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评论档案 > 艾未未:抄袭还是创造

艾未未:抄袭还是创造

2011-03-25 14:29:08 来源: 东方视觉 作者:刘逸鸿


在我们的生活中,有这么些人,总是喜欢谈那些很难解释清楚的东西,比如“神”,比如“气”,比如“道”,比如——“艺术”。

我就是这少数的人中的一员。

谈论艺术并不是问题,问题是竟然有很多人认为“如果作品不是创造出来的,那就不能称之为艺术。”这个观念很奇怪。

我不知道他所说的“创造”是什么意思,如果“创造”是指“无中生有”的凭空捏造出个什么“史无前例”的东西的话,那人类艺术史的作品目录列表最少要缩短三分之一。

艺术发展都已经进入今日的“后现代状况”,仍然有人用古典意义的“原创”概念来评论当代艺术,这只能说明人们在进行艺术鉴赏和批评的时候所使用的知识结构的贫乏和人文思想储备的不足。对此我不想浪费精力辩驳,因为这个想法很无稽。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什么“原创”吗?所谓的原创就是创造出这个世界还未曾存在过的形式,蒙娜丽莎算原创嘛?杜尚的小便器算原创吗?毕加索的立体派算原创吗?达达之后的波谱拼贴算原创吗?激浪派的禅宗意味的行为算原创吗?如果按照我们有些人的“原创”的苛刻要求,西方艺术史根本就要重新来写,如果按照我们有些人的“原创”的理解,那艺术只能是七天造出世界的上帝才能完成的工作,人几乎没有去做艺术的能力。

那些用“原创”来批评艺术家的人,如果不是别有用心,就是幼稚的光会说不会做的人,他们如果真的用心去思考,努力的去工作,就知道在艺术领域里,在艺术观念和艺术形式的演变的进程中,哪怕是做出一点点有意义的实质性突破都是多么的不容易。那些说“原创”是很容易的人,要么是幼稚,要么是无知,他们最终做出的只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毫无道理和想法的虚饰形式,然后觉得自己的作品"面貌很新,观念很新”。骗骗没眼没脑的外行可以的。

毕加索说的好:“没有创造,只有发现”。成天口谈“创造”“原创”的朋友,请问你的睾丸比毕加索多长了几个呢?

先不要说你“创造”了什么东西,你能发现一点点别人没发现的客观现实中的“真相”那就很了不起了。

请问各位“创造”“当代艺术”的“大师”们,你在我们的平凡生活中发现了什么别人没有发现的东西了呢?

异于他人的发现你都没有,那你能创造出什么呢?还要原创?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拧巴的小偷不象小偷,大盗不像大盗,难道这就是“当代艺术家”的形象吗?

喜欢“原创”的人其潜意识都是很喜欢“面貌要新”,喜欢和别人不一样,喜欢标新立异,喜欢吓人的“行头”--风格,“风格”这种古典美学的鸟东西现在还被很多当代艺术家当作创作的依据和准绳,可见,这些当代艺术家做的东西是多么的“伪当代”,最后还用乱七八糟的“观念”来给自己贴标签,都什么时代了,还这么不开化,真是没救。更有甚者,谈论艺术不好好讲作品,把自己放在审判员甚至圣人的位置上,直接进行人品评判甚至人身攻击,这分明是红卫兵转世嘛,艺术圈里的骂来骂去,这也是当代艺术乱象之一,很荒诞很有趣的事。

比如说艾未未,现在在很多艺术爱好者心中已经是一位比无赖还无赖,比达赖还达赖的艺术家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非常多,归结起来,以我小人之心来看,就是因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看到很多关于艾未未的评论,负面的多于正面的,思考艾未未以及捧他的粉丝和批他的人的言论和情绪,我想问个问题:

如果再发生一次文化大革命,你会不会是那个拿皮带抽人的红卫兵?

我曾经很愤青,所以我非常理解愤青的心理和处境,当我某天突然明白过来,转变了自己的思维模式来看问题之后,我发现:

做了“当代艺术”,上的就是同一条贼船,愤青和伪精英一样,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最无知,最丑恶,最可怜的人。

那些批艾未未是伪精英的愤怒青年,人家招你惹你了?你要活,人家也要活,他又没有抢你的饭碗,你为什么看他不惯?不要和我说你要维持艺术的真理和公义,维护民主的道义和尊严。看到这里,你更不要对号入座!说的不是你!

