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档案 > 评论档案 > Tris Vonna-Michell的项目

Tris Vonna-Michell的项目

2009-02-02 02:20:33 来源: 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塞纸》、2007-2008。表演现场、Kunstverein Braunschweig、
德国、2007。选自《莱比锡日历作品》2005-。摄影:Fred Dott。

Tris Vonna-Michell这个项目,一步步发展下来,看上去各个部分似乎都不太相干:一些家庭的老照片;已故的法国诗人亨利•肖邦喜欢鹌鹑蛋;德国人命名的Hahn或Huhn。此时这位英国艺术家的这个项目已完成,但他还会旅行到其他国家,继续探索个个体经验、历史、巧合相互交错的各种可能性。目前,观众已经对其有所耳闻,通常是以“破碎的、后媒介”的方式进行构筑。在表演中,Tris Vonna-Michell常用煮蛋计时器设定一个时间线(或者让观众设定),然后进入一个快速的而令人难以理解的独白中,讲述他的探索之旅,这些独白随意编辑或延伸;半即兴式的演说以可变的概略性装置完成,通常包括表演者的道具、录像和幻灯投影仪。

2005年,Vonna-Michell从格拉斯哥艺术学校毕业后,就开始进行非同寻常的表演之旅。他全部作品的精髓包括三件作品—Hahn/Huhn, 2003,《莱比锡日历作品》, 2005-, 《寻找肖邦》, 2005-2008,重新组合后,变成了《高低故事》(2008)。每一部分,除了自传外,对自我的找寻之旅相互交错。2005年,22岁的Vonna-Michell还是个学生,从英国来到了莱比锡,带了两个旅行箱,里面装着孩提时代的照片,日历,碎纸机,剪刀,胶水。从愚人节到五一期间,Vonna-Michell将自己关在了一间卧室里,这里位于民主德国时修建的居民区里,在小屋闭关的一个月内,他有计划性地将自己的过去一点点粉碎,将破坏后的图片在日历上重新组合。当时他研究摄影,希望能将这种媒质的局限性突破,捕捉到那些可能失去的一切,重新构建历史。
Vonna-Michell的母亲是德国人,所以本身有一半的德国血统,他曾表示,东德的神秘以及自身隐秘的历史,都深深吸引了他,通过她的照片,他发现了来自柏林的母亲的早期生活,断定自己家里,还有并不知晓的来自另一半球的生活。在完成这个项目之时,他参观了莱比锡一家博物馆,试图找寻某种广泛意义上的共鸣,接着他发现,在柏林墙倒塌后,民主德国国家安全部将过去已分类的文件毁掉,而大家所称的Puzzlers设备,正试图将六亿份文件—也就是那段隐秘的历史进行恢复修补。结果,Vonna-Michell的莱比锡项目从个人化的开始,发展成了对于历史文献价值的探求。作品最开始,是以《莱比锡日历作品》为题进行表演,在这个过程中,艺术家扔掉一片片纸张,叙述自己的故事。后来作品演变成Puzzlers, 2007-2008, 这件多形式的装置,不时包括这样的举动,对监视检察点头,对表演中的话语进行的录音,音调很低微,有时自身还会升级成一个新的版本,也就是2007-2008的《塞纸》。

