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个案+新青年 > 新青年 > 陈博(Chen Bo)

陈博(Chen Bo)

2011-08-01 11:54 来源: artda.cn 艺术档案 作者:artda


陈博(Chen Bo)

简历
沉波(原名陈博),1976年生于山西安泽
2000年入住宋庄至今

展览
2008年,《生活在宋庄》,北京,宋庄美术馆
2008年,《从圆明园到宋庄》, 北京,798,吉祥伯乐画廊
2007年,《07影像档案展》,北京,宋庄北向阳光
2007年,《对话与认识》,北京,798,环铁艺术区
2006年,《宋庄制造》——退出部分,北京宋庄鸭场艺术区
2006年,《人间烟火第三届》,北京,宋庄艺术合作社
2006年,《首届宋庄多媒体艺术节》,北京,宋庄艺术合作社
2005年,《暧昧•不确定性表达》 ,北京,798,李象群艺术工作室
2005年,《暧昧·昧暧》 ,北京探岭画廊 

 
艺术家作品

2000 三元里的晚餐

2001 潮白河

2001 王庆松

2002迷迪音乐节

2002杨青与石头

2003成力行为

2003非典时的辛店村口

2003唐城

2003韩冰

2003魏 猛


2004吃西瓜

2004高峰 马野

2004合作社展厅

 

2004崔涛

2004村民看展览

2004老冯 马越宋庄十年

2004老栗与常宗贤

2004马上

2004张海涛,老冯,窦金军

 

2004权冲艺术展合影

 

2004吕顺

 

2004划拳

 

2004宋庄十年

 

2004魏猛

 

2004辛店街头

 

2004马越 

 

2004尹坤十年展

 

2004游泳 

 2004权冲展乐队演出

 

2004唐城看法国印象派画展

 

2004与房东一起

 

2005捡破烂

 

2005老冯追悼会

 

2005老冯追悼会

 

2005李明铸

 

2005裸体日

 

2005暧昧 昧暧

 

2005方力均

 

2005裸体日

 

2006第二届裸体日

 

2005宋庄十年展

 

2005宋庄首届艺术节

 

2005宋庄足球队

 

2005宋庄足球队

 

2005王庆松

 

2005闫雨画廊3

 

2005李伟

 

2005徐志伟

 

2005张义旺

 

2006大院活动

 

2006孩童与作品

 

2006第二届裸体日

 

2006第二届裸体日  

2006第二届裸体日

2006美术馆 

 2006仿·无名山增高一米

 

2006老栗与王庆松

 

2006廖文

 

2006小堡宋庄美术馆

 

2006日出闭嘴演出

 

2006宋庄美术馆花非花合影   

 

2006张路桥与刘玉君

 

2006鸭厂艺术观摩展

 

2006张海鹰

 

2006张海涛潜默展合影

  

2007方力钧 

 

 2007放生 

2007张海涛婚礼

2007房产纠纷 

 

2007房产纠纷

 

2007工作坊第一回

 

2007萧昱

2007钟天兵的聚会

 

2007老栗家

 

2007李铭盛

2007燕子生日

 

2007六月联合

 

2007宋庄艺术节

 

2008.到艺术园区参观的人群

 

2008.宋庄房产纠纷之到方力均家评估房产

 

2008.8广场行为 

 

2008.高压线下音乐演出之张楚

 

2008.工作访

 

2008.唐城家包饺子

 

2008.下军棋

 

2008.宋庄音乐的演出

2008.为汶川祈福

 

2008.唐城盖房

 

2008.小堡村新年夜招待艺术家

 

2008.饶松青

 

2008.自然代言

 

