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财经 > 美国艺术基金会的发展

美国艺术基金会的发展

2010-10-31 11:02 来源: 东方视觉 作者:


摘要:各家基金会慷慨的资金支持对于美国艺术的繁荣至关重要。 美国的艺术基金体系已相当成熟,相比之下,中国在艺术基金会的运作上仍处于起步阶段。 本报告追溯美国艺术基金的起源和发展,特别对其赞助体系进行分析,以便揭示中国的艺术基金发展情况。 最后,本报告通过具体对几家重要基金会的案例分析,考察国际艺术基金会如何在外国——特别是在中国——推广其艺术事项。

• 背景介绍

作为美国社会重要的组成部分,非盈利性基金会的传统可追溯到发现新大陆的时候,当时欧洲的探险家成立了许多宗教慈善机构,如学校、医院、孤儿院以及修道院。 独立战争之后,私人基金会开始出现,逐渐关注特定的需求,例如教育和贫困人群的住房问题。直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基金会才大量涌现。 第一代富豪主要用心经营诸如石油、钢铁等现代化大产业,他们在资金的原始积累过程中得心应手。 这些人推崇个人英雄主义,以及拯救人类的崇高理想。 他们因商业剥削而臭名昭著(被戏称为“敛财大亨”),同时又由于对慈善事业的慷慨而名满天下,其中的代表人物是洛克菲勒(Rockefeller)。 经济的繁荣造就了更多的富豪,他们设立私人基金会,资助博物馆、图书馆、学校等,目的在于减轻税负、建立好名誉,同时在某种程度上——实现梦想。 统计显示,截至2003年,财富超过1千万美元的美国人有20多万,而在本世纪初对高达4万亿的遗产可征收巨额继承税,这正是美国4万家基金会得以存在的原因。 同时,出于互相帮助或从主流社会争取资源的目的,不同政治群体、职业、社群、种族基于争取民主的愿望或对体制的不满,成立了许多基金会组织, 因此,完全可以说基金会撑起了美国的“半边天”。

• 基金会种类

数量众多的基金会可以大体分成三大类——公募基金会、企业基金会和私募基金会。公募基金会可以向各级政府、其它公募或私募基金会、企业和公众募款;是唯一一类资金来源不受限制的基金会,而且其特定部分的资金必须来自公众,以便表示公募基金会是受到公众欢迎的。 公募基金会的特殊待遇在于,捐赠人可以将其年收入的50%免税捐给公募基金会,而私募基金会的这一比例为30%。 捐赠人可被委任为理事,并参与制定基金会的政策。 基金会由理事会任命的管理团队运营。 公募基金会的理事必须是社会各个领域的代表,以便体现民主,在募捐时赢得政府和社会的信任。 同时,公募基金会必须接受社会的监督,像上市公司一样,向公众公布其财务报表。另一方面,企业基金会成立的目的在于税收减免,并通过反哺社会而建立良好的企业形象。 尽管资助艺术并非其初衷或主旨,但企业基金会已成为资助艺术的一个重要来源。例如,美国运通信用卡基金会(Foundation of American Express Credit Card)和大通银行基金会(Foundation of The Chase Bank)一直都是艺术的主要赞助人。 美国的艺术机构很少是“公立的”。 美国政府并不直接资助或管理艺术机构(博物馆、画廊、剧场等);相反,允许民众通过艺术基金会,自主经营艺术机构。 除了盈利性画廊,美国几乎所有的艺术机构都由艺术基金会提供资金支持。 在那些对艺术产生巨大影响的基金会中,有不少是由老一辈富豪成立的。 如今仍对艺术具有很大影响的基金会包括福特基金会(FordFoundation)、洛克菲勒基金会(Rockefeller Foundation)、麦克阿瑟基金会(MacArthurFoundation)、鲁斯基金会(Luce Foundation)。 新一代富豪同样在支持艺术中亦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其中,诺顿基金会(Norton Foundation)的表现引人注目,不仅因为该基金会热情支持展览,诺顿本人也慷慨解囊,购买现代艺术品。在金融世界翻云覆雨并引发亚洲金融危机而闻名的索罗斯基金会,特别关心社会主义国家艺术和文化的发展,甚至还有一个扶持纪录片的特殊项目。

