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评论档案 > 张海涛:人造情感 ——人工情感的社会

张海涛:人造情感 ——人工情感的社会

2011-05-10 17:27:20 来源: 艺术档案网 作者:张海涛


张海涛:人造情感
——人工情感的社会

人造情感是自然人与虚拟现实世界之间产生的情感关系。它可能表现为人与物理全息影像和异次元、人与生物克隆人、人与人工智能生命、人工数字虚拟情境发生的关系。这里我们侧重于探讨人与人工社会的高级情感关系,人造情感不同于自然人与自然事物的情感,是自然关系中不可能体现的情感关系,这种新的情感会给人类自然关系带来影响和补充,也会给现实和未来世界带来新的空间、伦理、文化和功能的变化。

人工情感的产生源于两种方面:一个是人类精神的需求,另一个是人类功能性的需求。我们的世界越来越高度的人工(造)化,如:天上有人造卫星,吃的有人造食品,玩的是人工电脑游戏,用的是人工自动化电器和机器。人造(工)化的高度发达源于对科学的好奇,也必须建立在科技高度发达的基础上。如果我和吴秋龑上次策划过的“人造风景”新媒体艺术展侧重于人造环境带来的思考,这次人造情感则是进入人的内心讨论未来新型的社会关系。自然的关系中情感有记忆带来的情感,也有怜悯带来的情感,还有友谊、恋爱的情感等等。人造情感则是依托自然情感的新维度情感,它不会取代自然关系的情感,还会借助自然原始的本体力量而永恒存在。人工(造)情感是人类人工化高度发达的基础上必然产生的情感,游离于可控与不确定之间。这次展览我们邀请的艺术作品多以人工化媒介技术和语言作为手段,表达人与人造世界的内心情感。未来艺术也由人与人情感向人与人造人情感关系转向,以虚拟现实世界来关注和影响现实世界。这个视角是人类站在未来世界中对将会产生的文化针对性进行判断。

当然人工的情感是一把双刃剑,给人们带来功能和精神需求的同时,也会带来异样的影响,比如新的身份植入和沉浸在人造环境中分不清真实的自我,在人造世界带来精神慰藉的同时也会对自然现实产生迷失感。人的关系由自然人与自然的关系延伸到自然人与人造自然的关系,必将造成人类新的伦理变异。经济体系也由人为人服务,变为人造人为人服务,生产效率和冒险性由人造人承担。文化发展也随着人造技术而改变其媒介,思想的渗透中人造人与真实人相结合,共同创造后人类的世界。

一、与展览主题相关概念的了解与理解

人工化,在当代现实科学技术工业化进程中越来越多成为主要生产方式。人工物品更多的是通过或借助科学观念和技术来制造或改造出人工自然或虚拟、非原始的人造物品,生产出的物品可有原像也可无原像。如:物理科技领域的人造自然、人工山水、人工雪场;数字领域虚拟实境和虚拟人;生化科技领域的克隆人、转基因生物;机械数字领域:人工生命、机器人、人工仿真、自动化装置。

人工化的发展与科学技术的发展是分不开的,可以说人工化是科学技术发展的重要表现形式,人工化也带来了近现代历史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变革。手工和人工、科技与哲学的发展也是未来人类最重要的两个话题。人类生产力发展的规律是:先进生产力不断淘汰落后生产力的历史进程,从而满足人们不断增加的物质文化生活需求,世界范围内人类经历了几次重大的生产力和经济发展的变革,都是建立在人工化科学技术进步的基础上。

人工智能
所谓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就是用人工的方法在机器上实现的智能,是人们使用机器模拟人类的智能。人工智能是研究怎样使计算机来模仿人脑所从事的推理、证明、识别、理解、设计、学习、思考、规划以及问题求解等思维活动,来解决需要人类专家才能处理的复杂问题。

人工智能艺术
人工智能艺术(AI Art)是指利用人工智能的理论和手段创造的各种艺术形式。
人工智能艺术是一种借助人工智能系统,模拟人类艺术活动的规律和审美诉求,让计算机自动完成或者在用户的参与下实现创作的艺术形式。它需要构造具有一定智能的人工系统,通过赋予其特定的规则,使之根据这种规则进行视觉、听觉以及互动体验等艺术形态的产生。
人工智能艺术的作品往往是动态的,并且可以在其系统设定的形态和风格范围内预测变化,生成繁复多样的作品。

