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行为档案 > 纽约Performa 07行为艺术双年展

纽约Performa 07行为艺术双年展

2010-06-27 09:40 来源: 东方视觉 作者:文 / David Tung


建立在上一届Performa05的成功基础上,Performa07包括了十多个大型新展览项目,教育项目,并就几个新主题展开了探讨,例如前卫舞蹈和艺术界之间的关系等。Performa07与三十多个顶尖的文化机构、纽约的策展人合作,展览时间长达四周(10月27日-11月20日),参加艺术家多达90人。艺术节期间有行为表演,展览,电影拍摄,影片放映,讲座和学术研讨会。期间,Performa自己的电视节目和广播频道也参与到双年展中来。

Performa源自艺术史学家和策展人罗斯李•哥德堡(Roselee Goldberg)的构想,成立于2004年的Performa组委会是一个非盈利性质、跨学科的艺术机构,致力于探讨现场行为在20世纪艺术史中所起的关键作用,并探索21世纪行为艺术的发展方向。组织视觉艺术行为双年展也是该组织必行的使命。虽然Performa委员会并没有固定的展览空间和基础设施,但这个组织作为双年展艺术节发起人和组织人的功能性却运作良好。在纽约切尔西区简陋的办公室内,Performa组织者协调多个场地,通过多平台实现着他们的计划。
罗斯李•哥德堡曾写过一本关于讨论行为艺术起源的书《从未来派到当今的行为艺术》。该书首次出版于1979年,引发了当时对行为艺术的讨论,并追溯了“行为艺术”的起源及其早期阶段的发展。书中谈及了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维托•阿孔西(Vitto Acconci)、维拉瑞•艾克斯伯(Valerie Export)等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行为艺术作品,还有诸如激浪派(Fluxus)等昙花一现的运动,这些作品反映了那个时代关于艺术作为当代视觉文化的主调和基础的创造性行动和思考,也为人们看待和理解今天的艺术生产建构了基础框架。激进的,带有煽动性的,时而狂怒,行为艺术作品在艺术生产者,观众和作品之间找寻着新的关系(或者也可以说是一种关联)。哥德堡的这本书与当时正在兴起的媒体、实物与行为艺术相结合的潮流几乎同时发生。例如,艺术家阿孔西之前的作品主要通过行为表演来表达,而后开始通过在行为表演中揉合影像以及图片文献,实物等因素来联合表达意念,这种做法在某种程度上增强了行为艺术的表现力。与此同时,阿布拉莫维奇一类的艺术家一方面巩固自己对表演艺术的信念,专心于其表演和形体艺术的同时,也保持着对实物的不信任和质疑,甚至说“实物是位于艺术和观众之间的障碍物。”这位艺术家的作品清晰地表达了他对传统理解的实物的反意见,历史固然是依存于实物来记录,同时也通过以往的记录来再造事件。然而有趣的是,随着行为艺术真的被人们当作一个“艺术”类别去欣赏,对它的兴趣和了解亦日益增长时,艺术家们自己却开始倾向于将行为艺术固化成实物。这种辩证影响力也正是我们今天在行近行为艺术时应当思考的。

哥德堡在她的书中说“行为艺术”是一种源自剧院的艺术,它首先以表演进入到绘画中,进而深入到绘画的更深层次领域,直到画廊慢慢成为“艺术画廊剧场”。Performa,在把剧场带入到艺术画廊中的同时,也创造了另一股逆流——即行为艺术回到剧场中。Performa07的10个项目中,就有极富盛名的舞蹈指导和电影导演依芳•芮恩娜(Yvonne Rainer)的作品Ros Indexical。作品在千禧百老汇酒店的哈德森剧场上演,看上去像是《春之祭》(The Rite of Spring)那场备受争议的首映式。芮恩娜在舞蹈编排和电影之间定义了几个项目的潜流,而这几个项目都指向了电影媒介的瞬时结构与行为表演艺术之间的联系。弗朗西斯科•维洛茨(Francesco Velozzi)和艾莎克•朱里安(Isaac Julien)的作品把剧场、编舞、行为表演和电影之间的联系表述得非常清晰。重新回到舞台的Right You Are (If You Think You Are)是Performa07的开幕表演,由弗朗西斯科•维洛茨制作。开幕式在古根海姆美术馆由艺术全明星阵容,重演了意大利戏剧作家路易吉•皮兰德娄(Luigi Pirandello)的著名剧目。以电影影像装置闻名的维洛茨首次“现场”演出了买卖和谣言充斥的人们闹剧;艾莎克•朱里安的首场夜戏“Cast No Shadow”进一步模糊了电影、剧场和行为表演的界限;前特纳奖得主将三部电影重新改编后搬上舞台的作品“True North”;完全以录像的形式放映的(虽然是在剧院里放映)“Fantome Afrique”;还有舞蹈演员们往返于舞台内外的作品“Small Boats”,向观众传达了移民和错位的主题,剧中艺术家出色完美的表演为人们带来了一场赏心悦目的视觉盛宴。晚上,Performa07在布鲁克林音乐学院的夜场活动引发了大家对行为表演、舞蹈、电影和多媒体之间的美学意义的讨论, 应该是活动的图片,现场图片还是完全就是摄影组图等也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一份关于Performa的调查显示了对”行为表演”一词的难以定义。行为表演总是与人这个表演者以及现场情况相关联,它同时也将艺术家和公众在不同程度和范围内结合起来。人们通常认为是不得不用“过程”这个词来描述作品,因为行为作品看起来没有一个实实在在的作品产生,而这往往也是一个行为表演的意图。艺术家亚当•彭得顿(Adam Pendleton)的作品“Revival”是融合了宗教与实验性写作的行为,体现它对日常话语的颠覆。彭得顿的观念在作品“Dream of an Uncommon Language”中也得到充分演绎,他将语言变成画面,把表演转变成一种现场语言。所有那些在斯蒂芬•维斯(Stephan Weiss)工作室上演的表演都让人流泪,感人至深。

