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外 > 西蒙·斯塔林(Simon Starling )

西蒙·斯塔林(Simon Starling )

2009-12-05 16:15:58 来源: 艺术档案 作者:artda001


Simon Starling

简历:

Simon Starling ,1967年出生于英国的Surrey,是英国著名的年轻观念艺术家,2005年他获得了英国的特纳奖。Simon毕业于诺丁汉 Trent Polytechnic的摄影系,随后还在Glasgow School of Art就读。成名作有Tabernas Desert Run (2004)Shedboatshed (Mobile Architecture No 2) 2005。

2005年泰納獎得主Simon Starling,在我還未認識他之前朋友跟我提了Shedboatshed,那件木屋變船船變木屋的作品,Simon Starling將一幢木造的老舊小木屋拆解,然後用這些木材造了一艘小木船,將剩下的木頭一同承裝到船上從萊茵河畔往下划,一直划到巴賽爾美術館,將小船拆了,回復這些木材原初建構的破爛小木房。當下耳聞這件作品真他媽讓我有啞口無言的崇拜,爾後透過網路得知其他作品及展覽現場,只能說吳老爺愛死這個藝術家了,因該將這張照片列印表框放在供桌前當精神領袖每日三拜。

"若要談我的作品,我想算是我觀念思維的具體呈現"Simon Starling 說(類似,詳細如何我也記不得了),我最感興趣的是在它作品裡頭具詩意的物理性轉化進程,Simon Starling的操作手法都再現實的物理層面實踐,但癥結點在於所選擇物件與手法,透過這些元素材料而形構出剛剛所題的"具詩意的轉化過程",就像在完成一件使命,它自己必須通過它所設立的關卡達成目的,自己做遊戲給自己玩,還真的有夠好玩。在泰納獎展覽現場裡還有另一件作品Tabernas Desert Run,透明框架裡置放著一台經改裝過的腳踏車與一張仙人掌水彩畫,文件的背後事件如下:2004年Simon騎著它自己改裝過的腳踏車横渡位於西班亞南部的Tabernas沙漠,而這台改裝腳踏車上有個瓶子承裝著氫氣,在其成過程中裝置會收集空氣中的氧氣,與氫氣作用後產生水,騎了66公里的路程回到工作室,將這些在沙漠中蒐集的水取出,然後用這些水來畫一張漂亮的仙人掌水彩畫。很離奇的一個事件,有點像是一個有層次線性發展過程,無形中了散發出某種優雅的氣質,具詩意又帶點自然主的韻味.......

不管是木屋還是腳踏車,裡頭都採用著某種身分轉換的模式,且昰藉由元素材料的拆解、重組、功能轉換等物理形式,加上事件本身所拉開的距離空間與時間,將作品拼湊成憂美的詩性與協調性。如Tabernas Desert Run中,在沙漠中行駛66公里的路程是一個持續的生產(藉氫與氧結合成水),回到工作室之後,這一路上的生產物(水)就猶如將66公里的沙漠歷程收容在其中,裡頭有某種抽像的能量來自於背後所發生的事件,這瓶具能量的產物(水)再經由藝術家操作轉化成一張具象徵性的仙人掌水彩畫與沙漠這個場域有所連結,整段進程就以這些細膩的轉化將各個元素聯繫成一段完美的故事。且最吸引我的一點是,雖然Simon Starling 作品歸類為觀念藝術,但還帶有一種超越觀念藝術的特質來自於某種非知識論的澱積。這樣的深厚層次或許就容易其價值是投射於藝術之上,成為一個專業領域。雖然Simon Starling作品背後或多或少會有知識論的層次支撐,但作品形塑出的趣味與詩性卻是很容易捉摸的。雖然無法用言語去詮釋這份抽象的美麗,也許與不必去詮釋,但我認為這是作品自然顯現的個強大能量,整個事件自然而然散發出的一種氣質。

艺术家作品

在作品“拯救杜鹃花”中,Simon将翻转历史,将杜鹃花,这种在南西班牙被视为野草的物种归还到它的原发地苏格兰(18世纪中,杜鹃花被引进西班牙)。为了防止杜鹃花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唯一根治它的方法只有将它连根拔起。为此,Simon决定用一辆红色的沃尔沃将其运输回老家苏格兰。运输过程被录像记录。

“我有一个破坏事物的坏纪录,”斯塔林曾经这样谈论自己。今年38岁的西蒙·斯塔林,在德国塞纳河畔找到一个破旧的木棚,他把它们拆开,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用一部分木料做成了一个划船,然后把剩下的部分装在船上,顺流而下7英里后,漂到瑞士的巴塞尔,最后在瑞士博物馆,他把船拆开,又重新地组装成了一个木棚。“他感兴趣于物体的创造,关注的是事物是如何形成它们特有的存在方式,在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过程中,他重新主张人与之的关系。”

Simon 将现代音乐大师阿诺尔德·勋伯格的自创的12音创作技法转换成当代艺术的装置形式。在2001年的展览 Seccession 里的作品"Inverted Retrograde Theme" “反向倒退的乐曲”中,艺术家将钢琴分解成几个不同的装置,并将12根象征着不同音符的灯管挂钢琴装置上。

 

4张照片显示的是复制一把Eames休闲椅的模具。Eames DSS 休闲椅设计于1948年,这种当时标志着对于现代生活憧憬的乌托邦家具是一种身份的代表,简洁的工业化设计,纤维玻璃材质,对于那个年代来说这把椅子象征的是典型上层社会,精英阶级人士的身份。Simon 将制作这把椅子的过程进行分解并对这个生产现代化生活的遗物进行拍摄,这些都是他对于现代思想的再剖析和转化。

