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生态 > 【怀念江白】深切悼念西藏艺术家曲尼江白

【怀念江白】深切悼念西藏艺术家曲尼江白

2011-03-30 12:27 来源: artda.cn艺术档案 作者:artda


 

深切悼念西藏艺术家曲尼江白!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乡的村庄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乡的村庄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乡的村庄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的院子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一百个酥油灯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喇叭在颂经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工作的学校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工作的学校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工作的乡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工作的乡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乡的雪山

2010年8月,北京,江白与栗宪庭老师合影留念

江白!江白!

江白,我第一次看见你,是二零零九年的八月,你在七九八珊和羽画廊办展览期间,来宋庄邀我看你们的展览,门是我开的,看见你站在门外,刹那间我有一种诧异的感觉——来的不是一个上师的转世灵童吧?你黑红黑红的脸上,质朴、憨厚和善良中透着英俊,汗迹斑斑的脸上,一双眼睛格外的明亮而清澈,甚至纯洁得让我自惭形秽。

去年九月《烈日西藏》展览期间,你提前来到展场,任劳任怨地做好多琐碎的工作。直到最后校对画册的时候,我更吃惊的看到你和格罗两个最年轻艺术家的藏语最好,因为整个策划展览的期间,汉地文化和欧美文化对藏族文化的侵蚀,让我感触甚深,甚至我发现一些藏族艺术家不认藏文,这让我有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你和格罗能负担起校对藏语的任务,起码我知道了藏族中有年轻一代的艺术家,依然热爱和熟悉着自己的文化。后来,我还知道你每天都有诵经的习惯,就是从拉萨到北京的火车上,一早你都要席地端坐,虔诚地吟诵藏文佛经。

开展之后的那些天里,我们每天都像一家人团圆在一起过节一样,喝酒聚餐,唱歌跳舞,每当酒酣之时,轮着唱歌的情节都会把聚会推向高潮,当然,格罗浑厚响亮的嗓音,从高原民歌唱到时下流行歌曲,边巴善于处理流行歌曲那种婉转而略带沙哑的声音,诺次幽默的表演,以及嘎德明明歌唱得很好,却总是谦让的大哥风范,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是,江白,你那唱歌时羞怯的样子,真切的本嗓,就在我写这篇短文时,却不停地回荡在我的耳边……

江白,我知道你是在北京民族大学学过四年艺术的,可是我在你的作品里,没有看到丝毫学院的做派和痕迹,你依然从藏传佛教的唐卡和壁画中吸取了很多营养。你的画像你的人那样的单纯,我知道你热爱你的家乡,正因为你家乡的美丽,让你把这种朴素的热爱变成一种环境保护的责任和感觉,江白,你的画带有强烈的象征意味,巨大厂房的管道,像魔鬼一样缠绕在青山之上;巨大的可口可乐,在青山白云之间突兀而霸道……,你大量的使用类似唐卡和佛教壁画那种石青和石绿,我知道这是藏传佛教七宝之一绿松石的颜色,因为它象征着高原的纯净和美丽。我理解你,你深刻感觉到肆无忌惮的开发,会让西藏似宝石一样的美丽山河,从此变得满目苍夷,我理解你,理解你一个有良知的艺术家那份心痛!

虽然,我没有去过你的家乡,但我十五年以来就不断地听廖雯描述过你家乡的美丽。你知道展览期间,大家开玩笑说你最像我的儿子,是啊,我们俩都默认这种缘分,我们约好了的呀,今年夏天,你陪我去看你家乡的雪山温泉,去你家看你的家人,为什么要让我这个白发人送你这个黑发人!虽然,我知道你享受到了西藏最高地位直贡天葬台的升天仪式;我知道你在去天国的路上,享受到了喇嘛实施的三次颇瓦仪式;我知道此刻我在呼唤你名字的时候,你已经成佛,但是,作为俗人的我,还是想站在西藏的高原上,站在你的家乡墨竹工卡的山巅上,向着烈日蓝天呼喊你的名字——江白,江白,曲尼江白!你为什么不在墨竹工卡等我!你为什么不来和我一起喝青稞酒!

栗宪庭
2011-4-15

2010年,北京,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开幕现场,江白与廖雯老师在自己作品前合影留念 

墨竹工卡去拉萨的路有多远 ──怀念藏族小友曲尼江白

西藏有个叫“墨竹工卡”的地方。1996年,我在拉萨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脑子里的意象是一片墨色的山峦绵延覆盖,一条雪色的溪流贯穿而下。朋友说,墨竹工卡有个著名的直贡提寺,还有更著名的直贡天葬台,他们准备明天去,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天赐良机!只有一辆破旧的2020吉普,朋友本来已经有四个人,加上我正好一满车,第二天一早,我们开上了去墨竹工卡的路。

这段路的实际距离大约只有一百公里,但我们走了整整一天。中间有一段几乎是无路之路,那“路”只有两车宽,左悬崖右深涧,惊险得发冷!路上人迹稀少,车迹罕见,全车人绷紧神经,紧张得头痛!走了多半天,开车的H君终于疲倦了,问我们其他四个谁会开车替一把,结果只有我会。拿到车本刚两个月(当时没敢告诉同车的朋友),没有开过山路,还是咬牙上阵了。路上满是青白色的碎石,我紧盯着路的宽限,不久就头昏眼花。拐弯!H君一声大喊,一个生硬的急转弯生硬地出现在眼前,已经来不及了,我使劲所有力量踩了刹车,全车人向前扑到,车窗外腾起一片烟尘,车停了!半晌,H君打开车门下车查看,车轮在碎石上划过两道深痕,磕在磋起的碎石窝里,前轮离山崖只有几尺,有惊无险。H君换下我,把车倒出来,拐了弯又开了一段,路边山崖居然凹进一块宽处,H君靠边停车,让出路,我们决定下车喘息一下。我惊奇地发现,碎石间一些人为堆起的碎石堆,一小堆一小堆的,最简单的只有三块,大的在下面,中间的小些,而最上面都放上小小的一颗,像是可以通灵“角”。这朴素而神奇的情景极深刻地触动了我,同车的朋友都是在西藏多年的,他们说,那是长途运输车司机祈祷平安的玛尼石,经过刚刚的惊险,我深感这祈祷的分量。