2008.张义旺在潮白河捕鱼

将用一生纪录宋庄的人
——沉波宋庄纪实摄影档案

文︱张海涛

沉波2000年来到宋庄后便以一个敏感者的视角开始纪录生活在身边的朋友们,到现在12年过去了,他坚持拍摄了宋庄几千张图片作品。沉波成为纪录宋庄艺术生态最整体和最立体的艺术家。为什么我会给出这样一个评价?很多艺术家拍宋庄是以一个外来“过客”的身份出现,比如李勇A出版的《千万别当艺术家》、赵铁林出版的《黑白宋庄》、还有邓华出版的《宋庄》摄影集,即便还有一些住在这里的艺术家纪录的宋庄生活片段,都是局部的呈现宋庄生态状态。沉波宋庄摄影与这些拍摄者的不同之处有几点:一是他居住其中,与宋庄艺术家共呼吸同命运;他在纪录身边发生的事情时,他自己也会切身的参与其中;他的作品不仅仅是自我探索的手段,而且还是纪录事实的手段。沉波以自己之手纪录自己和身边的生活,也是展现自己的生活态度,表达自己对自己和所在的生活空间的解释权。二是沉波目前拍摄了宋庄最重要的转型阶段,时间跨度大,这样很多的个案通过时间的载体进行对照,梳理。我也时常给他意见,一定要用你一生来纪录这个群体,即使这个群体将来可能会变异或消失,建议他也要跟踪拍摄流散的艺术家生活,这样把纪录宋庄当作一个事业,成为用一生记录宋庄的人。宋庄艺术群落到现在已有18年的历史,18年来宋庄的艺术家已有三代人出现,外来的艺术“宋庄人”也已经把这里当着家来维护。我们时常看到沉波拍到我们早年刚来宋庄的记忆照片,有种说不出酸楚。沉波通过这群体的发生、发展与流变,来反映一个时代背后的社会和文化特征,也表达了事物自然物态变化的规律,通过一个群体与一个个体的生命维系来存入一个时代的生存现象,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沉波也一直做观念艺术作品,这与他的宋庄纪实档案并不冲突,但我觉得并非纪实就不当代,这是不争的事实。其实两者只是一个硬币的正反面,没有对错和高低,只存有艺术品质和敏锐的价值判断问题;而且如果记录能很快影响文化和社会,某种程度上说这样的作品更有直接性。沉波宋庄纪实摄影中被摄对象既有底层的艺术家也有精英艺术家的生存状态;有与体制冲突的个体事件,也有艺术公共事件的纪录;还有艺术家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的自然生命现象,这样就形成了一个相对立体和综合的群体特征。他的摄影与当代最具代表的纪实摄影家南•哥尔丁私密的主观视觉日记有着不同之处,沉波不仅仅只是拍摄个体的微观现象,而是以整体、客观、接纳的心态带给未来真实的史料,避免局部呈现带来的误读性。沉波在宋庄摄影的语言方式上尽可能以快拍呈现鲜活的画面,这是当代艺术主流趋势中的导演式摆拍、数字合成和禁忌触及都无法实现的。这正是当代艺术中另一种概念化表达方式所缺失的一面,即情感真实、朴素、自然和凝固记忆。

另外沉波的作品与传统纪实摄影的不同之处是传统摄影会有一些题材被忽视,沉波选择这个边沿、野生的群体纪录就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宋庄作为世界最大和具有影响力的当代艺术的群落,就像一个独立小社会,里面存有艺术和生活的物竞天择,也有生存的名利和压力。艺术群落随着政府介入和现代化进程,由早期94年入住时自发、波西米亚式的草根特征也开始产业化和时尚化,这与中国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以经济作为上层建筑分不开的。文化群落作为平衡一个城市物质和精神的支点,也面临城市化和商业化的冲击,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事实,但我们希望政府在保护群落自然发展的基础上建设,因此沉波纪录的这段群落的生存史料就更珍贵。在近两年拍摄过程中沉波感觉越来越“累”,再加上自己经济条件不好,生活不稳定,时常有点灰心,偶尔也有想“中断”拍摄的想法,但后来他自己还是坚持下来了,而且他的拍摄依然还在进行中。他回忆说以前的自由状态更适合他。我个人做为十年的同村朋友鼓励他说,以前穷日子的单纯固然快乐,但你无形中也担负着一种责任。我们有时觉得一生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比做很多零散的事更有价值。整体的观察,如果沉波能拍到宋庄历史变迁,将会为启示以后的人建立良性的艺术文化生态做出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2012年3月22日于宋庄美术馆

 

