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评论档案 > 美术馆与画廊新合作关系

美术馆与画廊新合作关系

2010-02-10 16:31:34 来源: 典藏今艺术 作者:吴嘉瑄


米特拉Anirban Mitra∣昆虫杀手Laksshman Rekha - The Insect Killer 压克力颜料、画布 262x170cm 2009 (图/台北当代艺术馆提供)

当代艺术在今日早非昔日那种地下实验性格强烈的文化品味,它在拍卖市场、画廊经济交易上所获致的成功,是相当巨大而极富魅力的。近几年来,在台湾目前从事当代艺术的画廊,不只是将西方当代艺术作品引进台湾,也同时嗅觉敏锐地开发或跟进更多的市场新宠儿,引进中国、日、韩、东南亚、印度、中东等地重要或新兴品味的当代艺术作品;更甚者还吸引了当地画廊业者看好台湾做为亚洲市场基地而前进台湾,像是印度资的夏可喜当代艺术便是一例。 

另一方面,台北两座主要的公立美术馆—台北市立美术馆与台北当代艺术馆,它们同时也是圈内圈外最关注或者人气最旺的美术馆,在这两年似乎也随着这股画廊不可挡的「魅力」而渐渐有所改变,几个大型的国际性联展及个展,开始更多地寻求画廊的协助,提供符合展览要求的作品。在去年便举办两档号称是年度大展的当代馆,在「派乐地」及「动漫美学双年展—视觉突击.动漫特攻」中,便大量向各家画廊征询其代理或引荐的作品:「派乐地」有琢璞艺术中心、日升月鸿画廊、形而上画廊、索卡画廊、梵艺术中心;去年底推出的「动漫美学双年展」也有寒舍空间、形而上画廊、Gallery J. Chen、夏可喜、艺大利艺术中心等;其中更不乏在市场上表现不错甚至是红得发烫的艺术家及作品,例如「动漫美学双年展」与Gallery J. Chen接洽介绍的村上隆、奈良美智、原高史与名和晃平作品。更甚者,像是北美馆可说是以最高规模举办的「蔡国强泡美术馆」一展,合作单位是诚品公司,然诚品画廊在整个公关宣传操作或布展运作上,却有着相当程度的积极涉入,而此也引发外界对于美术馆与画廊合作尺度的讨论。其他例如隶属学校层级的关渡美术馆,也在「亲潮—两岸架上绘画新流向」等展览中,邀请奕源庄画廊、雅逸艺术中心、亚洲艺术中心、索卡艺术中心、印象画廊、大未来画廊、加力画廊(inart)协办。

蔡国强∣不合时宜:舞台二 九支真实大小的老虎复制品、箭、山形舞台道具 尺寸不定 2004 艺术家自藏(摄影/吴嘉瑄)

美术馆与民间画廊采取联盟策略,从不仅是向画廊主动征件、接受画廊提案,到更进一步与画廊在实际业务上共同合作,在经费或是人力有时明显窘困的情况下,美术馆此举确实吸纳了更多的民间资源,并分摊了办展的风险。然而另一方面,这却也显示出一更大的问题,亦即画廊吸收国际艺坛脉动的资讯,已经超越美术馆许多,这不仅仅是在市场面的,可能还同时是关于整个当代艺术潮流面的。同时,这些由画廊引进的艺术家作品,里面究竟有多少不是短线或是因为特定因素考量,是美术馆基于专业自主权下经过研究、评估后所选择的结果,也颇令人质疑。这并非是说,美术馆不能与民间画廊合作,而是说,美术馆面对做为一个负有大众教育与艺术研究使命的机构,应避免失去举办展览的独立性与专业性、沦为替画廊做学术加持,而成为民间画廊乐于进驻的另一个更大的「展间」。
某家企业主管曾经说过,他都不到画廊看作品、买作品,而是去美术馆看作品、挑作品。这或许是句玩笑话,但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企业或是个人藏家真的可以偶而跑趟美术馆看个大展就好,因为那里就有最新、最夯、最多样的艺术作品可任君挑选。因此,长远来看,美术馆与画廊刚展开之新合作关系的结果,是否会是实质双赢,仍然是值得持续观察之事。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