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财经 > 村上隆:我做艺术就是为了赚钱

村上隆:我做艺术就是为了赚钱

2018-07-16 13:41 来源: 柳先森 作者:


村上隆

如果论亚洲范围,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村上隆一定榜上有名。

他把展览办到凡尔赛宫,和 LouisVuitton、Vans等时尚大牌合作,与世界范围内各色名人,都关系非常好。

 

他在台北体育场演讲的开场白: “要想成功就必须在美国出名!成功就是金钱!钱——钱——钱啊!”

台下几万人为之欢呼,声势异常浩大。 

如此“狂妄”与“放肆”,直言“我做艺术就是为了赚钱”。

这与他早年艰难的经历密切相关,日复一日的穷困潦倒,让村上隆悟出来一个道理:“艺术想要生存,金钱是必要条件”。

 

穷困与捡剩饭

▲ 别误会这是村上隆的收藏,而不是在收破烂

顶着近两个世纪最富盛名、最有影响力、最能吸金的日本知名视觉艺术家村上隆,在他 30 岁左右的那几年,主营业务就是捡剩饭…

 

不同于其他家境贫寒的传统奋斗偶像,和卖惨搏人设的新兴网红。

这个出生在战后经济起飞、物资富裕的东京市的日本同志,家庭成分也算得上“根正苗红”。

▲ 战后重建的东京

村上隆的父亲,是一位老实恳切的出租车司机,而母亲则是一位传统的日本家庭主妇。

据村上隆本人自述,小时候热爱艺术的母亲,经常会带他去看各种艺术展。

▲ 一辆日本街头的车,但肯定不是他老爹的出租车

村上隆从小就痴迷于画画,凭借不懈努力(考了三次才考上),考取了日本美术学习的最高学府 —— 东京艺术大学。

▲ 东京艺术大学

考入了知名大学后,凭借绘画特长,村上隆获得了奖学金300万日元。

▲ 这是一张“奖学金微笑”的脸?

随后,手持巨款的他迅速陷入了贫穷,他将所有储蓄都用来购置了画具。

除了绘画,一无所长的他,只能忍饥挨饿,最后落魄到去便利店,捡别人的剩饭充饥。 

 

与欲望相处

 

1993 年获得了,东京艺术大学日本画专业历史上第一个博士学位,次年他拿到了亚洲文化协会的大奖 —— 有机会去纽约进行为期一年的创作和学习。

在纽约的这一年,村上隆的人生轨迹被改变了。
 
而这个始作俑者,不是别的什么,就是几只老鼠。

 

他觉得艺术家,必须懂得如何与欲望相处:想要物质、想要金钱、想要权力、想要女人。 

在艺术之前,他先要摆脱贫困线,此时的村上隆眼中,艺术和商业开始有可能是共通的。

 

“欲望,是最好的催化剂”。

村上隆在后来短短6年间,凭借对西方艺术界的钻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蹿红,成为日本乃至西方艺术界的潮流教父。

 

2006 年作品《727》以超一亿日圆高价,被誉为“日本人艺术品史上最高价”。

2008 年更作为唯一的视觉艺术家,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有影响力的100人”。

 

延续西方艺术史

 

在村上隆眼中,什么都是生意,艺术创作也不例外。

 

其实在艺术发展风头迭代的背后,实质就是承前启后,不断探索“新范式”的过程。

“范式”的建立有“量变”和“质变”两种,“质变”是“全新创造”,比如达芬奇的“透视法”和“渐隐法”。

 

用色彩光影,取代客观对象的“印象派”。

 

抑或是安迪沃霍尔,将“艺术拉下神坛”的波普等等。

 

村上隆所确立的努力方向,就是“延续西方艺术史脉络”之路。

 

沃霍尔开启了波普艺术的商业模式,村上隆则把它,移栽到日本的文化土壤。

 

全新范式

 

如果说波普艺术的颠覆和成功,是将西方社会普罗大众的流行元素,推上高雅艺术的神圣殿堂,从而颠覆了艺术的定义。

 

那么村上隆就是延续波普艺术脉络,将日本社会独特的“御宅文化”,融汇市井流行的“动漫画风”,开创了让西方趋之若鹜的全新“范式”。

 

“超扁平”Superflat 画法,最初源于日本传统绘画,以及当代动画赛璐璐的共通技法,母题和平涂,包括明暗、立体感的消失以及二维化。

 