我在宋庄里,也在宋庄之外

Q:记者(艺拍网)
A:沉波

Q:你是2000年来的宋庄,那之前你在哪?
A:那时我在山西老家开了个照相馆。

Q:你从多大开始接触的摄影?
A:我1997年开始接触摄影,那时候我21岁。

Q:通过什么途径接触的摄影呢?
A:我小时候就对画画感兴趣。有一次特别有感觉,去学校的 时候有两条路。一条是平平的路,一条是翻个山过去的。我记得我翻山过去,看到了朝阳,觉得特别漂亮,我就开始去画它。结果画得一塌糊涂,因为那时候不会 画,也不知道怎么画,就觉得拍照来得快。我打工挣的第一笔钱买了个傻瓜相机,那个时候我爱拍旅游照、留念照、风景什么的。1996年在太原打工,就会买摄 影杂志看,比如《摄影世界》。那里面讲不了什么东西,但是总有那么一两篇去介绍国外的摄影师,就会越看越喜欢。刚好一个太原的朋友也喜欢摄影,他寄了两百 块钱,叫我帮他买一个凤凰的旁轴相机。买来后我就没给他寄,自己在太原拍了半年,过年回去才带给他的。太原打工结束之后,就回老家,定了一年的杂 志,1998年之后就自己开了个照相馆。

Q:那你是什么时候来到宋庄的?
A:我在老家边开照相馆,边开始买基础书看,边看边学边工作。用学到的一些摄影基础知识给人拍东西。两年之后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不能一辈子只开照相馆,我觉得要出去,接触更多的环境,学习更高更好的摄影技术。刚好北京有个亲戚,接着投奔他去了,阴差阳错就来了宋庄。

Q:那时候在宋庄做些什么呢?
A:刚开始跟着徐志伟做摄影助手。摆灯,还有测光。因为有些基础,所以算是一个不错的助手。他是拍圆明园纪实的,给了我很大的影响。我一直很有拍摄的冲动。但是因为没有钱,不能出去,所以只能拍摄身边的事物。结果拍着拍着就意识到这些东西的重要性。

Q:你是从2000年开始拍宋庄的?
A:是,2000年开始拍的,拍了十年。实际上2000年我只拍了一个卷,就一个乐凯卷。没有钱,特别穷。就拍了三元里他们聚餐的照片,片山在三里屯画肖像的。整个一个卷就拍了这两个地方。

Q:那你刚来宋庄是怎么生活的呢?
A:刚开始没有工作,就靠唐诚的接济,后来就开始努力找工 作,工作不好找,2001年没有找到工作。2002年才找到工作,北京胡同里一个小照相馆。一个月工资1千,工作了大半年。天天做388公交去,为了省 钱,买月票,每天路上奔波4小时。后来发现不行,2002年拍的东西特别少,太耗时间,一星期就只有一天周末,没时间去拍照。那时候连好的相机都没有,开 始就两个凤凰的单反,为了生计卖了一个,另一个借给朋友玩,结果被弄丢了,导致我2002年想拍东西都没有相机。到了2003年,不工作之后,实在想要出 去拍照了,于是就家里凑点,女朋友借点,买了个不错的135相机。2003年拍宋庄的量就开始大了,有意的去拍,到处跑。我觉得我看到一个自己可能永远想 象不到的生活状态,这种生活状态我也很喜欢。

Q:从第一个胶卷开始,你拍了十年宋庄,感觉拍得最高兴的是什么时候?
A:2004年到2008年的时候拍的特别多。那个时候大 家混在一起,状态特别自然,大家的感觉都很自然。2003年到2005年是最好玩的三年。其实最初也好玩,只是那时候我还没融进去。那时候宋庄还有点波希 米亚的感觉。到了后来——2005年宋庄艺术节开始,我就觉得不好玩了,因为商业开始进入了,宋庄的感觉有了明显的变化。商业越来越浓,大家开始谈钱,怎 么卖画,操作自己的东西,努力让自己的东西更加商业化,好卖钱。开始没有商业,大家都卖不了画,不会去谈这事。

Q:你觉得你自己和他们有距离感吗?是他们生活的旁观者?一个有意观察生活的人?还是和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A:我两种感觉都有。我不是一个画画的,我和他们在宋庄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因为我和他们的诉求不一样。但是我的生活状态又和他们一样。所以我又是他们圈里的,却又能从圈外的视角去观察他们。

Q:像你这样拍宋庄的人多吗?
A:有不少人,但是都没有我盯的时间长,我算是进入这个圈子了。他们很多人却都没有进入。除了我,徐志伟拍了几年,他拍的最早,他手里资料是早期宋庄。好多人都在拍,断断续续,但大多不在这生活,就我在这生活。


扩展阅读 

艺术档案 > 艺术生态 > 宋庄艺术区艺术与生活调查(纪实摄影)

艺术档案 > 艺术生态 > 将用一生纪录宋庄的人——沉波宋庄纪实摄影档案

上一篇:宋迪非+王力    下一篇:耿静新(Geng Jin..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