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生态 > 798及周边主要艺术区综述

798及周边主要艺术区综述

2009-12-27 16:18:31 来源: 《画廊》杂志(2009年12月刊) 作者:崔凯旋、黄文亚


 

环铁艺术区外景(黄文亚 摄影)

环铁艺术区

最近,只要你稍加留意,就会听到,艺术家们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关于朝阳区艺术区将被拆迁的事情。但同时你也还会听到这种说法就是“环铁艺术区是不会被拆迁的安全岛”,它真的不会被拆吗?它真的会让艺术家们安顿下来吗?对此种说法,我们在北京环铁国际艺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崔保东先生那里得到了证实。
据崔先生介绍,环铁一带是属于铁道部的地,性质是政府企业改制,甚至企业里面的部分职工还继续留在这里就业,而且这块地是在环形铁道里面,用作商业开发不太适合,因此拆迁是不太可能的。并且政府对于这里的支持越来越多,以后还会有挂牌。
环铁国际艺术园区坐落在798艺术区东五环外的环形铁道内。据崔保东先生介绍,这个园区原本是将台乡的一个牛场,最初的想法是想用来做仓储物流,刚开始盖了一些房子。但是当时正好赶上索家村拆迁,由于这个园区离798艺术区比较近,崔先生的一些艺术家朋友来到这里发现这些房子很好,应该用来做工作室。并且经过调查,崔先生也了解到,文化创意产业也确实是未来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方向,于是便逐渐有了建立艺术园区的想法,开始有计划性的对整个园区进行了规划。有艺术家工作室,美术馆、画廊,2010年6月份开始的2期工程还会引入一些酒店、餐饮等配套的服务机构。从2006年初创建到现在已经开发的面积有75000平米。现在入驻的机构有KU艺术中心、宏艺术中心、俄罗斯油画素描陈列馆、朗朗艺术中心、艺8空间等近十家。
“打造当代艺术的学术后院”是环铁国际对自己的学术定位。环铁时代美术馆和环铁画廊的建立也跟这个定位密切相关。美术馆会不定期的举办展览和讲座。画廊有自己代理、推广的艺术家。并且还有国际艺术家免费居留计划,使艺术园区增加了更多的国际交流的机会。据了解,环铁艺术区有100多位艺术家,因为工作室是不断对外出租的,“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艺术家的构成比较杂,主要有各大艺术院校的老师,如王华祥、周吉荣、吕胜中、刘庆和、陈淑霞、马刚、戴士和、孙建平、徐唯辛、王小松等;也有从附近即将拆迁的东营艺术区刚搬来的艺术家,如有一批湖南籍的艺术家李路明、黄勇、贺大田、蔡东等在环铁艺术区,韩国的艺术家也有十多位,如具天书、金南五、崔宪基、崔敬善、朴成泰等,还有一批水墨画家,如王非、李建国、张羽、王川等,福建籍的艺术家吕山川、陈志光等和社会上有一定知名度和创作实力的艺术家如乌日根、段成金、郑学武、张师图、老六、岂梦光、徐晓燕等艺术家也在环铁,在环铁一线还有十几个年轻艺术家,如蔡卿、刘柏池、王轶琼等。环铁艺术艺术区一般100平米以上的工作室租金每年在几万到十几万之间,非一般刚毕业的年轻艺术家所能承受得了。二期工程里也有新建的五十多平米的小工作室,适合年轻艺术家租用,每月2400元,已接近望京地区的商品房租房价格。
面对经济危机,环铁国际则采取了最为实惠的对策,那就是——降低房租。2006年艺术园区刚刚建立时,首批艺术家,大概有70多人,当时艺术市场很好,艺术家们的经济状况也不错。第一批入驻艺术家的房租是每平米不到一元钱,一年左右就升到了1.3元至1.5元,因为当时市场好也能接受这个价格。但是随着经济危机的到来,很多艺术家的经济状况也出现了危机。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市场虽然重要,但是长远考虑,能够把艺术家留下来则更加重要,一个没有艺术家的艺术区也就不能称其为艺术区了,所以,环铁国际及时调整了房租,价格又回到了一元左右,希望艺术家们能在这里稳定下来,安心创作。当然由于环铁成了不会被拆的安全岛,势必它将会火热起来,水涨船高在所难免,房租迟早还会上升,但是崔总表示了,是会有所提升,但绝不会升得很高。
    环铁艺术区除了有我们上述讲的环铁国际艺术城外,还包括环铁一线,五环一号、环铁会馆等也都是环境很不错的地方,在环铁艺术区生活的艺术家大多都对这里的环境评价很高。

