了一个别墅,当时只是30万就在上海的中心处买个大房子,现在这个房子价值在500万以上。在他拥有大别墅之时许多人在他那住过,幸鑫竞然住过一个月,有时整个艺术节的艺术家都能住下。他在用了7至8年后,在“开放”艺术活动急需钱时他把这别墅卖掉了,他与妈妈说了他必需卖掉这个别墅,妈妈向爸爸解释说,“房子如同一棵树,儿子如同一个鸟,树没了,鸟也就能飞了”。

在他谈到妈妈的时候,陈进抱着一种热爱和敬佩,妈妈的性格刚直,做事专注,而如果不是我问起他爸爸来,他可能在谈话中是不想提起他的。如今他的家人停止了这门生意,老人悠闲在老家四川养老,弟弟仍在兰州老宅生活,妹妹住在上海的家中,妈妈最近在上海妹妹家,陈进与妈妈约好在他办这次上海 “开放”艺术节时见面,并呆在她身边陪她几天。他很快要见到妈妈了,我也可以一见这位伟大的妈妈,期盼!

蔡青

上一篇:行为艺术家卡伦·..    下一篇:网络是终止行为艺..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