艺术本来就是个很虚幻的东西,可就是有那么多的痴人将之当真,甚至当作人类最伟大的事业来看待,并由此引发很多步必要的纠结和烦恼。艺术家王广义说的特别好:“只有在艺术圈里,最聪明的人和最愚蠢的人可以相处在一起”。我就是属于那最愚蠢的人,所以会傻逼的码下这些字。

有的人觉得艾未未属于很聪明的那种人,我觉得他很蠢,如果聪明,他不应该去搅和政治,但是有些人不这么看,他们觉得艾未未的聪明就体现在他借政治在玩艺术,借艺术在玩政治,我看关于艾未未的事,很难说清楚,这有点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故事。

这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故事的最新版本就是关于艾未未的抄袭事件,有网友列举大量图片物证证明艾未未很多作品是抄袭他人的。是抄袭还是撞车?是引用还是借鉴?这基本上也类似“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有人说这个作品是抄袭足球的,如果按照这逻辑,那塞尚一辈子都在抄袭他家乡的那座破山,齐白石一辈子都在抄袭大虾,这说得通吗?我也可以说这作品干脆就是直接抄袭分子结构甚至“宇宙本体”的。

左边是艾未未的“茶房”,右边是德国著名雕塑家Wolfgang Laib的米房.

如果上面这也算抄袭的话,那是不是所有长的象的作品都是互相抄袭的呢。比如美国极简主义的作品和日本物派的作品,霍克尼的水和方力钧的水,,而博纳尔的绘画是不是抄袭莫奈的绘画?再看那么多以“人头骨”为素材和造型样式的艺术家,全世界数下来不下十几个,它们都是互相抄袭吧?

我想说的是,艺术家从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中得到造型的启示和形式的启发来形成自己的作品完成自我感受的传达,这和从自然的造型中得到启发并创造出自己的造型形式并没有什么区别,上面几个例子都不属于抄袭的范围。

而如果艺术家直接引用了一个众所周知的造型范式来作为自己的作品,并向公众声明这个范式的原初来源,那这也是一种基于特殊观念的“创造”,艾未未上面(左)这件作品就有他自己的观念想法,我想他不会弱智到这样无耻的抄袭地步吧,事实上,“艾未未毫不避讳他是引用Tatlin的模型(右图)。”可见艾未未的很多貌似抄袭的作品实际上“挪用”是用“引用”的方式来与被引用的作品对话,由此对比引导出一个暗藏的自己的观念。本雅明在晚年曾经说,他的理想就是写出一本全部用他人作品的引言构成的著作,如果这部著作真的问世,后来的人们不会说他是抄袭别人,毫无创造力和思想吧?

艺术圈里的作品和人一样,有的聪明的近乎愚蠢,比如王光乐的水磨石以及一切把“笔触当念珠”用的“修行派”艺术家,也有的愚蠢的让人感觉实在聪明,比如艾未未的铺天盖地的瓜子,对艺术品的理解也是这样,有些人傻到认为画得最“像”的就是最好的---他们是想让相机生产商倒闭,有人聪明到连个农村**的破门框都能拿到美术馆里卖钱。很多事情是说不清楚的,能说清楚的那不是艺术,艺术圈所有的问题和荒谬都是那些想把事情说清楚搞个水落石出的人造成的,比如功利色彩极其浓厚的商人和极其教条保守的理论家。

我很愚蠢,所以我固执的认为当代艺术他不是要去做判断,不是要去辨别真假,更不是要去发现真理,它只是通过一种个体化实践来表达自己对现实的看法,并给他人制造出一个可以独立思考的空间,如果在这里抡大棒,写大字报来批斗别人,那就太荒唐了。我们从事艺术不是为了去毁灭,而是为了去创造,不能做到原创,最起码还可以做到利用手头的材料进行重新组合和再创造吧,特别是在这个艺术过剩的时代,我觉得不需要再创造什么了,艺术垃圾实在太多了,现在需要的不是创造,而是整理,是删减,是自省,为学日增,为道日减,如果我们不是把艺术看作一种知识学习而是看作一种个性创造,那就要减,把自己的妄想杂念减少到最少,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减少再减少,这样才可能弄出一点点有价值的东西来,否则,绞尽脑汁一生在制造垃圾,你不觉得这是在污蔑自己,糟蹋生命吗?如果无知无聊到如此程度,还标榜自己是“搞艺术”,这真是天下最荒谬可笑的事了。

