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新闻档案 > 上海双年展主策展人首次媒体会 发布规划和筹备工作最新进展

上海双年展主策展人首次媒体会 发布规划和筹备工作最新进展

2018-07-21 14:59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谢媛


▲ 12th Shanghai Biennale Logo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日前发布了第12届上海双年展规划和筹备工作的最新进展

2018年3月19日,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日前发布了第12届上海双年展规划和筹备工作的最新进展。其中包括展览主题的深化,展览的结构布局,展陈设计师的委任,以及城市项目的构想等几个方面。

本届上海双年展将由四大板块构成。在“禹步——面向历史矛盾性的艺术”(Proregress——Art in an Age of Historical Ambivalence)的总主题下,展览将从生态、战争、自由以及文化多样性等几个方向展开讨论。每一个方向最终都将发展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展览,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一楼到三楼的空间内展开,既自成一体又相互交叉。

本届上海双年展的展览整体规划由包括主策展人夸特莫克·梅迪纳(Cuauhtémoc Medina)与三位分策展人玛丽亚·贝伦·赛斯·德伊瓦拉(María Belén Sáez de Ibarra)、神谷幸江(Yukie Kamiya)和王慰慰共同执行;而每个分设板块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展览,又由策展团队中的一位策展人主要负责。

同时,上海双年展还宣布墨西哥建筑师弗里达・埃斯科维多(Frida Escobedo)将出任展览的展陈设计师。

第12届上海双年展将于2018年11月10日至2019年3月10日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展览同期,上海双年展的触角将延伸到城市各个空间,计划将在包括中心商圈、滨江沿线、院校机构等地展开各种形式的活动,期待以当代艺术来激活公众对于生活和世界的想象,并挖掘和拓展当代艺术所可能具备的对于社会生活的意义。

 

主策展人论述展览四个板块

第一板块

我们这个时代的一大进步是,无论在概念上抑或实践上,人类社会、文化和政治与所谓“自然世界”之间的区隔皆已不复存在。当前生态的紧迫性使人们意识到了环境与我们社会、经济决策之间的深层关系:当前的地质时代“人类纪”,被认为是工业革命所引起的气候、生物学和拓扑学剧变的产物。自然与人性之间的边界也越来越模糊,体现在我们对它们的本体论思考、文化心理和合法性定义等方面。“动物权”的概念勾勒出一系列的政治激进主义,在近年来南美洲和大洋洲的一些案例中,所谓“自然实体”被授予了合法权利:譬如将法律身份和代表权赋予一片丛林、将猩猩纳入人权保护范围以及为新西兰的河流授予权利。

我们对自然社会中的文化、经济和语言特征的理解不仅挑战了我们对人的设想,而且动摇了发展过程中的人类中心主义论调。最后,我们操纵基因或原子的能力也进一步模糊了自然和人工的区隔。在未来,一种更复杂而全面的思维方式必须包括物种间的交互形式和对不同现象的认识方法,这将不得不重新设想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与其他物种的关系以及思考路径。艺术家们一直居于重新思考我们社会与自然界之间关系的前线,这种思考使他们的诗意愿景具有了超乎预期的政治性。

▲ 分策展人:玛丽亚·贝伦·赛斯·德伊瓦拉

哥伦比亚大学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玛丽亚·贝伦·赛斯·德伊瓦拉(María Belén Sáez de Ibarra)多年来一直围绕着“世界丛林(Cosmopolitial Jungle)”概念开展一系列项目,她在上海双年展中将负责这一单元的工作。

 

第二板块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断冲突的特异时期。随着西方霸权在世界范围内的衰微,这种冲突已经常态化为全球资本主义常规进程的一个环节。自冷战结束以来,我们进入了一个以世界局部地区的持续战争为特征的时期,而这些战争在国际法中难以被规范化。譬如禁毒战争、反恐战争和恐怖主义这些概念在政治言论中的普遍使用,意味着一种持续的例外状态,它打破了军人、公民和权利主体之间的界限。此外,种族、人种和宗教问题的激进主义和冲突形式不断重新出现,也牵涉到社会共识难以在政治和道德目标上达成一致的现况。人类社会——尤其是西方社会——所产生的政治分歧,由于缺乏有效的政治替代选项而愈发趋于极端。我们最感兴趣的,是在这个充满冲突的、社会秩序观念模糊的背景下探索日常生活的那批艺术家。