私募基金会则在支持艺术中发挥着关键的作用。 这类基金会主要是由知名艺术家成立的艺术基金会。 许多大师留下了丰厚的遗产,既可捐赠给博物馆,免去其子孙遗产税上的担忧,亦可以得到更好利用,成为一家名利双收的基金会。 私募艺术基金会由于如下原因而显得独特: 首先,私募艺术基金会致力于支持艺术、改善艺术家的境遇,而其他一般类型的私募基金会对艺术给予的资金支持,多半只是一种激励,并未能系统化,而且前后一致地照顾到艺术的各个方面。 甚至每年斥资几十亿美元用于支持艺术的格蒂基金会(GettyFoundation),其范围也仅限于博物馆和研究工作。 其次,基金会成立者为艺术家,使得私募艺术基金会能够更好地理解艺术家的需要、维护艺术家的利益,例如备受赞赏的波洛克-克伦瑟基金会(Pollock-Krasner Foundation)为那些希望匿名的艺术家保密。 此外,私募艺术基金会的责任和义务更为专注和集中。 我们以9.11悲剧为例。 安迪·沃霍尔基金会(Andy Warhol Foundation)能够专注于这场灾难中受影响的艺术机构,而其他慈善组织则忙于健康卫生和重建的工作。 正如中国的一句俗话:“船小好调头”,私募艺术基金会的灵活性和适应性使之在紧急情况下能够做出更快的反应。

总之,在美国社会,在整个基金会体系的数量和资金规模中,公募基金会只占很小的一部分,更不用说它在支持艺术中的作用了;企业基金会规模庞大,为艺术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支持,但却受限于其专业领域和覆盖范围;私募基金会在支持艺术中扮演着最为重要的角色,特别是私募艺术基金会向艺术持续提供着最周到、最专业的支持,是资助艺术的核心力量。

• 发展状况

基金会中心(Foundation Center)受“艺术领域资助人组织”(Grant Makers in theArts,简称GIA,是美国各地对艺术和文化感兴趣的私人和公共部门资金提供者的一个会员美国艺术基金会的发展组织)的委托,研究基金会为艺术提供资助的趋势。 基金会中心每年都会编撰一本艺术资助的简报,考察基金会的资金规模及其在艺术和文化机构、活动领域中的分配。 综合每年的数据,就能够编绘出以下图表。

注: “每年中心都会编写抽样的美国一千多家大型基金会所提供的一万美元以上的资助项目索引。中心所考察的这些资助项目,存在于更大的背景中,这个背景既包括基金会以外的全部艺术资金(政府、个人捐赠和商业领域),也包括非盈利艺术组织以外的所有艺术活动(个体艺术家、商业艺术企业和非正式或非公司的活动)。”

从图中可以看出,给予艺术和文化的资助总额逐年上升,尽管增长幅度不大,2001年到2003期间除外,当时由于经济形势不佳,投向各个领域的资金都有所萎缩。 据报告称,“从2001年到2002年,提交报告的基金会给予艺术和文化的资助金额下降5%,剔除通货膨胀因素影响,实际下降6.5%。这一数字与基金会给予所有领域的资金总额减少5%相匹配”;“从2002年到2003年,提交报告的基金会给予艺术和文化的资助金额下降8%,剔除通货膨胀因素影响,实际下降10%。 这一数字低于这些基金会给予所有领域的资金总额下降10.1%的名义下降率。 相比之下,给予教育的资金下降16.7%(未剔除通货膨胀因素影响)。” 这些数据表明,即使在经济困难时期,基金会仍保持对艺术的支持。
下图是1998年到2006年艺术和文化在总体资助金中所占的比例。