今年的Performa07也有考验身体承受能力的作品。虽然大众对行为艺术根深蒂固的印象大部分源自此类行为,但这次决不同于阿布拉莫维奇的作品“Seven Easy Pieces”之主题。中国行为艺术家何运昌,最为人所知的是他测试个人忍耐极限的作品“麻将”。这个作品意在超越身体极限并探索行为艺术表演的社会可能性。作品采用曾今放置麻将瓦片的大块砖石结构,构思残酷且挑战生理极限,但最终目的是为了在表演过程中与观众产生互动。何运昌的表演是否应该在户外公园11月寒冷的雨天裸露,这样做是促进了还是束缚了与观众沟通的过程,仍有待讨论。

长征的Performa项目在詹姆斯•科恩画廊(James Cohan)开始,展出的作品是上海艺术家徐震的作品“只要一瞬间”,两位华人移民真人上阵,以 “即将跌倒”的姿势固定在空间里,成为了“活体现场装置”艺术品。在开幕式上,几名观众在行为过程中一直守在旁边,似乎一直期待着这个作品会有某种“动作”出来。相反地是,邱志杰的作品“暴雨将至”轰轰烈烈地行遍纽约所有的公共空间和唐人街。一条10米长的中国传统舞龙,在表现形式上有稍许不同的是,从舞龙队员的服装和整条布龙都是迷彩的。
“长征计划—前卫”在纽约实施前有一组关于“是什么构成了今天的‘前卫’实践?”的对话,随后便结合了这个对话中关于行为艺术的术语和构想开始实施一个倒走的作品。六七十年代被当作创举的行为艺术作品和对当时语境的理解转换,在今天的行为艺术中或者当代艺术作品中是否仍然有特别的前卫意义呢?作品一部分可说是考验了身体耐力,也夹杂了个人经验,整个倒走队伍有一百名参加者,从华美协进社,倒走至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大堂,最后行进到时代广场作为终点。长征系列项目中还有一个名为“哈林区的新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群体“的作品。作品最先由赵刚在2002年的夏天发起,当时长征计划仍在中国行走着,他邀来艺术家在他位于纽约哈林区的家中讨论哈林区艺术家参与当时长征计划的可能性。作品这次被挪到了小亚当•鲍威尔(Adam Clayton Powell Jr.)大楼前的广场空地上进行。这栋大楼位于美国黑人区的中心位置,以首位美国非裔议员名字命名而他还曾组织了多场政治示威。现在在哈雷区的中心地带,国际艺术家和亚裔、非裔的学者们聚在一起,在中国和美国乃至全球更大的范围内去讨论政治激进主义和革命行动的问题。

Performa提供了一个展现被框定和理解的行为艺术实践的多样化思考的平台。许多争论仍无法得出结论,而Performa也无法给出一个答案。这个平台不是将问题继续深化并对市场和制度化,对观众和对作品的控制表达不同程度的焦躁不安,而是摊开行为艺术的历史来看,在审视它在今天的当代艺术之影响力和重要性的同时,也作为今天新的行为艺术实践的一个媒介和场所。当然,Performa也将被人们烙下的“另类”带回到主流中来了。

上一篇:[视频]Hanspeter ..    下一篇:弗朗西斯·埃利斯..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