▲ 由分策展人:神谷幸江负责

纽约日本协会美术馆馆长神谷幸江(Yukie Kamiya)将负责这一部分的工作。

 

第三板块

就绝大多数社会而言,当前社会思潮与启蒙运动议程、政治解放的关系并不确定。除却当今政治观念的混乱之外,世界各地的许多国家社会均以不同形式将民意和受侵害的政治权利结合起来,这体现了20世纪的民主理想危机。尽管存在着这样的政治不确定性,但毫无疑问,这是推动女权主义、同性恋和社会少数群体议程的重要时刻,也是彰显全球范围内本土抵抗运动的重要时刻。与此同时,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斥着当代奴役关系、社会和种族冲突不断增加、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层出不穷的世界里。

统治和自由的概念混同在一起,我们在发达社会中体验日常生活的方式,以及愉悦与身体的具体关系,都因此得到了拓展。新自由主义情境下所发展的主体性,混合了愉悦、消费、禁止和限制,解放与控制之间的辩证法无处不在。

 

▲ 分策展人:王慰慰

上海的策展人王慰慰将致力于阐述这一展览主题。

 

第四板块

正值政治与文化经历重大危机的时刻,文化生产和艺术实践将难以保留与社会进程无涉的距离感和纯洁性。我们从浪漫主义那里继承的关于艺术文化的独立性、无功利性和优越性的现代常识性假设已然消陨,这一点在艺术家的批判性实践中得以证明,他们的生产在商业文化和阶级特权的不断干涉下而做出了妥协。与许许多多文化干预的实践一样,体制批判和挪用主义也具有这样的时代特征:对于艺术品而言,单纯作为自足的、遗世独立的史前古董并不重要,其责任在于质询观众、文化创作者、资助人以及各类机构的立场、实践和信仰。

我们将策划一个专门的单元,以体现文化和艺术挑战其自治神话的多变形式,探索不具备任何道德或美学优越性的社会和文化形态,并公开质疑艺术在我们的生活和实践中的特殊地位。本单元还将包括对资本主义下的自我与伦理的本质进行质疑的艺术形式,以及我们理解时代、发展和进步的方式,这需要进一步的反思与批判。它也将影射出:在我们这个时代,不确定性是如何体现在不确定性的艺术作品之中的。

来自墨西哥的上海双年展总策展人夸特莫克·梅迪纳(Cuauhtémoc Medina)将负责本单元的工作。

▲ 主策展人:夸特莫克·梅迪纳

夸特莫克·梅迪纳在上海的第一次媒体会,来听听他怎么说?

第12届上海双年展的策展主题如何提出?

夸特莫克·梅迪纳:本次策展主题的背景是通过历史性的思维模式与方式进行反思。当时我在被要求做整届上海双年展策展之时,我读了很多美国诗人E. E. 卡明斯的诗词和诗歌。对于非英语为母语的人要理解卡明斯用英文所反映二十世纪英文世界国家的理念与想法,就翻译来说,卡明思的诗歌对非英文母语的阅读提出了很大的挑战。

卡明斯在1931年的诗歌,非常难也有很多有意思、模梭两可、矛盾的词,还有很多造的词,这其中也包括了我们这次上海双年展的主题Proregress也在其中。“Proregress”是本届双年展主题的英文标题,这个词结合了“前进”(Progress)和“后退”(Regress)之义。这个词,就恰恰是这个时代的印证,我们的各种困惑、历史的不确定性。

就Proregress这个词来说,它是神秘的、意义很难去琢磨的。我们找到的中国道教的“禹步”作为它的中文对应释义,“禹步”它很神秘、不知道向前、向后的动作,你很难定义舞者往哪个方向走。

Proregress与矛盾的关系?

