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新媒体档案 > [电子艺术史]Computer Art

[电子艺术史]Computer Art

2010-02-08 00:48 来源: 世艺网 作者:朱其/译


 

    计算机艺术的起源可以被追溯至1952年,在美国,Ben F.Laposky使用一种类似的计算机和一种电子阴极管示波器创作了他的《Electronic Abstractions》,他随后一直这样直到1956年创作了一种彩色电子图像。同年,Herbert W.Franke在Vienna创作了他的示波图;第一个计算机绘画也在1960年被K.Alsleben和W.Fetter在德国实现。第一个用数字计算机制作的作品出现在1965年。它们还几乎同时被好几位艺术家独立完成,他们是Frieder Nake和Georg Nees(在德国),A.Michael Noll,K.C.Knowlton,B.JuLesz和其它人(在美国)。

  从技术上说,一种数字计算机由四个主要部分构成,一个进行简单数据运算的运算元件,一个存贮数据的记忆系统,输入输出设备,一个控制信息在系统内传输的元件。

  在美学层面,计算机一般能至少介入五个不同领域:造型、电影或Video图像的制作,虚拟雕塑,环境艺术作品,Video光盘;电子交互事件。

  在计算机绘画的术语中,我们必须区别二维和三维影像,当然尽管这两者均属于银屏图像。前者认为一种图像不是在造型上被塑造,其外貌仅仅存在于二维,反过来,后者像不定形图像,建基于算术的图画是为了塑造不同的三维效果。

  在第一类艺术家中,使用计算机作为一种用于二维图像领域的设计工具的,是Jack Youngerman。Youngerman发现,他在开始一个创作前用手所从事的许多耗费时间的研究可以很容易的完成。他经常通过许多变体完成一个单一的主题,计算机功能作为一种能变更色彩和结构的电子速写薄,对于创作而言能从中提供他多种选择。1)

  另一方面,David Em是一个使用计算机作为一种视幻的三维影像制作的设计工具。在1986年Em受地势的视幻方法启发创作了一组数字风景。对于许多观看者而言,Em的宇宙的幻想成为计算机生成影像的美学和主题内涵的集中体现。并且,同他许多可能表现幻想的视觉一样,以及同可能成为他的艺术工具的高技术一样,Em认为他的作品在传统意义上像绘画。

  这二类艺术家仅仅把计算机用做一种工具,作为一块帆布或者以次去“作画”的非常精巧的调色板所用的一种方法。在他们的例子中,计算机大多被视为一种辅助。

  在这些把计算机视为一种工具和视为一个自主的创造者的艺术家之间采取的立场,比如Vera Molnar,一个计算机艺术的开拓者,坚持认为,至少对她而言,计算机可能服务于四个目的。第一个涉及它的技术承诺一它打开了计算机不确定的形式,色彩尤其是视觉空间排列的可能领域。第二,计算机可能满足艺术家的创新欲望并因此减轻传统文化形式的重负。它可能制造偶发的或随机的颠覆以为了去创造一种美学的震撼,并且与那种系统和均衡的事物断裂。因为这一目的,一种视觉的数据库可能被配置。第三,计算机可以鼓励思想以新的方式去工作。Molnar认为艺术家经常太快地从观念到对作品的认识发生转变。计算机能创造贮存较长时间的图像,不仅用数据库而且还用艺术家的想象。最后,Molnar认为计算机能通过测量观众的生理反应帮助艺术家例如他们的眼睛运动,由此把创作过程带入接近于它的制作和它的效果。

  Monlar已经把这些考虑运用于她所制作的图像。因此,例如在《Trans formation》她使用了简单的几何学成分的安排,这不单由于她的对简单的几何图式象方形、圆形和三角形的美学偏爱,并且还在于她的更有意识地控制的和系统的方式去创作作品的兴趣。她的这种直觉的知识被概念处理所强化的方式的探索建基于一种严格的方法论。通过使用简单的几何图式,逐步地转换去更改它们的尺寸、比例和数字,她控制了形式的变换,这种变换带来了观看者前概念的变化。为了获得充分的选择和精确的发展一系列单一的无限变换的相似国像,她使用了一种带端头的像绘迹器或者一个Cathode Ray Tube屏幕的计算机。

