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生态 > 艺术家张海涛私宅遭非法入侵︱宋庄房讼案再起波澜

艺术家张海涛私宅遭非法入侵︱宋庄房讼案再起波澜

2018-04-29 17:00 来源: artda.cn 艺术档案 作者:


 


2018年4月28日,宋庄艺术家、策展人张海涛私宅遭遇村民举家入侵。现将非法入侵12小时现场实录公布如下:

2018年4月28日早晨8点,前卖房户及儿子带三名村民非法入侵张海涛、陈燕子夫妇居住的位于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辛店村458号私宅内,随后将张海涛家电闸强行关闭。陆续有十名不明身份的人进入其家中围坐。张海涛见此突发情况,随即报警。警察迅速赶到,态度温和地与非法入侵者进行“劝解“(而不是直接逮捕)。

▲ 卖房户带领不明身份人士进入张海涛家

▲ 卖房户强行关掉张海涛家电闸

▲ 张海涛报案后警察赶到事发现场

▲ 警察现场调解未果

在调解过程中,更加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入侵者将自己生重病的母亲搀扶进入张海涛家中。老人的子女很坦然的告诉我们,他们的母亲刚刚罹患脑血栓。所有在场艺术家及民警都感到震惊和不可理解,这些子女为争夺房产居然将生病的母亲带入现场作为要挟的砝码。真是匪夷所思!

上午9点多,宋庄很多艺术家朋友因担心张海涛夫妇的人身安全闻讯赶来,而当很多艺术家看到那位生病的老人,几乎都是沉默的在旁边坐下。可能艺术家们没有想到对方为了房产的侵占不惜突破了在场所有人都难以接受的道德底限。

▲ 卖房户女儿及儿子将生病母亲搀扶进入张海涛家

▲ 卖房户第一次将沙发搬进张海涛家

▲ 强行进入张海涛家盘踞的一家人

▲ 闻讯赶来的艺术家与“入侵之家”相对而坐

▲ 艺术家与卖房户交谈现场

上午10点左右,警察将主人张海涛和入侵者带去警察局录入口供材料。警察刚走,对方的母亲坐在硬板凳上已经很难支撑,他们又将自己家的沙发强行搬入张海涛家。11点多,他们家人订了盒饭,一家堂而皇之的强行在别人家午餐,这一切都发生在警察的眼前。

午饭之后,这家村民的占据并没有结束,生病的老人行动不便成为他们占据的“法宝“。而老人,因为病情的严重,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时冲着艺术家们傻笑,她女儿跟艺术家说,她妈妈说不了话,但心里什么都知道,并不停的为母亲擦拭嘴角流出的口水。

到下午5点半左右,警察将张海涛送回来,这个口供进行了近7个小时之久,处理结果与非法入侵没有任何关系。警察告诉张海涛,要证明是谁的房子,要法院出示证明。而事实是,在没有走腾退和赔偿这两个法律程序之前此房的居住权和所有权属于张海涛,所以卖房户属于非法入侵。

下午6点,“入侵之家”在第二次搬来折叠床后第三次又抬过来一张沙发床,意欲在张海涛夫妇家过夜(让老人住在张海涛家的院子里)。在场的艺术家们实在无法忍受,与抬床的人发生了口角和冲撞。张海涛再次报警。

▲ 卖房户准备第三次将沙发床搬入张海涛家

▲ 卖房户强行搬沙发床与艺术家发生冲撞现场

▲ 房主张海涛再次报警,警察在这12小时里第二次赶到现场

▲ 闻讯自发陆续赶来的艺术家在张海涛家门前

事情发展至此,引起了宋庄各个方面的震动,经过多方的积极努力和协调,在辛店村主任出面劝退下,到晚上8点多,这一家人才搀扶着老人退出了张海涛的家。

这一切又是因何而发生的呢?

自1990年代开始,艺术家进驻宋庄,一些村民开始向艺术家出售自己的住宅。到目前为止,共有326户艺术家购买了农民院。2007年李玉兰案(此案轰动一时,引发此类案件全国性大讨论)开启了这些村民因为宋庄地价上涨而通过法律漏洞收回房产的行为。2017年,鉴于北京市政府东迁至宋庄镇3公里处,宋庄地价飞涨,目前有15位买农民院的艺术家先后被村民起诉。根据土地政策,农村宅基地买卖违法,所以村民首先起诉房屋买卖合同无效,这个诉讼请求被法庭一致采纳;村民们的第二项诉讼请求是向艺术家退还当年的购房款,限艺术家3个月内腾退房屋,第二项普遍被法庭驳回。通州法院宋庄法庭的判决一直是:驳回要求艺术家腾退房屋的诉讼请求,房产纠纷将在拆迁公告发布后,按照拆迁补偿标准进行房产调解。

再回到张海涛家被入侵事件,卖房户同样得到上述判决,所谓“纠纷“由此而生,当然,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他们的行为已经触犯刑法,远不是”纠纷“那么简单。正如张海涛家入侵事件,警察一直以”民事纠纷“来面对,法院判决竟成为一纸空文。这就不难理解,这些村民为何如此嚣张地置法律于不顾铤而走险?目前宋庄出现的卖房户入侵艺术家住宅和骚扰、恐吓、断水断电的事件屡见不鲜。卖房户侥幸的认为,反复折磨走他们,或者促使艺术家们低价退出住宅,以期侵吞自己多年前卖出但如今价值飙升的房产。

这不是他们疯狂的念头,而是疯狂的行动了!

