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财经 > 艺术市场:莫让“资本”遮望眼

艺术市场:莫让“资本”遮望眼

2010-03-26 14:40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作者:


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林风眠的作品《渔获》

    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当代艺术品价格曾一度严重下滑,在重新踏上价值回归之路时,需认真审视与反思

  进入2000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空前火爆,这已成为新世纪(49.90,-1.98,-3.82%)独特的文化现象。这一时期,中国艺术家在国际艺术市场炙手可热,国外的艺术机构和艺术家积极地参加中国各种艺术活动,各种画廊、独立策展人、艺术基金如雨后春笋般多层次地丰富着中国艺术市场的架构,日益活跃的各种博物馆、拍卖行、收藏机构市场前景振奋人心——中国的当代艺术正日益打上资本的鲜明烙印。

  在资本的推动下,中国当代艺术迎来了空前的繁荣与发展,同时也在资本的泡沫中,扭曲和迷茫。艺术市场上价格与价值相背离的现象比比皆是,一些作品艺术质量不高但其价格上涨了几倍乃至几十倍,而相当数量的艺术精品却无人问津。

  突然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所导致的资本紧缺,特别是境外资本的大规模撤出,使中国当代艺术遭遇了雪崩式的坍塌,也让我们更清楚地看到资本对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全方位的影响。依据资本的不同类型以及其在选择作品时所呈现出的不同倾向,我们可以从中鲜明地看到资本对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影响的轨迹。

  巨额资本介入

  “引爆”艺术市场

  中国当代艺术的火爆是2000年以后的事情,这一时期境外资本大量涌入,使中国艺术资本快速膨胀,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几乎与此同时,中国的民间资本也开始关注艺术品市场的变化,虽然这一资本目前还主要处在跟风炒作阶段,但其发展潜力非常巨大。

  这些巨额艺术资本的涌入使得中国艺术品价格水涨船高,当代艺术作品更是成为艺术资本追逐的香饽饽。在国际投资人眼里,进入21世纪的中国,经济发展举世瞩目,中国正在成为亚洲经济的龙头,中国的艺术品也将拥有巨大的升值空间。因此嗅觉敏锐的国际投资人开始以较低的价格收购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开始了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上的跑马圈地。

  然而,正是这些巨额资本,加剧了艺术市场的混乱和无序。在西方,大多艺术家都不直面市场,而是通过画廊销售作品。但是在中国,来自西方的艺术投资家们却正在打破他们坚持的惯例,一些外国拍卖行开始直接找艺术家谈价买画。张书、高小华在《论艺术资本在中国》一文中指出,“艺术市场没有真正的艺术标准,大家关注的是什么样的艺术才能带来中短期的收入和名声效应,艺术圈完全变成了一台以艺术资本为轴心运转的机器。如此火爆的艺术市场,国外机构也按捺不住,纷纷驻足中国。这两年来,尤伦斯基金、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等国外及中国港台地区的画廊、艺术机构,进驻北京798的消息屡见报端。”

  “北京的画廊比挂在墙上的作品还多”,这句流行于美术圈的笑话生动地描绘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喧嚣与浮躁。但不能否认的是,资本的介入也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创新。尽管这种创新在很多时候还流于肤浅媚俗,但创新中的批判、反思以及丰富与包容,无不促进了当代艺术的发展。

  市场价值至上

  加剧创作功利化

  艺术成为商品后,需要在市场上体现它的价值。由此市场价值成为衡量艺术品价值的主要标准。从资本介入艺术市场开始,无论中外,资本对艺术市场的影响从来都是巨大而深远的。而这些影响又通过资本的不同特性,折射为艺术市场上各种潮流的兴衰变迁,并继而左右艺术家的创作导向。文艺复兴时期的“三杰”如此,法国大革命后的印象派如此,“一战”结束后的现代主义也如此,“二战”结束后的后现代主义更是如此。

  可以说,资本社会的艺术史是最难写的艺术史。对所谓传统的否定、再否定,是资本推动下艺术创作的鲜明特征。而这种对传统的否定导致了艺术评判标准的迷失。更多时候人们直接地以作品的市场价值作为评价标准:谁的市场价值高,谁就能进入艺术史。这就直接导致了艺术的功利化和实用主义——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同样不能免俗。

  资本多元化

  是否促进艺术多元化

  如同一把双刃剑,资本对艺术市场的作用具有两面性。

  在市场繁荣时期,人们更容易被这繁荣所迷惑,只有到了危机显现时才能深刻地审视问题并寻求变革之道。而要了解中国艺术市场未来的发展动向,就不能不思考资本的特性与变化。

  如今,中国艺术市场的资本类型除却境外资本,主要是国内民间资本以及国有资本。在境外资本的引导与激励下,民间资本也越来越青睐艺术品市场。由于收藏油画风险低、升值空间大,有消息称近年来活跃在江浙一带的民间资本,每年都约有5亿元的资金投向油画市场;在经济发达的珠三角地区,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对艺术品收藏钟爱有加。

  不同资本所投资的艺术品,及其对艺术品市场的影响也各自不同。

  以“中国写实画派”为例,它在此次金融危机中受到的冲击不大,这是因为其背后的资本推手主要是境内民间资本。与境外资本相比,中国的民间资本在金融危机中所受到的冲击小一些,而民间资本对“中国写实画派”的推崇,正是因为它与境外资本在价值取向上的不同。毕竟中国民间资本是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下发展壮大的,企业家对艺术的理解也是在现有的教育体系下形成的。

  再比如国家投资的影响。如今国家投资也在艺术领域开始了尝试。其中,《国家重大历史题材创作》项目的实施,不仅利用资本手段成功地在意识形态上倡导主旋律,而且对境内美术馆建设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近几年来,金融资本一直在艺术市场上跃跃欲试。一旦金融资本大规模进入艺术品市场,艺术品市场将从过去的散户炒作进入大规模资本运作时代,中国的艺术市场将翻开崭新的一页。

  可以预见,民间资本的壮大,金融资本的涌入将使得当代中国艺术市场在未来进入多重资本争霸的时代。而资本的多元化,也将促进艺术形式、内容的多样化。在这一进程中,希望中国的艺术家们能充分地利用历史的机遇发展自己,推动艺术市场逐步走向规范与有序。

上一篇:邹跃进:市场是当..    下一篇:何桂彦:2000-200..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