酒厂艺术园的牌子(黄文亚 摄影)

北京酒厂艺术园

北京酒厂艺术园区曾经常被媒体拿来与798相比较,但是正如该园区的创建者朱超英董事长所说的,其实二者没有太多可比性。798是雄浑大气,而酒厂艺术园区则是娇小灵秀。二者有着各自的特点。
确实如此,占地约70余亩的酒厂艺术园区安静的坐落在朝阳区安外北苑北湖渠内,秋季,长满金黄色果实的柿子树为园区增添了别样的光彩。由于其紧邻中央美术学院,处在望京自由艺术家、艺术机构集散中心,再加上其老厂房的宽敞空间,使它具有着成为艺术园区的独特优势。
园区是由北京英诚科贸发展有限公司于2005年3月分三期开发而成的,经过四年的建设和发展,园区可用于艺术家、艺术机构使用的各种空间近3万平米。截至2009年9月,园区入驻的机构有60多家,艺术家曾先后入住有近100人次,驻园机构大概比例为:国内外知名画廊、美术院校和其它艺术公司占1/3;新引进的中文设计公司占1/3。酒厂国际艺术园是2005年3月对朝阳酿酒厂进行重新规划后建立起来的。如果说798是最初由于艺术家和艺术机构的入驻自然形成的艺术区的话,那么酒厂艺术园则是北京最早由公司进行系统规划开发的艺术园区。
一个已经倒闭多年的酒厂是因什么契机决定变身为一个艺术园区的呢?这似乎跟798一样,也跟中央美术学院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曾经是九立方画廊艺术总监的王立新先生告诉笔者,因他跟中央美院的老师来往比较密切,当初得知索家村拆迁,美院也有很多老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室,而正巧他的老乡朱超英盘下酒厂这块地似乎准备将它变成为一个美食村,但有着多年旧房项目改造经验的王立新先生发现,这里更适合做艺术家工作室。于是邀请美院的老师们来此考察,当时来此处的邹跃进和秦璞老师一致惊喜的确定这里天生的具备着一个艺术区的条件。于是,2005年5月正式动工,开始了艺术园区的三期改造规划。
徐冰、张晓刚、马六明、曾浩、马刚等国内顶级的艺术家和设计家都曾在这里有自己的工作室。但是酒厂也并非只收纳成功艺术家,艺术园也给一些具有潜力的青年艺术家提供了机会。事实也证明,这些青年艺术家确是具有发展潜力,比如“他们”组合的成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酒厂艺术园的艺术家来源比较丰富,主要有艺术院校的教师,如最早一批的有徐冰、谭平、秦璞、马刚、肖勇、尚扬、孙景波、武明中、王川、姚璐、尤劲东等,社会上的知名艺术家有张晓刚、马六明、曾浩、任思鸿、南溪、翁奋、于云天、梁长胜、许向东、石建国等;早期入驻的湖南籍艺术家比较多,如张方白、李路明、段江华、吴德斌等;酒厂的青年艺术家主要有他们组合(杨晓刚、赖盛)、陈可、黄莺、薛君、薛涛、何迟、梁彬彬、伊慧、杨韬等;海归艺术家主要有兰一、李新建、金日龙、黄锦等。因受金融危机、租金价格、物业管理、艺术家个人原因等影响,酒厂艺术园的艺术家流动性很大。
园内除了云集了国内优秀艺术家外,一些国际重量级的艺术机构的入驻也给酒厂艺术园带来了更多的知名度,先后有国际著名画廊“阿拉里奥北京艺术空间”、“表画廊”等入驻园区,艺术家和艺术机构成为了推动园区创新发展的核心元素。
2008年面临全球性金融危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遭遇了寒流,酒厂艺术园作为当代艺术生态的一支也不能免遭其影响。在此困难的形势下,园区很快调整了战略,确定了由2008年前单纯的画廊、艺术机构、艺术家为主的园区结构向以创意设计倾斜的结构调整策略,确保园区良好的发展态势。
朱超英表示,由于当代艺术在我国兴起周期短,发展模式单一,缺乏广大的受众平台。经历全球金融风暴,以当代艺术为主的园区当然难以独善其身,而艺术设计,它的受众是千家万户,是文化创意产业链的源头。
园区从最初创意文化嫁接老厂产品,到从当代艺术与创意设计的转型,每一步都凝聚着一个企业为保证未来的发展而做出的努力。很幸运,酒厂艺术园不在拆迁之列,又正赶上了其他艺术区的拆迁之风,目前维持了艺术园区的正常运转。