这是一件非常需要解释的作品,2008年在多伦多的The Power Plant 展出,但项目却始于1940年的多伦多。40年代,Art Gallery of Toronto 画廊(目前叫Art Gallery of Ontario)和英国雕塑家亨利.摩尔在协商关于向购置其雕塑“Warrior with Shield”“手握盾牌的战士”的计划。1954年,他们成功的购置了摩尔的这个作品,但也因此引发了有关加拿大艺术体制不够关注本土艺术家作品的问题争议。无论如何,也因为这件作品,此画廊鉴定了后来和摩尔的关系,1974年,摩尔捐献了900多件作品给这个画廊。(备注:这900多件作品是被泰特美术馆拒绝收藏后才决定捐献给加拿大的。)

另外,在80年代中期,斑马贝在多伦多的五大湖Great Lakes大量的繁殖,它们由来自黑海的轮船带到五大湖后严重的侵害了大湖的生态环境,除了让物种失衡的破坏,它还把排水道给堵住了,给多伦多带了很多困扰和损失。

2006年,Simon 将摩尔的雕塑 “Warrior with Shield”“手握盾牌的战士”的复制品,投入湖中希望斑马贝能喜欢上它。虽然一开始斑马贝似乎不加理睬,但在2008年将其拖出水面时,印证了斑马贝的顽强的适应能力。

斯塔林透露自己创作的理念是“一种思想方法的物理演示”,2003年他还曾为威尼斯双年展创作一件类似概念的作品,将一辆意大利生产的菲亚特126汽车悬置在展墙上,斯塔林开着这辆1974年出产的红色轿车从原产地都灵一路开到波兰华沙市,换了某些零件,之后再将这辆车开回意大利展出,他将在波兰装的车门和车体的几个部位涂成白色,属于意大利原厂的零件则维持红色,而红白正好是波兰国旗的颜色,有批评家称这件作品关注的是关于全球化和廉价劳工的经济体系问题。

 

2005年特纳奖获奖作品“棚船棚”(Shedboatshed)被英国《独立报》称之为“招人讨厌的巨型屋”,特纳奖得主西蒙·斯塔林(SimonStarlin)被《观察家报》称为“所有特纳奖得主中最无趣的艺术家”,每年的特纳奖颁奖都无一例外地招致媒体的狂轰乱炸。

英国《卫报》昨天对斯塔林的专访,让大家看到了一个不像格雷森·佩里(GraysonPerry)那般华丽炫目(2003年特纳奖得主),不像达明·赫斯特那样女里女气,更不像克里斯·奥菲利那样引起广泛争议的艺术家。乱糟糟的头发,皱巴巴的夹克衫,满脸的络腮胡子使特纳“新贵”斯塔林看上去实在不像一个以“性感至极”、“最受媒体关注与世界最富有”著称的艺术奖项的获得者。

“失败之作”导致失望

观念艺术家西蒙·斯塔林1967年生于英格兰爱普瑟姆,现在格拉斯哥生活工作,从格拉斯哥艺术学校毕业后,斯塔林在格拉斯哥和柏林之间游走,虽然在英国办过几次个展,但更多的展览还在英国以外。“通常我的观众很少,但他们见多识广,在这点上和其他艺术家的观众不同……”他说,“我决定在本周飞回柏林,回到工作室。”

斯塔林告诉《卫报》说,他曾经有个梦想,在罗梦湖(LochLomond)创造一个漂浮的杜鹃花岛屿,这个观念艺术项目关注移民、避难和关押。彭土杜鹃花(rhododendronponticum)最先源自西班牙南部,但繁殖力超强,已成为苏格兰最严重的入侵物种,政府花费了大量金钱试图把它从苏格兰根除。“但是这个主意无法实施,因为该项目的一部分赞助来自苏格兰国家遗产基金。人们忽然意识到苏格兰国家遗产基金既然花费了500万英镑根除这些杜鹃,怎么又出现一个主意要花钱再开辟一个地方让它们自由成长?于是只好作罢。”斯塔林因此对英国备感失望。

作品背后都有故事

就像《卫报》艺术批评家艾得里安·西尔来(AdrianSearle)所说:“西蒙的每件作品背后都藏有故事。”对斯塔林来说,更看重创造作品的过程而非美学上的意义。
斯塔林的获奖作品源自艺术家在莱茵河旅行时进入了一个棚屋,与棚屋所有者的聊天给了他创作灵感,把棚屋的木板做成一条船。“我试图寻找一些东西可以用来做河上项目,然后我找到了,真幸运,棚屋出现得真是时候。我的创作只是加入了历史感,仿佛那是一个国家边界的守卫者。”

没人怀疑破船棚背后隐藏着一个迷人的故事,但观众在画廊中看到的只是一个破船棚。《每日电讯》认为,这也揭示了典型的英国艺术问题,即:作品不会直接带来任何感觉,直到你告诉观众这到底是什么。

斯塔林对此激烈反对:“一些人带着许多知识来看作品,但一些人并非如此。如同提香的画作是真正的艺术,观念艺术同样如此。”但起码,“棚船棚”是安静朴素的,没有那些无病呻吟的当代艺术家们所广泛推崇的技巧。

“艺术对我来说是一个探索事物的自由空间,那些事物让我迷惑,我像任何一个艺术家那样为它在艺术史中寻觅与往昔的联系。我想强调的是,在圣奥尔本,我从一位女士那里知晓了一首关于棚船的古诗。我不是一个大城市人,我喜欢事物按照我的设计前行发展。”斯塔林的女朋友是个作家兼策展人,他们的儿子文森特已经11个月了。斯塔林告诉《卫报》,他将花费6个月时间把部分奖金用来复制亨利·摩尔的雕塑作品《戴盔甲的勇士》,并安放于加拿大安大略湖边———和以前不同的是,该作品用斑马纹贝壳制成。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