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新媒体档案 > 谁在参与数字艺术?

谁在参与数字艺术?

2009-07-22 14:08 来源: 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数字时代的视觉革命”论坛精华节选(二)
文字统筹/三木

参会艺术家:
  冯梦波(艺术家)谭力勤(艺术家/美国罗格兹大学终身教授)缪晓春(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王智远(艺术家/澳大利亚白兔中国当代艺术收藏顾问)张小涛(艺术家/西南交通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丰江舟(艺术家/央视中视艺术总监)焦应奇(艺术家/中国艺术研究院)卜桦(艺术家)

学术主持:王春辰(博士/批评家/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段炼(加拿大康考迪亚大学教授、美术史论家)


网络让数字艺术传播更有效

段炼:看谭力勤和卜桦的作品,我发现他们在试图把技术性和当代艺术的观念性结合起来。技术性可能比较好理解,比方说软件的使用等等,谈作品的观念性就相对复杂些。举个例子,在卜桦的作品里,除了看到她技术的纯熟之外,她也在传递一个信息或者说表达一种态度,这个态度说得小一点是人与人怎样相处,说得大一点是关于和平的问题。谭力勤的作品一方面想把中国的乡土文化的特征“引进”到自己的作品中,另一方面又要把现当代的电子技术“引进”到作品中,比方说大磨盘那个作品,磨盘碾过电子屏幕,磨盘把屏幕压裂实际上包含了一种不同文化碰撞时的毁灭性。

谭力勤:去年我在中华世纪坛的座谈会上提出一个观点:技术也是创造的源泉。现在的技术发展太快了,有时灵感不是从生活中来的,而是直接从技术中来的。我们在寻找灵感的时候如果已经把技术层面的东西考虑进去了,当你了解整个技术的时候对创作是有很大帮助时,技术的更新会给你带来相应的灵感。技术的发展是一个无限的空间,这个无限的空间能给你提供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李铭超:数字艺术的传播方式和影响力相比绘画等传统门类有区别,比如卜桦作品更多的是通过互联网,数字艺术更希望传播给谁?影响了谁?

卜桦:一件作品在网上的流行,一方面是网络的平台提供了便利,还有一个是你作品的取向,就是你是面对什么样的观众群。回顾美术史上有很多重要的作品,你可能一点都不喜欢,但是它很重要。但是也有另外一类作品,可能不强调时代性,它强调的是永恒的情感或者人性的东西。所以有一些主题,有一些情感是不需要专业背景的人都可以理解的。


是手工文化还是数字文化?

焦应奇:手工文化的历史时期,人们探讨的主要是所谓形式的实验。而科学文化时期,我假设,我猜想,它主要探索的主题是人的能力,就是第二次探讨人本身,我把它叫做精神实验的一个阶段。

丰江舟:大家错误地理解,我们的电脑程序是人家编好的一个系统,包括软件,我们好像是被动地在使用这个软件。但实际上,在MAX软件里,对于一些人来讲是彻底开放的。像这样的软件,你要用很多手工的东西填写进去,编程就是一个手工活,也是一个很细的,像绣花一样的手工活,要编写很多串数据。

焦应奇:我觉得手工首先要去界定它,就是它的痕迹是直接的。比如说书写,毛笔书写和数字书写,同样是手工,但是它们两个的价值是不一样的,文化含义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关键是在这方面的区别。

段炼:关于手工制作的概念,就是手工制作的现象,当然从人类文明一开始就有了,但是这个概念提出来,作为判断艺术作品高低,艺术作品价值的一个概念,实际上是在19世纪后期,英国拉斐尔前派提出来的。拉斐尔前派的一个作者莫里斯提出,只有手工制作的才有价值。那个时候,英国出现了工业革命,已经可以开始批量生产东西了。那么到了我们今天,高科技,比如说这些图像,多媒体,不仅仅是批量生产,你都不需要到工厂去批量生产了。现在已不是机器复制了,现在是电子技术来复制,速度和量都大得多。

张小涛:我在想手工和印刷其实不是问题。我觉得一个时代有革命性、技术性,而忽略了本质是人。因为谈手工,谈机械变成很容易把人归类到手工里面,反而我觉得数字时代,能看到人,看到手工的东西是特别难的事。做新媒体,数字艺术,需要资本,需要成功,需要力量,我不太赞同把这两个分开,我觉得还是重视人,人的视野和他的方法,最后他脑中的世界,这种区别是比较简单的。

焦应奇:我觉得上面就是探讨文化的变迁和探讨技术的可能性,这是个不同的问题。比如我们说生活经验,生活经验就是艺术家创作的源泉。如果说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电气化的农村,和生活在一个天天拿着手机,天天电冰箱、电脑的生活经验还是不一样的,经验造就了我们的一些欲望,我觉得这个是有区别的。我觉得手工是永远不会不重要的,因为你有手,人不会进化得没有手。我们只是说这种文化形态和历史的局限性,比如我们在探讨艺术本体的时候,我们常常想当代艺术出现了什么问题。

张小涛:但我觉得这个就是简单的二元对立,把它简单地分为两极。手工的是落后的,数字时代是进步的,我觉得这个陷阱挺大的。

焦应奇:有你说的这个可能。但是我觉得要看你从什么样的一种方法上去看,关键是怎么去看,而不是说,我们相信很多人说反科学,说科学、工业带来的污染。比如有的人说反软件,说软件的话语权或者说本身的经济利益造成了很多的陷阱等等,我觉得都是一些局部的问题。我们现在热衷的当代艺术文化到底有什么样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按照我们的生活经验和我们的知识结构,参照系,去判断或探讨这个问题出在哪儿,这是我的想法。我并不是说手工文化明天就没了,就像葡萄牙人占领了巴西,说明天上葡萄牙语课,我们不上本地课是一样的。

段炼:我们今天已经讨论了很多的问题,而且最后一个问题讨论得相对比较深入,我们先要感谢几位艺术家,然后感谢我们在座的各位,当然更重要的是要感谢画廊和组织这次活动的资助者。

 
来源:中国证券报·收藏投资导刊

上一篇:系统更新——2009..    下一篇:新媒体艺术的先锋..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