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财经 > 女艺术家:下一个收藏风口?

女艺术家:下一个收藏风口?

2019-08-27 10:18:22 来源: 雅昌艺术头条ArtExpress 作者:刘龙


▲乔治亚·欧姬芙作品《曼陀罗白花1号(Jimson WeedWhite Flower No. 1)》于2014年11月20日在纽约苏富比拍出4440万美元的高价,是史上最贵的女艺术家作品。

女性艺术家崛起的速度可能已经超乎你的想象。8月1日,由苏富比梅摩指数(Sotheby's Mei Moses)发布研究报告称,在2012至2018年间,男性艺术家作品重复销售的价格整体增加了8%,而女性艺术家则达到了惊人的73%,增速远超男性。

与此同时,研究发现男性和女性艺术家过去50年内在转售市场上的表现也呈现出这种趋势,活跃在1945年之后的女性当代艺术家价格增速最快,比男性艺术家超出87.7%,而其他年代的女性艺术家也比男性多30.7%。
 
这与我们常规认知中的女性艺术家市场很不同。从整体环境来看,女性艺术家作品仍然是艺术品拍卖市场点缀: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集团发布的《2019全球艺术市场报告》(Global Art Market Report 2019)显示,2018年所有拍品中,男性艺术家作品就占了92%,全部成交额中也有95%由男性艺术家贡献。女性艺术家的拍卖最高价,也与男性艺术家相去甚远。
尴尬的落差源于长久以来艺术市场对女性艺术家的忽视和压迫,但结合报告所提出的结论,“较低的价格+迅猛的增速”,女性艺术家作品所蕴藏的巨大上升空间不言而喻。

虽然在拍卖价格上女性艺术家仍然忙于追赶她们的男性竞争者,但人们越来越有理由相信“她们”会在未来市场上制造出更大的动静。

性别之争,此消彼长

“相比文化因素和观看方式的转变,影响这一数据最重要的原因是,市场对于女性艺术家作品的需求正在增长。”梅摩艺术品指数组织负责人迈克尔·克莱因(Michael Klein)说:“人们也许会因此假设,市场份额可能会在未来十年内发生更大变化,而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近几十年里,女性艺术在市场几经起落,为何新需求会在眼下集中涌现?

报告认为,蓝筹艺术品的愈发稀缺是主要原因。随着知名艺术家的大多数作品被博物馆收入囊中,藏家们必须“向艺术史的更深处挖掘",来寻找一些作品丰富自己的收藏。这份压力使他们开始关注以往不曾关注的领域,比如一些被低估的女艺术家。

▲李·克拉斯纳,《The Eye Is the First Circle》 (1960)。这件作品以1170万美元的价格刷新了艺术家本人的最高成交记录。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而且女性艺术家的创作实在被忽视太久了,她们的市场降无可降、只能上升。近期蹿升的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李·克拉斯纳(Lee Krasner,杰克逊·波洛克的妻子)、苏富比推出来的古典画家阿特米谢·简特内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和伊丽莎白·路易斯·维基·勒布伦(Elisabeth Louise Vigée Le Brun)市场走高都是这种情况。

女性话语权日益强大

除了拍卖价格走高,艺术产业链条上游的画廊、美术馆、博物馆以及外部舆论等整体环境发生改变,也是令女性艺术家更受重视的关键原因。

2018年,安德鲁·W·梅隆基金会(Andrew W. Mellon Foundation)发布的《艺术博物馆员工人口统计调查》显示,从2015年到2018年,全球博物馆中担任领导职位的女性数量有所增加,比例从57%上升到62%。尤其是女性高层领导人比例的增加很可能引起了对女性艺术家的重视。

在长期被男性话语权笼罩的美术馆体系里,2015年泰特现代美术馆任命首位女性馆长弗朗西斯·莫里斯(Frances Morris)可谓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她自上任以来就一直大胆支持女性艺术家,她曾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增建部分“开辟室”开始对外开放时,就决定将一半的展厅用于女艺术家,这绝对是为一项颇具影响力的创举。

