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生态 > 艺术乡建给中国当代艺术带来的反思和转型|从2018广安田野双年展谈起

艺术乡建给中国当代艺术带来的反思和转型|从2018广安田野双年展谈起

2018-08-23 12:37 来源: 人民艺术 作者:米唐


 

 ▲ 艺术家在宝箴塞周边田野考察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狄更斯在《双城记》中的这句话无疑是对当下最好的诠释。社会和生活都在不断的发生变化,人们的思想和精神文化需求异步同趋的与之对应。中国当代艺术也在自己的内部系统的不断崩塌冲击下开始了一个新的反思和转型时代。

武胜,隶属世纪伟人邓小平的故乡——四川省广安市,地处四川盆地东部,嘉陵江中游,广安市西南部,四川、重庆两省市结合部,它是中国民间艺术之乡,有“嘉陵明珠”之称。在这个炎热的八月盛夏时节,这个距离重庆市区140公里的小县城迎来了一众艺术家、策展人,他们此行是为了年底12月16日在这里举办的“守望原乡-2018广安田野双年展”,他们顶着烈日对展览场地——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宝箴塞、段家大院,以及充满田野气息的荷塘和原生态环境进行了实地考察。

▲ 考察现场合影

2018年8月3日,广安田野双年展的发布会在武胜县朝门民国风情大院具有乡土风情的“坝坝宴”里拉开了序幕。广安市文联主席童光辉、总策展人一山、策展人顾振清、冯博一发表了讲话。首届广安田野双年展以“守望原乡“为主题,试图以当代田野艺术样本的国际化建构方式,邀请国内、国际艺术家参与公共艺术创作与展示,实现一种以当代艺术的创新意识引领中国乡村建设、乡村转型的文化实践。

 

▲ 艺术家在 宝箴塞考察现场

近年来,安徽的碧山、山西的许村乡村建设的长期艺术实践项目,以及首届合川国际新媒体艺术节、隆里新媒体艺术季、“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等大型的当代艺术活动,都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当代艺术由大城市向乡村转移的趋势,出现了恢复新的农业生活方式相呼应的“逆城市化”现象。这种现象的出现的发生,是乡村改革大背景下的产物,政府的支持,艺术产业的推动,共同铸就了艺术乡建的不断深入与开展。而他们为中国当代艺术也带来了一定的反思与转型。

 

▲ 发布会现场

 

中国当代艺术的在地性创作,
需要与在地传统产生关系

 

▲ 总策展人一山发布会现场致辞

作为武胜艺术乡建的先行者,总策展人一山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到,“我们的艺术家在进行在地创作时,会需要助手来协助,但是我还是坚持要农民要介入,当地的铁匠、木匠、石匠都要参与进来,只有让农民们对于创作融入了自己的情感,当他们在看到展览的时候仿佛是看到了自己的创作成果的时候,才能对他们产生真正的感触。”

当代艺术与农民农村如果要发生关系,实现真正的在地性是要用艺术来表达对农村文化的关怀,与在地传统产生关系,与农民产生结合度,对他们的生产、生活进行关注。要对农村文化进行反思,进而引起农民的共鸣。

▲ 当地村民毛笔写 的广安田野双年展

▲ 当地特色的坝坝宴

艺术家在进行创作的时候,大量使用了多民族的文化,农民生活为我们艺术创作提供了原始艺术素材,现在当我们反过来对于他们的文化生活产生影响时,是需要艺术家花费真心去对待的时候,现在是需要帮助他们进入文明艺术生活的回报。本次广安田野双年展对艺术家在地创作使用的素材进行了一定的限定。一方面,当地物料使用的本身,让当代艺术创作的在地性得到深化与植入,而这些作品本身在思想上的前瞻性与物料的在地性产生冲突与火花,让作品的内涵得到升华。另一方面,这种创作的形式,会让部分艺术家从公益角度,留下作品在当地留存,因为资金有限大批量回购艺术家的作品留在当地可能性不大,所以这也是本次双年展考虑的问题。主办方以及策展团队会动员一些艺术家留下来一部分作品,让这个地方持续地热下去,而作品的永久留存会对当地村民的文化生活产生深远的影响与意义。 


 
中国当代艺术需要改变
闭门造车创作状态和个人主义的表达


 
乡建从其兴起到现在广泛展开,有成功的案例,也有失败的经验。而当代艺术如何在乡建中发挥作用,产生积极的影响也一直是艺术工作者努力的方向。

 

▲ 艺术家宋冬

▲ 艺术家肖昱

▲ 艺术家杨千

这在摸索前行中也对当代艺术的发展有着启示作用。很多艺术家从“工作室创作”中走出来,来到室外,走进乡村,深入到农民生活中去。这不是居高临下的安置,而是做真正与乡村结合的事。

▲ 策展人顾振清发布会现场致辞

据策展人顾振清介绍,“有的艺术家来了以后就像居住创作一样,一呆两个星期不走,第一个星期先考察,然后拿方案讨论,下一个星期就在这边跟老乡互动,召集一帮人来做,我们找的艺术家都是有很丰富的这种工作经验的。”

