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外 > 马克·莱奇(Mark Leckey)

马克·莱奇(Mark Leckey)

2009-11-15 18:08:02 来源: 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马克·莱奇(Mark Leckey)

Mark Leckey(于1964年出生于英国威卢Wirral,伯肯黑德Birkenhead),英国艺术家,从事拼贴(collage art)、音乐及录像艺术。他于1999年因其拾得录像(found footage)作品Fiorucci Made Me Hardcore名声鹊起,此后一直致力于拾得与挪用艺术创作。

在他的作品Felix Gets Broadcast(2007)中,他绘制了早期的菲力猫(Felix the Cat)形象。在Drunken Bakers(2004)中,他挪用了一个连环画里的名字,使之同名出现在Viz杂志中(注:Viz是一本英国畅销的漫画杂志,始于1979年)。他的拾得艺术和拾得镜头作品跨越其多个作品,最著名的便是Fiorucci Made Me Hardcore (1999)。在影片中,他通过拾得的迪斯科镜头和大肆吹捧70.80.90年代的英国,记录了一代又一代英国城市、乡村青年的成人仪式(rites of passage)。他也制作了“入侵(immersion)”作品,给观众带来了听觉与视觉的刺激。例如他的作品Sound System (2002)。

什么是Found Footage?

先解释一下found,这里的found是指(文艺作品等)找到的, 拾得的, 自然形态的(不是创作的, 而是由艺术家对天然物或已有的文字材料加工完成的)。而found footage是个电影术语,它描述一种部分或者全部重组他人拍摄或者已有的镜头的方式,让其置于一种新的语境中改变其含义。这里的found footage不应被误认为纪实片(documentary)或汇编电影(compilation film),也非库存镜头(stock footage)。这个术语类似于艺术史中的拾得艺术(found object或objet trouvé)。

早期生活

以前的伯肯黑德市政大厅,现在的威勒尔博物馆,在汉密尔顿广场


Leckey出生于伯肯黑德(Birkenhead),靠近利物浦(Liverpool),一个工人阶级家庭中,但他他认为他需要摆脱他的小镇,他成了一个临时工。这是工人阶级的风格,真正的亚文化(subculture):小伙子们经常穿着中产阶级的休闲服,高尔夫服,运动服——那些你经常会在杂志看看到那些阔佬们(jetset)穿着的服装。最终,另外一个解释临时工的词便是足球流氓,(football hooligan)。这是一种伪装,一种使用服装去改变身份的乏味的方式。Leckey在他16岁高中毕业一段时间后,几乎什么也不做。但是他开始痴迷于学习关于“文明”的东西,并且他开始勤于去图书馆。“我是一个自学者,这就是我为何使用大字的原因,这是典型的标志.”。最后他收到了父亲的最后通牒,决定去上位于纽卡斯尔(Newcastle)的艺术学院,但读的并不愉快。那时正值90年代早期,理论批评席卷全国。这地方充满了从南部来的喜欢阅读维思皮克(Mervyn Peak)和托尔金(Tolkien)的嬉皮士,突然,他们被迫阅读巴尔特(Barthes)和德里达(Derrida)了。这就犹如毛主席元年一般,“我变得对这些批判理论非常怀疑。”

Leckey于1990年紧接着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在ICA的新当代做了展览,但紧接着便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了,但他于1999年又带着作品Fiorucci Made Me Hardcore“回来”了。

关于Mark Leckey的作品

作为一个艺术家,Leckey喜欢“让文化像工具一样驾驭你”,但是他补充说,艺术家的自负有时对于他们的创作过程是具有破坏性的,“阻碍你的东西是你有时候太自作聪明,或者担心作品如何去做,会朝哪里发展。当你开始像做艺术一样思考东西的时候,你便迷惑了,你永远不会进步。”Leckey被称为 “大众人类学家(pop anthropologist)”,他的艺术也被形容为“制造一个奇怪的,非艺术性的,可操作的东西,事实也是如此,生活与艺术在刀口上碰撞。”
Mark Leckey的录像作品具有鲜明主题,那便是“英国文化某一庸俗但浪漫高雅的方面”。
2004年他参加了第五届Manifesta,一个欧洲的当代视觉艺术双年展。2006年他参加了泰特三年展(Tate Triennial)并且他的作品被泰特和蓬皮杜中心收藏。

Mark Leckey因其1999年作品Fiorucci Made Me Hardcore名声鹊起。这个录像作品是英国70,80,90年代地下音乐和派对场景的一个重组(found footage),它是紧接着之前几个挪用录像艺术家和批评家指责他作品和William Burroughs打散技术(一个文学上常用的技术,就是把文章中句子或词语进行打散,然后随机将他品凑成一个新的文章段落)具有相似之处后产生的。