▲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弗朗西斯·莫里斯

近几年来,多位重要女性艺术家如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草间弥生(Yayoi Kusama)和艾格尼丝·马丁(Agnes Martin)等都在泰特举办了中回顾展,相比全球其他重要美术馆,泰特在推广女性艺术家上显得不遗余力。莫里斯表示,女性艺术家的成就显然还没得到充分认可,“现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策展活动,都会注重文化多元性,内容展现的多样性,尤其是对不同性别艺术家作品的展现。”

更为国内观众熟知的龙美术馆馆长王薇也是一位女性艺术推动者。近年龙美术馆不仅举办了“她们:国际女性艺术特展”,还为路易斯·布尔乔亚、喻红、向京等优秀女艺术家举办了个展,是国内举办女性艺术家展览较多的机构。

▲2018年龙美术馆“路易丝·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展览现场,图为作品《母亲》

而在画廊领域,女画廊主也更愿意推广女性艺术家作品。Artsy曾对2017年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展的199位展商做过一次分析,数据显示,女性画廊主代理的女性艺术家的人数,平均要比男性画廊主高出28%。豪瑟沃斯画廊便是其中代表之一。相比近期许多艺术市场上的人姗姗来迟地开始支持女性艺术家,女权主义深深蕴含在豪瑟沃斯画廊的基因中。作为画廊女主人的厄尔苏拉·豪瑟(Ursula Hauser)过去四十年来,收藏了许多女性艺术家的作品。

而当女性艺术家逐步成为市场潜力股,更多画廊也加入了这条新赛道。比如在强调女权的伦敦弗里兹艺博会中,已经连续几年举办了女性主义话题的特展。而据《艺术新闻》统计,2019年香港巴塞尔博览会上,女性艺术家作品比例明显提升,如卓纳画廊、豪瑟沃斯、佩斯画廊、白立方等多家重要画廊展位上的女艺术家作品占到三分之一以上。
 

▲豪瑟沃斯香港空间今年3月举办的路易丝·布尔乔亚个展“路易丝·布尔乔亚:我声唤我心”(Louise Bourgeois :My Own Voice Wakes Me Up)现场,图片来源:豪瑟沃斯

佩斯画廊合伙人兼亚洲区总裁冷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女性艺术家无论是从学术上,还是市场上,都在逐渐被发现和重新发现,这是大环境历史发展的一个反应,整体情况当然是呈上升趋势,相信未来也是这样。”

艺术圈更喜欢“老女人”?

虽然情况大有好转,但女性艺术市场的问题是多方面且多层次的,来自艺术产业链各个环节上的美好愿望和努力,还不能立马扭转艺术市场上已经存在了数百年的偏见和习惯。

一个事实是,相比男性艺术家,在世女性艺术家更难获得博物馆或重要机构的认可,许多我们熟知的女性艺术明星,首次在博物馆举行回顾展时可能早已步入暮年,甚至已经去世。这也侧面印证了 “艺术圈更爱年轻男人和老女人”的市场潜规则。因为在我们统计的过往3年最受拍卖市场欢迎的10位女艺术家里,只有三位仍在世,其中草间弥生已年过90。
但也有好消息,两位在世艺术家——塞西莉·布朗(Cecily Brown)和珍妮·萨维尔(Jenny Saville)的平均拍卖价格相比同辈的男性艺术家更高。这一发现也与2017年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的一份研究报告结论一致。
 

珍妮·萨维尔,《Propped》(1992)2018年10月在伦敦苏富比以953.7万英镑成交,自在世女艺术家最贵作品。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研究者们认为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二。其一,女性艺术家若能突破重围在二级市场中亮相,那么她的作品相比入门门槛较低的一般水平的男艺术家,质量可能会更好——或者说至少更受到追捧。其二,由于二级市场上女艺术家的作品相对稀少,就会产生供不应求的问题,而藏家自然也愿意为她们的作品付更多的钱。
而在年龄段更低的超当代(泛指40岁以下的年轻艺术家)群体里,女性艺术家甚至显示出更强的市场进取心。在2018年,拍卖价格最高的5件超当代艺术家作品中,有3件来自女性。
尤其是非裔背景的朱莉·梅雷图(Julie Mehretu)、尼基卡·奥库尼里·克罗斯比(Njideka Akunyili Crosby) 和艾芙瑞·辛格(Avery Singer)更是得到了市场的特别青睐,初入市场就被炒到数百万美元,是当下涨势最猛的女艺术家。
 