草场地艺术区艾未未的院子(黄文亚 摄影)

草场地艺术区

要介绍一下草场地艺术区,真不知从何说起。它不像酒厂艺术园、环铁国际艺术城是公司、企业有规划的建立而成的,它确实是自发形成的,但它又不像798那样是一片大工厂开发成的一个比较完整的艺术区。
草场地艺术区就像一条断了线的珍珠项链,艺术机构、艺术家工作室就是散落在草场地村里的一粒粒珍珠。草场地艺术区除了有ABCD四块较大的艺术机构聚集的区域以外,还有很多知名的艺术机构和艺术家的工作室隐藏在草场地村里。村子里有好几条路,而这几条路又都没有名称,所以你也就很难形容,哪个机构或者哪个艺术家的工作室都在哪条路上。并且艺术机构和艺术家工作室大多没有特别显眼的牌子,你只能根据所看到的一些迥然不同于民居的灰色房子和红色房子去辨别,这些房子大部分都是艾未未设计的那种外表简洁却内含玄机的新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村子里的艺术机构除了上面提到的瑞士著名的麦勒画廊,还有香格纳画廊、秀瓷画廊、空白空间、艺术通道、荔空间、前波画廊、泰康空间、现在画廊、吴文光草场地工作站等等。
通过以上所述,也许大家已经发现很多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实力派的画廊都已经落户到草场地村里,并且数量还相当可观。可能你认为草场地能成今天的气候,是因为798的辐射,但这只能是一部分原因,却不是全部原因。早在1999年艾未未就把自己的工作室建在了草场地,2000年艾未未与戴汉志(Hans van Dijk, 1946—2002)、傅郎克(Frank Uytterhaegen)于1999年共同创立的艺术文件仓库也迁址到了草场地,建筑由艾未未设计,石砖的浅灰色成为了艾未未以后设计艺术类建筑的主要标志性颜色。而文化人、艺术家开始搬入798工厂也是在2000年前后,所以草场地艺术区的历史几乎跟798一样早。798的名气,跟它为了保护自己不被拆迁,艺术家们联合发起的一系列的798的生存策划有关,一个艺术区只有当它名声在外,具有了国际影响力,它才能真正得到它生存和发展的权力。但事实证明,这种方式虽然保护住了艺术区,但是却一定程度上损伤了艺术,此时,艺术不是被权力驱逐,而是被金钱驱逐。
还好草场地很少这么荣幸的受到过权利欲望的眷顾,草场地艺术区的低调和画廊的独立品质反而保护了它,目前还没有发生哪个艺术机构、艺术家工作室被强制拆迁的事情。没有了这些外来的干扰,草场地可以默默的把自己发展得更加纯粹,这里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区,只有真正对艺术感兴趣的人才会慕名前来。当然,它的“纯粹”有它的条件,它是离798最近的艺术区,但又比798安静,正因为它远离人群所以为了吸引专业观众,这里的艺术机构考虑的更多的就是如何完善自身,如何提高展览质量,草场地的空间做出的展览相对来说都是比较有主题策划的,非常注重展览质量。