  这里人们可能谈及一种全球化的计算机绘画方法,即图象被想象到的和几乎创造它的那种计算机处理的方法。其它使用这种制作规定的绘画作品手段的艺术家是Dominic Boreham, Holger Backstrom, Bo Ljungberg。二个叫Sweds的人从1965年一直在Back和Jung的名义下一起工作。

  这样的绘画作品象Beck,和Jung展示在1983年的“Electra”展览的设计,或者Boreham 在塑胶玻璃和铝上的《Interferenec Matrix》不是被观众考虑和限定的,并且表达了艺术家的观点,即技术仅仅是一种手段,不能替代作品的内容。从1974年开始,Borehom还将电子媒体用于为他的电子音响作曲创造综合化的声音,同时计算机技术在他的绘画作品中,以这样一种方式,即观众被鼓励去超越简单的展览结果,并去想象关于技术的和艺术新的可能性。

  Conquart和Garainer被计算机生成的绘画,不仅作为通过计算机程序的帮助被制成图像而存在,还试图去阐明计算机怎样帮助精神的影像通过艺术家从可塑性和动态上去引伸和被改变。对于这些艺术家而言,科学不再作为一种权威而是作为一种创造的催化剂。Coquart尝试用他的“诗学-概念”的画板去建立一种以计算机生成符号为基础的普遍的语言,反过来Jeremy Gardiner意图表达他的对现代技术的风景和“内在特性”的关注,一种工业的艺术科学和一种艺术发展的人类学研究二者是一样的。

  Kammerer-Luka的系数壁画和Joan Truckenbrod的创造流动感的挂毯,分层对图像反映了一种视觉上的感觉综合以及我们观看自然世界并且将它们结合高技术艺术革命可能性的某种方式的概念层面。事实上,由于我们的视觉机能的限制在不被察觉的图像中有许多信息的分层。这些“不可视”的自然现象层次被科学家抽象成数学公式。Truckenbrod创造了一种“概念透镜”,她使这些现象视觉化,并把这些视觉层次偏织成不定形的网状形态。

  Margot Lovejoy在她的艺术中结合了不同种的计算机输出而不是直接用技术工作,她从气象学数据和其它的计算机输出的在美学上吸引她的图像中挑选影像。然后她将它们转换在混合媒体中的抒情的视觉,例如作品《FluxⅡ》(1982),到了1984年,Lovejoy专注于区分幻觉和现实间的概念探索。这些研究将她从照片的色调和肌理导向与以数学图像为基础的计算机像素的第一次遭遇。同时,她开始了他的第一个装置作品,这个作品使用了声音、多重动态和雕塑,替代了她早先用以制作印刷、书、照片和混合媒体构成的媒体。《Azimuth xx:The Logic Stage》(1986),《Cloud stage v》(1987),《Labyrinth》
(1988)和《Presence》(1990), 都是媒体投影装置。第一个对比了秩序和信仰逻辑系统与混乱的对立面的对照;第二个成为幻觉和巴洛克怪异的隐喻;第三个探索了创造错误信仰和控制文化特性的媒体权力;最后是一个竖立的柏拉图文章,表示个人和私人必须被理解为政治和公众。

  Jena-pierre Yvaral从他早期视觉研究中转向把科学作为一种艺术创造原型,即作为一种画面的数学程序的巧妙的计算机运用。他的一系列题为《Synthetized Mona Lisa》(1989)的计算机绘画由12组以一种数学分析为基础的视觉研究构成,这种分析把Leonardo的《Mona Lisa》的图像打碎为可度量的成分。它们的精确几何结构不仅使原图的重组而且还使一种带有相同成分的不同图像的不同脸的建构成为可能。任何整体形式都可能被视为一种可用以重构基本单位的几何组合。在这个领域的系统探索中,艺术家希望创造一种视觉现象,在这种现象中,具象和抽象不再处于对立。