夕阳时分,我们终于到了直贡提寺山下,仰头已经看见寺庙的暗红和灰白的墙,一条小路盘旋而上。朋友说要把车开上去,小路陡如天梯,五月的高原还没有完全解冻,小路上还有零星的碎冰,我们只好除司机外全体下车,连推带垫,一点一点把车“开”上了直贡提寺。在拉萨的几天本来已经适应了高原反应,但这里似乎又高了很多,勉强上到庙前,我已经软在石头上困难地喘息。朋友说,天黑以前要去后山看天葬台,否则就看不到了。去天葬台的路很近,我也走得很艰难,走几步,倒下,喘一会儿,起来再走几步。山上满是干枯的草,厚厚的,而我趴下来贴近草地时,草根已经滋出嫩绿的细芽。远远望去,大片的草地漫过山际山谷,枯黄中隐约透着绿意。

天葬台就在这山谷,我们趴在山坡向下看去,谷底满是大块圆形石头,我想象这山谷曾经大江奔流,不知何年何月干枯了,大块的鹅卵石在那一刻滞留谷底。如果不是数以百计的秃鹰和几句裹着暗红毡布的尸体在,我几乎不相信这就是有着那么都神秘色彩的“天葬台”。没有我关于“天葬台”记述和传说中的高大平整石台,没有惯常想象中的血腥和戾气,夕阳洒柔和地笼罩下,竟是暖暖的。自然造境,不由得你不合。在这里,天葬,灵魂,一定会得到安宁。

墨竹工卡的山峦,没有我意象中的“墨色”,而“雪色的溪流”,竟是两条,一条温泉,热气腾腾,一条雪溪,凛冽清切,并排而下!墨竹工卡的“奇景”,从此成为我经历和记忆中的财富,我无数次和我的亲人朋友描述墨竹工卡,每次再度感受到墨竹工卡的同时,都无不怅然地觉得墨竹工卡的路、天葬台、山峦、雪溪,已经变成里一个无法再重温的梦境。

去年(2010年),老栗(我家孩子的爹)想做一个西藏当代艺术家的展览,去拉萨看艺术家和作品,我未能同去。老栗回来说,这次展览有个西藏艺术家叫江白,就是墨竹工卡的人,你再去墨竹工卡有地陪了。
展览开幕前,陆续来了二十几个西藏艺术家,江白也来了。江白,细眼阔鼻,秀气的嘴微张,肤色黝黑,头发浓密,典型的憨厚模样,纯朴中透着未退的学生气。对墨竹工卡的旧有情怀,使我对江白的亲近感就多几分,描述去墨竹工卡的经历和记忆也多几分动情。江白也很激动,连声说下次我到西藏,他一定陪我去墨竹工卡,江白的出现再次把墨竹工卡拉近到我的眼前。十多天,我们和西藏艺术家喝酒唱歌,亲人一般,过节一般,对江白的了解也逐渐多了。江白,从小丧父,母亲和姐姐过早承担养育他和弟弟妹妹的重任,供他上了民族大学学艺术,毕业后他回到自己的家乡墨竹工卡,在一个小学校里教书,居然教的是数学。出于礼貌,我没有问他为什么在北京上了大学又回到家乡,为什么学的是艺术却不惜去一个小学校教数学,我猜想是为了帮助母亲姐姐照顾弟弟妹妹,是学校需要老师,或者就是最朴素的家乡情。有一天大家又在我家喝酒唱歌,江白接到学校的通知,那一天他当副校长了。喜讯当场宣布,大家热烈祝贺,从江白由衷的开心笑脸中,我真切地感受到他那种朴素的家乡情。这样的简历平凡而动人。
唯一特别的是,每两周合起来的四天周末,节假日,寒暑假,江白就从墨竹工卡来拉萨和艺术小组的朋友一起画画,经年如是,我想这是他的理想。江白的画,高原的山水间,工业管道穿梭,浓烟如云,飞机、降落伞从天而降,倾倒的可口可乐淌出血一样的污迹……传达出江白对现代开发污染的忧虑。

江白的理想在2011年3月29日,江白从墨竹工卡去拉萨画画的路上嘎然停止──车祸带走了江白──在那条链接江白家乡情和理想的路上。听说,那条曾经让我心惊的路,现在已经修成了平坦的柏油路,然而命运戏人,据西藏朋友说,这天是藏历的凶日。江白4月4日天葬,我特别问了,是我曾经去过的那个直贡天葬台,朋友还找了高僧为江白诵经。我心略安,江白从家乡的这个自然的天葬台上路,灵魂一定会得到安宁。

江白是我们认识的西藏艺术家最年轻的几个“80后”之一,还不到三十岁。“殇”的痛楚总是使活着的亲人难以释怀。很多天里,江白的样子一直在我眼前晃动,墨竹工卡去拉萨的路有多远,竟是这样无情,这让我深感人生无常。无奈,唯有用我熟悉的方式,写这篇小文表达一点怀念,写完了,我也心安了。

廖雯
2011-4-14于宋庄 

 

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相信这是真的,当事实确定我开始向所有与江白亲近的朋友发短信,告知这一不幸的消息。那一刻我充当着一个噩耗的传播者,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稳定恍惚的心境,然而每接到一个回复,我的心就会痛一次,我真希望这只是愚人节前的一次恶作剧,然而这一切都是残忍的真实——江白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江白是个苦孩子,从小失去了父亲,家境艰难。他家有7个兄弟姐妹(他排行老四),母亲和已年过90的奶奶,全家长期以来,只有江白一人在职,是一家最大的依靠和希望。他的负担可想而知,去年一直由江白资助上大学的妹妹考上了公务员,分到了那曲工作,终于可以减轻一些他的负担了,然而世事残酷而无常……