人工智能艺术的分类
人工智能艺术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采用人工智能进行艺术作品创作的系统,如人工智能的绘画系统、动画系统、音乐创作系统等;另外一种则是可以为人们带来艺术体验的人工智能系统,如各种人工智能的电子宠物等。

人工生命
人工生命(Artificial Life,A-Life):也称为智能体(Agent),是指利用一定的算法以及相关的软硬件所创造出的有类似于人或动物等其他生物的行为的作品。
人工生命最基本的特点就是具有自主性(automatic)和交互性(interaction),它们能够与人类进行交互式的交流,能够根据周围的环境变化做出相应的反应。这里所说的环境包括内环境与外环境,内环境指一个智能体周围的其他同类的智能体,而外环境则是指整个人工生命系统之外的影响因素。

人工生命艺术
艺术家可以创造出有趣的智能体,与人类进行各种有趣的互动交流。另一方面,艺术家也可以通过人工生命来表达某种情感,例如法国艺术家Gerard Boyer的作品《Machine Palmipede》,通过创造了一个废物一般可怜的机器生物,反应了自己对生命与人工生命之间的介限的思考,以及对现代技术产生的一些废物的反思。

人工生命还有一个用途就是在电影与游戏中,通过设定虚拟的演员实现一些人类不容易演出的情景,或设定虚拟的游戏角色与人类在虚拟世界中进行交流。

在反映人工生命科学的宽泛性和多样化的过程中,人工生命必须用多种形式完成反映多种意图和想法的作品。这一领域早期作品聚焦于单一关键过程——人工进化——及其在创造艺术作品方面的应用。在随后的时间段里,艺术家开始在各种形式的新媒体作品中(如数字图像、动画、可交互式安装和CD-ROM等),采用其他元素和形式:生态系统模拟、细胞自动机和行为和机器人学。

人工社会
人类社会是由大量的个人构成的复杂系统,因此,我们可以在计算机中建立每个人的个体模型,这样的计算机中的人的模型被称为Agent,并且让它们遵循一定的简单规则相互作用;最后通过观察这群个体的整体作用的涌现属性找到人工社会的规律,并用这些规律解释和理解现实人类社会中的宏观现象。

人工社会是一门集成了计算机科学、社会科学、系统科学、计算机模拟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等领域的交叉学科。人工社会使得对各种各样的社会的研究成为可能,开辟了一条认识社会、理解社会的新路。人工社会已经广泛的应用于经济学、社会学、生态学、环境学、组织理论、语言的起源、文化的传播等广阔的领域。

二、艺术案例分析

案例一:《异次元骇客》
《异次元骇客》预示了这种诱人但可怕的可能性。在一栋公共大楼的十三楼,想象力丰富的道格•霍尔(克莱格比科)和汉农•富勒(阿明穆勒斯太尔)将虚拟现实发挥到了极限,他们在计算机上模拟了1937年的洛杉矶。霍尔在迷惘中醒来,发现富勒被谋杀,而他的房子里有一件带血的衬衫。霍尔成为了头号嫌疑犯。他做了吗?为什么他记不起什么东西?还有什么能够连接这虚拟世界呢? 

十三,一个听起来就有些阴冷的数字。在一座大厦的第十三层,科学家道格拉斯•霍尔(克雷戈•比克饰)和汉农•富勒(阿明•缪勒-斯塔尔饰)用电脑模拟出一个逼真的1937年的洛杉矶,他们可以通过电脑进入这个虚拟世界,真实地体验1937年的生活与自己。然而一个夜里,富勒被人杀死,种种线索都表明似乎是霍尔所为。可霍尔却对当天夜里的事情全无记忆。这时一个自称是富勒女儿的女人又神秘出现,可霍尔从未听富勒说过自己有女儿……为了找到凶手明晓真相,霍尔循着富勒留下的线索来到虚拟世界中,他离真相越来越近了……近到窒息……

The Thirteenth Floor (1999)

案例一作品分析:
无论《异次元骇客》,还是《环形废墟》,当其中的角色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幻影时,都表现得十分惶恐、不安、困惑……让我们想象那一刻,如果换了是我们自己,我们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在另一部更为有名的“骇客”电影——《骇客帝国》中,酷哥基努李维斯也生活在虚拟现实之中,这是由一个超级计算机系统所控制的虚幻世界,而真正的“现实”则是战争后的一片废墟。当他经过奇妙的旅程,最终睁开眼睛,那位气度不凡的黑人抵抗领袖带着讥讽的微笑说:“欢迎来到现实的废墟”。生活是一场幻影,现实是一片废墟,这的确是可怕的梦魇。  

