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主编档案 > 2006、2007年 > 当代权冲艺术展II

当代权冲艺术展II

2011-07-30 16:04:38 来源: artda.cn艺术档案 作者:张海涛


展览名称:当代权冲艺术展II
策 展 人:张海涛
开幕时间:2006年7月2日下午3:30
展览形式:架上、DV、图片、行为现场
展出地点:北京锦都艺术中心

参展艺术家(按姓名拼音字母为序):北水、程广、蔡卫东、冯兮、黄岩、黑月(季胜利)、华继明、黄文亚、江铭、刘瑾、刘港顺、林兵、苏非舒、杨青(杨得清)、张义旺、张海涛、张小云

苏阳乐队在现场
策划:苏非舒
演出乐队:苏阳乐队
演出时间:2006年7月2日晚7:00 

小云类型主义荒诞实验作品朗诵会
策划:世中人
演出乐队:苏阳乐队
演出时间:2006年7月2日晚7:00 

物主义诗歌朗诵会
策划:苏非舒
演出乐队:苏阳乐队
演出时间:2006年7月2日晚8:15分

主办:阵地先锋广告有限公司  北京锦都艺术中心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大山子798艺术区123时空艺苑二楼北京锦都艺术中心

▼ 展览现场

 

 

中国权冲(充)艺术
——选择、复制、篡改

权充艺术关键词:选择、拿来主义、挪用、剽窃、抄袭、知识产权、反个性、无知之知、似乎无表现、原创性、似乎无意义、自动转换、复制、仿制、拷贝、篡改、盗版

当代现实社会人类进入一个空前的视象(视觉信息类象)时代,尤其是视觉信息以秒(甚至少于秒)作单位的速度,立时传递、显像,个人艺术创作在信息的汪洋大海中,很难产生新的震撼,任何被观看的图像、影像就成为旧的信息符码,创作越来越成为信息的提取、排列、组合、重组、转化、串连等念头,不再具有震撼的威力,仅是透过多元、多重渠道的视觉信息大量的交流。

权冲(充)艺术字面上有权且(①权力、权柄②变通不依常规)冲击、突破,权且充当、补充之意;即艺术家直接挪用、篡改历史和现世里既有的原作形象或行为,转换为自己的作品,对原创图像个性及版权、肖像权、著作权等文化产权的消解、冲击,补充,或者产生新的视觉及心理感受,这也是当今知识产权社会的敏感话题。名作不但是一种权力与传统的象征,也是一个供人审视名作所代表的权力与传统对人的压迫与专政的途径,同时也是一种侦探民族文化心理的手段,当然名作也还可以成为思想的场所,可以成为展开创作的空间。运用权冲手法的艺术家坦率引用、摘录、重复等各种现成影像是许多摹拟的累进,因而作品消解了原像个性,完全可由数字化、科技化形成的图像符号系统,亦即网络虚拟的拼贴、集合、缩小、放大、模糊、提取、分离、聚散的过程,其过程本身也是一种新现实,一部分被称之为“虚拟实境”失去了原作的拟象,是一连串视觉暂留、复杂的处理过程,永恒性当然不会是一个被重视的话题,选择、挪用、梳理、篡改等这些手段也是当今科技数字化的必然趋向。

“权冲”艺术在中国当代也越来越显示出其重要特质,架上、影像的权冲,是在直接掘取、挪用历史和现实等现有的形象,艺术家运用复制、篡改当代影像,有的已是再制或复制品,例如以前大师名作、文学戏剧、行为、电影静止镜头、一般摄影、广告照片、漫画图片、时装或产品影像、热门流行音乐录像带等,翻制甚至直接复制,被复制以后将原来的意义架空、转置、不但抽取、剔除了原有影像语言的权威性,以致支离琐碎。选择什么样的原创作品进行挪用、篡改,挪用、篡改后可能引发的版权争议性及文化针对性成为权冲艺术的一个兴趣的中心,这也需艺术家同样具有鉴赏家的眼光及水准,对艺术史及现实中既有图像敏锐的梳理和判断的能力,选择是确保作品质量的关键;另外模仿、篡改后作品所反应出的与时代联系的新的生存感受是权冲艺术另一个价值标准,权冲艺术中对原作不加修改的翻拍与业余者初级的摹仿有着本质的区别,已经超乎艺术家身体力行的技法、风格和表现的问题,甚至触及到最根本的——什么是“艺术”的问题。

事实,权充与再制的艺术,自古以来,一直都存在,古代绘制壁画时的转画,中世纪的手抄本、铜雕的造模翻制、建筑图、19世纪新古典主义“救火员”(pompiers)的假扮入画,整建古迹的修复,古物再制,商业摄影等,近代雪莉·莱维翻拍美术史,谢尔曼挪用美国好莱坞电影文化图像,以及森村泰昌、威廉·维格曼以一种戏谑的态度挪用传统文化。无不牵涉到权冲与再制的过程,但是从来都不曾像现在信息社会一样,以直接翻制原作,并做为自己的作品出现抢攻纯艺术的宝殿。

因此权冲艺术的表现方法不是中国艺术家的专利,这就提出一个问题;国外艺术家运用过的语言手段中国艺术家还能不能做,做了会不会再有意义?这就引发出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标准问题,中国的当代艺术目前放在世界艺术史当中,由于它借用西方现代艺术的模式,所以在语言方式的原创上是没有意义的,只是我们把借来的西方表现方法及语言进行一些变异及再创造来关注我们不同于西方的社会现实还有一定的意义。

