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新媒体档案 > 广州三年展撤下生物技术与人工智能话题作品

广州三年展撤下生物技术与人工智能话题作品

2019-02-14 22:24 来源: Artforum中文网 作者:艺术论坛


▲ 扎克·布拉斯和杰米玛·怀曼录像装置《我来学习的所以:))))))》静帧
图片:扎克·布拉斯和杰米玛·怀曼

于2018年12月21日 在广东美术馆开幕的广州三年展中有数件作品被迫撤下,具体原因不明。广东美术馆学术事务部副主任黄亚群告诉《纽约时报》,撤下这些讨论人工智能、生物技术以及其他科技进步问题的作品,部分因为它们“与广东人民的趣味和文化习俗不相容”。

在被文化官员审查的作品中有来自美国艺术家希瑟·杜威-黑格伯格(Heater Dewey-Hagborg)的作品《T3511》,那是一部探索生物银行以及对于人类生物材料进行商业化的录像作品。其他作品还包括荷兰艺术家弗洛里斯·卡耶克(Floris Kaayk)的《模块化身体》以及扎克·布拉斯(Zach Blas)和杰米玛·怀曼(Jemima Wyman)的作品《我来学习的所以:))))))》。另外,伦敦艺术家陆明龙(Lawrence Lek)以及已故电影人哈伦·法洛基(Harun Farocki)的作品同样受到波及。

许多作品在最后时刻被撤下,这样的审查方式对于中国国内的展览来说并非首次遭遇,但是最近,“敏感”的话题已经不仅限于一些具有争议性的政治议题。荷兰独立艺术空间MU的馆长、广州三年展策展人之一安琪莉可·斯班尼克(Angelique Spaninks)认为,任何造成不适的事情,“都会让这里的官员感到紧张。”

 

挑战社会伦理,广州三年展临展前撤下一些作品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作者:AMY QIN​

希瑟·杜威·黑格伯格关于生物黑客虚拟故事的录像作品被中国一个艺术展撤下。ANA BRIGID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人工智能机器人。3D打印人体器官。基因组测序。

在一个决意成为世界科学技术领导者的国家,这些似乎是自然感兴趣的话题。但在中国,这个已然成为审查制度世界领导者的国度,一些密切关注这些突破的艺术品被当地文化官员视为禁忌。

这些作品就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对社会和伦理的影响提出质疑,上周末,根据中国南部广东省文化当局的命令,它们突然从即将到来的广州三年展上被撤下。

来自欧洲、日本和美国的艺术家并没有被告知他们作品被展览拒绝的官方原因,这个展览原定于12月21日在广东美术馆开幕。

于是,一些该展览的策展人和受影响的艺术家只能一直猜测,为什么这些作品会被禁止。他们的结论是什么?原因可能是,这些作品太是时候,与中国太相关 ,因此对中国官员来说太不舒服了。

“新闻充斥着对基因编辑婴儿的关注,”美国艺术家希瑟·杜威·黑格伯格(Heather Dewey-Hagborg)说道,她的作品《T5311》也在被撤展的艺术品当中。“我可以想象,对于艺术或任何涉及生物技术未来及其漏洞和黑暗面的内容而言,这绝对是一个看起来很危险的时刻。”

杜威·黑格伯格指的是上个月发生的爆炸性事件,即中国科学家贺建奎称其创造了世界上第一对经过基因编辑的婴儿。该事件宣布之后,中国和海外的科学家纷纷谴责贺的行为,称其鲁莽和不道德。

在此背景下,杜威·黑格伯格与电影摄影师小泽俊明(Toshiaki Ozawa,音)合作的《T5311》作品似乎特别具有时效性。这个四通道录像作品讲述了一个生物黑客的虚构故事,她对自己从网上买来的一份唾液的匿名捐献者十分着迷。通过分析唾液中的DNA并利用基因谱网站,生物黑客能够找到这个匿名捐赠者。根据杜威·黑格伯格的说法,该视频旨在提出有关生物学商品化、隐私和生物伦理学的问题。