真真假假的转换,虚虚实实的混淆,已经成为好莱坞电影的常用情节配备,当我们被那些奇诡的故事壮观的场面所吸引时,很容易忘记这些情节背后所隐藏的对于人类自身存在的追问与思考。

柏拉图说:真正的世界只是存在于我们的想象中。假如这个世界原来就是虚假的,假如一切早就存在了,会怎样?《异次元骇客》预示了这种诱人但可怕的可能性。影片指出了人类可悲又可怜的心灵状态,总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支配者,不惜以操纵别人的生活作为代价。而最明智者也成了最可悲者,当你在同类中走的更远,当你扩大眼光,发现这个世界的局限性与生存的虚假性时,你就成了最可怜的人。生存就是这样荒诞与悲哀,而最大的悲哀在于:了解真相的人太少了。我思故我在。但谁知道呢?也许世俗的幸福,正是来自无知。

这种思考当然是由来以久的,法国哲学家笛卡儿像往常一样,躲到暖和的壁炉里去思考他的那些哲学问题。我们的现实生活可能只是一场梦境,因为我们在做梦时,并不知道在梦中见到的一切是虚假的,只是醒来后才了解到这不过是梦。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我们所感受到的真实的一切,不过是另外一场梦呢?笛卡儿还假设,有一个无比强大的恶魔(比如一个超级计算机系统?),出于邪恶的目的,制造了我们周围的一切一切,包括人类的全部历史,我们的全部记忆……笛卡儿对这种种可能进行了周密的思考,众所周知,他的结论是:我思故我在(I think therefore I am.)——只有思考本身才是确定无疑的,由此我们可以确定自身的存在。   

笛卡儿式的怀疑并不缺少后继者,比如休谟认为,除了知觉以外,一切都是不可知的,人只能停留在感觉经验的此岸,无法到达能产生感觉经验的彼岸。就是说,人无法把握世界的本质,感觉经验就象一道屏障,把意识的对象隔离开来,人们永远无法知道这道屏障后面是什么。康德把世界分成两个部分:现象界与本体界。人的认识只能局限于现象界,对于本体界,人们则一无所知……   

所以,别问我是谁,别问我来自何方去向何处,因为这个问题永远不会有答案。也许正如一位哲人所说,面对不可言说之事,我们只有保持沉默。

案例二:喂养虚拟生物
Christa Sommerer和Laurent Mignonneau将人工生命的软件系统与电脑输入设备和图像感应设备连接到一起,使得用户可以对人工智能生物的生长与活动产生互动的影响。在他们的作品《Life Spacies II》,用户通过字符的输出“喂养”虚拟生物,并通过大型投影屏幕观察生物间的互动行为。
而他们的作品《Mic Exploraton Space》中,用户将通过视频合成技术进入智能生物的乐园,并且可以和智能生物以及其他同时进入了虚拟生物空间的用户进行互动。


 
《Life Spacies II》

案例二:任天狗Yy-Ncchs.nds电子宠物 网络下载游戏
主人先去“狗狗饲养场”领买不同品种的狗进行喂养或共同喂养,领养后可长期护理:
可取名、喂食、遛狗(散步)、玩耍、参加比赛、抚慰。经心喂养便会长大,和真狗品性极似,若不抚养会导致宠物死亡。

1、声控取名,领养后取名长期呼喊狗将默认其名,一呼其名,便听话靠近;
2、散步中可拾礼物与其它狗玩耍;
3、参加比赛如飞碟可得奖金;
4、经心喂养给主人带来快乐和成就感。

案例二作品分析:
未来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越来越淡漠,情感不真实与信誉缺失形成的人与人不确定关系,使后人类精神虚空而物化加剧,琴、棋、书、画在90后新新人类都开始陌生,很多人将时间打发在网络、时尚、娱乐等虚拟物质追求上,不关心政治,不关心大事件,对于娱乐游戏倍加喜欢,后人类对于传统喂养花鸟虫鱼开始淡化,在网络上寻求另一种领养和喂养方式,把电脑当成一个生物园区,喂养虚拟生物而达到精神补给,未来儿童成人化、网络人群陌生化、丁客家族和单生贵族时尚化都会增剧这种喂养方式。我们更大胆的设想未来陌生的“儿童”之间或单身贵族之间,丁客家族之间,同性之间,近亲之间、二奶之间暧昧地在网络上性行为并领养、喂养一个或几个虚拟的“孩子”,组建第二虚拟家庭寻求虚拟情感,将又是一个怎样的构想?   