  Pearson把计算机艺术看作是传统和计算机技术的结合,他原则上把计算机视为一种工具,但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即它处于作为计算机假象的艺术价值本质的软件的创造性发展。

  作为关注有生命的绘画,我们可以研究象Lillian F. Schwart Z,Edward Zajec, Tom De Witt和Yoichiro Kawagushi这样艺术家的作品。

  在1987年,Schwartz一直在计算机屏幕上并置图像去制作一种幻灯,幻灯演示了在Leonardo和他的Mona Lisa自我肖像之间的相貌相似性。一种最新近的计算机辅助设计被Schwartz用于处于由Lenardo的《Last Supper》提出的透视问题。一种三维空间被营造在计算机中以探索这样一种观念,即Leonard构建这壁画的非传统透视中使用了戏剧的“圈套”。这种被Schwartz模型显示了修道士坐在饭厅的墙边的视点位置。在被画的空间中壁挂的顶部以Leonardo在真实房间的绘画设计画出轮廊线,以给予阐明这壁画的绘画房间是一堵饭厅墙的延伸。(8)

  Edward Zajec不仅限于在狭隘的透视内看待他的作品,即探索计算机作为一种图像发生器;还在从艺术和技术的交叉点引申出的扩大交流可能性的广泛范围。他的观念和技术以即时的色彩和形式的流动节体来进行。其焦点不是在于在动态(动画)上的形式设计,而是在于这些维度互相渗透的演变状态以及主题图纹被分解成带结构的图式和几何形的混合。Zajec甚至企图超越这种做法,即试图系统表达一些光和声音的假定性语言的密码(奥菲斯的神秘音乐)。

  在一个称为《Chromas》(色彩纯度)的作品中,交叉的射线分解多个可能的派生线之一,同时以一种赭色/深兰色调节到一种佛青色/绿色色调,这种图象的真实的展开是以由当代意大利作曲家Giampaolo Coral为钢琴作曲的节奏和声音为基础的。《Chromos 》的企图是从色彩和形式方面发展和演泽一种听觉的主题。由此,在这种发展背后的造型原则不是具体形状的动态,而是主题的转换。

  在一个最近的Zajec的题为《Compositon in Red and Green》的作品中,艺术家不设计主题,而是简单地运用了一种数学波状花纹(一种高等代数曲线)作为一种主题材料的资源。这种色彩从绿到红的调节由展开一种曲线着手,这种曲线逐渐地在它转向红色的同时分解它的图形。

  Tom De Witt在被称作“虚空间”(Virtual Space)或“虚拟空间”(cyberspace)方面可以被认为是一个开拓者。他的技术(称为Pantomation)涉及影像上的纪录图像的计算机分析。这种处理程序足以使三维物体和三维绘图的表面坐标的记录成为可能。这种衍生的图像通过伴随一个人的移动而被操纵。

  对于De witt而言,计算机艺术重要的特征是它的非物质性(non-materiality),这非物质性来自它的“工厂”即抽象规则系统或数据库。

  他将上述所有视为“数字主义”(Dataism)──针对一般意义的现代主义尤其是达达主义的一个术语或一种艺术。数字主义通过形式的实践重申了传统的美学。数字艺术家的工作对象不是单一的,而是规则系统的制作和作出符号绘制的数据库。数字艺术家的艺术作品可能出现在三维中,并且活动在时间维度,并且它们可能完全被人工合成,那就是说,成为纯粹的影像制作。

  使计算机动势绘图领域成为经典的艺术家之一是Yoichiro kawagushi。在一个题为《Float》的作品中,漂浮移动的海洋动物被计算机绘图直接地观看和绘制。在这个作品中,一种金属球的集合被用于构成一种弯曲的表面,它的肌理表达了生活在亚热带岛屿的微生物的皮肤色彩,例如海洋植物和海参。