我同江白的友谊是在筹备“烈日西藏”画展时建立起来的,记得当时所有的杂活、累活和别人不愿干的活都有江白的身影,无论在西藏还是北京展场。“烈日西藏”能在北京顺利举办是和江白的努力和汗水分不开的,但我却从未当面正式地向他表示过谢意,就是这一点现在让我非常的自责和内疚。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告诉我,这次在北京的办展经历,是他人生中一段最美好最幸福的经历,不仅参加了这么重要的一个展览,还同栗宪庭老师结下了特别深厚的情谊,他说他从小失去了父亲,在他的心里栗老师就是他的父亲,他还时不时向我们炫耀栗老师转送给他的一串藏传佛教重要活佛的念珠,他说他舍不得一个人佩戴,等回到家乡,他要将这一串珍贵的佛珠分拆给他的所有家庭成员每人一粒,剩余的想捐给他家乡的寺院作为佛像的装藏。

昨天(30日),我们一行十二人开车近三个小时来到了他的家乡——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去见他最后一面…在几百盏闪烁的酥油灯旁,他的遗体安详地躺着。我当时真的大脑一片空白,我很难将眼前安静的他与平时那个黝黑脸庞、眯缝着小眼,举着酒杯,高唱跑调山歌对世事充满悲愤的他联系起来,一切都太突然,太不合情理。

之后,我同诺次、边巴、和老邹又驱车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他生前的工作地“日多乡小学”一个偏僻而荒凉的山村小学,在小学门口拍了一张合影,空出的位置是属于他的。

下个星期,也就是4月4日,是他的“头七”。也是他出殡的日子,他将在圣洁的直贡天葬台天葬。他的灵魂将开始再一次的轮回,如同尼玛江日山谷的风。

嘎德
2011-3-31 

曲尼江白(Choenyi Jampel 1981 - 2011) 

江白,祈愿你的来世,继续未竟的绘画……

在佛龛前,点燃烛灯,为江白……无常夺走了这位天才的藏人画家的年轻生命,令人悲痛至极!

3月29日(藏历1月25日)上午,在拉萨墨竹工卡县日多小学当老师的曲尼江白,因车祸遇难,年仅三十岁。为他燃灯祈祷,眼前一直是他来北京参加画展时的音容笑貌。他是那么热爱绘画,他本来可以画多少珍贵的画啊……

这盏得到嘉瓦仁波切加持的银灯后面供奉的照片,是艺术家白丁前年去日多小学时给江白拍的。白丁在推特上留言:“……想起他跟我说多么的热爱自己的民族和家乡,多么的想为家乡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脑海里全是那张憨厚、朴实、黝黑的脸庞。没想到去年在北京西站送他回拉萨竟成永别。为他燃起桑烟,这桑是他从西藏给我邮来的……”

江白,祈愿止贡提天葬台的鹰鹫,将你带往光明的净土。江白,祈愿你的来世,继续未竟的绘画…………

唯色
2011年3月29日 星期二

江白

简历
江白(Jampel),全名曲尼江白(Choenyi Jampel);
1981年生于西藏拉萨市墨竹工卡县直孔地区;
1994 - 1998年,合肥市第六中学西藏班,为画画兴趣小组成员之一;
1998 - 2001年,河北师校,因为绘画天赋,被河北师校推荐至中央民族大学;
2001 - 2005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并为拉萨美隆艺术库成员之一;
2005 - 2011年,任职于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日多中心小学数学老师,并担任副校长职务;
2011年3月29日,因车祸遇难,享年三十岁。

展览
2010 烈日西藏——西藏当代艺术展,宋庄美术馆,北京
2009 北京798西藏当代本土画家联展

江白作品 -  记忆与现实3 120x70cm 布面油画 2010

江白作品 -  记忆与现实2 120x70cm 布面油画 2010

江白作品 -  记忆与现实1 120x70cm 布面油画 2010

2010年9月,北京,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现场,江白作品

2010年,北京,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现场,江白于自己作品前留影

2010年9月,北京,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现场,江白作品

我的油画,我的渴望
——访青年画家曲尼江白

文/央卓

曲尼江白是个典型的80后,自信却不张扬,个性鲜明,敢于表达。出生在西藏拉萨市墨竹工卡县直孔地区的他,2005年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毕业后便回到家乡,在墨竹工卡县日多中心小学担任一名数学教师。不过,江白那颗热爱艺术的心始终鼓舞着他坚持不懈地创作。江白还是美隆艺术家群体的一名成员,正如“美隆”旗下艺术家的口号所言,江白的作品也是以传统文化和现实生活为平台,放眼世界与当下,并且致力于当代艺术和先锋艺术的开拓与创新的作品。

相对于北京来讲,拉萨是一个传统与现代交融的地方,既有藏传佛教传统的印记,又有现代思想的影响,正是源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在江白的画作上既有传统文化的风骨,又有现代主义绘画的技巧。

