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评论档案 > 桃瑞丝·沙尔塞朵(Doris·Salcedo)

桃瑞丝·沙尔塞朵(Doris·Salcedo)

2009-02-22 15:05:11 来源: 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桃瑞丝·沙尔塞朵

桃瑞丝·沙尔塞朵(Doris·Salcedo),1958年出生于哥伦比亚,目前生活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

艺术家作品

Salcedo的装置和雕塑更多的是一种对政治和精神上的考古,她利用日常生活中的材料,为这些累积了多年岁月的物件赋予更深层次的意义。Salcedo经常利用某些特殊的历史事件作为她创作的切入点,让普通的材料肩负着历史、社会、政治、经济的背景。

Unland The orphan's tunic
1997
Wood, cloth and hair
31 6/16 x 96 1/16 x 34 14/16 in. (80 x 245 x 89 cm)
Photo: David Heald

在她早期的一些作品中,Salcedo将日常家具和布料结合,她从哥伦比亚的近代历史出发挖掘这些物件的源头,把它们从日常的功能性抽离出来后直接将其连接到个人和社会政治的悲剧中。

近年来,她的方式也有所转变,从小范围的装置延伸到一些拥有特殊历史意义的地点或空间来制造一些眩目的环境效果。2002年为了纪念1985年游击队攻入波哥大司法部政治暴乱的17周年,Salcedo在波哥大的新司法部大楼上将无数的椅子缓慢的在52小时(暴乱的时间长度)内降下,这种独特的纪念方式象征着对此空间遗忘的再置。2003年,在伊斯坦布尔,她在一条平凡小巷里的两间楼房之间堆满了1600张椅子。

2007年,Salcedo被邀请至泰特涡轮大厅的作品《Shibboleth 》《口令》是一条从展厅门口裂开的缝,观众步入展厅后感觉自己就像刚经历过一场地震。而Salcedo却解释说这个作品与政治有关,对她而言,任何一种艺术都与意识形态有关,都有关政治,这道裂缝更多的暗喻着社会、宗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Untitled 无题
1996
Wood, cement and cotton
84 5/8 x 55 1/8 x 74 13/16 in. (215 x 140 x 190 cm)

Salcedo上世纪90年代的作品多为自己国家背景的灾难有关,哥伦比亚动荡不安的政治局势和天灾夺走了她身边许多家人朋友的生命。这些日常家具来自这些受害者,Salcedo利用各种材料,如布料、骨头、毛发等将它们错乱的拼贴在一起,把这些生活中最常见的东西一下变得陌生恐怖。

Noviembre 6 《11月6日》
2001
Stainless steel, lead, wood, resin and steel in three parts
Overall dimensions are variable
Photo: Stephen White

Salcedo 为了一系列Unland的作品,走访了许多哥伦比亚家庭。为了这件作品,她花了3年时间采访许多因为迫害而失去父母的小孩“这些孤儿完全的被遗忘了,他们就像隐形人,其实他们非常渴望自己被关注。”Salcedo 将两张完全不同的桌子强行的连在一起,并在桌面上钻开了无数细小的孔,花了大量的时间和人工将一些毛发编织在桌面上。

 

Untitled 无题
1995
Wood, cement, glass and metal
63 3/4 x 39 3/16 x 14 9/16 in. (162 x 99.5 x 37 cm)

Thou-less
2001-2002
Stainless steel in nine parts
Dimensions variable
Photo: Dieter Schwerdtle, Kassel

Untitled 无题
1998
Wood, cement and metal
object: 2140 x 1495 x 570 mm
sculpture

Untitled 无题
1989-1992
Wood, cement and steel
28 1/2 x 21 3/4 x 18 in. (72.7 x 55.5 x 45.9 cm)
Photo: John Riddy 

Tenebrae Noviembre 7, 1985《1985年11月6日,熄灯礼拜》
1999-2000
Lead and steel
Dimensions variable

Camisas 衬衫
1989
Cotton shirts, gesso and iron rod
13 3/4 x 17 11/16 x 70 7/8 in. (35 x 45 x 180 cm)

 

 

 

这件装置纪念1988年哥伦比亚香蕉种植园里手无寸铁的工人,他们在被带离家园后遭残忍杀害。白色的衬衫整齐的贴放在一起,尖锐的铁杆将它们串起来,这种强行的插入意味着某种暴力的侵犯,然而铁杆回避了人体的重要部位,只从旁边插入,Salcedo认为这是为避开一些人们对作品的误读。

ATRABILIARIOS 忧郁
1992-2004
Wall niches, shoes, plywood, animal fibre, surgical thread

ATRABILIARIOS 忧郁
1992-2004
Wall niches, shoes, plywood, animal fibre, surgical thread

就如衣服,每一件物品都意味着一位无名的人,它们的穿戴者。作品中这些单件或成对的鞋子都是从一些受害者家庭里收集来的,它们的女主人都消失了。鞋子被放置在墙上的凹室里,外面用一张动物的皮紧密地封起。地上有一些用同样动物皮做的小箱子,就像一具具棺材,整个空间都回荡着一股遥远可怕的无名记忆。

2003年的伊斯坦布尔双年展,Salcedo在一条无名小巷里的两间楼房之间塞满了1600张椅子。这是为唤起人们对全球移民工人的注意,是这些微不足道的、生活在边缘的底层人物在支撑着巨大的全球化经济。 

Abyss 深渊
2005

2005年在都灵三年展上,Salcedo 将展厅用砖包围起来,制造一种严肃强势的力量,观众在弯身爬入展厅后将意外的发现自己身处都灵利沃里城堡的圆屋顶下,感受到一股逼威和排斥。

Shibboleth 口令
2007,泰特现代馆

Shibboleth 口令
2007,泰特现代馆

 Shibboleth这个词来源于圣经的一段故事,圣经中的第12章1-6节中提到:

逃亡中的的以色列人在试图穿越约旦河时遭遇了他们的敌人基利德人。基利德人用非常残忍的手段来对付这些难民,由于在以色列的方言中没有“sh”的发音,于是基利德人便让他们念“Shibboleth”这个词,只有发音准确的人得以活命,发音不正确者必杀无赦。

所以后来这个词就带有考验、鉴别或口令的意思。Salcedo认为我们所谓的民主世界存在着严重的歧视和隔阂,来自弱小国家的移民需要通过某种形态的“口令”来鉴别,社会中到处是受害和剥削的角色。 

Neither 既不
2004年

Neither 既不
2004年

 

2004年在白立方体画廊的作品,在空间中重新制作4面新墙,在墙体未干时把铁丝网印在表面上,不同程度的积压让人感觉空间有多面新的表层。这是一种被暧昧干涉后的印记,模棱两可的欢迎和侵略感。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