夸特莫克·梅迪纳:在我们这个大背景下感知这个年代的矛盾性。它具体包括四个方面:过去、现在、将来的矛盾性;现在社会环境中,艺术和充满矛盾性的力量并存;整个艺术在反映社会进步与转型中,会有进展与停涉;特别要强调的一点展览的主题不是指矛盾性的概念本身,而是在矛盾的大背景下,艺术家如何体现与这个时代的关系。

 

本届上海双年展展览作品的选择与版块设置

夸特莫克·梅迪纳:在作品选择中来自于拉西美洲、中国、日本。作品会包括新委任的、现存的作品、旧作品三个部分组成,会有30%-40%的艺术作品以前没有展出过的作品。

在版块与主题的关系中,四个版块反映当下与趋势和总主题呼应。我们希望能够带给观众的展览是 “两个眼睛看世界的感觉”,希望达到的效果和“诗意”性的主题完全不一样的,用艺术作品填充带来的中间态的解读。艺术家的作用和角色应该是创造一些我们观众未来需要的文化,我们通过这次展览,希望能够打造沟通的媒介,将不同观点带到实践中,这也是实践艺术的精髓所在。

上海双年展的主题与历史的联系

夸特莫克·梅迪纳:我们现在看到的社会也是不同态度的混和体,这也是我们这次展览需要表现之一。我有一个大的学术背景是历史学,做历史学家其实有一点非常局限:就是我们不能假装了解未来一样去做很多事情。当代艺术和当代文化在某些地方经历了某一个变革,用社会角度的思维模式已经不再能对我们对社会产生论点,就只能做一个补充。所以我们在整个艺术、文化、政治领域, 我们需要拯救历史的功能与作用,对整个社会世界的理解投射在这种状态中,所以我希望能够将艺术和历史从时间的角度带来更多纬度的联系。保持复杂的感知性是非常重要的,通过当代艺术与历史产生联系,会产生很深的概念和复杂性。这些文化深度和复杂性恰恰是当代艺术家非常喜欢的,这对艺术的未来非常重要。

本届上海双年展与往年的延续性

夸特莫克·梅迪纳:每届上海双年展的主题都有所不同,如果说这届上海双年展有什么不同,最大的亮点就是作品更直接一些,大家可以通过作品更直观的了解到主题。我们也会开放的更多的空间,每届上海双展都有不一样的主题与方向,但总体要从第一届上海双年展开始传承下来,更为宏观的视野与格局,既要有传承性也要有每届的独特性。

上海双年展如何避免与其它双年展的同质化

夸特莫克·梅迪纳:当代艺术的形式可能在每届双年展中类似,这并不一定是坏事。我们并不担心这种类似性。反而言之,我们希望通过艺术的角度去解决这个问题。现在的双年展这么多,但它不是同质化的,每届双年展都有独特性。上海双年展的特殊环境本身也会促进我们避免同质化。尤其在策展人选择也就代表了上双主办方的观念,代表上双的不一样。我们或许可以将上海双年展带去世界其它地方去展现,这是我非常赞成的。

上海双年展与城市空间

夸特莫克·梅迪纳:目前城市空间的部分还在对话与沟通过程当中,可能会有8-10个合作项目会展开,根据它空间与特点来进行在地性的打造。希望打造这届上海双年展能成为不受博物馆空间限度的、充分表现城市风貌的上海双年展。

双年展对城市的意义

夸特莫克·梅迪纳:首先应该将双年展视为一个长期的机构与组织,每次举办之时它就是国际、暂时性的当代艺术中心。对于城市来说,有没有双年展就是有没有可能成为这一世界艺术中心,这一定是有区别的,就像一座城市,想成为国际大都市,没有机场是不行的,这与百年前博物馆、歌剧院等文化场所的建立一样。整个上海双年展的意义不在于曝光的机会,而是让城市的文化机构能够用好这个机会。在未来,我们应该去想,能在多大程度上让当代艺术成为吸引复杂艺术家、点子的平台。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下一篇:常青藤计划2018重..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