在“烈日西藏”展览上,江白带来了《记忆与现实》等七幅作品。江白说自己在大学所学专业是油画,油画的魅力就在于使用特有的工具材料所发挥的独特的绘画艺术语言,油画具有表现色彩世界的无限潜力。他的作品使用了大量的蓝色和西藏固有的符号元素,从西藏本地文化、艺术、习俗和日常生活中汲取语言、材质、方式等营养,整个画面呈现出一种强烈的蓝色之境,无数西藏符号融入其中,更加强了这种蓝色的虚空境界,而每幅作品下端故意以废墟或风景来破坏结构,恍如刹那间中断的梦幻。在被问及作品的创作灵感从何而来时,江白解释道,在如今经济大变革,城市化进程及全球化席卷世界的时代背景下每一个藏族人都在经历从未有过的心灵变迁与信仰转化,而这一切也只有藏族人自身才能真切的体验与表述。受高原特殊气候的影响,西藏的生态环境极为脆弱,一旦破坏很难恢复,甚至不能恢复。江白面对自己的作品解释说,他在高原山川上画满工业管道和污染环境的易拉罐,就是要让人无时无刻不感受到他的忧虑之情。江白说自己的作品主要关注的是就与藏族人民密切相关的生态环境,是对藏族人民生存境况的真切感受,也是一种对西藏生态环境能够得到有效保护愿景的渴望与呼吁。

江白真诚而坦率地说,如果要选出一幅自己最喜欢的画,实在太难了,因为每一幅画都是他的最爱,都倾注了他的思想、智慧和心血。江白说自己也遇到过创作上的瓶颈,但是他通过很多方法以及自我调节都努力克服了,他希望自己能一直坚持不懈的创作下去,使自己的作品越来越成熟。(此文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文化>>文化名人>>我的油画,我的渴望——访青年画家曲尼江白)

 >>>>>>>>  影 像 回 顾 <<<<<<<< 

 

展览名称:烈日西藏——西藏当代艺术展
策划团队:栗宪庭 嘎德 张海涛 方蕾
展览地点:宋庄美术馆
开幕时间:2010年9月10日上午11时
展览时间:2010年9月10日——2010年10月10日
 

参展艺术家(按姓氏字母排序):
阿努·西嘎瓦 / 昂桑 / 班丹维热 / 边巴 / 边巴(美隆) / 边琼 / 边旺 / 次多 / 次格 / 次仁·夏尔巴 / 次旺扎西 / 次卓玛 / 达瓦扎西 / 丹达 / 旦增热珠 / 嘎德 / 格次 / 格罗 / 格桑 / 格桑次仁 / 格桑朗扎 / 贡嘎嘉措 / 黄家林 / 黄扎吉 / 建军 / 江白 / 蒋勇 / 李新建 / 刘卓泉 / 卢宗德 / 念扎 / 诺次 / 裴庄欣 / 普布 / 普次 / 普华 / 强桑 / 史风雨 / 四清月 / 松太加 / 索曼尼 / 万玛才旦 / 万玛仁增 / 汪仕民 / 吾要 / 亚次丹 / 扎西诺布 / 扎西平措 / 翟跃飞 / 张苹


主办单位:宋庄艺术促进会  宋庄美术馆  更堆群培艺术群体
协办单位:红门画廊   ROSSI & ROSSI 画廊  西藏甜茶馆画廊(伦敦)
赞助单位: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10-89578040  010-89579897
电子信箱:artda@126.com 

2010年,北京,江白在宋庄美术馆内为画册拍照时最后的影像

 

2009年8月,北京,美隆艺术库在798艺术区珊和羽画廊“心镜”展上,栗宪庭老师观看展览,白色衣为江白

2009年8月,北京,栗宪庭老师在美隆艺术库在798艺术区珊和羽画廊“心镜”展,白衣为江白

西藏艺术家在拉萨更堆群培艺术空间艺术交流

2009年,北京,798艺术区珊和羽画廊预展上江北在自己作品前,绿色衣为江白

2010年,北京,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布展现场,黄色衣为江白

2010年,北京,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布展现场,江白帮助朋友布展

2010年,北京,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布展现场,江白帮朋友布展  

2010年,北京,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布展现场,江白帮朋友布展

2010年,北京,宋庄美术馆,江白为展览画册和前言作了大量的藏文翻译工作

 

2010年,北京,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开幕现场合影留念  

2010年,北京,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开幕式上西藏艺术家全集体朗诵经文

 

 2010年,北京,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开幕式上西藏艺术家朗诵经文

2010年,北京,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开幕之前西藏艺术家举行驱邪仪式

 2010年,北京,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开幕之前西藏艺术家朗诵经文,黄色衣为江白

2010年,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开幕之前西藏艺术家进行驱邪仪式

2010年,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开幕前西藏艺术家举行驱邪仪式,黄色衣为江白

2010年,北京,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开幕现场合影留念

2010年9月,北京,西藏艺术家在栗宪庭老师家,黄色衣为江白

2010年9月,北京,西藏艺术家在栗宪庭老师家,黄色衣为江白

2010年9月,北京,西藏艺术家在栗宪庭老师家,黄色衣为江白

2010年9月,北京,西藏艺术家在栗宪庭老师家,黑色衣为江白

2010年8月,北京,栗老现带西藏艺术家参观艺术家祁志龙工作室,黄色衣为江白

2010年8月,北京,西藏艺术家参观艺术家祁志龙工作室,黄色衣为江白

2010年8月,北京,西藏艺术家于祁志龙工作室合影留念,黄色衣为江白 

2010年,北京,栗老师和嘎德给方力钧一一介绍远道而来的西藏艺术家,黄色衣为江白

 2010年,北京,西藏艺术家于今日美术馆观看方力钧个展,黄色衣为江白

2010年,北京,西藏艺术家在方力钧的茶马古道聚餐,黄色衣为江白

2010年,北京,西藏艺术家在方力钧新开的茶马古道聚餐,左起:江白,方力钧,嘎德

 2010年,北京,栗老师、廖老师、方力钧和西藏艺术家于茶马古道合影留念,黄色衣为江白

 2010年8月,北京,西藏艺术家在张海涛、陈燕子家聚餐

 2010年8月,北京,西藏艺术家在张海涛、陈燕子家聚餐

 

