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美术馆 > 2006年展 > “符号生活”展

“符号生活”展

2009-10-20 18:10 来源: artda.cn 艺术档案 作者:artda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策展:栗宪庭
艺 术 家:关奉东
展览时间:2006年11月30日-2006年12月31日
展览地点:宋庄美术馆

符号生活

往日的某街某巷,张家李家,是靠街巷和院落的形象特点区别的;现在你住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你对自己住宅的辨认,不但需要路标,而且三单元506,不比五单元708更有特点,无论找人,还是回家,都要门牌号码清楚。现代消费,需要的主要不是人对货物的判断力,而是对商标和品牌的了解。所有现代交通,飞机,火车,要是你看不懂标志,你就两眼一抹黑。尤其上了高速公路,你稍不留心路标,就会眼看着自己的目的地,无法接近目标。……,符号和标志,成为现代类型化和标准化环境的对应物,即人的生存――吃喝拉撒睡的每一个环节,每一种使用品的标准化生产,产生了一整套相应的符号标识系统,让人从传统的形象辨识,转入符号的辨识系统。现代人离开符号,几乎生活不下去。

标准化环境同时创造了人的标准化,消费文化和时尚创造了一代又一代的符号化人。现代化也许更真实地把人的无意义,显示成符号化的生存状态。或者说人类现代化的最大创造,就是逐渐把人类个人的生动性,变成消费程序中的一个数码式的信息。“人情淡漠,世态炎凉”是一句中国古俗语,而现代化比传统更没有人情味。个性和情感的消磨,忍受单调的耐力,也许是关奉东画这些画的基本冲动,他的作品,造型、色彩和劳作过程都极其单调,而且他把简单重复得令人目眩。与前几年我做的《念珠与笔触》中的作品相比较,关奉东的作品更没有绘画性,更不具有笔触意味,更难有观赏性,几乎不产生任何一件传统意义上的,耐人寻味的,被称为作品的独幅画。关奉东的作品就是他的生活――符号化的生存状态。重复的黑白格子,似乎是关奉东走过的斑马线。重复的脚印造型,似乎是关奉东以往甚至以后人生的踟蹰足迹……

栗宪庭2006-11-28


关奉东,1985年10月21日生于西安,2004年高中毕业,高中毕业时曾经通过清华美院的专业考试,后来放弃。于2004年到2006年在上海工作和画画。2006年夏天到北京生活和画画。 

栗:你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是2004年的冬天,后来看到你在上海画室的作品图片,我有感觉,今年到北京来,我才看到你作品的规模,你这些东西大概画了几年时间?
关:画了三年。
栗:都是在上海画的吗?
关:在北京也有,就是最近几个月。
栗:大概有多少张?
关:挺多的,心里也挺害怕的。
栗:害什么怕?
关:因为越多越害怕。
栗:你一开始有什么想法?怎么画黑白的这种?
关:一开始还是很喜欢画点带颜色的,但是慢慢的,就是慢慢的周转不过来了。
栗:什么周转不过来了?
关:就是经济方面的,黑与白颜色,便宜。然后就买了几箱黑白开始画。
栗:但是最早画的造型是什么样子的?
关:最早喜欢画飞机吧,我家住在飞机场周围。
栗:怎么就画起了这种符号造型的?
关:我就是挺奇怪的把画画得越来越这样,有时自己也是感觉挺乱的,好像画一本书,把它作为一本书来画成黑白的,每一页都是黑白的,慢慢感觉这就是……其实心里想的这画的还是画,当然,别人看了之后,老说这是装置。
栗:是不是装置不重要,叫绘画装置也行。我感兴趣的,是你的工作方式,和画这些东西时的感觉。一道黑一道白的,或类似脚印形的重复?越到后来越简单。
关:一开始非常非常小的东西自己能驾御。现在越画越大,根本就被它捆住了,那么大的画。
栗:你那里有大的画吗?
关:以前有很多四米大的,最近还有六米大的。
栗:画的是什么?
关:就是很随意的图案,就是符号吧。有时也是很刻意的,刻意的画那些符号。时间长了就不想画那些了,就想画得越简单越好,因为我也不知道我想说啥,我没有多大才气。他们都觉得我这些东西太幼稚了,就算我想法再好,他们也会觉得挺无聊的。一个人时间长了,就是对这些东西再有兴趣,也难免会觉得寂寞的。因为一个人,我老是自己绷框子,一绷就几个月,就画得越来越简单。就是我想画什么东西并不重要,而是画画这个动作,让人看起来,越来越可怕。而且现在作品根本吓不住别人,也不需要拿作品来吓住别人。重要的是就象一个人他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但是他拼命地作一件事,拼命的刷框子,每天如此,我就感觉这种能量是挺吓人的。
栗:我有感觉的正是你说的这种工作方式。你大概现在有多少个框子?
关:大概北京就有一千来个吧。
栗:那上海还有吗
关:有,上海还有,也非常多。
栗:这些形象都是些什么东西?
关:就是看见了啥、想起啥就画啥。
栗:这些基本都是过马路,斑马线,走路的轨迹……
关:这是以前画的,画的不好。
栗:这些都是马路是吗?
关:有时想画那些脚印,把一直往前走的印记画下来。
栗:那我给你宋庄美术馆的一层你能塞满吗?
关:那没问题。
栗:展览就象你的工作室这样,基本在地上铺的,地上堆的,墙上挂的。
关:我这行不行啊进美术馆?
栗:我觉得挺有意思的,画符号就是你的生活……
关:经常蹲在地上画,一画就画很长时间,眼睛都会花,黑,站都站不起来。
关:我对飞机也挺有好感的。
栗:为什么对飞机有好感?
关:因为飞机这东西吧,每回我看见天空一道一道白的,就想起我小时侯在西安,因为我西安的家就住在机场西哨门附近,在民航旁边,整天看见飞机。
栗:这也是走道吗?就是一条道走到黑?
关:嘿嘿,这种想法比较弱(rua的拼法不符合普通话拼音法则,但符合西安方言的音,大意是想不明白)智。
栗:你这种工作方式近乎疯狂。
关:有时候挺激动的,但是有时候几个月就干一件事,画白格子。就是时间长了,时间长了一切都很平常,干啥都很平常。
栗:这也是斑马线吗?
关:有时脑子里没啥符号,但是也想刻意的画。
栗:都跟符号有关系。
关:画得都是挺薄的。
关:以前的画还是感觉自己有点做作,就是有点装得太多了,真正说明我这个人的很少。
栗:那你是个什么人,那你是什么?你自己知道你是什么?你自己也不知道你是什么。
关:对,就是这种感觉。
栗:但整体上还是挺符号化的东西。我就想展览的名字就叫“符号世界”“世界符号”“符号生活”之类,好吗?
关:没问题,挺好。
栗:你知道哈林吗?
关:知道,我高中时候看过他的画册,我画画的时候也没有想那么多,后来才想有些作品有哈林的感觉。
栗:哈林是在创造一个符号系统。你和他最大的不同,不是有意创造什么,“想起啥画啥”的状态,以及近乎疯狂的工作方式和过程。
关:是,我经常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每天醒来并不知道画什么,只到动笔结束后,才知道画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往下再走,是个……
栗:哎呀,跟着感觉走吧,因为你不可能设想一个什么东西是不是?
关:也是。
栗:本来就是弱(rua)智的吗,就跟着弱(rua)智走吧,把这么大的场地给你这么年轻的人,别人看我也很弱智的,呵呵。  (2006-10-28)

上一篇:花非花—永恒的生..    下一篇:宋庄美术馆开馆展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