从1999年到2001年,由于一些主要资助人对教育和健康等领域的额外捐赠,使得艺术和文化以及其他领域在总体资助金中所占份额下降。这些年的平均份额为12.7%,而份额的美国艺术基金会的发展中位数为12.5%。然而,从地区来看,2005年该份额在东北地区最高,为15.8%,在西部地区则为8.8%,2006年两者分别为16.2%和8.1%。这种地区性的差异并非偶然。 我们以2005为例。 美国疆域大体可分为四个地区:东北部、中西部、南部和西部。 在艺术和文化的主题分类中,东北地区的捐赠额合计829,373美元,占该地区捐赠总额的15.8%;中西地区捐赠额为479,174美元,占该地区捐赠总额的13.5%;南部地区捐赠额为325,56美元,占该地区捐赠总额的11.3%;西部地区捐赠额为403,867美元,占该地区捐赠总额的8.8%。 四个地区向文化和艺术领域合计捐赠2,037,976美元,四个地区所占的份额如下面的饼图所示。

从图中可以看出,东北地区对资助艺术最为积极,而南部地区则在全国对艺术和文化领域的资助中贡献最少。 这并不意味着南部地区忽视艺术;这与该地区总体上慈善事业的发展有关——在总体的慈善领域,南部地区落后于其他地区。 相反,尽管西部地区资金总额相对更大,对艺术和文化领域的资助却仅占总金额的8.8%。 甚至在各个地区,资助的拨付和接受之间也存在着不平衡。 以纽约为例。 在东北地区九个州之中,纽约贡献了总捐款的60.7%,而得到的资助占东北地区的50.7%,在绝对数额上排名美国第一,占美国本国所收到的捐款总额的14.5%。

• 特点
在这九年中,基金会给予艺术和文化的资助还有一些其他特点。大部分大型基金会都支持艺术和文化。 每年,一千家大型基金会中有80%到90%都拨款支持艺术和文化,而且这些基金会越来越坚定地资助艺术。 截至2004年,半数的大型基金会都给予艺术坚定的支持。坚定的艺术资助人——即将2004年资助款中至少10%的金额用于支持艺术——占了抽样艺术资助人的一半(49.7%),这一数值在2005年达到53.9%。艺术和文化资助项目数量逐年温和稳定地上升,除了2003年以外,这一年抽样的艺术资助项目数从2002年的18,674下降到2003年的17,881,减少了793个。然而,4.2%的下降率仍然小于抽样基金会报告的项目整体5.5%的下降率,这表明基金会对艺术和文化部门的兴趣有增无减。 然而,全年资助项目规模的中位数仍旧保持不变,为25,000美元,尽管这一中位数的实际价值由于通货膨胀的影响而有所波动。表演艺术和博物馆得到了艺术和文化资助金的大部分。在各分领域中,博物馆活动和
表演艺术各占全年艺术资助金总额的30%以上。

与其他领域的资助相比,对艺术和文化的资助更集中在资本项目和总体运营支持,而运营支持在艺术资金中所占的比重正逐步上升。 2003年,总体运营支持占艺术和文化资助金额的30.2%,相比之下,2002年为27%,1989年则仅为13%。然而,2006年运营支持占艺术资助金额的比重相比上一年有所下降。 2006年,总体运营支持占艺术和文化资助金额的22.7%,低于2005年的26.9%。然而,与1989年运营支持仅占艺术资助金额的13%相比,2006年艺术资助金额中用于总体运营支持的比重仍然高于许多其他非艺术和文化的领域。大型资助项目在总资助金额中所占的比重日益增加。 在2005年的取样中,50万美元及以上的大型艺术性资助项目获得了全年资助艺术总金额的55%,与2004年持平,并且仅占全年项目总数相对很小的份额(3.8%)。2006年,大型资助项目在总资助金额中所占的比重接近五分之三(58%)。 然而,这些资助项目仍然仅占全年资助项目总数相对较小的份额(3.9%)。