2010年,北京,西藏艺术家在张海涛家聚餐,热情的江白现场表演节目

2010年,北京,“烈日西藏”开幕结束,西藏艺术家于万盛园聚餐

2010年,北京,西藏艺术家于宋庄国防酒窖合影留念,前排右一为江白

2010年,北京,西藏艺术家于北京宋庄艺术工厂路湘菜香餐馆,左橙色衣为江白

 

2010年,北京,西藏艺术家于北京米娜餐厅聚会,栗老师旁边为江白

2010年,北京,诺次,缘缘,江白

照片上戴墨镜的就是亡人。我前天中午还和他打过电话,他告诉我燕子的藏语读“库达”;我十八号还给他买了礼物,准备十一月回拉萨给他;他说等下次见面就当我的藏语老师···

我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节苏节用”,他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节苏节用”。今天早上,一场车祸,他的生命永远停在了30岁的路口。

“节苏节用”。

缘缘   2011.3.29 午后
 

虽然只有七十四公里,拉萨已是春风袭面了,墨竹工卡还是冰天雪地。
虽然只有七十四公里,曾经是你往返过无数次的路途,今后却再也没有了你的足迹。
 
虽然远隔万里,这里还回荡着你用藏语高声念诵的,仓央嘉措的诗句。
虽然远隔万里,这里的朋友一样为你而哭泣,同时 也哀悼自己。

虽然已经确定了你的死讯,但此时我们仍无法习惯,这个世界已没有了你。

虽然你已经走过了这一世,可我恍惚间还是想打个电话,请你纠正我的发音:“·····我跟你说几句宋庄藏语听听好吗?···‘夏第宠宠嘎了布,熊咋了阿拉拥了咚;塔浪江拉蒙祝,理塘库了昵勒永。’你听懂了吗?······”

缘缘  2011.3.29 午夜 

 

节苏节用,是藏语“再见”。

是去年夏天和老栗一起去西藏认识江白的,那年在拉萨,他29岁和漫缘一班大一起玩,我则和诺茨等一起去酒吧喝酒斗地主。

入秋时,西藏艺术家来北京做展览,江白接到过他们领导的一个电话后说:“我当副校长了。”他还来过家里和漫缘聊天和我打台球。在西藏或在北京时,和江白相处的时光都是很短很浅。他平时像个小姑娘似地羞涩,而一旦在喝了酒后就爱笑爱唱母语歌。

佛教说生死是一体的,死是另一个生的开始。

今天,从下午到现在无论做什么,眼前出现的总是江白那红红的脸上眯缝着眼的憨厚的笑。

我们怎么办呢?你北京的朋友呀,女人们眼睛流泪,男人们心里流…而此时,我只能在心中升起风马,只为你送行…

冯峰 3.29午夜悼江白

 

蓝色理想——做有责任的文艺青年                                                  

蓝色理想,是怎样的理想?   是天空般的理想吗? 是大海样的理想吗?还是这理想宛如纳木措那水天一色的景象呢?今生今世,乃至生生世世,我再也没有得到这答案的机会了。蓝色理想是他qq的名字,我那已经亡故的好友,他的qq  签名是:做有责任的文艺青年。这签名稚嫩吗?太过直白吗?在我眼中,这是可爱的;他的年轻,他的热情,他的理想···他的藏语文和汉语文都很好,他是一位疼爱学生的好老师,虽然在小学任教,他却一直关心着自己曾经教过的学生考高中的事情。和他初次见面时,我对他作为一名油画专业的大学 毕业生 ,却教数学课这件事情印象深刻。

在轮回的长河中,也许会有那么几个人,生生世世都会相聚在一起;你先认识了他,我又认识了你,若干年后他又认识了我···后来发现,我们这一圈儿人终于又碰到一起了。在我短暂的上班生涯中,结识了几个要好的姐妹,一时成为了“七仙女”小集团。因为世事的变迁,现在只有最小的第七位仙女和我交往频繁,她叫刘成瑶,蒙古族,我叫她瑶瑶,跟别人介绍时戏称她为小仙女。她曾经参加拍摄了一部纪录片而在西藏待过两个多月,从此便爱上了那里。我去年夏天从西藏回来后和她相约去玛吉阿米吃饭,在那里相互倾诉对西藏的思念和一些见闻。我跟她讲拉萨的更敦群培艺术空间和更敦群培大师本人,跟她说我在八廓街的美隆艺术库遇到一位年轻的画家,他在墨竹工卡的某所小学教数学,周末到拉萨画画。小仙女用略带疑问的语气重复到:“教数学?周末还去萨?那周日晚上就得赶回去?···” 紧接着便讲起了她那年跟摄制组到墨竹工卡拍片,并去直贡梯寺拍摄寺庙和天葬台的事情:“我们跟一队藏民结伴而行,中途曾在一个很简陋的地方过夜。他们背了八个大包。第二天到了直贡梯寺我才知道,那八个大包装的是一位死者已经被肢解了的尸体。啊~~昨晚如果知道的话,一定吓得不敢睡了。他们说今天喇嘛会为死者施破瓦法,明天清晨再进行天葬···”    那一夜,我们聊了很多。

去年九月十一日下午栗老师在宋庄美术馆举办讲座,我约小仙女提前到场先看烈日西藏的展览,然后去听讲座。我们进门后遇到的第一位西藏艺术家就是蓝色理想他小人家,我刚说介绍他俩认识一下, 就见他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笑容,而小仙女则睁大了眼睛盯着他看,停滞几秒后,一个对我说:“我们认识!”另一个对我说:“啊~我们是民院(中央民族大学)的同学。”我看看他俩,吃惊地笑着说:“哇~怎么会这么巧?那老同学拥抱一下吧!”好激动人心的场面啊!相互问候过近况,小仙女说:“那个教数学的画家就是你呀!”这仿佛就是昨天的事情,一想起来心里就暖暖的。

