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当代水墨 > 论水墨艺术领域内的社会学转型

论水墨艺术领域内的社会学转型

2009-12-31 13:36:51 来源: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陈孝信


摘要:如果说“新文人画”的社会学意义的转型属于相对消极姿态的话,那么,“现代水墨画”的姿态则是积极的,进取的。若是将这两大块面(两路大军)加在一起,力量就更为可观,就会在一个社会学转型的大方向上,基本扭转了由“庸俗社会学”所控制和影响的大格局。由此可见,在水墨画领域内社会学转型已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

·中国美术三十年”论文
 
    毫无疑问,在建国以后,庸俗社会学及其左倾教条主义思想逐渐地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加上“行政命令”、“政策条文”、“长官意志”和一次又一次的“革命大批判”运动,对文艺(包括文艺家在内)的危害,也达到了一个空前的严重程度,其恶劣影响,直到如今,都远未清除干净。
    如今一谈起社会学转型的问题,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可能神经过敏地回忆或联想到庸俗社会学这头恶魔,这是非常正常的,也不难理解。
    庸俗社会学与艺术的社会学转型之间,究竟有何瓜连?二者之间的区别有多大?这些都是当今的社会学者必须去思考并作出回答的。
    可以这么认为,在艺术社会学层面上,直到如今,还从未对庸俗社会学进行过思想上、理论上的彻底清算(在这方面有一篇文章值得大家一读:栗宪庭写的《“毛泽东艺术模式”概说》,完成于1995年,并未公开发表,后收入他2000年出版的文集:《重要的不是艺术》)。八十年代的思想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