▲左:尼基卡·奥库尼里·克罗斯比(b 1983)右:她的作品《美人儿》2017年3月在伦敦佳士得拍出251.7万英镑

对于风格和题材,艺术市场一直比较宽容,因为有不同口味藏家的存在,每种风格的好作品都能找到对应的流向。不过纵观近3年最受市场欢迎的女艺术家名单,抽象却是一条无可争议的主线,除了欧姬芙和珍妮·萨维尔,其他8位女性艺术家的代表作都或多或少处于抽象范畴之内。

这一方面与女艺术家创作时会更侧重于对情感的表达,关注点也会更细腻有关,抽象无疑为情感表达提供了更广泛的空间。另一方面也与抽象表现主义的市场影响力,以及时下蔓延于全球的抽象趣味密切相关。
 

▲朱莉·梅赫雷图《墨景(深邃的光)》2019年4月在香港苏富比拍出4420.9万港元,她的作品从未在亚洲展出,却在香港刷新了个人拍卖纪录

为什么是她们在领跑女性市场?

最后,到了揭晓全部名单的时候,以下是我们统计出的最近3年(2017-19)拍场最受欢迎(总成交额较高)的女性艺术家排名:

TOP 1
草间弥生

总成交额:2.24亿美元

草间弥生

毫无疑问,最近3年都是属于草间弥生的。由于对Instagram等社交平台的得当运用,草间弥生的影响力从2012年开始扩散大全球各地,她不仅是各大艺术博物馆、艺博会、画廊的流量担当,在拍场上也是同样春风得意,兼得高价和群众基础。

最近3年,草间弥生有1710件作品在拍场售出,为艺术市场注入了2.24亿美元的销售额。而且其作品涨势十分惊人,在2014-2018年平均上涨了26.8%,重要作品更是翻了几倍,远超很多我们熟知的著名艺术家。

▲ 草间弥生《无尽的网#4》油画画布 143.5×108.6cm 1959年作

2019年4月1日,在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会上,草间弥生的《无尽的网》 (1959)以6243.3万港币成交,刷新个人价格纪录,不过在很多业内人士眼里,这还远不是草间的上限。

TOP 2
琼·米切尔
1.2亿美元

▲琼·米切尔

作为唯一在世时即被抽象表现主义认可的女艺术家,琼·米切尔的作品在拍卖场上一直受到欢迎,而在2018年她的遗产被卓纳画廊代理后,其行情更进一步。不仅同年5月《蓝莓》在纽约佳士得拍出1662万美元刷新个人纪录,其作品在各大艺博会上也成为几家大画廊展示的重点,而这一切都只是开始。

▲琼·米切尔《蓝莓》(Blueberry,1969年)2018年5月在纽约佳士得晚拍以1662.5万美元成交,刷新了个人拍卖纪录。在此之前的一周,卓纳画廊 (David Zwirner)公开宣布获得琼·米歇尔基金会 (Joan Mitchell Foundation) 的独家代理权,并于2019年5为于纽约空间为其举办个展。

TOP 3

路易斯·布尔乔亚
9121万美元

2019年5月,在纽约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上,她的《蜘蛛》(Spider)最终以3205.5万美元的价格完美成交,大幅刷新了其个人纪录。而在这三年间,布尔乔亚的展览也持续在全球各大美术馆(其中包括上海龙美术馆、北京松美术馆)和画廊中巡回,强大的画廊支持让她的艺术故事传播到全世界各位美术馆馆长和观众耳中。

布尔乔亚《蜘蛛》2019年5月在纽约佳士得3205.5万美元成交,刷新个人拍卖纪录

TOP 4

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 O'Keeffe)

6504万美元

 ▲乔治亚·欧姬芙

欧姬芙是最贵女性艺术家作品的保持者,艺术史地位也非常显赫,不过由于重要作品有限,她的行情一直是卖方市场。不过有趣的是,随着她的作品于2017年从美国艺术专场转移到印象派与现代艺术专场,再于2018年转移至当代艺术专场,其市场价值也增长了约16%。

 