今天上午,小仙女看了我的qq日志后发表了以下评论:“听到消息后我很久都没回过神来,直到现在我还觉得一切都不是真的。我不断地回想当年在西藏看到的江白,直到去年夏天在京的巧遇,一切都太过突然······让我们的朋友的灵魂在他圣洁的家乡得到安息吧!那是我们活着的人都为之羡慕的灵魂的安息地。”下午的时候,栗老师发给我一条短信,我转发给了小仙女,内容如下:“今天拉萨的艺术家在江白的家向江白告别,下星期一在直贡天葬台天葬。”她给我的回复是:“我还想呢,他这个情况能不能天葬。那个天葬台我太熟悉了,太想不到了···”我给她回复:“嘎德拉刚给我发了短信,因为我一直跟他说担心因为是车祸而不能天葬,这下放心了。能在直贡天葬就是福祉了,那是地位最高的天葬台,据说喇嘛会给每个在那天葬的人施破瓦法。祝福亡人。”她回复:“对,是的。是在执行天葬的前一天晚上打颇瓦。”

我并不清楚亡人生前是否自己修过破瓦法,就像我不清楚蓝色理想的含义一是样。我只能在这里写下我对蓝色的一些记忆:经典上曾经记载心轮的光是蓝色的。当红菩提上升·白菩提下降,二者在心轮会合时,整个中经会呈现蓝色,光明······

“ 尊贵的····你对晃耀的蓝色法界智光心怀畏惧而试图逃避······当此之时,你对光明晃耀的蓝光不可升起恐惧之心,更不可被他吓倒。那是名叫‘法界智光’的如来威光。你要信赖此光,对它坚信不移······”

这几天,我常听完玛三智演唱的《你为何走得那么远》,收录这首歌的专辑名叫《蓝月谷》,封面的整个色调呈蓝色,歌手闭目双手紧握是祈祷的姿势,我就当他是在和我们一起为亡人祈祷吧!蓝月谷,藏语版的更好听,但名字是《帕·耶了》(父辈的地方)我想应该翻译成《故乡》;人从何处来?到何处去?蓝色的蓝月谷,蓝色的香巴拉,蓝色的理想:“你找到你的香巴拉了吗?”
我从前一直以为青海省境内的藏区都算安多藏区,是你告诉我,玉树那边是康巴藏区。我们身边少了一位有理想·有责任的文艺青年。下周一。为他祈祷…

何漫缘
2011-03-31 01:54:37


江白与漫缘

漫缘在QQ写这篇文章时,我已躺在床上吃了双倍的安眠药,抽着纸烟,与那鸟鸟上升的青烟一起像等侯死亡一样等侯药物的发作…可就是睡不着。借着起居室的灯光,依稀看到她在边写边流泪。从昨下午至今夜,她的眼已哭成了“烂桃”。(我抱过她一次,本想用语言安慰她,话没说出来,我的眼泪却流落在她细长的脖颈上了)与漫缘在一起13年了,她像一只黑猫,我自认为了解她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她。

从她18岁我们就在一起至今,她已长大了。尤其近几年,她对西藏的宗教、历史、地理,甚至包括青海、四川等每个寺庙的故事如数家珍。她唯一看电视的频道是《西藏卫视》,几年来,她从书店从网上不知购买了多少有关西藏的书,(老栗几年来陆续把他保留西藏的书和一些几十年前的打印资料和笔记都送给了漫缘),我说她的前世在西藏,老栗给她起藏族名叫“漫缘桑珠”(如愿的意思)。给我起满族名叫“纳兰冯公子”(?)。

偶尔我们吵架时她就说:“如果你没病还能自理我就回西藏永不下山”。

一个人,一旦对一种信仰去做一件事,其它的便都不重要了。

她很少下馆子,但她常去《玛吉阿米》吃藏歺喝青棵酒,她很少买衣服却定制了藏装和饰品,她为计划四月去青海十一月回拉萨手机坏了新买了一个早已停产的诺其亚花了270元。而这些计划她从2004年就开始了,只因放心不下我的饮食起居一直没能成行。

这些年,我们说“去西藏”,而她说是(回西藏)。‘去’是从家到另一个地方,而‘回’则是从另一个地方回家。
…江白的遇难,对她的打击太大了---我们悲痛,是失去了一个朋友。而对于她,像是失去了一个民族。

我是蒙、满、汉的“杂种”,她是汉族,13年守着我这个病老头儿而没能给她如愿幸福而自责。昨天,我哭着和她说:无论哪天,只要你想回西藏,我愿为你打理行禳,为你送行---她哭着回:我走了谁照顾你呀!?

我虽然仍是不理解她,但我爱她。(如果你不走,你相信轮回,当你升入天国时你定是身穿藏装唱着藏歌变为藏民)

此时,天亮了。半瓶酒,一盒烟伴我大半夜。在电脑上写字的青屏里,华夏五千年、自已五十年,我想的很多很多---爱与被爱是给予。

冯峰
2011.3.31 早5:55(未经漫缘同意发出,不知她醒来看到后是什么结果?如果她真气得回西藏我咋办?)