权冲艺术是艺术家有意识、敢于承认挪用手法的艺术,而不敢承认的仿制、无意识的方案撞车以及业余初学者表面的模仿都不属于权冲艺术表现的范畴。权冲艺术的前提是艺术家在具备一定的鉴赏能力的情况下的选择和挪用,更多的是一种观念,很多从事业余模仿、行活及无意识的撞车的艺术工作者不一定理解复制原作的审美价值及观念,不能归为权冲艺术的范畴。另外一个前提条件是艺术家创作作品时具有原著的参照,这也是区别于解构艺术中的篡改和现成物品挪用艺术(如集合艺术)的关键之处,权冲艺术从技术手段上可分为:复制、篡改两大手法,这也是触及原创性和版权问题的两大手段。

权冲艺术从意义手段上可分为:

1、对原作更恰当的、更充分地加以仿制、修改或补充,是一种极积的态度。

2、另种是一种与传统文化进行对话并解构原作的手段,“恶意”的挪用和仿制原作,对名作的“消极”施虐的倾向。

另外从选题内容上可分为:退化的和进化的两类。

退化的权冲手法是从过往的历史中去寻找挪用的对象,有的仿制是过去的风格,或者是素材。

退化的权冲手法,挪用手段是对现代主义强调单纯,理性的断然拒绝,它质疑语言方式唯新是求的正确性,对传统采取一种开放的态度,它以开阔的视野,丰富多彩的艺术实践来证明传统之于艺术的重要,艺术家的挪用、篡改在客观上为人们提供了反思传统,丰富对艺术史的理解的契机。

进化的权冲艺术,则是由现代生活中取材,挪用的是现成物的素材本身,而不是风格。

当代艺术家不仅挪用传统,而且还对西方现实生活中图像与信息采取一种拿来的态度,将其自由地挪用在自己的作品中,艺术家可以说既是当下消费社会与大众文化,图像的消费与生产者,同时又运用这些图像再生产新的图像的制造者。

现代主义艺术的重要特征之一,是极力推崇艺术语言方式绝对的原创性,这与现代艺术排斥传统的态度有关,在高度商业化的艺术体制下,作品的语言是否“新”,即是否具有独一无二的原创成为决定作品市场价值的极其重要的标准,同时作品与作者本人在艺术史地位也主要以原创性为准线,但是这种新“或者说对原创性”的执着态度本身,其实也已经成为一种新的传统,一种现代主义艺术的传统。

商业化的无所不在魔影与传统决绝而带来的创作枯竭,使得奉抽象绘画为现代主义艺术正宗的现代主义艺术陷入了一种作茧自缚的局面,这时许多艺术家目光开始转向传统,重新思索传统在现代的意义,当“强调语言方式绝对原创性”到了极致的时候,随之而起的反动也就是题中应有之意了。

权冲艺术中对原创作品的进行“篡改”的手段,多以网络虚拟或戏谑的手法对原作进行仿制、修改,既让自己体会到一种与名作对话的快感,也同时以一种轻松的方式解构了艺术史及原作神圣不可侵犯性。而对原作不加修改的“翻拍”、“复制”的手段,如摄影的翻拍,则以削弱了原作的精美质感为代价,对原作作出自己新的解释,涣散对原作质量本身的注意力,促使人们将注意力集中到照片的内容上去,自动转换为复制时代新的生存感受。提示经过反复翻拍(即过滤)后仍然存在作品本质性事物。使原作再次新生。

选择一件艺术品不加修改的复制,也是对艺术原创性的另一种思考和实验,如果将艺术的原创降至最低点,还有没有创作的可能性和意义。以行为艺术的方式不加修改的复制行为艺术的过程,不论是积极的复制还是消极的“剽窃”,都肯定会对原作理念造成消解,但这并不完全是权冲(充)艺术的最终目的,权冲艺术更多的是对原作理念、意义的延伸和转换,选择什么作品复制及在实施行为过程中心态、体验、地点、时代背景和身份的差异都会构成一种新的转换过程,“体验”转化也是不同于图片翻拍的另一种权冲方式。

权冲艺术启发人们,语言绝对的“新”并不是原创性的唯一解释,也不是它唯一的价值标准,对语言原创性的认识可以更为柔性一些,当代艺术的生态呈现一种多元状态,主张价值观念多样,这中间同时包括对传统及现世原作的一种自由的思考和立场,如果以积极开放的态度,对原作大胆复制、篡改使人们获得了对原作的另一种参考,原作的生命也获得了一种更有意义的延伸与解释,焕发出新的生命,提供更多创作可能性。

艺术家什么情况下能用现成文章、杂志影像等原材料进行重组、架空成为自己的作品,在法律上仍然是一个争议的话题,国外雪莉·莱维案例、川美状告蔡国强事件、陈凯歌关于一个馒头的纷争及最近背景音乐版权问题都说明了这一问题的复杂性。另外现实生活中篡改、恶搞文化法律和道德底线的界定也是一个争议的话题,然而艺术家往往只是一个困惑话题的提出者,并不能解决问题,要想解决这些争议的话题,还需社会各界人士对争议性话题努力的解决和完善。

权冲艺术家坦然“复制”“篡版”的目的之一,其实也正在于此。他们以“挪用”提醒人们原创性并非真的如此前无古人,这些艺术家“剽窃”与其说是视觉的不如说是观念的,对原像的直接挪用已经触及到什么是“艺术”的问题,他们这种看似虚无主义式的问题,提起方式其实也涉及现代文化的许多本质问题,也反映出当下社会重要特征。

(备注:本文部分文字运用了“权冲”手法,请原作者谅解)

张海涛
2004年8月16日写 
修改于2006年4月于宋庄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