任天狗Yy-Ncchs.nds电子宠物

案例三:造粪机器
欧洲前卫艺术家比利时的Wim Delvoye联合多位工程师共同创建了一台名为《cloaca》的造粪机器,它拥有与人体其他功能特性相对应的消化系统——口、胃、胰腺、内脏、肛门等。机器侧面的几个大瓶子里有它的胆汁、胰液,它的身体里还有消化酶和细菌,系统恒温在人的正常体温。

它模拟人体消化系统的全套工作——从食物进入食道直到消化排泄。食物首先被一个类似搅拌机的东西打碎,然后用导管引到最上边的一台洗衣机里,那是它的“胃”;胃下面的那台大一些的洗衣机则具备人的小肠和部分大肠的功能,最下方的一个金属长筒是它的排泄孔。一个不锈钢盆作为这架机器的“嘴巴”,除了一日三餐,还有餐后水果,还要“喝”大量的水。

这台仪器几年来在世界各地不停转去展出,它产生的“排泄物”——原料加菌类后形成的混合物,成为艺术家最终的作品,以每袋2000至3000欧元的价格在世界各地出售。
Wim Delvoye认为,从经济角度出发,艺术就是一种浪费——它没有任何实用价值,这部会排泄的机器是对艺术品的一个暗喻。 

温.德尔沃伊  Cloaka

比利时艺术家温•德尔沃伊在纽约新美术馆展出了一台造粪机器,每天美术馆的工作人员从隔壁的快餐店为这台机器端来面包和啤酒,通过与贮藏在机器内的胃酸之类化学物质反应、发酵,这台设备便源源不断地生产出人类的粪便。

ARTIST 保拉•吉塔诺•阿迪DATE 2006 COUNTRY 阿根廷MEDIA 感官遥控/互动装置

情感动物(按抚而流泪的物体)案例分析:
Alexitimia是一个术语,意为没有能力进行感情的描述,同时它也是这个机器人的名字。它长得一点都不像机器人,这会引起人们的思索,因为从它形式的严肃性与外在的知觉上,不知不觉中流露着双重印象的表达。它被动地接受参观者的触摸,以此满足参观者无法避免的好奇心,人们对它是由什么材料构成的,充满了好奇。Alexitimia唯一的回答是一种自动的身体现象:出汗。唯一的感应器用来被触摸,唯一的输出设备是水,水由藏在作品基座上的水缸中流出。作品充满了创造力的直觉表达,使艺术家与观众跨越科学或艺术的逻辑。作品使人们在情绪上体验到了自然领域的“潮湿”概念与电子领域的“干燥”概念。  

  Biography
  Paula Gaetano Adi ,是在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活动的艺术家 。 Gaetano的作品包括雕塑作品,表演,互动式装置和机器人,展示在Mejanlabs -斯德哥尔摩ARC07 -马德里当代艺术博览会,FILE Festival-圣保罗, BIOS4 :生物和环境艺术CAAC,西班牙, Brandenburger Tor基金会-柏林,现代艺术博物馆,布宜诺斯艾利斯, Espacio Fundacion Telefonica-布宜诺斯艾利斯,等等。基本上,她的作品,概念和实验研究,调查技术行为对团体的不同影响。目前,她的调查路线提出在机器人中寻找“Artificial Corporality ",作为对最常见人工智能的反应。

案例三作品分析:人工鱼、生命水池、机器人孕妇、机器植物、机器美女、造粪机器、情感动物
关键词:人工生命的功能和价值、人工鱼的食物链、生物进化问题 、 虚拟村落、虚拟性行为、关注未来与现实的问题、革命与传统问题、人与人造物的关系。