 

谨以此文纪念曲尼江白

文/根确扎西

把新球鞋放在枕头边,不一会又双手捧起,用力地亲一下,“保佑我明天进球。”他说,微笑着,看着不解的我,第二天是那年“神牛杯”的开幕战。这是多年前的事了,他是那届“神牛杯”的主要组织者和协调人,那时他偏瘦,短发,非常精神,也非常活跃。当然,那时他依然在校园。

再见到他,时间已经过了六、七年,我们握着手,“你成熟了。”他说,微笑着,看着意外的我。他站在他的画作旁边,没有只言片语,这时他微微发体了,留着胡子,略微的疲惫,也略微的腼腆。当然,这时他早已在社会。

后来了解到,毕业之后他离开北京,在拉萨附近的一所乡村学校做教员,期间一直保持旺盛的精力继续着他的创作;也听说在一些艺术活动中,他总是积极地忙前跑后;一位朋友得知他过世的消息后说:“我只见过他两次,但印象非常深刻,上进、有修养、有责任感、还有非常的勤奋和努力。”

他的画作,此时我不愿言语;他的横祸,此刻我不愿文字。把美丽和感伤暂且先放在那里吧,连同惋惜和不舍。我同样不愿违心地说:因为最终的结局都一样,所以人生都是公平的。有人说:“没有做不成的梦,只有早醒的人”——还有早走的人。然而,梦,她依然。

很清楚的,在伤感之后,人们陆续会从电话中删去他的名字,在电邮中除去他的地址。在未来,某个风和日丽的时节,有人会机缘巧合地想起他,谈起他,我相信彼时,彼岸他带给人们的依然是感动和激励,还有他那将会永远保持年轻的笑容——这是生命的成功。

Om Mani Padme Hum

 

找· 到
——深切哀悼西藏当代艺术家曲尼江白

车在路上行驶大家却没有了话语,悲痛中的沉默,每个人都在重放着记忆中你的故事。我知道我们是要去你家,但此刻我的心中无法分清楚我们是去找你还是去见你。一路上飘飞的白雪夹杂着朋友们对这场不幸的不可理解与过去和你在一起时美好时光的回忆,不断落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上。眼前闪过的村庄不断延伸着你的生活轨迹,它就像颜色的渐变从城市到村庄再到山沟,地理环境不断的变窄变险带着悲伤的心情使人更加的难过,我在不断问自己你给我们的那种对生命的自信对生活的热爱对艺术的真诚源于何处?一个才30岁的艺术家为何留给我们如此强烈的怀念?

和你聊天的时候你会谈起很多你生活中的故事这些故事中可以感受到你对故土的那片最真的爱。记得我问你是否真的喜欢你现在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你说每一个人都有一些你要做的事情,而要完成这些事情每个人都要选择属于这个事情的环境。作为一个教师你在一个山区小学从事着将自己的知识传授给每一个孩子的工作同时这些孩子纯净的内心冲刷着你身心的疲惫,你说支撑你的是一份责任。我问你这份责任源于何处?你说因为爱。是的爱是整个人类都具有的本质而你懂得将这种爱释放在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中。此刻悲伤占据了我的大脑,思绪时断时续,想起你的笑容是那么的真诚,想起你思考是那么的贴近现实,想起你思绪交杂时大声嚎哭的心情,而此时此刻你却永远的与我们分别了。

生活中的感悟承受着对现实的诉求,你用你的灵魂寻找通向目标勇气,这勇气是你对西藏的热爱与民族的责任。通过你的作品我们可以感受你对现实的真实感受,色彩纯净优美的画面中你独有的艺术语言在画面中展现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艺术张力,或许你是因为一直生长在这里对每一个变化都有很敏锐的洞察力,这种洞察力将你拉到艺术创作中使你成为西藏当代艺术中一位不可缺少的艺术天才。你说你的语言是要讲述你看到的现实,是通过艺术作品表达内心真正的感受。你说你要在“艺术中表达真实,在真实中寻找艺术”而这一切都是“找”的一个过程。是的你真的去找了,因为你的执着我们发现了很多真相,因为你的那份最纯的爱我们感受了很多,虽然你的突然的离去让我们如此的无法接受,但你留给我们很多值得在意值得坚守的东西。

来到你的家,见到你静静的躺在哈达帘子后面,仿佛一切凝固的让我无法挪动自己的身躯,外面的雪还在不断的下着。难以想象的不幸让我们离你如此的近却又让我们如此的远。无数闪烁的酥油灯像你那可亲的面容让人不禁掉入回想之中,你说你在北京的展览上认识了很多人,他们都非常喜欢你的作品而且在艺术创作上给你很多信心与帮助,你是如此的对未来的艺术创作抱有激情,每次听说你在拉萨我都想去见你因为你的那份坦诚让人觉得就是和自己在一起,谈起的很多创作想法你都有你对未来的担忧与希望,那一份执着每时每刻打动着我的内心。

此刻耳旁传来一阵喇嘛的诵经声,浑厚的声音传诵着生命的经文让我们知道生命的形式不止一种,死亡同样是生命的一部分,理解生命、感悟生命、认识生命不只是时间的长短,更重要的是生命本身追求所要到达的地方。

外面的雪还在不断的下,天气是如此的和心情步调一致,然而那些雪花只是从空中降落下来到达地面就立刻融化了。一颗坚强、执着、充满爱的心留给世间的是更多的希望。江白一路走好愿你在更幸福的地方画更美的画。


嘎嘎21
2011年3月30日

直贡寺天葬台

江白:轮回的路上,佛光照耀你
 
数个时辰之后,七天前离开人世的曲尼江白,将在止贡提天葬台,过早地结束这一次轮回。
 
止贡提天葬台在半山腰上,被重重叠叠的经幡环绕,当鹰鹫飞来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
 
此刻,是深深的黑夜,万籁并未俱寂。倾听着北京的高楼下各种车辆驶来驰往的声音,虽然并不嘈杂,却意味着仍然有众生在为生活奔波。
 
我默默地祈请诸佛:当江白,年轻的、才华绽放的江白,他在这个世间的光明已谢,正在独自前往我们谁也无法知道的地方,诸佛啊,请以慈悲之钩抓住他,不要让他落入黑业的支配之中,请护佑他,使他免除中阴的险境。诸佛啊,请让我们和他来生再遇,还是志同道合的朋友。
 
我仿佛看见,在离天很近的止贡提天葬台,在渐渐让人暖和过来的阳光中,在满山经幡被吹拂得呼啦作响的微风中,在僧侣与亲人的祈祷中,随着天葬师手起刀落,展翅而至的鹰鹫将江白带走,而业力则随流转,将与我们重新结缘,相逢。
 