但在中国,官员们常被鼓励宁可谨慎过头,也要将社会稳定置于首要位置之上,用直白的道德相关问题激起公众讨论,往往是不受欢迎的举动。

荷兰独立艺术空间MU的馆长、广州三年展策展人之一安琪莉可·斯班尼克(Angelique Spaninks)说:“那些关于隐私的作品甚至让我都感到不舒服,当然,这些作品因此也非常有力量。”但她说,任何造成不适的事情,“都会让这里的官员感到紧张。”

其他被禁的作品包括《模块化身体》(The Modular Body),一个关于使用人体细胞和人造器官创造生物体的网络科幻故事。该作品由荷兰艺术家弗洛里斯·卡耶克(Floris Kaayk)创作,旨在提出关于人体器官3D打印的可能性、借助技术延长生命以及从头开始设计生命的渴望等问题。

其他同样被撤下的有扎克·布拉斯(Zach Blas)和杰米玛·怀曼(Jemima Wyman)的作品《我来学习的所以:))))))》(im here to learn so :)))))))),这是一个让微软于2016年创造的人工智能机器人Tay复活的四通道录像作品,在被用户训练成了一个恶人后,Tay在不到一天内就被关闭。根据布拉斯的说法,中国的博物馆官员最初要求在视频中删除两句话(一处涉及淫秽,另一处提到阿道夫·希特勒),后来文化当局决定最终否决整个作品,里面还涉及到了女权主义的议题。

扎克·布拉斯和杰米玛·怀曼作品《我来学习的所以:))))))》的一幅画面,这是一个将人工智能机器人复活的录像作品。ZACH BLAS AND JEMIMA WYMAN

据策展人称,来自伦敦的艺术家陆明龙(Lawrence Lek)和2014年去世的电影制片人哈伦·法罗基(Harun Farocki)的作品也从展览中被撤下。

主办三年展的广东美术馆是一间接受政府资金的机构,它的学术事务部副主任黄亚群表示,撤下这些作品的决定部分取决于它们“与广东人民的趣味和文化习俗不相容”。

尽管三年展在最后一刻撤下作品的决定令一些人猝不及防,但对于中国艺术界的许多人来说,在应对中国往往难以预料的审查过程时,这样的挫折经常发生。

中国审查机构感觉像是全能的庞然大物,但是,让一场展览通过文化官员审查的努力,往往是一种持续的谈判和平衡,它可能取决于一些因素,包括展览由哪个部门负责,以及当地的情况。展览组织者经常被迫想出一些巧妙的策略来规避或减缓审查,例如,展出一件没有解释性文字的作品,或者对观看展览的年龄加以限制。

“通常,他们会否决涉及政治、内政或裸体的作品,”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Jimei x Arles International Photo Festival)的艺术总监零零(Victoria Jonathan)说,这个每年在中国南方城市厦门举行的摄影节是阿尔勒摄影节(Rencontres de la Photographie d’Arles)的合作伙伴。“有时他们反对某件事是因为它和新闻有关。有时他们的决定就是毫无道理可言。”

中国并不是唯一会将可能令人不安的形象撤出展厅的国家。去年,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nheim Museum)从一场备受期待的展览中撤下了中国艺术家的三件作品,其中一件有比特犬在跑步机上跑的画面——此前,动物权利支持者即其他一些人对这个名为《1989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Art and China after 1989: Theater of the World)的展览施加了压力。一些评论家说,古根海姆博物馆应该利用这场争议,让公众去接近不易理解的艺术。

广州三年展的策展人斯班尼克说,她对撤下现有作品的决定感到失望,但她希望这个名为“诚如所思:加速的未来”的展览中剩余的作品仍能引发有关科技未来的辩论。如果不进行更多的删减,它将持续到3月10日,将有40多位艺术家参展,其中包括林恩·赫希曼·利森(Lynn Hershman Leeson)、王郁洋和特加·布莱恩(Tega Brain)。

卡耶克花费数月时间为这次展览制作了《模块化身体》,结果在最后一刻被撤下,在电子邮件中,他说自己感到“非常沮丧”。

“当代艺术难道不是应该提出问题,讨论关于现实和我们不久的将来的重要主题吗?”他写道。“如果这些问题,当代艺术的核心,言论自由,思想自由,都遭到忽视和削弱,中国为什么还要组织这些昂贵的大型‘当代艺术’展览呢?”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上一篇:讲座︱张海涛:新..    下一篇:访谈︱菲利浦·齐..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