居于前列的资助人在总资助额中占稳定的份额。 2006年,出资最多的前25位资助人提供了基金会艺术资助总金额的36.7%,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以来,这一比重保持大致稳定。相比之下,前25位出资最多的艺术资助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提供的资助占资助总额50%。在这九年中,企业基金会对艺术和文化的资助金额平均占其全部资助款的13%,且这些资助主要集中在博物馆活动(37%,2006年)和表演艺术(33%,2006年)领域。与十年前相比,企业基金会在总资助金额中降低了资助艺术的比重。 2006年,企业基金会将其资助金额中的12.4%拨付给艺术和文化,这一数值低于1996年的14.2%。另一方面,由于始料未及的美国房地产市场萧条,许多政府部门被迫减少年中支出计划,使得公募基金对艺术的支持受到影响。“当时还存在着对税收结构和医疗、退休和教育成本不可避免的逐渐上升的长期担忧。这些趋势综合在一起,意味着所有可以自由调整的公共支出——艺术和其他方面——将在未来几年继续萎缩。”通过对1998年到2006年艺术资助经费发展状况的分析,可以得出结论:基金会特别是大型基金会,一直都对艺术给予坚定的支持,甚至不受经济形势低迷的影响,同时资金有日益集中到一些大项目的趋势。 支持艺术和文化的努力应当主要依靠私募基金会进行。

• 私募艺术基金会——案例分析

如前所述,私募艺术基金会在资助艺术活动和支持艺术家中扮演着独特的角色。 尤其是安迪·沃霍尔基金会做得非常成功,广受赞誉。安迪·沃霍尔基金会(全称为安迪·沃霍尔视觉艺术基金会,Andy Warhol Foundation forthe Visual Arts)成立于1987年2月22日,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逝世当天。根据其遗嘱,他所留下的大量的艺术作品和丰厚的个人财产,除了“一小部分留给家庭成员”之外,其余的都用于创立一个旨在“推动视觉艺术发展”的专门基金会。 据安迪·沃霍尔基金会20周年报告,2006年该基金会所持有的资产总额达211,526,687美元。 该基金会提供资助的主要目的在于,“支持当代视觉艺术的创造、展映和资料整理,尤其是支持在本质上属于实验性、不受认可或具有挑战性的作品。”基金会的支持领域涵盖了艺术和艺术家福利的各个方面,从奖励中小型艺术机构、支持各种展览、当代艺术实验和研究,到改善艺术家的生活和工作条件、促进各区域艺术家言论自由和平等获得资源的权利。 该基金会偶尔也会支持舞蹈和表演艺术项目,因为安迪·沃霍尔毕生都在电影和媒体艺术中度过。
安迪·沃霍尔基金会的管理最初备受争议,直到阿奇博尔德.L.吉利斯(Archibald L.Gillies)在1994年被任命为理事长。他制定了基金会的运营模式,在任期间,基金会的现金和投资价值总额累计达到1.31亿美元。吉利斯于2001年卸任,由乔尔·沃什斯(Joel Wachs)继任,直到如今。 安迪·沃霍尔基金会有着自身独特的运营程序和资助原则。 申请者需要提交一份三页的活动陈述、预算及在美国国税局(IRS)的注册表。 实际的资助项目将会在基金会的官方网站上公布,每年两次——春季和秋季。 同一家机构需要间隔两年才能再次提出申请,而博物馆展览的申请需要在项目开始至少六个月前提出。 该基金会也为外国艺术机构提供资助,但需要更为详细的机构和项目描述。 安迪·沃霍尔基金会一项非常具有创新性的计划是“创意资本”,这是一个设立于沃霍尔办公室的独立的基金,按项目直接向个体艺术家提供可观的资助。 这项计划非常灵活,向艺术家提供资金和技术的支持。安迪·沃霍尔基金会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尤其是在阿奇博尔德.L.吉利斯和乔尔·沃什斯的任期内。 在阿奇博尔德担任理事长期间,该基金会在匹茨堡建立了安迪·沃霍尔博物馆,捐赠出3900多件沃霍尔的作品,包括绘画、素描、版画、雕塑等。同时,该基金会向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MOMA)提供了保护沃霍尔影像作品的经费,支持国家艺术基金(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NEA)和布鲁克林艺术博物馆(Brooklyn Museum of Art)反政府调查活动。其继任者乔尔·沃什斯在9.11事件后美国国内经济不景气的头两年,将该基金会的现金捐赠比例提高到29%,而当时大
部分其他基金会都减少了捐赠,美国慈善行业一片萧条。 安迪·沃霍尔基金会的慷慨举动,将其自身推到为9.11中受影响的艺术家和艺术机构提供支持的领军位置。 同时,执行委员会还向警察和消防队提供了10万美元的紧急援助。 并为在这次灾难中遭受损失的纽约视觉艺术机构( New York Visual Art Institution)建立了一个特别基金,截至2002年1月,向32家组织总共捐赠了70万美元。在坚持不懈地提升视觉艺术的努力中,安迪·沃霍尔基金会在美国慈善行业中稳步发展壮大。 其运营的如下特点可以作为成功运营基金会的指标。 首先,该基金会有极为分散的捐赠区域,尽管纽约州是最大的受益地区。 2006年,纽约州得到的捐赠占当年490万美元捐赠总额的38.0%,而三个国际合作项目所涉及的经费仅为16.5万美元,占资助总额的3.4%。 其次,在全部项目种类中,展览获得最多的资助。 下图显示了2006年不同项目类别的资助分配情况。

