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当代水墨 > 我们应该把注意力转移到当代水墨和实验水墨上

我们应该把注意力转移到当代水墨和实验水墨上

2010-04-08 09:44 来源: 99艺术网 作者:


    人物背景:陈默是川内艺术界里的知名人士,批评家、策展人、硕士生导师、《大艺术》执行主编身兼数职。在川内,但凡有举足轻重的艺术现场,都能见到陈默的身影,要么在出谋划策,要么在履行他批评家的职责。此次《趣味》也请到了陈默到现场,做为批评人,也做为艺术家和艺术家的朋友。

  99艺术网:第三届“成都双年展”上,也曾出现过大量的水墨作品,时隔几年,请问你对当代水墨的发展评价如何?

  陈默:在第三届“成都双年展”上展出的水墨作品虽然数量众多,但质量参差不齐。好作品的光芒被质量稍次的作品拖累。但那只是水墨作为一个概念的呈现,在当时,水墨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也是一个容易浑水摸鱼的概念。当时的水墨概念和今天的当代水墨概念完全不同,几年前的展出和今天的展出完全是两回事。今天展出的40多幅当代水墨作品更具代表性,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发展也更为成熟。

  99艺术网:请问对于本次展览,你有什么看法?

  陈默:首先,这次展出取名为“趣味”,在这个环境下,趣味,只是一个学术名称,无法涵盖作品的全部意义。虽然以它为名,但趣味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水墨创作、水墨试验的历史,对此我们有一个梳理的过程,再展现给观众看。我们的当代水墨,受到传统水墨画样式、思维、技法的严重束缚。如何脱离束缚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今天参展的几位艺术家,是当代为数不多的水墨创作者的核心,在两面不讨好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将他们视为勇士。作为先行者,他们也是成功的,作品都在国内外大大小小的展览上亮相过,相对而言,是先行者当中最为成熟的一批。

  既然是当代水墨,那么当代的文化,当代的创新,当代的新趣味必须通过作品表达。当代水墨反映的是时代趣味,也必须反映时代趣味。作为艺术家,创作者,他必须向他所在的时代交出答卷,这是他的工作和使命。企图在时代里蒙混过关的行为历史是不会答应的,我们是时候该想一想,在目前的环境下,应当强化的究竟是传统还是符合时代的那部分。

    99艺术网:作为批评人,请问你对本次参展的几位艺术家看法如何?

  陈默:我和朱新建、李津、靳卫红本来就是很熟悉的朋友,这几位都是很有当代精神,在作品里很能展现时代风貌的艺术家。我认为他们的作品在目前的国内相当突出,他们不再是一味地复制前人的作品。前人留给我们的东西很多,甚至可以说是太多了,我们都烦了。

  朱新建在这次展览里展出了几幅美人图,从他的美人图里我们能感受到强烈的调侃意味,有点漫画的味道,同时又意味深长得像寓言,这样作品就很有时代精神,他和今天的人的趣味相差不远,能博得观赏者的笑容。艺术家的表达和时代大有关系,脱离了时代,社会是不会答应的。我认为,今天的艺术创作应该注意到八零后和九零后人群的观感,因为他们才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同时,我们今天的创作对后来者的理念负有责任,应当把他们也考虑进来。

  99艺术网:水墨画与中国画的概念是否相同?你是否认可将水墨创作区分为“传统水墨”、新水墨和“当代水墨”?你如何看待这种区分?

  陈默:水墨画和中国画的概念不尽相同。新水墨暂且不提,就说传统水墨,没错,这是传统,但在今天,如果让大量的人去画这个东西,我认为这是不合理的。油画,又是西方传来的东西,在中国仅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让大多数的人去画油画,也不合理。传统水墨的顶点前人已经达到过了,能够探索到的表达方式和描绘对象也都画得差不多了,如果今天还是去画那几块石头几棵竹子,又有什么意义呢?那些保留下来的优秀的传统水墨作品现在在什么地方?不是在博物馆被束之高阁么?这很显然意味着它已经成为历史了,和当代没有关系了。

  目前的体制和文化构成有一个很古怪的地方,就是花了很大的力气去保护那些落后的事物。落后的事物必然被淘汰,或者每个人都已经意识到了它的被淘汰,不然被关进博物馆干嘛?这是一件很明显的事情。我认为应该把更多的力气和注意力花到倡导当代水墨和实验水墨的身上,它们的生命力体现在和时代的息息相关上,我相信人们的注意力会更偏向注意和自己关系更为密切的事物。

    99艺术网:在当代艺术语境中讨论水墨画,你认为哪些问题最关键?

