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当代水墨 > 当代水墨:充满争议的实验

当代水墨:充满争议的实验

2009-02-27 14:25:13 来源: 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南方都市报 记者:李怀宇 2006-07-12

    今天,当你走进广东美术馆一楼,仿佛走进一片芭蕉林。盆栽的芭蕉已经有点枯萎,地下铺满石子,当看清展馆中的文字后,不知底细的观众才会明白这是当代水墨空间的一件作品,作者郑国谷出了上联“鸟投雨打芭蕉林”,留下一张大白纸,让观众对出下联。
    这就是“第二届当代水墨空间:渗--移景与幻想”,6月30日至7月23日,陈福善、吴山专、顾德鑫、陈侗、郑国谷、陈劭雄、冯倩钰、严培明、杨诘苍等艺术家在广东美术馆展示他们对当代水墨的独特理解。
  
    奇思妙想的水墨题材

    与其说郑国谷的芭蕉林是一件作品,不如说是一个工程。据展览的策展人孙晓枫介绍,这500来棵芭蕉是专门从阳江运来的,早在6月20日,两大卡车的芭蕉连夜从阳江运到广州,23日又是两大卡车。至于栽培芭蕉的花盆,则是在广州芳村购买的,前后花了一个星期才完成“工程”。按照郑国谷的想法,这件装置作品是一座仿造的文人花园,类似注解般地集中了芭蕉、小径、石桥、山石、水墨画、书法和湖面等景观装置而成。湖中无水,只有许多书法纸团散落在按摩器上,而这些开动着的按摩器制造了“人工波纹”,荡漾在那人工的书法湖上。在这样的景观里,观众可以纵情于各种各样的休闲活动:或漫步行走,或面对书法和花园沉思,或是通过完成题目里的下联参与作品本身。
    如果说芭蕉林的用意很难一时理解的话,那么冯倩钰的《网络水墨》的形象则使观众一目了然。在冯倩钰的设计中,传统水墨画中的“四君子”梅兰竹菊与网络上的著名女性芙蓉姐姐、木子美、竹影青瞳、程菊花一一对应,围成一个四方的杉木板。有意思的是,木板还专门设计两个相连的小洞,又露出几付耳塞,通过窥视,可以看见其中显示屏滚动播放着几位女性的短片。在杉木板上的题字,则有--与几位女性对应的名言,芙蓉姐姐写的是:“我那张耐秀的脸/配上那付火爆得让男人/流鼻血的身材就注定了/我前半生的悲剧”。木子美对应的是:“从良/是一项伟大的/事业”。在每幅图像的下方,以传统钤印的方式,刻上几位女性的成名的网站如“谷歌”、“百度”、“水木清华”、“雅虎”等。
    据介绍,冯倩钰的技法也不是像传统的水墨画那样,而是从网络上下载这几个人物的影像,用Photoshop做成水墨的效果,再把这些图像投影到木板上,拿起毛笔照着投影勾勒。以中国传统“四君子”对应四位小姐,按冯倩钰的构思,并不是只是讨得观众一笑那么简单,而是在视觉和观念的层面上将两个广泛使用符号和标志的文化领域相互叠加。这两个文化领域为:中国文人的文化(这里以中国画为代表)和互联网,由此产生的张力和反差立刻突现了这些形象的价值观沦丧,并对当代知识分子的文化背景提出质疑。
    相对与奇思妙想而言,严培明的一系列纸画作品在传统水墨与油画之间探索着一条新路。现在人在法国的严培明以其气势雄伟的巨幅油画而知名,他的油画以单黑、单白或单红色为主,笔触有力、夸张,在这次采用水墨处理的画作中,依然表现出了与其油画作品相同的视觉力量和活力。
    同样为海外艺术界关注的杨诘苍则以创作大幅墨黑作品而知名,如今展出的是由一幅书法,两幅水墨画和两件录像作品构成的一个系列,名为“一切都是可能的”,提出另一种对世界的地理政治的设想:“欧亚西亚”。作品里通过一张地图、一面国旗、介绍欧亚西亚的足球队的录像,意在将传统课题转化为当代语言。
  
  在争议和不解中实验

  记者在现场观察中发现,对芭蕉林与水墨的联系,许多人并不是一下子能够领悟过来,有一位老太太甚至在现场大声说:“你看这些芭蕉种在美术馆里,很快就枯萎了,好残忍哪!”而对于其中两个展厅的地上布满了揉成一团团的废纸,让观众任意踩踏的现象,有一位小学生觉得好玩之余,却笑着说:“我不知道他们这样做是什么意思。”一位同时在馆中举办另一场展览的老艺术家则感慨:“我学了几十年字画,到头来还是看不懂当代水墨,实在看不出这些水墨与传统水墨有什么样的师承关系。”
    这次展览的策展人孙晓枫说,争议是意料之中的事,当代水墨近年来就在争议和不解中不断实验。去年在深圳画院展出的“黑-极-生-像”展,参加展览的四位艺术家分别是杨诘苍、陈侗、郑国谷和陈劭雄,也是广东美术馆这次当代水墨展的主要人马,作品也是对各种媒介进行尝试,其中包括录像、装置、水墨、书法、园林、建筑和行为。当时在艺术界已经产生了一些争议,而这次在广东美术馆展出的作品规模更大,影响更广,相信在艺术界会引起更多的碰撞。
    孙晓枫本人也是致力于当代水墨的实验,他认为,从多年来水墨实验的种种现象和各个个案中可以看到,即使“水墨”的表达方式、呈现出来的视觉样式改变了,但内在的某些精神特质一直和传统的水墨精神暗合,互相呼应,延续着文化血缘的谱系。
    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璜生则说,当代水墨实验的转向和走势一直是广东美术馆关注的焦点之一。早在2001年,他就和皮道坚策划的“第一届当代水墨空间:中国水墨实验二十年(1980-2001)”,目的是以一种美术史书写的自觉态度参与到水墨问题的讨论和文献收集的工作之中,同时也为后续的当代艺术研究提供一份当代水墨实验领域较为全面的、综合的、断代式的文献资料。对争议,要用一种客观的态度对待,但是实验还是要不断地进行。
    王璜生认为:“作为对一个学术领域的形态展现,更有利于我们以一种质朴的学术眼光来对待处于当下社会、文化语境中的水墨艺术所必须去认识、探讨和解决的问题--在当代多元文化并举、错综复杂的互文关系中,如何去确认自身的位置,并在当代艺术的‘日常事务’中发挥自身不可代替的作用。”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