《Puzzlers》、2007-2008、综合媒介
装置现场、Capitain Petzel、柏林、2008。

《寻找肖邦》开始于同一个夏天,同样也以自传为开始,Vonna-Michell试图找寻为什么他出生在英国海滨小镇Sounthend-on-Sea。在《沿着兔洞》(2006-2007)表演中,我们听到他的爸爸让他去问亨利•肖邦去,同时还告诉他诗人很喜欢鹌鹑蛋。从一连串的叙述中,我们知道Vonna-Michell去了巴黎买鹌鹑蛋,希望能碰上肖邦。结果没成。回家后,他做了一份礼物,也算是一件艺术品,将24只坏了的鹌鹑蛋,仪式般地放进了一个Ferrero Rocher的巧克力盒子中,托付给中间人,央其交给肖邦。随后开始重新写作他的故事,“记述鹌鹑蛋的生命以及设想的来世。”然而,这个方案并没落实。一些与这件作品有关的档案资料在布鲁塞尔的展览中被偷走了;2007年初艺术家发现他的信差并未将鹌鹑蛋送出去。他对这个故事进行了录音,以防不测。接下来的的阶段起名为《审判:行动7》(2007-2008),是对被窃之后解决方案的一个攻击,材料被盗后,画廊方面并没有向警局报案,当他向律师讲说事件时,让一个速记员将他所说的点滴记录下来。在最近的《沿着兔洞》的版本中,有了一个动人的终结曲,2008年初诗人去世之前,他终于见到了肖邦并为其拍下了照片。
这部技巧性的作品给艺术家本人和观众带来不同的意义和体验。《寻找肖邦》是个人化的,艺术家坦承自己是肖邦的仰慕者,深受他的表达方式以及他将身体作为工具的影响,而对于观众而言,作品的巴洛克式修饰偏离了中心,妨碍了他们领略到其中潜藏的艺术家追随艺术家的含义。更甚的是,这部作品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短了,额外的枝节随着Vonna-Michell找寻故事的枝干时而被省掉了,结果故事就变得日益残缺晦涩了。这部作品逐渐变成了一种询问,询问我们如何能或不能运用我们所碰到的事实概略去探索世界。这样,Vonna-Michell的项目将设计文献的诗意性的一系列近期艺术和其包含历史事实的可能性相交错在一起。他的作品实际表示了有意义与无意义之间的一种相互倚靠。以表演性讲话和物质片断的收集为途径,意义被不断地构建,破坏,再构建。通过具有挑逗性的(对观众而言)叙述,去追寻某种真相,Vonna-Michell表示,追寻本身很可能变成一种对自身的自我沉溺。表演所用的煮蛋计时器,最开始只是独白的道具而已,结果后来变成了Vonna-Michell所有表演中的一个标志。它表现了艺术家对时间和偶然性的关注,以及他对主观的概念性前提的倾心。

 
  《沿着兔洞》、2006-2007、综合媒介
   装置现场、艺术宫、布鲁塞尔、2006
   选自《寻找肖邦》、2005-2008。

事实上,Vonna-Michell的作品所提出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对于巧合偶然,我们究竟关注多少。Hahn/Huhn的讲述,人们可以感觉到,这是以实况转播播音员的快速语速进行叙述的,涉及的是德国的历史,所有这一切与题目《公鸡/母鸡》连在了一起,一个电话,用艺术家的话来讲,就是“讲述了二战后柏林的很多历史插曲”,正是这个联想的叙述的开始,穿插了对柏林安哈尔特地下的秘密地道的讲述;里面也提到了Reinhold Hahn的纪念碑,他是东德一名二十岁的边界守卫兵,当时为了帮助自己的家人逃离东德,而被一个西德人开枪打死;Vonna-Michell通过Google查找,确定这个人的名字叫Reinhold Huhn;然后讲述的是到法兰克福的一场旅行,在史泰德艺术学校学习期间,每天经过以核分裂的先驱者Otto-Hahn命名的大楼;这个项目在偶然巧合的基础上重新开始,返回柏林时,发现Reinhold Huhn-Straße的名字已经改了…
Vonna-Michell写到Hahn/Huhn的同音字重叠,表示“他希望他们都能在我自己的故事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这表示,世界的历史也可以转移到个人对自我认知的需要上来,反过来,个人的过去有可能对更大的领域进行解读。Vonna-Michell的作品中,大量的信息似乎在网上都可以找得到,所以,他将那些偶然性的材料组合在一起进行叙述的这番努力,显得就有些轻巧了。但Vonna-Michell表明,自己生活中真的去过某个城市和某条街道;这里是有真实的成分的,作为一个历史性的、个人与公众相互交错在一起的文本羊皮书,它是具有可见性的,虽然具有多变的不可靠性。


     《耗费的亮度》、2008、综合媒介。
     装置现场、三溪园、横滨。2008横滨三年展。

Vonna-Michell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他的作品说出了历史甚至是个人经验精确表达的困难性,无论是通过演讲还是媒体,图片还是录音。(2008年,在为横滨三年展所作的作品《耗费的亮度》(2008)中,他对于小时候去过的日本的地方进行了回忆记录,这些转换成一系列的日本诗歌颂读,从公园的扬声器里传出来,往昔好像就出现在现场,人们可以从磁带中追寻它的踪迹)。他的坚持中还是蕴含着一片赤诚的真心的,他不停地回归到所创作的每一个重要的项目中,并将其重新风格化,这些做法表明,很多事情都是无意义的、人们对历史进行了抹杀,认识自身和诠释过去是具有不可能性的,而这都是不可想象的。他哀怨而狂热地传递着这种感受,我们从世界精密的纬线中所创造出来的意义,在任何更真实的故事缺席下,足以带领我们向前。


— 文/ Martin Herbert, 译/ 王丹华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