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评论档案 >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2009-02-18 21:26 来源: 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里里外外——中国当代艺术展》展览三位策展人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文/费大为

知名艺评家暨策展人费大为自2002年年底起,担任比利时收藏家尤伦斯夫妇(Guy & Myriam Ullens)所成立的尤伦斯基金会的主任。该基金会于2003年正式成立,专致于中国当代艺术的范畴,除了主事收藏外(目前数量已超过1000件),并积极参与赞助和组织展览与学术活动;成立以来曾大笔赞助中国艺术家参加上一届威尼斯双年展,并于今年三月与比利时安特卫普当代美术馆合作组织了该基金会的收藏展,取名《天下》。六月初,尤伦斯基金会再次参与组织的一项大型中国当代艺术展《道与魔(中文名“里里外外”)》于法国里昂当代美术馆开幕,由费大为担任总策划,展出二十多位艺术家创作。笔者于《道与魔》开幕后三星期,在尤伦斯基金会的巴黎办公室与费大为就《道与魔(中文名“里里外外”)》的构思和组织、中国当代艺术现状以及尤伦斯基金会的工作等三条主轴展开了这项访谈。

  《道与魔》的起源与筹组

  问:请先谈谈展览的起源,为什么会产生这样一个中、法、比,三个不同公私立机构的合作关系?

  费:2002年时,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璜生跟我提议,请我在中法交流年中做一个展览,他一开始的想法是由广东美术馆来「出口」一个展览,我认为「出口」这想法还是有创意的,中国的美术馆过去还没有出口一个展览去外国这样的先例。他请我做总策划,负责内容上的构思,他负责后勤以及财务工作。我于是开始寻找法国这里的接收机构,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里昂当代美术馆──因为馆长Thierry Raspail一直「欠」我一个展览,从八十年代就说要和我合作一个展览,后来反复提起却一直没有真正实现──而且,里昂当代美术馆也是一个比较理想的合作机构,在法国是最好的美术馆之一。当我跟Raspail提出的时候,他立刻表示同意,事情就这么敲定下来。根据「法中交流年」的原则,从中国来法国的展览,制作费由中国方面负责,落地后的费用(布展、开幕酒会等)由法方负责。一般而言,展览制作费当然高许多,实际上广东美术馆能出的钱也是有限的。正好,2002年年底,比利时收藏家尤伦斯先生找我合作,同时表示他乐意支持我个人作为评论家和策展人所做的计划,我说目前正好有个展览计划跟广东和里昂在做,我们正在找钱。他问我需要多少钱,我以为他问的是整个展览的预算,我说大约是50万欧元左右吧,他说好,我给你50万欧元。后来我想,这样一来,广东和里昂还要不要出钱?我认为还是应该,出钱也是精神投入的证明。所以他们两个单位还是「卯足了劲」出钱,出到了他们各自的极限,广东出了大约13万欧元,里昂15万欧元,最后呈现的是一个将近80万欧元的展览;这对里昂美术馆来说也是一次很特殊的机遇,因为他们美术馆平时的重型展览的预算也就是12万欧元左右。

  问:我们首先注意到,展览分别取了法文和中文两个完全不同的标题──法文标题是 “Le moine et le démon” ,翻译成中文为「道与魔」;中文标题则为「里里外外」──是否有哪些语言、文化、政治或其它因素的考量?

  费:两个标题的并存主要反映了中、法两个不同的观众、两个不同的现实。首先,在法国做展览需要一个非常响亮的题目,但这题目可能在目前的中国不容易通过,因此需要在中文里头找到另外一个能够被接受的标题。另一方面,一个展览用两个标题正体现了中国开放过程中的一个现象:我们看到过去几年前几乎难以想象的事今天却能够实现;「道与魔」这个展览标题目前看来可能因为过于刺激而难以接受,过一两年再回头看,就一点问题也没有了。所以这两个题目对我来说是表现了一个时间差而已,它的意义将通过时间的延伸才逐渐展开。此外,「里里外外」也表达了国内、国外中国艺术家的联合,体制内和体制外的对话,展览的内部空间和外部空间等等,是一种比较温和的提法。

  位于转折点上的中国当代艺术
 
  问:「道与魔」确实也比较出人意料,为什么会想将「道」与「魔」这两个概念引到一个当代艺术展里头呢?

   费:这个题目出自中国的成语:「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因为这次展览试图寻找和中国当代艺术当下最重要的问题之间的联系。中国当代艺术在整个九十年代一直处在「地下」或「半地下」的状态,同时它又以极快的速度被国外的商业市场所吸收。这种状态深刻影响了这一时代中国艺术家的创作方式和思考方式。很多作品从主题和语言的选择到展览举办的方式,都和国外商业市场的渗入以及官方审查制度这两者有着密切的联系。这种情况到了2000年以后才有了戏剧性的变化。这一年在上海美术馆举办的上海双年展标志着官方对当代艺术的默许,2001年以后,中国官方开始公开支持当代艺术的对外输出,它资助了参加圣保罗双年展的中国艺术家展、柏林汉堡火车站美术馆的中国当代艺术展《生活在此时》,以及2003年在庞毕度艺术中心举办的《那中国呢?》当代艺术展览。2002年年底,广东美术馆举办了规模巨大的广州三年展,全面回顾九十年代以来的中国当代艺术。2003年秋天,北京同时出现了70多个独立策划人和艺术家自行组织的当代艺术展览而没有受到官方的干涉。当代艺术作为一种艺术形态正在被官方机构接受、甚至受到越来越广泛的支持。新兴的资产阶级──特别是一些房地产的老板们──也对当代艺术伸出了援助之手,许多当代艺术展览正是在他们的资助下组织起来的。总之,九十年代的地下状态从此不复存在;当代艺术正在变成一股不可逆转的潮流,成为一种「合法的」、甚至是「时尚的」艺术。

   但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艺术家和体制的交换关系中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新的局面如何去影响艺术语言和观念的思考?艺术家如何去寻找自己的立场以保持艺术的独立性?这次展览的目的之一,就是以这个变化中的现实为背景,来展示和探讨艺术家如何面对官方态度转变前后的新局面和新问题。佛家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告诫修行者警惕外界诱惑;这一成语后来被用来比喻取得一定成就之后,往往面临新的更大的困难。从表面上看,一种有利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局面正在慢慢被打开,我们好象正在赢得更多的空间。但是,赢得了一些东西,也往往意味着你失去了一些东西,或者是更多的东西;新的开放意味着旧的限制正在消失,同时意味着新的限制正在形成。在面对更大的空间的同时,你所遇到的问题也将会愈来愈复杂,就是所谓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魔」高一丈以后,「道」如何才能高出十丈、百丈?

  当然,我说的这个「魔」不是指外在于你的魔,并不是说政府就是魔,那太肤浅了。「魔」来自于内心,来自于受诱惑的本能。我们面对的「限制」正在从外部转向内部。「道和魔」这个主题暗示了艺术家在中国环境变化的过程中要超越的首先是他自己,而不是外部的现实世界。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潜默 · 静默(潜..    下一篇:关于艺术的“多米..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