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媒体+空间 > 纸媒一定会退出历史

纸媒一定会退出历史

2010-06-06 12:00:42 来源: 当代艺术与投资 作者:董冰峰


今天,如果你去问一位收藏家或一名艺术家、批评家或策划人等,他/她每天花在艺媒上的时间和精力有多少,答案一定使你非常失望与沮丧。当代社会,每个人获得艺术资讯的渠道、方式有很多种,看艺术杂志应该是奢侈、最笨的一种;前日一聚会,适逢与一著名“异议”艺术家交流,对方态度直截了当,为不看任何艺术杂志。

上世纪80年代,艺术媒体极少,且多为官方或院校内部刊物,管理控制极严,每有发言,均是一言九鼎,艺术家如果有“机会”能够在刊物上发表自己作品,就立时等于“成功”二字。90年代以后,市场兴起,政治管理较为宽松,除去官方出版物,独立制作的半公开或地下出版物,随着中国当代艺术融入全球艺术生态,展览潮流蜂拥,是出版物的高峰期段。2000年以后,市场全面开花,艺术杂志急剧膨胀与扩张,粗略估算,上百种正式、非正式的艺术杂志是一定有的,大多数杂志各循其道,可以说是代表了国内光怪陆离的市场现象与创作潮流,及至08年后半段经济危机冲击,存活至今的寥寥无几。

事实上,越来越清晰的发展前景是,纸媒一定会退出历史,或只会占传媒范畴的极少份额,即使有意大利学者艾柯“别想摆脱书”的惊人预言,一切看起来几成定局。

对于艺术杂志来说,生存机会和空间同样不容乐观,尤其是高度市场化的今天。商业化是不可避免的传统法则,但如何在盈利和自身学术质量、专业水准等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却是很多杂志出品方多希冀看到的。《艺术与投资》的策略是,《艺术与投资》保持高度的商业性与市场紧密结合,而“增刊”《当代艺术与投资》则保持了学术的纯粹:它所关注、刊介的艺术理论、批评,策展人与艺术家的实践都鲜明呈现出了当下最具活力与实验性的观点;即便如此,《艺术与投资》仍然遭遇巨大的经营压力与发展困境。这里面既包括了国内当代艺术的现状,也说明了现阶段媒体发展遭遇的瓶颈。

与大众媒体相比,艺术媒体的定位与空间更为狭窄,即使艺术(艺术界)近10年“瞬间”汇集了巨大的资本,与股市、地产等投资相比,艺术品投资越来越成为投资热点,艺术杂志的存活、定位与发展也应运而生,想要保持独立的观点与操作上的自主,几为奢谈,所以大多随波逐流也不为过。

上月,参加“改造历史”论坛,谈及中国新艺术历史书写立场及方法,多数人不抱乐观且态度相左。当下,中国的艺术只为艺术——经济符号化了的象征物,艺术创作无法独立、批评无法独立,艺术媒体何以保持独立?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