人工生命发展一定时期是否会造成身份的不确定和真假难辩的地步?不可而知。

人造自然现象(彩虹、雾、雪)、人工鱼、机器植物、人造机器人……人类已初步实现其基本形态.单独研究它们,却发现其功能还需更进一步发展,但是这已是人类走出的一大步。

对于技术研究,是科学家艰苦钻研的成果,艺术家更感兴趣的是现今科技最大化情况下,对未来的设想,会对未来产生什么效应、感觉,实施作品时怎样与科学家最大化的合作。

假设我们未来虚拟一个人工的社区、村落,它们会怎样发展,以一个什么形态出现,和人类的关系怎样?当然人工社区、村落近期必定需人类介入,因为目前它们还不能进化、遗传、自理、生存,因为它们没有自己的能源,没有能力自己开发这些东西,那么人工社会便是以“为人民服务”为目的出现,成为人的附属物,成为人类的伙伴或奴隶,它们需要人类喂养、指令。

人工鱼,具有“人工生命”特征,例如人工意图、习性、感知、动作、行为:激发寻食、进食行为、逃避被捕,这些特征也引发出我们对他们存在意义的思考,人们研究它最终想干什么?是观赏?娱乐?帮助人类捕鱼?……还是只是研究者开发对未知领域的兴趣,实现它们开发的欲望。人们因为求知而痛苦,也因为其而兴奋这是人类生理和心理潜在的动力。人工鱼的功能必将是为人们服务,对于人工鱼本身若放入真实生物世界,它有不食鱼饵、逃避被捕的技能,这样它必定没有自然食物链一说,没有能力产卵、繁殖,也没有达尔文进化论一说,这是一个超自然的现象。

如果人工鱼的功能问题给了我们启示,最低限度可以供人类观赏,帮助人们捕鱼,供人娱乐、游戏和激发人的感觉快感,那么生命水池也有其功能。机器人孕妇则可以做为普教的示范或培育婴孩;机器植物可以迎宾,也可以让人娱乐;机器美女可以待人接物,可以成为性伙伴(补给单身男士或已婚男士的性快感)甚至可以做家务;造粪机器可以施肥、喂苍蝇……这样的设想对吗?如果没有用我们花那么多钱干什么呢?不知道,未来不可而知,我想更重要的让人工生命成为人类的朋友,和谐相处。

案例四:额外耳朵

澳大利亚艺术家Stelarc的作品“额外耳朵”(The EXTRA EAR)是使用艺术家前臂的皮肤组织培养制造的,并使用硅填充物使皮肤扩展,形成用于外科手术中塑造耳朵的皮肤,然后植入了艺术家的左臂上,他曾经设想将这个耳朵移植到右耳边上,但由于手术会太危险而放弃了。

这个耳朵内置安装了无线蓝牙麦装置,可以让Stelarc通过这个“额外耳朵”同远处的人通话。 

额外的耳朵

案例四作品分析:
额外耳朵(盲人、科技好处、美观的变化)
如果说整形丰胸成为热潮,重塑人类自然形象是为了自信、美丽,而且吸引异性眼球,那么整形的目的非常明确。额外的耳朵培植于左臂上,或者更为可能的是左右耳旁增加一个耳朵,且不说其功能怎样,看上去异常而怪异。

人类一切设计创造,都考虑到实用和美观(如:建筑、工业造型、服装、环境艺术等),额外的耳朵的功能性不用质疑,为了同远处人通话、接听或移植给聋哑人医治病人,接听必然非同平常,会听得更远,更清楚。我们小时候看的一个动画片虚拟了美国西部警察抓匪徒的故事,那位警官每到危急关头,便化身为具有特异功能的人(如西曼、奥特曼、超人、蜘蛛侠也是此类情节):具有“鹰的眼睛、狼的耳朵、豹的速度”的超人,因此战无不胜,我们儿童时代的记忆里,成人为我们设计的故事永远是美好、正义的,永远胜利,没有悲剧的概念。

额外耳朵的实验,当然也是为了创造超人,创造特异功能,为医学、战争各种领域服务,这也是人工仿生学的重要意义。人类受动植物各种功能的启发而发明了许多重要的技术:如鲁班受植物齿状叶启发而发明锯子,人类受蝙蝠启发发明了声纳技术,受蜘蛛线的特征启发则被开发用于制造高效能防弹衣等,医学上则应用仿生原理制造人造器官如“额外的耳朵”、“仿生视觉”。“鹰的眼睛、狼的耳朵、豹的速度”的警察在未来可能真的会实现,(聋哑人也不再存在)这样的技术当然不能落在匪徒手中,那将又是一场纷争和较量。

对于(艺术)仿生的异化特点,在视觉上必定会“不美观”让人不舒服,然而未来人类的审美和时尚是怎样状况我们也不可预知,但在历史和现实生活中我们的审美趣味也在发生着变化:中性、异妆、自虐……各处另类个性形象越来越成为时尚,传统唯美则被新人类淡化,在未来审美标准可想而知。