如图所示,展览获得了总资助金额的一半以上,艺术家待遇(包括中小型艺术机构提交的改善艺术家生活和工作条件的申请、经纪费用、评奖、艺术在校生的培养)在资助分配中排在第二位,艺术节与研究分别各占6%和7%,而电影节是艺术节的主要组成部分,这在某种程度上继承了安迪·沃霍尔对电影的热爱。 2006年最大的资助是维持艺术家创作环境的项目,这说明该基金会的重点在于关注艺术家的切身利益,有别于瞄准博物馆展览与研究等光彩熠熠的大项目的其他基金会。 资助这些领域对于艺术家而言是极为重要且不可或缺的,同时这也对当代艺术的创作和发展有着直接的影响。该基金会的这一特点与安迪·沃霍尔的艺术家身份和个人经历、及其管理艺术的技能密不可分。2006年除了改善艺术家条件以外,还资助了媒体、网站、评论和研究机构——涉及到与艺术家的生存和发展相关的几乎所有方面。 此外,资助金额从数万美元到数十万美元不等,在不同金额水平进行妥善安排,显示该基金会多样化地分配其资助,以使更广泛的领域获益。与其他私募基金会或企业基金会相比,安迪·沃霍尔基金会资产规模相对较小,似乎显得无足轻重。 然而,它在艺术领域的地位和角色却至关重要。 根据基金会中心的统计,2005年对视觉艺术/建筑类的100,306美元的资助中,安迪·沃霍尔基金会一家便贡献了4,085美元,占总额的4.1%。 更何况它特别关注着艺术家的需要。 在这种意义上,安迪·沃霍尔基金会在艺术资助世界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 与中国有关的基金会

美国的艺术得到各类资助的扶持,相比之下,中国则仅有非常有限的资助来源,艺术基金会还处于起步阶段。 国际基金会已经开始参与支持中国艺术,正在努力寻找各种方法,增进文化交流。 例如:
洛克菲勒基金会(The Rockefeller Foundation)有许多分支机构。 其中,亚洲文化协会(Asian Cultural Council,ACC)在中国艺术界颇有影响,在台北和香港设有办事处。 亚洲文化协会由约翰.D.洛克菲勒三世(John D. Rockefeller 3rd)创立,目前是一家公募基金会。 许多中国艺术家(如蔡国强和栗宪庭)曾受亚洲文化协会的邀请到其美国总部工作或访问。

约翰.D.与凯瑟琳·麦克阿瑟基金会(John D. and Catherine MacArthur Foundation)有一项重要的麦克阿瑟天才奖(MacArthur Fellows Program),“向在其各自的创作追求中已展现出非凡原创性、具有鲜明的自我定位能力的天才个人提供无限制的奖学金”,“旨在鼓励具有杰出才华的人追求自身的创作、才智和专业的意愿。” 麦克阿瑟天才奖被视为艺术界的诺贝尔奖,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中国艺术家徐冰于1999年因其对版画制作和书法的贡献而获得这一殊荣。

