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新媒体档案 > 西方新媒体艺术投资模式

西方新媒体艺术投资模式

2010-09-23 10:01 来源: 作者:


西方新媒体艺术投资模式      

在西方,目前给予新媒体艺术家的资助基金,主要是用于启动具有创新意义的新媒体艺术项目,即采用尖端技术和进行艺术实践所需的经费。一些艺术家也曾参与过基金的创建,在赢利与非赢利机构之间建立了基金部门,其中包括艺术家调研中心、创新型经济模式、根据传统基金资源而设计的适合新媒体艺术发展的推广方式、风险资金、具有影响力的社团等。
新媒体艺术家的生活境遇

许多年以来,艺术家自谋生路,通过作为一名产品设计师、技术策划者或大众多媒体指导来维系着自己的职业与爱好,艺术家能够通过自己的艺术品直接获取利益而维持生计的毕竟是少数。新媒体艺术家克里斯达•索末尔和劳伦特•米格诺指出他们从未在美国展览中获得过奖金,却从欧洲和日本的一些组织那儿获得过资助。
为了维持自身的创作,许多艺术家白天会在某个机构工作,业余时间用于自己的创作以此不断寻求艺术的梦想。在艺术创作中,艺术家所接触的工业设备、资源和创新思维,都是维系他们创作的重要因素,也是急需奖金投入的环节。在美国的大都市里,如纽约和洛山矶有一些团体将长期为独立电影或影像制片人提供一定的奖金援助,而新媒体艺术家们则带着憧憬周旋于经济部门,可望与机遇相遇。对大部分艺术家而言,学院同样具有庇护的作品,因为在这里,有着各种设备和自由的时间,但却存在某些制约艺术家创作的条例,例如科研机构拒绝做过复杂的作品项目以及科研场所的管理要求,严重地约束艺术家的创作时间等。
新媒体艺术介入工业创作和学术的研究受到创作者的支持与评说。一方面,作为艺术家、技术人员、设计人员,他们越来越多地从工业产业在获得谋生的机会,他们开始完全地影响着这一领域,将产品转化为富有内涵的和可用的。另一方面,将艺术家的思想与经济意识相结合,影响原本的艺术品营运模式。然而对于那些花费全部时间进行创作的艺术家来说,需求一定的资助成为他们唯一的希望,只能努力地寻找某个基金会或政府的拨款。

提供资金

使新媒体资金从传统艺术资金中分离出来是值得关注的,因为这将建立一种全新的资金模式,引导或控制一个新媒体艺术群体,从中我们可以比较新旧艺术运营模式的利弊。在艺术家表现出对资金来源的沮丧之情时,基金会和政府的艺术代理处也在试图探索这个新模式的道路。对于大多数的基金代理来说,最大的挑战首先在对如何深入理解这种由多种媒体混合产生的艺术。其二则是协调因特网的资源,将原本用于维持传统艺术的经费为新的创作实践敞开大门。事实上,面对种种挑战,许多基金代理部门的人员并不愿意在此时运作新媒体艺术的经费,因为无法预期这种投资的成效如何。尽管如此建立与新媒体艺术息息相关的基金模式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多数传统的艺术(电影、影像)常常根据常规的基金原则创作特定的表现形式,但是互动媒体是没有固定不变的形式的,它会不断创造出新的表达形式。正因为新媒体研究项目是自然而然的经验积累的结果,经费资源投入的效应对于艺术经验的积累是无法预期的,并引导新媒体艺术不确定的结果,因此一切都只是个未知数。资金寻求的最终挑战在于充满勇气去实现创意的种种可能,但常常会以研究项目的失败而告终。为新媒体艺术家投入研究资金具有一定的风险,他们希望获得的基金投入其实注定要做出实验的牺牲。但在艺术家们寻求资金的过程中,他们意识到建立有效的新媒体艺术研究项目是最好的维持研究的途径。
甚至那些基金机构也明确表示在他们的基金范畴内资助新媒体艺术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究竟有多少基金可以提供给新媒体艺术家?许多西方调查都提出国家资助经费拨给艺术家时,并没有真正做到资金到位,致使一种巨大的无效性遗留下来。得知真相的艺术家也就放弃了继续追要资金的计划。这将不仅影响小型艺术研究的发展,也会给新媒体产品的问世带来阴影。