其实历史也是这样:唐朝肥胖为美,清朝小脚畸形美,当今服饰也越来越开放大胆,审美多元标准共存,谁能保证未来多一个耳朵会遭人唾弃,说不定在未来四个耳朵也会成为一种时尚。

人工自然学是人类以科学技术介入自然,促进自然物的生长或变异,为了适应人类的高速发展的需求,人类开始以电子技术合成的有机富 氮肥,这是对自然物的一种催长方法。以网络机械机、生化介入自然达到多产、多销的人类需求,工业化、商品化对自然的冲击是未来超自然的趋势,人工激素、转基因食品进入了我们的生活,不知不觉中我们就被异化,不知不觉中我们就得了不知名字的怪病,这是我们难以预料的,人们对自然的向往和回归更加迫切,他们被城市化冲击后又迫切把自然搬入城市,于是出现了空中花园等人工自然物,产生了人造仿真自然的现象,我们生活中的假山石、假植物、动物、假园林成为了城市的人造“风景”,然而它们的人工材质永远无法代替自然,只是一种装饰,没有花香、没有氧气、没有生命、没有质感……

因此人们只有通过仅有假期,疯狂地奔向自然。

三、现实与未来的延伸

人造“自然”,是人对自然中的事物进行仿造、加工的过程和结果。现实城市化进程中多以仿造“自然”来补及我们对自然的渴望和实用性的物质满足。在生物学和数字通讯技术方面经历深刻变革的同时,也是人类依托自然这个载体进行人工改造和征服自然的过程,依此逐渐改变人与自然的本质和生存方式:即超自然的历史现象。这些“不自然”的历史现象必然与高科技技术有关,如:整形外科、电脑感应和基因工程。科学新技术在改造人类的肉体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思维观念,人造生命技术、机械自动技术、生化技术、数字信息化技术以及物理科学技术的发展都形成了超自然的概念。人们与普通的人工流产、人工受精、安乐死申请、转基因、克隆、变性怀孕、选择自杀权利等非自然生命的限制都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做为生物体、自然人的生命模式正在被进化的未来人造物系统所取代。

未来新的科学技术与道德规范、环境问题成为未来人类面临的焦点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使人们感兴趣和困惑。生物工程和计算机科技的进步引发的“不自然”现象随之改变着人类的行为与观念。它是一种重组自然、仿造自然的人工现象。弗洛依德自然的“心理人”模式正在逐渐被新的模式所取代。虚拟人工化、遗传重组的潜势正在迅速推进,人类超越达尔文的自然进化说,进入人工改造的大胆领域。自然与不自然思想矛盾正向我们这个时代发起挑战,这个时代即将成为旧人类尾端和未来开始的交界的时期。

人类对世界的认识和人工化改造的过程中,在三个领域的争议最大,也触及到人类目前和未来的生存价值观和伦理观趋向,这三个领域是:物理科学领域的时光机器;数字技术领域的虚拟人的实验(利用真实人体标本进行切片扫描,再用计算机合成三维虚拟人,可用于手术平台模拟、处理危险的物理生化反应实验)和生物科学领域的克隆人技术的实验。这三个领域目前后面两个项目接近实现的边缘,这几个领域的实现对于人类的积极作用大家都熟悉,然而也将引发人类多方面的争议:人工时光机器进入者,可能会对历史和未来进行干预,引发逻辑和伦理关系混乱,因此国际学术界提出平行宇宙理论来解决这种恐慌;克隆人的出现也可能引发伦理危机,目前各国将治疗性器官克隆与克隆人分开,禁止克隆人。举例人工化生物克隆技术引发了对传统伦理(顺应自然)判断标准的不确定,这时就要以手工、宗教、人文、情感的思想来平衡唯科技主义的发展。生物时代目前最受争议和高端的人工技术就是克隆人。克隆技术以无性复制生命为突破口,改变了人类自然遗传生产和伦理关系。人工化的快餐、扁平、假造和模式化需要手工的、边缘的、朴素的思想来平衡,有时必须用自然引导科学和哲学的总源。人工化、工业化带来的城市化进程使人们越来越远离自然,未来城市也开始了山水文化的规划,平衡自然情感和心理的回归。

张海涛
2011年3月19号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