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财经 > 高岭:藏家应冷静看待天价作品

高岭:藏家应冷静看待天价作品

2009-11-08 14:05 来源: 北京商报 作者:artda001


商报:目前,“当代艺术”被越来越多地提及,您认为“当代艺术”这个词出现后,对艺术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高岭:目前,“当代艺术”是使用率很高的一个词,它比后现代主义、社会学转向、图像学转向、身体转向等概念的使用率都要高。作为一种艺术形态,“当代艺术”已经成为一种风潮,同时,对于“当代艺术”的概念存在很多误读,似乎用“当代艺术”这个词就代表与时俱进,不用就是保守和落后。“当代艺术”与“古典艺术”、“现代艺术”一样,是西方创造的概念。从西方艺术发展来看,古典艺术、现代艺术、当代艺术是按照线性推进的。中国的艺术发展到今天,可以笼统地分为以上三种艺术形态,但它们之间又是混杂的。中国现代艺术起步比西方晚,在空间上存在错位和滞后,中国的艺术批评界有一种说法,中国现代艺术是一项未尽的事业,没有真正建构起现代美术学术批评和艺术创作的基础和框架。

  同时,改革开放后中国迅速进入到全球化体系中,此前由于中国现代美术没有很好地展开,在这种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中国艺术匆忙迈入了当代艺术领域。因此,当我们看到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艺术作品时,会发现作品中混杂了很多古典艺术和现代艺术的元素。混杂局面的出现,对于“当代艺术”概念的理解,就面临着价值选择:什么是“当代艺术”?有人认为,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出现的作品,用时间来判定当代艺术。我认为是错误的。当代艺术应该是体现思想和观念的艺术形态。古典艺术是对物体的真实再现;现代艺术是抽象与变形,有独立的画面和艺术语言;发展到当代艺术时,画面中的人物或物体,像与不像已经不再重要,关键是画面能否与艺术家的思想、观念相结合,考核当代艺术的标准不再是绘画技法、形式语言,而是艺术与现实、社会、思想观念的关系。

  商报:在中国,写实艺术与当代艺术似乎已经成为两代人的标志,对于写实主义今后的发展,您是怎样看的?

  高岭:我认为,社会的需要会决定艺术形态存在的价值,写实艺术与当代艺术都有存在的需要。对于公众来说,由于表现手法直观,写实艺术最容易被接受。但是,从国际对话和交流的角度讲,当代艺术更能得到学术界的关注,目前很多艺术专家和学者越来越关注当代艺术,因为它是惟一能与当今国际社会交流的艺术形态。如果没有国际化的艺术交流,中国将体现不出核心创造力,当代艺术是在国际共同的文化背景下,寻找各自差异的艺术形式。

  商报:金融风暴后,艺术家们都开始冷静下来,重新定位自己的艺术。但是,从今年公布的艺术家作品排行榜中,某些艺术家的作品仍然创造着高价,您认为这种现的出现,是否能让艺术家群体真正冷静下来搞创作呢?

  高岭:艺术品一旦进入市场,就开始具有商品的特性。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高价格,是公众发现了艺术品可以建构的价值,因此很多企业家投资艺术品。对于这种现象,我认为艺术批评家、艺术史论家应该对当代艺术作品进行学术认定,虽然艺术作品持有人和艺术经纪人,可能不会依从学术认定,但是在商业环境中,艺术作品是需要历史来检验的。

  近年来,确实出现了一批优秀艺术家和艺术作品,这样的作品产生高价格是正常的。在全球化的时代中,艺术作品不仅要满足内需,还要满足外需。但是,目前有些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动辄几十万、上百万元,而且每件作品都是这样的价格,这是不正常的。优秀的艺术家也不是所有作品都是精品、都会产生高价格,收藏家应该提高鉴别作品的能力。如果难以把握,应该让专家对作品进行评估,让学术把关。

  商报:当代艺术在中国“火爆”的同时,也暴露出很多问题,但是艺术批评家的声音似乎很微弱,您认为中国的艺术批评是否存在发展瓶颈?

  高岭:目前,艺术批评家的声音,确实比上世纪80年代时减弱了许多。上世纪80年代,媒体传播方式相对单一,一篇发表在专业美术杂志上的艺术批评文章,显得非常重要。但是,现在的一篇艺术批评文章,由于媒体传播方式的多样化,其影响力要小很多。

  同时,一些艺术批评家的批评对象、原则和写作方式,可能还没有融入到现在的艺术批评中,依然沿用上世纪80年代的理论架构,显得力不从心。

  此外,商业化操作模式介入中国当代艺术后,会干扰艺术批评工作的有效展开。例如,一家实力强大的艺术机构,通过投入大量资金,像打造娱乐明星一样打造艺术家,此时如果出现批评的声音,这种声音往往显得很单薄。

  商报:当艺术批评家与市场遭遇时,二者之间应该是怎样的关系?艺术批评家应该以怎样的面貌面对市场?

  高岭:我认为,艺术批评应该以包容、合作、独立、警醒的姿态面对市场。目前,有大量的资金投入到艺术品市场中,证明公众对精神生活有了更高的要求,这是件好事。艺术批评家应该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挖掘出艺术作品的独特价值,让公众更好地欣赏艺术作品。

  同时,艺术批评家与商业化要保持距离。对艺术作品价格的过多阐释,以及与商业机构的频繁合作,会影响自己的艺术批评理论建设。如果没有良好的理论支撑,批评文章会显得苍白无力。

  商报:年轻批评家正在成为中坚力量,您认为他们缺乏什么?

  高岭:年轻批评家主要缺乏的是信仰。他们应该坚信艺术是惟一可做的事业,同时能够为社会带来作用。年轻批评家在面对物质化、商业化、市场化的环境时,会面临很多诱惑,例如展览空间、艺术机构、艺术基金会、收藏家等等,他们抛来“橄榄枝”希望艺术批评家参与筹备展览,或者包装、推介艺术家。此时,艺术批评家们要保持清醒,推出能够真正反映中国社会精神的艺术作品。

  商报记者 刘洋

  高岭

  美术学博士、艺术批评家、策展人。1982-1989年,在北京大学哲学系先后完成了哲学专业本科和美学专业研究生的七年学习,1989年毕业获硕士学位。2002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攻读美术理论专业博士研究生,2005年获得美术学博士学位。先后参与了国内许多重大当代艺术展览的策划、组织和学术研讨。

上一篇:佩斯画廊主席安尼..    下一篇:Frieze艺博会:仿..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