拨款——作为新的模式

对于新媒体艺术家而言,传统基金模式中出现的新契机是必然的。最近出现的新媒体艺术基金会是丹尼尔•兰格罗斯(Daniel Langlois)基金会,它成立于1999年,以支持当代艺术实践、推崇用数字技术表达审美与批评模式为主旨,这可能是极少数或唯一的一家只关注新媒体艺术项目的基金会。通过积极地对新媒体交叉兼容特性的研究与艺术家、科学家、技术人员和工程师的合作,基金会成为认可和推崇这类作品的领头羊。独立艺术家和艺术策划组织者都是合适的申请对象,他们可以获得$10000到 $100000,甚至更多的资助,他们可以申请居所、委任、拨款、艺术作品的交流、展览和发布宣传。
创作资本和创作基金会,帮助了新生艺术伴随着新媒体、互动行为和视觉艺术一起发展。基金会提供了$3200到$20000的资金支持的艺术领域的创新方式和内容的更新。然而创作资本的意义远比开一张支票深远更多:它如同艺术家长期工作伙伴,提供咨询顾问的服务和专业发展助手的作用。有了金融基金会和资助管理,艺术家分享着基金项目的部分资金创作者们都为这种不断扩展的基金模式而备受鼓舞,并感到在他们的行业中有了基金会所支持的咨询和专业发展服务的空间。
委任工作模式

对于艺术家而言,从艺术学院和美术馆获得委托工作是另一个传统的延续创作的方式。新媒体艺术家克里斯达•索末尔和劳伦特•米格诺诺称他们曾获得的委托工作资金从$30000到$100000不等,主要来源于欧洲和日本的美术馆、学院。尽管一些重要的美术馆,如沃而克艺术中心(Walker Arts Center)和古根海姆美术馆(Guggenheim Museum)和纽约现代艺术馆(Museum of Modern Art in New York)都有新媒体艺术的项目工作,但在美国和加拿大这种委托工作机会还是相对有限的。布鲁克林音乐学院(BAM)曾经展示过传统与前卫创作交融的艺术形式,并与朗讯科技(Lucent Technologies)启动了新媒体原创项目,以及与贝尔实验室(Bell Labs)科学家合作,在虚拟工作室中开发新媒体技术创作项目。另外一系列关于艺术家的网络文件都能在BAM的网站上找到。

合作产品模式

电影和影像的制作者长期受惠于合作产品带来的利益。新媒体艺术家同样在其中找到了机遇。最知名的是由班富(Banff)艺术中心所提供的产品合作项目,这个产品涉及到电视、影像、交互媒体和网站项目。班富艺术中心与独立生产者、其他非赢利组织以及商业公司的合作,项目预算从$30000加元到接近4亿美元,由加拿大、法国和英国基金融资而成。
新基金模式——新思维方式

艺术的发展变化是必然的,艺术家总是处于艺术批评的首要地位。随着世界知识产业的迅猛发展,作为社会评论的焦点,艺术与艺术家所扮演的角色在批评的矛头下开始演化。有识之士认为国际经济价值应被削弱,文化艺术范畴内重要的与微薄的贡献应被融入世界经济中,为社会服务。艺术的价值与世界经济的结合,更体现在艺术家们需要许多不行的经营艺术的方式。艺术家之所以依靠拨款和资助生存,正是因为他们所做的艺术偿试在社会与经济范畴的地位十分重要。难道他们必须拥有自己的企业经营自己的生意才能给主流社会带来不一般的作用吗?其实这个问题是没有确切答案的,因为有许多路可选择,新媒体艺术领域内的每一天都会出现新的思维方式、新的技术手段和新的传播理念。新媒体艺术家通过创新的、增值的艺术和社会文化的发展达成统一,为工业带去新的活力。政府、公司、教育者和基金会都试图在全球信息经济中有一席之地,虽彼此之间不断产生分歧,但无论他们有着怎样的目的,都无法影响新媒体艺术家充分利用机会,运用独特的观念与高效的技术扮演后工业社会中重要角色的事实。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视新媒体艺术家和研究者之间的学术、技术研究,我们可以想象沉醉于实验中的优秀艺术家如同一个大型企业里的文化工作者给社会这个大的运行机体不断带来新思想和新议程。
除了官方提供给新媒体艺术家的经济机会和基金模式,新媒体艺术的发展与作品的产生较强地依赖于私人资助,以及政府提供的设备、技术助手和时间,虽然在新媒体艺术基金模式的建立方面已经出现了喜人的现象,但是新媒体艺术的价值体系仍然有待进一步完善。当代现在新媒体艺术家可以利用商业使自己富足,寻找更多的科技力量帮助自己创新的视听神话。

上一篇:数字媒体艺术史    下一篇:中国美术学院跨媒..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