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生态 > 我们知道我们喜欢什么:观看艺术品所花费的时间

我们知道我们喜欢什么:观看艺术品所花费的时间

2011-04-26 18:08:20 来源: artspy艺术眼 作者:Philip Hensher(陈颖编译)


Two viewers walk past an exhibition while Damien Hirst's piece

关于艺术有一个基本事实:观众可以决定自己在一件艺术品上要花多少时间。其它的艺术形式则让你别无选择。

一场交响音乐会将花掉你40分钟的时间;一部电影两个小时;一场戏剧则也许会花掉3或4个小时。但是,你却可以选择在一幅油画上停留10秒钟或是10分钟。这是一种衡量你对一件艺术品兴趣的标准。我们想了解的是:观众在欣赏一幅古典油画和一件当代艺术品时,在时间的花费上会有什么区别。于是我们选择泰特英国美术馆(Tate Britain)来进行一次科学性的实验。泰特英国美术馆中收藏的英国艺术品既包括历史上著名的大师杰作——例如惠斯勒(Whistler)、贺加斯(Hogarth)、萨金特(Sargent)等艺术家的作品,同时也包括诸如翠西·艾敏(Tracey Emin)、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和瑞秋·怀特理德(Rachel Whiteread)等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近几年人们对艺术的兴趣激增,并且主要集中在时新的年轻艺术家上,他们做了一些令人感到吃惊的事——例如展出一张乱糟糟的床或是一只死的鲨鱼,或是说服人们在两分钟之内从泰特的一端全速跑到另一端。这些事很容易被刊登在报纸上,并且在那些甚至对艺术不感兴趣的人们中间流传。而特纳(Turner)和康斯太勃尔(Constable)两位画家看起来则并没有那些知名艺术家那样令人激动。这些大艺术家们在对人们的兴趣进行简单的检测中能否站得住脚呢?

我们展开了那种简单的测试。我们选择了四幅古典主义油画和四件著名的英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作为测试对象,测试时间为一天。我们记录下了一共有多少名观众在每一件作品前停留;他们观看每一件作品的平均时间;最长的欣赏时间有多久;每一件作品大概会吸引哪一种类型的画廊参观者。令人惊讶的是,尽管新生代的英国艺术家引发了许多争议、获得了很多公众提升,但他们在这次小测验中并没有18世纪和19世纪的艺术家表现出色。

翠西·艾敏的作品“Monument Valley”描绘了在美国一处著名景点、艺术家坐在一把扶手椅上的画面。大多数的观众甚至看也没看它一眼。

尽管达明安·赫斯特著名的腌制动物的作品似乎的确能够吸引观众的注意力,但他的另一件作品——布满了色彩斑斓的点的画作却似乎被人们当成了墙纸一般:观众欣赏它的平均时间不超过5秒。他的另一件更加有力、更加残忍的作品表现得相对好一些:这只被腌制了的羊吸引观众的最长时间为4分钟。如果你前往皇家艺术院正在举办的英国现代雕塑展的话,你会发现赫斯特那件苍蝇爬满了腐坏的烤肉的作品吸引了人们更长时间的驻足。

很显然,有一些观众对当代艺术作品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一位艺术爱好者在瑞秋·怀特理德充满神秘感的作品“Black Bath”面前停留了将近5分钟。然而,大多数英国艺术界中重要人物创作的作品吸引到的都仅仅是匆匆一瞥。

值得指明的是,我们的这个小测试是在某个星期一进行的,这时大多数前来画廊参观的观众都很有可能是见多识广的。在工作日前来画廊的人群从整体上来说都是抽空前来欣赏艺术的。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的学校或是大学同伴抱着严肃对待艺术的态度前来参观画廊。

泰特英国美术馆是一个受众人欢迎的博物馆,但却并不像大英博物馆或者是泰特现代美术馆那样:每一位游客前来伦敦旅行时,无论他们对艺术是否感兴趣,都必然会去后两者参观。我们所观察的人们很显然都热衷于视觉艺术。然而,看起来他们似乎对著名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并不感兴趣。这可能会使人感到惊讶,但正是那些熟悉和传统的油画吸引了人们大部分的时间和注意力。

人们会在威廉姆·贺加斯(William Hogarth)的作品“The Roast Beef Of Old England”面前停留超过两分钟,这原因很明显:这是一幅复杂的画作,其中充满了许多小插曲和故事,出现了12个主要人物以及一个十分有趣的关于死鱼的笑话。整个画面显得十分华丽。很显然,如果不花上几分钟仔细查看它的细节的话,那么没人能够看懂它。

约翰·埃弗里特(John Everett)的作品“Ophelia”也是这种情况,当我们在欣赏作品时,它总能很容易地吸引观众的眼球。三位观众在这件令人惊叹的油画面前停留了足足半个小时——你可以试着观看一幅画3分钟,你就知道这半个小时有多长了。这幅油画内容十分丰富,连Ophelia周围的植物的细节都精细地描绘了出来,栩栩如生。