乔治亚·欧姬芙《街道》2018年11月在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晚拍中以1328.25万美元成交

TOP 5

塞西莉·布朗
5260万美元

 

塞西莉·布朗

对于了解西方当代艺术的朋友来说,塞西莉·布朗这个名字应该并不陌生。这位英国当代女性画家以介于具象和抽象之间的绘画语言,以及狂放的主题闻名。在2015年与高古轩分道扬镳之后,她的市场迎来重生,各路买家仿佛重拾了2008年初见其作品时的热情,多件作品在转售中取得了50%以上的受益。她最新的价格纪录是2018年纽约苏富比中《夏日痴魂(Suddenly Last Summer)》拍出的670万美元(8年翻了5倍!)。

 

塞西莉·布朗《夏日痴魂》2000年首次在高古轩画廊售出,之后于2010年5月以108.25万美元的价格拍出,2018年在纽约苏富比又拍出670万美元,刷新布朗的个人拍卖纪录

TOP 6

阿格尼斯•马丁
4517万美元

▲艾格尼丝·马丁

这位发展了“交替彩色横条风格"的美国抽象画家艾格尼丝·马丁市场爆发点在2016年,在前一年的泰特回顾展结束后,2016年5月她的《橙色树林》在佳士得以1070万美元打破了个人纪录。此后3年,对她的市场兴趣一直在延续,但重要作品的缺席,让这股热度慢慢归于理性。

艾格妮斯・马丁《无题#12》压克力彩、彩色铅笔画布 182.9 x 182.9cm 1981年作 2019年纽约佳士得成交价:573.12万美元

TOP 7

芭芭拉·赫普沃斯(Barbara Hepworth)
3961万美元

▲芭芭拉·赫普沃斯

被国际雕塑界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雕塑家之一的芭芭拉·赫普沃斯,自其大型回顾展于2015-16年在英国泰特、荷兰和德国巡回后,市场表现一直十分稳定,是欧洲拍卖中的女性主力。

芭芭拉·赫普沃斯《The Family of Man (Figure 8, The Bride)》 2017年6月在 伦敦佳士得以383.8万英镑售出

TOP 8

海伦·弗兰肯特尔(Helen Frankenthaler)
2968万美元

▲海伦·弗兰肯特尔

发现抽象表现主义中的女艺术家已经是美国一个持续很久的热门话题了,但早早即被认可的海伦·弗兰肯特尔仍是独一无二的。有人说,她对艺术界的贡献可以与提香、皮埃尔·波纳德和马蒂斯等大师相媲美,这多少有捧杀之嫌,但她2018年在纽约苏富比以301.5万美元刷新纪录的《Blue Reach》却让人觉得,她或许真值得这份高评价。

 

海伦·弗兰肯瑟勒《Blue Reach》(1978年),成交价:301.5万美元,2018年5月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日间拍卖,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图片来源:苏富比

TOP 9

珍妮·萨维尔
2565万美元

▲珍妮·萨维尔

珍妮·萨维尔是榜单中唯一的70后,她也是近5年里全球70后艺术家里的价格至高点。2018年,她又把这个点往上抬高了一些:大幅作品《支撑》以953.7万英镑成交,刷新了在世女性艺术家纪录。虽然人们难免把这个价格作为反面教材,与接近1亿美元大关的大卫·霍克尼和杰夫·昆斯相比,不过这不能掩盖萨维尔艺术的光芒。沿着弗朗西斯·培根、卢锡安·弗洛伊德的脚步,她的具象绘画越来越受到更大范围市场的认可。

 
珍妮·萨维尔《临界》布面油画 305.1x168.3cm 1994年 2019年3月伦敦苏富比成交价:544.2万英镑

TOP 10

克洛德·莱兰(Claude Lalanne)
2413万美元
 

▲克洛德·莱兰

克洛德·莱兰《鳄鱼办公室》 2017年12月纽约苏富比 217.5万美元

作为巴黎前卫艺术家,克洛德·莱兰的作品可以用超现实主义、古典、当代、艺术、装饰艺术、功能性设计….这些大写的艺术设计词汇来概括。而在今年4月克洛德·莱兰去世后,艺术市场对她的热情也变得更加高涨。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