崇尚艺术,崇尚原创,是体内利比多过剩,生命能量过剩造成的,我们通常所说的创造力,就是这种生命能量的显现,我们要体会艺术品的内在特质,就得对这生命能量有一定感悟力,否则就会出现笑话,很多东西不是你的眼睛看到的那么简单的,我们都喜欢从物质的角度来理解艺术,其实,艺术更多的东西是非物质的,这和“暗能量”有点像。什么是“暗能量”呢?天文学家弗里兹扎维奇如此解释:遥远的星系团里有一些物质很独特,他们即不发散光,也不吸收光,反射光,他们对自然界的绝大多数“力”拥有免疫力。星系团似乎没有足够的可见物质可以将他们捆绑在一起,这就是暗物质。而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天文实验室主任常进首次发现了暗物质的证据,成为抓住暗物质的全球第一人。“千万不要相信你的眼睛,有些东西不是用眼睛可以看到的,比如说暗物质。”常进在接受《外滩画报》记者刘旭阳采访时如是说。的确,我们能看到物质世界的一切,但是我们却看不到能量的存在,正如我们能看见飞机在航线上飞行,但是即使驾驶员也不能凭肉眼看见那条重要的“航线”。我们能看到一切造物,但是我们却无法看见造这些物的心性中的创造性能量。这无形的创造性能量显现为我们每个人心中都具有的六种日常的力量:

+通感力  你有能力知道你养的狗的脾气和心态,这就叫通感力

+互动力  你能和很多喜欢不喜欢的人进行互动合作,就是互动力

+整合力  你能将收集的各种信息结合自身经验转化为自己的生存依据,依靠的就是这种能力

+精神力  你能购买和欣赏诸如书籍和电影之类的精神产品并从中受到启迪和感动,这就是精神力

+无畏力  你能面对困境和问题放松心态,自如解决你所遇到的问题,这就是无畏的能力

+审美力   你对美好的事物和环境,对自然风光以及产品和服务具有一定的审美偏好和感受,这就是审美力

这六种能力也是我们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或多或少在使用和展现的能力,它们的合称就是那个吓倒大部分人的字眼:创造力!

为什么一提到创造力我们都觉得这是一种只有大师和伟人才能具备的天赋能力呢?这可能源自社会的灌输和我们人类的集体无意识。创造力这个词语在西方最原始的意思是表示上帝创造宇宙的活动,那当然是我们所有人都无法用理性来推理出来的神奇秘密了,所以,我们很多人都认为创造力是一种神奇的能力,原创的神话也是在这样的心理背景下诞生的,其实不然。

现在论述创造力的书籍非常之多,因为今天的社会是一个依靠创新而发展的社会,我们的社会从来没有象今天一样渴求具备创造力的人才,但是这些论述创造力的产生和运作原理的书籍忘记了很基本的一点:创造的秘密是不可以用理性思维来寻找的,也是不可以用逻辑话语来言说的,号称找到创造力的逻辑和法则的人是没有创造力的,因为创造力是超越甚至逆反逻辑和法则的,创造力是一种出乎意料,出其不意的不按常理出牌却能赢的神秘的能力!它能够化逆境为顺境,化苦难为至福,化卑微为高贵,化腐朽为神奇,甚至可以截断众流,扭转乾坤!

但同时,创造性力量又展现为自然和社会万物中的最简单易见的形式,从我们所使用的日用电器到春天发芽的树木,从超市的发明和其陈列的万种商品到各种社会组织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各种伟大的观念和“主义”到五彩缤纷的现代城市服务业的形式,没有一样东西不是我们人自身的创造性能量的展现,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在无声的诠释着创造性力量的奥秘。

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心本有的这股创造性力量,我们经常不自觉的认为只有艺术家才有创造力,其实,在社会的每个领域,都有很多了不起的创造性人才,他们能善用自心的创造性力量来解决问题,成就大业。