总的来说,无论我们在哪里欣赏作品,观众们都似乎更愿意花两到六分钟的时间去欣赏古典的油画,无论是惠斯勒(Whistler)的作品“Nocturne:Blue And Silver”还是萨金特(Sargent)的作品“Carnation,Lily,Lily,Rose”。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也许是因为当代艺术家在努力使自己的作品产生一种冲击力,而不是提供一次复杂的情感体验。一只死羊出现在画廊中的确很令人震惊,但它不能使人们花上半个小时的时间一直盯着它看。

惠斯勒的作品在他那个年代同样也会使人感到震惊——评论家Ruskin评价惠斯勒是“在观众面前挥动一罐子油漆的纨绔子弟”。现在来看,那种震惊感消失了,而情感的共鸣却保留了下来。有一些日本观众盯着这幅作品看了整整6分钟。

当作品既无冲击力可言——例如翠西·艾敏的自画像,又没有过多的情感共鸣能够吸引观众的驻足时,那么这件作品的未来看起来则会相当悲凉。驱使观众在一件艺术品面前停留下来的东西似乎是复杂性和一种视觉上的诗意。并不是每一位英国当代艺术奖都不具备这些特质。例如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他同时在画廊展览以及公共空间中抓住了英国民众的想象力。

                                     Untitled (Black Bath)Pigmented Urethane Sculpture by Rachel Whiteread

怀特里德使用了传统的铸件方式以及常见的雕塑材料,而没有采用现成的材料,例如石膏、橡胶和树脂等。她的这件雕塑是完全围绕着日常生活用品来进行创作的。

女性参观者的数量多于男性。它在有六个来自学校的参观团队进入这一展厅时变得受欢迎起来。小学生被这件浴盆似的雕塑吸引了,纷纷笑着想摸它。当他们触摸到它时,现场的工作人员急忙制止了他们。

“这是什么?”一个小女孩问到。“这是一个浴盆,”另一个从各个角度仔细研究了这件作品的人回答到。“这里面有什么?”是一个出现频率很高的问题。“你想要洗个澡吗?”一位美国游客向她的朋友询问到。大部分的观众走到这件雕塑面前时,都会好奇地停下来查看它到底是什么,并且触摸这件雕塑。

The Roast Beef Of Old England by William Hogarth

在加来的城门下,一位厨师正在努力将一份英国牛排送去给住在English Inn的英国游客们。

一个男人正在专心地描绘着什么——这是这位艺术家自己。一只手和一把威胁的武器向他伸过来,他大概是要被逮捕了——1748年,贺加斯在加来城中画速写时被人当作间谍逮捕了。当他回到英格兰后,他为法国画下了这幅受到损害的画像。这值得我们去赞扬他。

“正是这种绘画技巧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70岁的Betty Charlton说到。另一位中年妇女说:“当你看到这幅画时,你就会对艺术家表示钦佩。这不是一幅随意涂抹的画作。”来自肯特的退休屠夫John Hessey则具有更加专业的洞察力:“你没有看到像现在那样的牛排上的背脊肉,它真实地表现了那个没有卫生法的年代。我真的很欣赏这幅画——能看到一位大师画下的真实之作太棒了。”

Monument Valley by Tracey Emin

艾敏的这件作品受到了德国印象主义艺术家的启发,将她的生活与她的艺术融合到了一起。这件摄影作品拍摄了艾敏坐在纪念碑山谷中的一张经过装饰的椅子上,手拿着一本她的祖母遗传下来的书。

大部分的观众甚至看也没看一眼这件作品。这件作品在那些为它驻足停留的观众之间引发了一些小对话。“艾敏正在读一本叫作《Exploration Of The Soul》的书”,一位50多岁的英国人大声地说出这本书的名字,然后笑了起来。70岁的James Sutton则说:“泰特英国美术馆展出了一些当代艺术,它们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一次枯燥乏味的旅行。当它们混杂在一起时才显得更加有趣。”

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Carnation,Lily,Lily,Rose”
总参观人数:349 平均停留时间:59秒 最长停留时间:3分

Carnation,Lily,Lily,Rose by John Singer Sargent

美国艺术家萨金特在1884年时来到英国,并在科茨沃尔德定居。画中描绘的这个花园是属于另一位美国艺术家的,而画中的两个女孩Polly和Dorothy则是一位居住在附近的插图画家的女儿。转瞬即逝的光线和短暂的花期使得这幅画作看起来像是即兴创作的,但它的每一个细节却又经过了完美的构思。当萨金特提着灯笼沿着泰晤士河畔行走时,他发现了这个花园,创作的灵感一下子涌现出来;他还打算在科茨沃尔德重建一个类似的场景。