村上隆的“超扁平”,是一种如同玩偶般可爱的卡通图式。

掺杂动漫、市井与幻觉的精神异像,璀璨绚烂的缤纷用色,不受拘束的百变形象,融可爱、性幻想与暴力于一体。

 

异想天开的创意,既融合了东方传统与西方文明。


 

理论包装


“如果说,艺术的撼人之处,在于它能表现出文化的力量,那么村上隆,就是诠释日本新世代文化的最佳媒介”。

 

村上隆认为,日本卡通动漫的这种“超扁平”的形象,最适于表现当今社会,极度浅薄的特质。

 

这种浅薄的特质,源于日本压抑,又等级分明的生存环境下,被主流社会边缘的亚文化“御宅文化”。

 

最具代表性的青年一代「御宅族」,终日沉溺于动漫的虚拟世界中醉生梦死。

用灿烂夸张、虚幻美丽的梦境,排解现实生活的落寞和无奈,极度欢乐可爱的表象背后,是人生无望的精神鸦片。

 

村上隆以“日漫风”的动画元素为窗口,来理解和窥探,一代青年的精神世界,探寻最适于当代文化口味的视觉表达。

 

色彩斑斓的艳丽形象,永远隐藏着空洞的骷髅和黑暗,格式化的灿烂笑脸背后,是孤寂的灵魂和垮掉的精神。

 

支离破碎、花枝招展的玩偶世界,正如同世纪之交青年一代,虚拟荒涎而又空茫幻丽的精神世界。

 

因此,融汇“御宅文化”的“超扁平艺术”,如同以“艺术”为包装的“社会评论”,既批判又拥抱、既解构又建构,以绚烂美丽的方式,完成了对社会现状的描摹和反思。

 

“超扁平”风格肤浅艳丽的卡通图像,却赋予了文化的标识。

 

自我营销

 

“对艺术家而言,建构经营哲学跟作品一样重要”。

 

作为流行文化的批判家及缔造者,村上隆懂艺术,更懂商业和市场。

他很清楚艺术不仅是表达,更是职业,“只有本人生存,你的艺术才能生存”。

 

村上隆将自身形象,与作品气质合二为一,打包推向市场。

 

卖作品的同时,不忘卖萌。

 

如果说,人气只是成功的入门阶梯,那么“争议就是最好的营销策略”。

1998 年创作的两件著名的卡通人体雕塑,《巨乳少女》和《孤独的牛仔》,因低俗形象和显而易见的色情主题,引发前所未有的质疑和抨击。

2010 年 9 月-12 月,村上隆在巴黎凡尔赛宫的个人回顾展,甚至引发超过1万名法国观众联名上书。

认为“凡尔赛宫举办的村上隆个展,不仅是对文化的背叛,更是对欧洲文明的重大打击”。

这反而让他炙手可热,甚至一跃为“国际上最热门,同时也是最具争议的艺术家”。 

当积累了足够的人气和名气,村上隆通过商业合作,将艺术渗透进生活的各个领域。

 

早在 2000 年春夏,村上隆标志性的“眼睛”图案,已经在三宅一生的男装上眨眼。

 

2003 年,他与Marc Jacobs合作的“熊猫”“樱花”,在LouisVuitton的皮包上登堂入室。

这款系列的 CherryBlossom,被称为“樱花包”,粉嫩轻盈的樱花,让世界女性趋之若鹜。

限量发售的EyeLoveMonogram系列,沿用了最具村上隆符号感的“眼睛”,发售过后6年,仍然备受追捧。

LV这个原本暮气沉沉的经典老牌,也凭借这股时尚的潮流文化迅速上位,在欧洲消费的低迷期永攀销售榜首。

汽车、服饰、腕表等各种潮流单品,村上隆的影子几乎无孔不入。

植村秀×村上隆限定系列

村上隆×浅冈肇 合作陀飞轮腕表

2005年村上隆×日产汽车合作车型pivo

 

他甚至创立Kaikai Kiki经纪公司,同时进行创作、策划展览、艺术交易等,培养和魔鬼式地训练签约艺术家。

以集团化的方式获得最大的收益,将日本艺术推向世界潮流的风口浪尖。

 

毫无疑问,村上隆是当今,将艺术和商业结合得最好的艺术家,他打破了艺术不屑与商业为伍的价值观念。 

村上隆对成功,不遗余力的饥渴和迫切,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上一篇:野心勃勃的路易·..    下一篇:2018年将过半,画..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