 在《Embryo》(1988)中,生命发展的原初世界被以一种平行线处理的大容量指令的计算机系统编制程序—“金属球”—它将勾勒辐射线的透明物体效果与图像的动态流动结合起来。脉动的节奏类似与波浪的摇动和海葵触须的移动,并且被派生的混合功能测算。在描述《Embryo》时,Kawagushi说:


   这件作品呈现了弯曲的透明的结构性物体,它从艺术家的视点关注了出生和成长。我的少年时代首先在潜入海中捕鱼、挖躲闪在岩石中的贝壳类动物、观赏美丽的珊瑚丛中度过。我在这些日子体验过的图像和色调成为一种生根的源泉,并且构成我今天内心画面和影像的基础。在我作品中的这些形象是海洋植物和软体生物的,它看上去不象生活在上述海底的微生物。这些颜色也反映了可在我家乡的热带岛屿附近的南部水域中找到的鱼和发光的珊瑚色调。(9)

 在这些有关电影摄制和高清晰的合成Video图像除了在《Flora》(1989)外,Kawagushi创造了一种来自海洋世界灵感的视觉世界,它的光和它的运动。生活其中的生物处于进化中,合成物处于植物和动物之间,持续地生长和变异。在Kawagushi的作品中它们的肉身被简化至一种简单的发光外壳,这外壳部分地反射于它被沉浸其中的世界,部分的是它们所属的身体,它处于一种令人看过的使物体吸收它的反射的镜子游戏中。光,通过勾勒射线的令人速感的技术的帮助,令人想起日本的漆器或瓷器艺术。

  现在,我们一般已经以在传统支持的计算机辅助处理凝固的或动势的图像制作,传统支持如纸、帆布、纺织品或在最近发展的摄影、电影和Video媒体。我们已遇到了凝固的作品或动势的绘画和图像,被电子“画箱”调色板制作的图像和其它数据化的图像,除了逻辑的还有数学上通过一种模型操纵制作图像(合成图像),有时仅以二维,但更经常的是三维效果。

  绘图前,除了尝试去赋予特定的美学意图和其结果,作品在真实的第三维中,主要是雕塑和装置,让我们尝试通过使两个主要门类区分,清晰地去定义计算机艺术的较严密的区别或分类,从技术上说,是在这些以传统支持(包括电影和Video)的作品和以计算机自身作为支持的作品之间。

  在这两个主要区分中我们还发现两个更细分的部分:从“传统”的区分看,1)数字化的图像,包括那些用电子调色板的制作;2)三维的计算的图像,凝固的或动势的。从这种计算机自身作为支持的门类看,我们可以在这些作品间区别;3)计算机贮有一套数据化图像,并允许一种互动的存取和对它们的修改;4)计算的互动图像或在一个真实时间内运行的互动的自动装置,并且有时允许“虚拟世界”的创造。由此我们有四种类型。(10)

  有趣的是,1977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获者Roger Guillemin最近根据一种美学目的制作了计算机图像,用了例如这样的标题《Paradise Lost》,《Flat Fields》,《Globes》,《Vale!》和《Schizolines》──为自由的创作他选择了传统石版画的支持。在另一方面,一个被认可的艺术家像Gillian Wise,一个英国结构主义者的先前成员,现在正以相当严格对称的形式创作彩色的计算机化的图像,它可在光盘上利用为拼贴。

  计算机在Miguel Chevalier的Cibachrome的作品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他的装置,一般由好几个部件嵌在一起而构成,适应于一个特定的语境──这个语境可能是一种海洋气氛或一种葡萄栽培的移殖生长。(11)

 

 1  2 [下一页]
上一篇:[电子艺术史]Comm..    下一篇:[电子艺术史]Vide..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