注:(William Burroughs,1914.2.5-1997.8.2,美国小说家,散文家,社会评论家,画家,口头语言表演家)

Fiorucci Made Me Hardcore 拼凑了一些青年人跳舞,唱歌和派对的镜头。录像由70年代迪斯科场景开始,涉及了70年代晚期和80年代早期的“北方灵魂”(北方灵魂Northern Soul 是一场音乐和舞蹈运动,随着英国的资本主义之风,于60年代初步在英国北部开始)”,最后结束语90年代的狂欢。背景音乐始终贯穿整个录像,使录像充满团结感和叙事性。有一个场景是一个舞者手臂上鸟的纹身脱落了,然后“飞”向了另一个不相干的年轻舞者。一些舞蹈动作循环了好几秒钟,另一些则是慢动作。这被称为对于和平希望的一种“论文(essay)”,并且谈论关于Leckey头几个录像作品,除了Fiorucci以外,包括We Are (Untitled) (2000) 和Parade (2003),艺术批评家Catherine Wood说这些都“代表了人类的主体性,努力去传播自己,降低纬度,人们自主性的跳舞,吸毒,打扮,企图超越顽固的身体的肉体性,随着对音乐的痴迷,消失于抽象的身份识别和无接缝的图像。

Fiorucci Made Me Hardcore 录像截屏

Made in Heaven (2004)

这个录像作品在Leckey空无一物的伦敦工作室内拍摄。相机围绕着Jeff Koon’s1986年的作品Rabbit旋转,作品被放置在房间的中央。这个录像被转移到16mm的胶片上,“它呈现在一个基座上,就像一个雕塑。”雕塑光洁的表面将房间反射的非常清晰,但是没有摄像机的反射,过了一会,观众意识到在工作室中根本没有兔子:这个一个电脑产生的Koons的作品。

ckey是Koons的崇拜者,当他谈论到是什么吸引他从事创作时说:“我喜欢的东西在其完整性中几乎是非人性的,像兔子。就像它仅存于世界上,就像Koons只是想象它便出现了。我总是太投入于作品中。”

Drunken Bakers (2006)

Lee Healey画的'Gorgeousness & Gorgeosity' 的海报

在这个录像作品中,Leckey 挪用了由Barney Farmer撰写,Lee Healey作插图,并发表于英国成人漫画杂志Viz的漫画。他仍然忠实于原先的材料,而非像在Fiorucci,里面那样疯狂的叠加,他呈现了一个简单的直观的录像作品。漫画是围绕两个嗜酒的男人试图(但失败了)经营一家面包房,但他们误把石蜡放入了松饼中,有时在自己的呕吐物中醒来。Leckey拍摄了这个连环画,加入了打散技术(cut-ups)和跳接技术(jump-ups),将之重新变成了一个运动静止(stop-motion)的录像作品。Leckey移去了所有的对话框,并且以他和其JackTooJack乐队成员Steven Claydon逐字逐句的对话作为代替。他也增加了一些听觉效果,比如打嗝,呕吐,吃东西的声音,在章与章之间逐渐变黑。 

Felix and the Bakers in Dijon(第戎展览的菲利斯猫和bakers雕塑)

这件作品在一个全白的空间内被安装在一堵全白的墙上,一个钟安装在房间外面,始终在3点与4点间徘徊,当指针返回3点时再重复一圈。漫画和录像作品本身缺乏色彩,所以在房间中唯一的两个颜色便是黑与白。正如他前期的一些作品,他一直关注将享乐的时间浪费作为一种(暂时)手段以摆脱资本主义的非难和作为成人的责任。Roberta Smith指出,“Leckey先生传达了一种醉汉不可抗拒对于遗忘,挖掘痛苦现实以致引起喜剧效果的暴虐的感受。”在这个挪用的行为过程中Leckey没有得到授权他可以使用Viz杂志上的素材,也就是“在罕见的合作启示的示例中,授予他追根溯源的权利。” (文/ 小平)

Mark Leckey获得2008特纳奖

英国出生的艺术家Mark Leckey获得2008年特纳奖。作为之前入选的唯一男性,马克•莱奇(Mark Leckey)此次可谓是“万红丛中一点绿”了。莱奇对于流行文化标志性人物形象格外倾心,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迪斯尼卡通人物、《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都是他的钟爱。

 