鲁斯基金会(Luce Foundation)由《时代》周刊的创始人之一兼主编亨利 R.鲁斯(Henry R. Luce)于1936年成立,“以向其在中国当传教士的父母致敬”。 作为一家非盈利的法人,鲁斯基金会对亚洲研究和亚洲艺术展等项目尤其感兴趣。 “鲁斯基金会的亚洲项目追求两个互有关联的目标。 其一是促进美国和东亚、东南亚国家之间的文化和才智交流。 其二是为增进美国对亚洲的了解而提供学术和公共资源。”所罗门.R.古根海姆基金会(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因总部位于纽约的古根海姆博物馆而闻名于世。 古根海姆博物馆在西班牙毕尔巴鄂、意大利威尼斯、德国柏林、美国拉斯加斯和阿联酋的阿布扎比都有分馆,目前正在中国市场寻找机会。 从其成立至今的73年里,古根海姆基金会已形成各种不同的渠道,实现促进国际文化交流的使命。 例如,当古根海姆博物馆在欧洲、亚洲和澳大利亚巡展期间,它将欧洲、亚洲、非洲和南美洲的珍贵艺术品带到纽约展出;或干脆在其他国家建造新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分馆。后一种运作模式是古根海姆博物馆与其他艺术机构不同之处,被称为“古根海姆模式”。佩雷斯·西蒙基金会(Pérez Simón Foundation)成立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是一家非盈利组织,为无法从银行借钱的个人或家庭提供小额贷款。 佩雷斯·西蒙本人是南美洲最重要的收藏家之一,为该基金会提供了90%以上的经费。 佩雷斯·西蒙基金会更像一个小型家族企业,由佩雷斯·西蒙及其女儿运营,没有严格的预算限制。 尽管该基金会最初并非为了支持艺术而设立,西蒙及其家人却非常热衷于出版艺术图册和举办展览。 该基金会还与重要的博物馆(如梵高美术馆、费城艺术馆等)合作,将西蒙的收藏品借给他们临时展出。该基金会有一个专家组,每位专家负责研究一个领域或一个艺术流派。 西蒙的住宅是其藏品的展厅,他的3000件藏品包括当代艺术品和欧洲中世纪的圣像画。 从2008年3月起,佩雷斯·西蒙基金会开始在中国北京、上海、长沙和广州举办巡展,展出西蒙的私人藏品——欧洲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不同流派的100件作品,其中包括毕沙罗、莫奈和雷诺阿的印象主义代表作。 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西蒙坦言基金会的责任在于丰富藏品并与公众分享,偶尔基金会也可能卖掉特定作品,为教育和社会救济筹款。 他说基金会不会通过交易艺术牟利。

尤伦斯基金会(Guy &Myriam Ullens Foundation)成立于2002年,如今已被视为中国当代艺术的重要资助人。 该基金会资助中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为基金会所收藏的中国艺术品举办展览,同时还资助并参与组织大型中国当代艺术展。 在两年的时间里,该基金会成为给予中国艺术家展览最多支持的西方机构。 尤伦斯基金会在中国艺术进入国际市场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尤伦斯在收藏中国艺术作品二十多年之后,创办了这家基金会,邀请中国评论家作为主管以巩固其学术基础,使得收藏更加专业,反映中国人对本国历史的理解,以及对中国艺术的评判。该基金会的藏品包括古代中国绘画、书法和当代中国艺术,后者在其2000多件藏品中占80%。 尤伦斯的藏品是世界上唯一涵盖中国古代和当代艺术的藏品,就规模和资本而言,尤伦斯基金会是拥有最多中国艺术收藏品的一家基金会。

• 结论

在美国,基金会已成为促进艺术发展的一股重要力量。 个人和企业是主要捐款人,而政府则通过引导政策和税收体系对公众进行引导。 中国的艺术和文化行业正在迅速发展,未来前景光明,然而艺术得到的资助十分有限,政府是艺术的主要支持者。 由于社会条件、文化和政府政策的不同,美国的基金会体制不能原样照搬到中国。 中国和美国的艺术基金会都热切地想为这片充满活力的国土上的艺术提供支持,但由于缺乏资金或资源,两国的艺术基金会都遇到了障碍。 然而,通过双方的合作和努力,必将能够实现支持中国艺术的目的。

由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编写
2010年10月

上一篇:中国艺术基金会发..    下一篇:收藏家们转战Fiac..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