798的租金跟它的名气一样短时期内增长的飞快,很多艺术机构从2004年以后陆续入驻草场地,原因也跟此不无关系。站台中国是比较早入驻草场地艺术东区的画廊,据其主持人孙宁介绍,当初2004年8月遇到草场地这个空间时,草场地只有艺术文件仓库、麦勒等两三家画廊,而到目前,短短5年内却已经入驻了大大小小20多家艺术机构,并且大部分都有一定的实力和学术品质,也有几家是从798和城里面搬迁过来的画廊。原因很简单:一是别的艺术区租金比较高,很难接受;二是看好草场地未来发展趋势,它已经形成了一个质量比较高的艺术区。而且也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聚集到草场地来,但其数目却很难做出统计,因为在草场地经规划好的艺术家工作室很少,大部分艺术家都是租住在民居或者是废弃的办公楼里,他们将租住的地方重新装修改造为自己可用的工作室。据初步了解,草场地艺术区的艺术家有三十多位,年龄层次以中年为主,主要是社会上一些有知名度和影响的成功艺术家如艾未未、曾梵志、何云昌、王庆松、王兴伟、邵译农、李松松、舒勇等,因为草场地工作室的设计和建造都很专业,租金都在每平米一元到两元之间,相对于其他艺术区来说比较贵了。年轻艺术家很少,一般都散租在老工厂和居民楼里,如里非雪、马永峰、吴承典、季怀等。
由于草场地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著名艺术机构,草场地村委会的领导也想把这个地方变成文化产业区,朝阳区政府开始投入一些资金对艺术区的环境进行建设,在村外面我们可以看到“草场地文化产业区”的牌子和标语 ,2008年奥运前还把艺术区的道路全部改成水泥柏油路,这些行为对于草场地建立自身的文化形象非常重要,但是租金也便涨了起来。先来者由于签订了长期合同,有所保障,租金相对稳定,但是后来者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一些艺术家虽然没有租用专门的工作室,但是房租的价格也是可观的,有的艺术家虽用较便宜的价格租了废弃的办公楼里面的空间,但是却经常停水断电,并且因为业主跟村委会合同不清楚,跟艺术家们也只签短期合同。看来,“名气”带来的并非都是好运。
经济危机的到来,使本来艺术家就不多的草场地跟其他地方一样出现了萧索的迹象,明显感觉到这里的展览少了,有的即使做了展览却连请柬都不印,也不做宣传,估计是为了节省开销。韩国的现代画廊和PKM画廊也因经济状况搬回了本国。但大部分的画廊还能坚持得住,还仍然坚守自己的原则走自己的路。像“站台中国”藏家在金融危机之前大部分都来自欧美,经济危机之后少了很多,但亚洲的藏家比例却增加了。因此,经济危机对于大多数有实力有品质的画廊来说,实际上没有太大的影响,这同时也是一个大浪淘沙、优胜劣汰的过程,对于整个艺术生态是有帮助的。
因为崔各庄乡涉及在朝阳区城乡一体化和土地储备的拆迁范围内,草场地村究竟会不会保留,草场地村里的设计精美的各大国际艺术机构会不会被拆掉,仍在大家的种种猜测之中,没有人知道确切的答案。大多数表现得很乐观,“二十多家艺术机构,这么好的建筑,怎么会被拆呢?”“政府也许会反而要保护这里,充分利用已经自发形成的艺术区来发展文化产业”。事实情况表明,这些乐观的看法有变为现实的可能性,因为草场地村周边就是五环桥和至内蒙的铁路,所有楼盘都会限高为三层,若要拆迁和重建开发的成本会非常高,这会为草场地艺术区的长久幸存带来机会。
草场地艺术区有着自身的特点,它没有特定的边界和框框把自己束缚起来,它的松散使它更加自由和灵活,这是一种没有束缚的凝聚力,它保证着艺术的品质和纯粹。不知草场地,这个曾是王公贵族驰马狩猎的地方,它的浪漫还能持续多久。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