 

▲ 艺术家管怀宾

▲ 艺术家刘建华的段家大院

▲ 艺术家孙原

俄国文艺理论家车尔尼雪夫斯基曾经说过一句话:“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句话所表达的是没有生活原型和现象就没有艺术创作的源头和灵感。其实艺术本不就应该是阳春白雪,而是生活的最佳反馈。闭门造车是最简单的创作形式,而如何走出工作室做真正的“艺术”才是对艺术家最大的挑战。

另外,在当下的艺术乡建中应该以“融合”的方式开展,不是强硬的介入、改造与推翻,防止一刀切这种强势的方式。有些艺术家在参与乡村建设过程中,本着利己的思想,不仅对当地的产业并无推动,而是又一次对当地人的剥削、利用的过程。这种个人主义的表达是要坚决被杜绝的。

 

▲ 左起:尹秀珍、李波、冯峰

▲ 策展人顾振清和艺术家王度

 

我们可以来看看石节子美术馆的故事。艺术家靳勒放弃了北京的工作室,回到自己家乡当了村长。不同于一些参与了建设乡村计划的他实现了在实际操作角度的用艺术介入现实实践,将整个村庄做成一个艺术品,把每一位村民变成了艺术家。他改变了村庄的样貌,改变了村民贫瘠的生活。这样的模式其实是艺术家如何用自己的力量影响和改变一个村庄面貌的实例。也为其它艺术家,乃至当代艺术的发展起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和指示的作用。

艺术乡建必须尊重当地的传统文化的一个脉络,必须考量到艺术和乡俗,如果不能很好的认识它,可能就变成一种自恋的展演的平台,如果将艺术融进民风民俗,不仅能够使乡村建设更加具有特色,同时也能够凝聚乡村的人文精神。


 
中国当代艺术不仅仅是一种装饰性,
更具有观念性和前卫性

 
不论是本次广安田野双年展也好还是其他在乡村开展的艺术活动,包括当下很火的越后妻有,将艺术引入乡村,绝不仅仅是一个装饰性的展示,而是将先锋的思想、前卫的观念在当地人民眼前呈现,让游客体会到即使在这样的乡间游览也能感受到艺术的如沐春风。而也只有这样带动的旅游经济才是成功、有效的。

 

▲ 策展人冯博一发布会现场 致辞

▲ 策展人冯博一在考场现场介绍展览事项

策展人冯博一语重心长地说,“我希望首届广安田野双年展能够给当地老百姓带来一种别样的感觉,跟他们以往的审美或者是惯常的审美,或者说惯常的对所谓美术、艺术、画之类的认识有所触碰的,而这种触碰是根本不一样的,可能也觉得不错。我觉得是把城市化的经验、当代艺术的元素带入到乡村,以期产生比较有效的作用,这个其实还是很重要的,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尝试,我们肯定会尽力做到最好。”怎样才能创作出触动乡村的艺术?其根本还是要回到艺术作品本身,只有那些融入了情感与心血的创作才能产生艺术的“声音”,让艺术的力量展现,进而与村民产生共鸣,让艺术走进他们的心里。许村国际艺术节现在已经基本达到了比较好的状态,每两年一届。现在许村当地人认为他们有两个最重要的节日,一个是春节,另一个就是艺术节。他们非常自豪,有很多外出的村民一到夏天的艺术节就回来了。村民自发地展示当地的民俗活动,他们很乐意和国际上的艺术家交流、庆祝。艺术节增加了村民的自信,他们发现了自己村里也有很多剪纸高手和绘画高手。正是艺术观念的植入,让村民领会了艺术的概念与精髓,发现了艺术的真善美,也只有这样的艺术乡建才算是成功的,而这也应该是做艺术乡建工作者的共同期许。

 

▲ 本次展览顾问之一 贾方舟

《农民的终结》作者说:“交往是步入现代化的重要因素。交往造成了传统社会的土崩瓦解。”艺术家要有在地的立场,能够发现日常生活和在地景观之美,从在地化立场出发,在乡村艺术建设中寻找、发现、重建文化根脉,正是建立在这样一种文化自信和自觉的基础之上和坚定文化自信和自觉的一种依据。艺术乡建的方向应该是给农村和农民带来现代化,包括思维上的现代化与现当代艺术的精神。新人群带来新思想和新文化,这也是艺术乡建的根本意义。

 


“守望原乡”2018广安田野双年展

总策展人:一山

策展人:顾振清冯博一

联合策展人:Martina Köppel-Yang(德国)

执行策展: 谢蓉、张海涛、米诺

顾问:高名潞 贾方舟 郑胜天 
清水敏男(日本) Claus Mewes (德国) Felicity Allen (英国)

开幕时间:2018年12月16日

展期:2018年12月16日至2019年5月10日

地点:中国广安 ∙ 武胜

上一篇:宋庄房讼案新动态..    下一篇:画廊被强制搬迁,..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