泡抹牛奶制造器的经销商克劳克曾经目不转睛的看着麦克唐纳兄弟的生意兴旺的汉堡摊点,此时他内心的创造性力量却在勾勒一个光明宏伟的蓝图,于是,麦当劳连锁快餐在他身上诞生了。他说,为卖当劳在全世界寻找安身之地是他能想象的最有创造力的事情。投资大师巴菲特说他每天上班就象文艺复兴艺术大师米开朗基罗去西斯庭教堂画天顶画一样,他对他的工作所持的态度就是“我有一块空白的画布和许多颜料,我想怎么画就怎么画。”,而盖茨则将他的微软描述为“一个艺术和工程的绝佳组合”。

创造一个完美的企业和创造一件完美的艺术品的出发点是一样的,那就是依自己的愿力,释放自己内心的创造性力量,使一件新事物横空出世,服务社会,改变世界,追求自我成就和自我超越。传播学大师---麦克卢汉说的特别好:“艺术家可以是任何领域里的人,他能够把握自己行动的含义,能够把握当代新知识的含义。艺术家是整体意识的人”-撇开艺术的标准不谈,这种直接谋求社会控制的行动是政治,而在马基雅弗利看来,国家也是一件可以被创造的艺术品。所以,无论是时尚还是艺术都是政治,而政治同时也是一门善于无中生有,组合架构的“艺术”。

在我看来,一个完美的企业组织,一个独特的社会制度,一套政治体系的构想,一个关于自然的学说,一本渗透思想精华的著作,一件饱含情感或批判力量的艺术作品,它们本质上是完全相同的,它们都是人类心灵愿力,心灵中创造性能量的展现,它们本身都是“艺术”。人类能把大自然改造成运动场,把平常的工作转化成设计师的作品,把人类的七情六欲转化成服务业,这难道不是伟大的创造吗?认为只有艺术家才有创造力的说法是非常荒唐的,这就好象说只有科学家才懂得大自然一样。我们知道,事实恰恰相反,是科学家毁灭了自然,也是“艺术家”毁灭了艺术。

法国现代艺术大师杜尚说“我的每一次呼吸都是艺术作品。”你可能会问“为什么”?因为他是“艺术大师”。就好象独裁领袖的每一句话都是政治宣言和号令一样,艺术家的每个话语和行为都可能成为艺术品。小野洋子在美术馆里嚎叫就是她“人性的呐喊”,而你在美术馆里嚎叫会被保安赶出去。正如英国艺术史家贡布里希所言“没有艺术这回事情,只有艺术家”。兽所作的一切都是“兽行”,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人事”,“艺术家”所做的一切都可以被称呼为“艺术”。

人之所是乃为己所成之事。如果你能超越常规的去看待,去处理一件事情,毫无疑问的,你就是艺术家,你所做的就是创造,迄今为止,人们依旧局限于把创造以为用手造出的一切物品,将自身的力量全部用于试图变更或者修改已经存在的实体,却从未尝试过将心灵的力量传递给那些无形的力量,从而创造出新的事物。其实,从普遍的意义上而言,我们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创造,当我们不小心把盘子打碎了,面对这件事情,我们就可以创造自己的心态,如果我们为打碎了盘子而懊悔,那么我们就在自己的内心创造了一个烦恼的画面,而我们也可以依据这个事,创造一个令人开心的画面,当这个画面在我们的内心形成,我们就会说:“碎碎(岁岁)平安”,我们内心的创造性力量使我们轻而易举的创造了一个新的客观现实。

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认为人人本来都是佛,只是后天熏染的恶习将我们内在的良善光明的“佛性”暂时遮蔽了而已,同样,德国现代艺术大师博伊斯不知道是“抄袭”了佛陀的思想还是与他“撞车”,则认为“人人都是艺术家”,因为每个人都能自由呼吸,每个人都拥有自由的心灵,每个人的内心都蕴涵着与生俱来的创造性力量,每个人都可以积极的面对自己的生活境况,自主的创造自己的存在现实。这个世界没有创造,也没有抄袭,每个人都在依据自己的生活轨迹和意识形态去看待外物,去评判世界,去为自己生活的福祉而奋斗,可惜的是,很多人为此所使用的狭隘手段和拙劣工具却使他永远无法达成这样的目的,人与畜生之所以不同,就是因为人 会抄袭,模仿,借鉴,思考,创造 ,故当自省之。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