全球艺术家共聚一堂,参加在伦敦泰特艺术馆(Tate Britain) 进行的特纳(Turner)奖(注:英国最受关注的现代艺术奖). Nick Cave上台拆开金色信封。

 

一脸震惊的Mark Leckey站起来领取25000英镑的奖金

 多人打赌Mark Leckey会赢。 他说没想到自己会获奖,并且“被完全惊呆了”。


 

Leckey是一名兼职电影学教授,是今年唯一的获奖男性,其他获奖者还包括Goshka Macuga, Cathy Wilkes 和 Runa Islam

 44岁的艺术家Mark Leckey获奖后接受媒体采访

他的“混搭”路线除了应用在取材上,也包括对于不同载体的使用,如雕塑、影像和表演等。莱奇被称为“当代花花公子”,他的“花心”折射出他对影像中蕴含的当代观念、和以雕塑形式出现的影像功能的探讨。

在伦敦的泰德英国的庆典上,Leckey获得了3万7千美元的奖金。Brown认为,关于本年度特纳奖的最具有争议的事情是它本身就缺少争议性。 Leckey是入围名单中唯一的男性。

现年四十三岁的这位伦敦艺术家,善于将流行文化融入自己的作品中。本年度特纳奖的评委包括泰德英国馆长Stephen Deuchar,建筑师David Adjaye; 牛津现代艺术策展人Suzanne Cotter, Frieze编辑Jennifer Higgie; Leckey任教的学院院长Daniel Birnbaum。

特纳奖虽然被许多人指责,有说太前卫不知所云的,也有说太装腔作势讨好评委的,但是一旦候选作品中没有惊世骇俗/莫名其妙的作品--比如今年,却又被人指责太平淡、太学术化。Mark Leckey 是英国出生的艺术家,却在德国法兰克福国立造型学院(Städelschule)教电影研究,他的候选作品是几组录像,其中一段包括他本人大谈各种艺术的录像。

Mark Leckey 本人倒是有点艺术家的风范,发奖仪式上,除了不修边幅外,看起来都不打算上台致谢。走上领奖台后,说的也是“我完全没有准备发言”--看来是真的没有准备,因为说完这句话后,没两句就下台了。

Mark Leckey 在 Turner Exhibition期间在 Tate Britain展览的作品

Mark Leckey因其在第戎的个展Industrial Light & Magic和在科隆的个展Resident而提名特纳奖,这两次个展组合了雕塑、电影、声音及行为作品。组委会称赞其作品充满智慧,诱惑力并且吸引人。在其智慧与创意下,Leckey发现了多种方式和视觉文化交流他的对于他们的痴迷。在他近期的在Tate Britain做的4个特纳奖提名艺术家的展览中,Leckey向人们展示了一组聚焦于一系列如雕刻般的动物的作品,包括Felix gets Broadcasted 2007, Made in ‘Eaven 2004, Search Engin和Cinema-in-the-Round 2006。

 

Industrial Light & Magic展览海报 

在Kolnischer Kunstverein的"Resident"展览海报

 

Felix gets Broadcasted 2007

 

Cinema-in-the-Round 2006   

Mark Leckey 其他录像作品  

Still from 'The March of the Big White Barbarians' video 2005静物雕塑

Shades of Destructors画面截图

Shades of Destructors海报

Parade (2003)

LIttle Richard海报

Borborygmus 在Kunstverein's 地下室

 

说到Mark Leckey,不得不提到他的乐队Jack Too Jack

杰克也杰克由一群男人组成。他们两年前走到了一起,他们一起成长。他们在全世界的电影院和仓库表演。他们存在于一个新生的艺术世界与音乐世界中。他们被20世纪赋予生命和反文化的野心,但是现在,他们发觉自己行走于鬼魅之中,然而,他们依旧活着。 

乐队成员:Steven Claydon (Add N to (X))
          Mark Leckey (donAteller)
          Kieron Livingstone ( All New Accelerators)
          Ed LaLiq 

J2J'In the Long Tail' 在 ICA举办In the Long Tail' 活动海报 

在科隆 Kunstverein.的电影院16mm胶片循环播放 

In the Long Tail活动现场舞台 

在ICA的一号声音系统 

在Passerby的2号声音系统

Jack Too Jack 在康威大厅做 Shades of Destructors 表演,2004

在泰特的'BigBoxStatueAction'表演,从右至左分别是,Ed LaLiq,Lucy Mckenzie, Bonnie Camplin, Mark Leckey, Enrico David

Jack too Jack at the Rio 电影院 2005



Jack too Jack 在 ICA的活动, 2005

'Jackin' World' 在Inverlieth House, 2005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