  陈默:关键在于,观念上要更新。我们的观念出了问题,首先体现在讨论水墨的时候,无论是当代的还是传统的,大家都云里雾里,概念不清楚,界限也不清楚。还必须加大力度去研究水墨。水墨的材质也好,纸墨笔砚也好,文化观念也好,今天都应该被讨论,被研究,被重新发现。但这不能是小范围内的个人行为,应该从政府做起,自上而下地发起。

  观念更新,然后必须更新体制,不去保护那些已经被历史淘汰的,而是去鼓励正在创造历史的。在业内,我们应该形成优胜劣汰的机制,这样能促使艺术家更有责任感,使他们感觉得到自己是历史的一部分,而不是模仿前人就能过关的。如果能够竖立正确的观念,形成健全的体制,什么样的艺术是会被历史删除的,什么样的艺术是被写进历史同时也书写历史的,一目了然。

  99艺术网:现在,以水墨为题的展览逐渐增多,水墨画的价格也见涨,请问你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陈默:我倒不认为当代水墨作品的价格在上涨,或者说它上涨得不明显。有一些水墨画确实很不错,但它的价值应当由时代和市场来决定。但水墨这一块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粗制滥造的数量太庞大。有很多在从事水墨创作的人仍然按照传统的方式不断重复着传统的话题,传统关注的对象,这就像复印机一样,复印一万张也没有什么意义。我并不是指传统水墨不好,而是单是在一个传统的框架里做些重复的工作,炒一碗炒了几千年的冷饭,又没有超越又没有创新,这是很有问题的。谁也不能同意变相的模仿就是艺术创作。

  艺术作品必须和时代紧密相关,和时代精神、脚步相符合的,那它就应当得到奖励和欣赏向上走。和时代脱节的,甚至是毫无关系的,那让它向上走又能走多远,意义何在呢?对于模仿和重复的行为我认为是粗制滥造,如果任由其发展下去,就无法形成一个好的机制去鼓励人创新。

    99艺术网:五四以来,水墨画的转变和社会转型有很大的关联,在当下,水墨与这个社会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陈默:五四以来,水墨的转变是不成功的。在绝大多数时候,水墨画不是作为独立的艺术形式,而是作为工具而存在的。它为政治宣传、政权、政治人物服务,特别是建国以来,作为一个工具,它仅有服务的功能,没有任何创造。布置的任务是什么就画什么,不只是艺术家麻木了,作为观赏者的公众也全部缺席,他们也全部麻木了。改革开放之后,当代艺术的强劲崛起,是向传统艺术的一个挑战。究其原因,问题还是体制带来的。

  当代水墨和社会的关系目前来说不是非常紧密,但它们应当是紧密的。如何紧密地关联在一起,这涉及到水墨的转型问题,水墨的转型又涉及到以何为转型成功标准的问题。我的意见是,转型标准应当为:艺术创作者负责任,作品回归当代。只要能够明确这两点,大家能够以创新为己任,就能创造历史。属于前人的历史已经过去,可是让我着急的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历史却没有好好把握,艺术家应当有承担历史责任感这种自觉性。

  99艺术网:请问你最近有无展览计划,是否与水墨相关?

  陈默:展览计划肯定有,但是暂时还不明确。不一定和水墨相关,但我会积极参与当代水墨的创作,并且积极地关注,希望和朋友们一起在该领域取得更多的突破。

上一篇:实验水墨的发端及..    下一篇:水墨实验的重生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