嗡嘛呢叭咪吽……
 
唯色
2011年4月5日凌晨3点记

2010年7月,西藏,栗老师和他的调查团队在拉萨美隆艺术空间与西藏艺术家合影

2010年7月,西藏,栗老师和他的调查团队在拉萨更堆群培艺术空间与西藏艺术家合影

2010年9月10日,北京,江白在宋庄美术馆“烈日西藏”开幕式上最后的影像 

这是个悲伤的季节。
按栗老师昨天下午的建议,搜集各种与江白相关的资料,在艺术档案网给江白做个纪念专栏。

江白,他那么年轻,那么优秀,那么热情洋溢,怎么就真的突然与我们生死两隔。
悲伤一直笼罩着我。面对图片与文字的整理工作,几度难以平复。。。

当今天我给嘎德发短信告知江白的纪念专栏已做好,身在拉萨的嘎德表示谢意,并说他们现在在江白家,向他作最后告别!下周一在直贡天葬台天葬。。。

世界上最著名的两个天葬台,一个是印度的斯哇采天葬台,另一个是西藏直贡寺天葬台。
嘎德说葬礼的图片藏族人忌讳。藏族人还忌讳直呼死者名讳,代称之为“亡人”。祝福亡人!

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只能这样。

燕子(藏语读库达,江白说的)
2011年3月30日

 【网上留言】

美隆——普布
2011-04-14 23:03
2011年3月29 日早上11点左右我拨通了江白的电话,而接电话的人却不是江白,我无法相信我所听到的一切
江白   江白   江白。。。

为了一个共同的理想我们走到了一起,在一个不足60平方米的单位宿舍里我们四个兄弟组建了美隆艺术空间,美隆艺术空间是我们芳菲心灵,追求艺术的乐园,每次寒暑假和节假日我们四兄弟都聚在一起听着同一首歌画画、谈心、辩论、打台球 。。。
我们相互评画、逗乐、你微笑时眯眼的脸、戴着墨镜摆酷的样子、是你留给我最难忘的表情。
你是一个孝顺的好孩子,一位好老师,一位赋有激情大胆创作的艺术家。我很想你。。。

 

江白友人
2011-04-01 00:23
一直想办法专心从事画画。去年去了宋庄后,事业刚刚有点起色,好像卖出了两三幅画。
拿那点钱,这两年还打算出去学习呢。
应该还没结婚。很认真的说,把事业搞好了结婚呢。
去年有一两个晚上在我那里还住在一起,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一个同学的婚场。今天,他却在另一个世界了。
人生,无常。

 

Ajia
2011-04-01 00:42
一位日本艺术家在他的博客上介绍江白及其绘画:
http://blog.livedoor.jp/rftibet/archives/51644799.html

 

江白友人
2011-04-01 00:22
曲尼江白:
1994-1998年 合肥市第六中学西藏班
初中时候就特别喜欢画画,是画画兴趣小组的成员,写得一手好毛笔字。
1998-2001年 河北师校
因为绘画天赋,被河北师校推荐至中央民族大学。
2001-2005年,中央民族大学
大学期间爱喝酒,好踢球,身边一堆朋友
腼腆、爱笑、喜欢说段子、有想法的农村艺术青年
大学毕业后,在小学当教师,虽然说是数学老师,但是汉语文、藏文、美术都带。

 

天杵乐队
2011-04-01 00:21
一路走好!好兄弟!
—— 献给曲尼江白

当我情不自禁的站在有你的记忆里
你的音容笑貌
你的豁达
你的淳朴
你的天才
此时
却是一把锋利的刀子
割痛我心的每一根神经
当我情不自禁的怀想有你的日子里
那艺术救族的理念,是片片的隆达
永恒在天际
一路走好
我的好兄弟!
我们相约轮回中!
一起喝那还没有喝完的酒
一起说那还没有说完的话
一起唱那还没有唱完的歌

 

kaka21嘎嘎21
2011-04-01 00:15
我现在都无法相信这是一个现实,见到你静静的躺在哈达帘子后面的情景我恨不得可以超越时间跑到你身边阻止或扭转这不幸时刻的发生。怀念和你在一起每时每刻。

 

边界牦牛
2011-03-31 21:33
听到此消息,我真的不敢相信,藏历年前我还跟他,叙旧,他有着不同寻常思维方式,真是一位天才的画家,太可惜了,这也是我们的损失!我心里好难受!

 

张苹
2011-03-31 01:48
为江白送行,焚香祈祷。

 

崖间草
2011-03-30 15:40
江白,我们见证了你的成长。
似早春的一江春雪圣洁质朴,雪融化了,定会化作春水东流! 

 

小文Susy
2011年3月30日 09:11
人生无常!去年在宋庄聚餐时,江白给大家唱了好几首西藏民歌,歌声纯净而热情,非常感人。怀念江白!愿灵魂安息!

 

恒者微言(注:宋庄蜜蜂书店老板)
2011年3月29日 15:20
他去年在我店里买了几本书,还记得给他邮寄时的事。一个小学老师,人比较实在憨厚。一个好兄弟!

 

恒者微言
2011年3月30日 17:25
他的作品好干净、好明亮!江白走好!

 

梅里(注:方蕾)
2011年3月30日 00:56
去画画,从墨竹工卡到拉萨,道路艰险。每周这样的往返,就是为了去拉萨和朋友们一起画画。江白,去天堂画画,会更美。

 

达尼
2011年3月29日 23:47
这个是我大学同学...我不相信他就这么走了......

 

照片提供:宋庄美术馆,边巴,嘎德,唯色,张苹,缘缘,燕子
图文整理:艺术档案网

资料陆续添加中,若有与江白相关资料的朋友请发送至:artda@126.com  
感谢所有关心江白的热心朋友!

上一篇:当画家村成为“国..    下一篇:艺术圈“夫妻档”..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