观众们自由地交谈着对这幅画作的看法,他们讨论了细节、光以及那些灯笼。来自佛罗里达州56岁的Neil Abell说:“我被画中的光线以及草坪的纹理深深吸引了。我更喜欢这种传统一些的作品。当代作品总是带给我们没有太多希望的东西。”一位30多岁的妇女说:“我喜欢那些灯笼,它们太美了。”一名离开了伙伴再次回来欣赏这幅画的女学生说:“它很漂亮。”她和一位朋友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幅画,直到她们的老师前来催促她们。有三位女学生甚至在临摹这幅画,而另一对西班牙母女则在这幅画面前停留了三分钟。

Anthraquinone -1 Diazonium Chloride by Damien Hirst

大部分的观众直接忽略了这件作品。那些停留下来观看的则大多都是小孩子、学生或是20至30岁的年轻夫妻,再加上一些海外游客。只有当人们查看了这件作品的作者时,才纷纷拿出相机来开始拍照。

来自伦敦、36岁的职业艺术家阿曼达·弗朗西斯(Amanda Francis)坦率地说到:“这件作品在我看来毫无意义。我有的时候甚至认为,成为一位像达明安这样成功的艺术家的关键并不是花5天时间来创造一件作品,而是花2天时间来创作作品,而余下的时间来出售作品。”60岁的作家John Fleming则说:“我的一位朋友曾经拥有达明安的一幅点状油画,但为了重新装修她的房子,她将这幅画以3万英镑的价格卖出去了。当她最后一次看到那幅画作时,它已经价值大约20万英镑了。但是她并不喜欢那件作品,我也不喜欢。”另一种十分典型的评论则是:“快看那件作品,那是达明安·赫斯特的作品。它到底是什么?”一位中年妇女叹了口气,后退了几步,摇摇头然后走了。

约翰·埃弗里特·米莱斯(John Everett Millais):“Ophelia”
总参观人数:562 平均停留时间:1分57秒 最长停留时间:30分

Ophelia by John Everett Millais

莎士比亚笔下的悲剧英雄奥菲莉亚(Ophelia)在她的情人哈姆雷特谋杀了她的父亲之后,变得神经失常。她跳进一条小溪,摘采了一些花朵并使自己淹没在水中。这究竟是一场意外还是一次故意的行为,没有人真正地了解。

这幅画几乎吸引了所有的观众,下至儿童上至老年人,每一位游客在看到它之后都直奔它而去。三分之二无伴的观众是女性,其中大约有一半的人停留下来开始讨论这幅画。一位来自意大利的游客说:“我想将它挂在我的卧室里。”一群小孩不用看作品标签也能知道它的名字,“她的裙子太漂亮了,我很喜欢”,一个小女孩说。一对30来岁的法国夫妇在这幅画面前停留了大概有9分钟的时间,而两个14岁的意大利小孩则拿起手机拍下了这幅画。一个6岁的小孩子很显然对这幅画特别着迷,当他盯着这幅画看了90秒之后,他的妈妈不得不把他拽走,结果他后来又折返了回来。

Nocturne: Blue And Silver - Cremorne Lights by James Abbott McNeill Whistler

这幅画作的视野在于从巴特西桥上观看泰晤士河。Cremorne花园散发出橘黄色的灯光,灯光倒映在水面上,与右边的倒影相互呼应。惠斯勒用了薄而透明的颜料层来描绘这一画面,唤醒了人们的情绪。

这件作品吸引了众多的观众,他们都安静地注视着它。观众中有游客、学生以及单身的中年男性和女性。一名带着自己10岁儿子的法国人在看到这件作品后,拿出了便携式的素描簿开始临摹它。“在夜里描绘这样一幅画作肯定会很奇怪”,一位30来岁的美国女性对着她的朋友说。从罗马前来度假的Ceseare Decanini则说:“这幅画是如此的优雅精妙,就像是在梦中一般。”

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Damien Hirst Room”
总参观人数:478 平均停留时间:38秒 最长停留时间:4分

Animal: Damien Hirst Room by Damien Hirst

这一系列藏品由达明安艺术生涯中5件重要的作品组成(它们包括用甲醛腌制的一只死羊、一些死蝴蝶的展示以及一张被切断了的头颅的照片)。

有一半的观众在1分钟的时间内匆匆一瞥然后走开。“从18世纪的画作一下跳到这样的场景有一些令人震惊”,一位妇女说。这件死羊作品特别能够吸引那些孩子们的注意力,三个男孩拿出相机照下了这些清晰的解剖学模型。一位40来岁的美国人说:“当我走进这间展厅时着实被震惊到了。看到这样的东西被当作艺术呈现出来是一件很棒的事。”来自金史密斯学院的老师Colin Day则表示:“我热爱达明安的部分作品,与此同时,我也讨厌他的部分作品。事实上,我最讨厌的是他商业化每一件作品的方式——就算他仅仅展出一张纸,也许也能值5万英镑。但是这件死羊的作品很有意思,你可以问问你自己:这只动物是为艺术献身吗?”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