 

宋庄部分艺术家房讼被侵权案例

▲ 艺术家马万明在辛店的家遭到卖房户不断骚扰,图为卖房户在大门前堆土

2017年,艺术家何大桥因卖房户非法入侵,不堪骚扰离开宋庄。村民至今仍然居住占有其住宅。报警无果。
2017年5月艺术家马万明被卖房户起诉,因名字写错而被法院驳回。该村民非法入侵并打伤马万明,报警后该村民被治安拘留10天,罚款500元。
2017年,艺术家王朝省位于宋庄镇任庄村的住宅遭卖房户上门强行阻止修房、断电、将房顶掀翻、用东西堵住门锁等骚扰手段,让艺术家无法正常生活。

目前,关于“张海涛住宅入侵事件”,宋庄村镇各级部门将联系房产诉讼各方于5月2日进行协商 ,望艺术家们及各界人士关注协商结果。在这里,我们再次感谢此次事件现场来关注的百余位艺术家,期待政府在和平协商为框架的基础上尽快出台解决方案。

文/王楚禹
2018-4-29


2017一2018年宋庄艺术家群体及策展人张海涛房讼案自述

2017一2018年宋庄房讼事件是因农民看到有规划拆迁的可能性贪图从中获取暴利导致。整个宋庄有艺术家和相关艺术工作人员达二万多,有近四百多户买农房的艺术家,都是老宋庄,也是宋庄的中流砥柱,一旦这些艺术家离开宋庄,对宋庄的文化品牌和生态的建构势必造成重大损失。目前宋庄已经有十五位艺术家和卖房户有纠纷,其中居住在宋庄镇辛店村的艺术家何大桥被卖房户封门强行入住至今,报警来现场不管,一直没有评估和协议,也没有赔偿结果;艺术家马万明房讼案期间,大门口至今被卖房户用土堵门,曾因纠纷被打伤;居住在宋庄镇任庄村艺术家王朝省案卖房户上门强行阻止修房、将房顶掀了、断电、用东西堵锁。其他十二位艺术家房讼纠纷也在走法院程序中或谈判中。

二十年前很多买房户在当初买房时并不清楚不让买卖的政策(99年才出台此政策,此房已买近二十年),即使买房户有责任,但原房主卖房违法在先。卖房农民在本村有多处房产,不是只有这一块地。艺术家买的此房并不是原房主的宅基地(对方没有住过),而是当年从村委会拍卖所得然后转卖给多位买房户。八、九 年前著名的李玉兰宋庄房讼案判决成为目前全国判决的标准模式:虽然合同无效,但为了惩罚不诚信的单方撕毁合同双方均承担责任,最终判决时地上物赔偿款归买房户所有,地的赔偿70%归买房户,30%归卖房户,按此比例分成。合同无效后在没有进行腾退和赔偿两个司法程序之前,房屋的所有权和使用权还是买房户的,卖房户未经许可进入肯定是违法行为。

我家房屋案自去年原房主违反诚信“撕毁合同”(房子买了18年),双方都已经请了专业的律师,走法院程序,此案一审结束,但还没有涉及腾退和赔偿问题,房子的使用权和所有权还是由买方艺术家拥有,艺术家建议原计划拆迁时按国家法律法定比例分成,但对方不想继续走法院程序就想低价收回或把整个房子拆了重建获取更多暴利,双方来回谈了六七次,我接受不了卖房户条件,完全达不成共识,建议双方继续走法律程序,但对方各种恐吓和骚扰,逼迫我们接受他们的条件。

昨天(2018.04.28)卖房户(以及十几个不明身份人员)在没有走司法流程的情况下带老人强行入住我家赖着不走、断电,现场自发来的艺术家有一百多位,为了避免艺术家和农民发生大规模冲突,引发恶劣影响和媒体关注,我报警后警察以房产纠纷应走法院为由,职权范围有限,没能劝退非法入住的农民。我向镇里反映调解此事(我们前阵子把所有情况给宋庄艺术促进会、镇里都详细说明过),也一直与艺术家王笠泽老师、促进会秘书长曹维等保持及时联系,与镇领导协调,昨天双方对峙了12小时后,发生冲撞再次报警,经过镇里、村里多方的协调晚上才暂时将卖房户清走,镇党委、镇政府和艺术促进会出面承诺5月2日多方开会出调解方案,继续走法律程序。宋庄房讼有律师和买房艺术家群体,已经不是我一家的事情,必须维护艺术家群体最基本利益。

 

扩展阅读

艺术档案 > 艺术生态 > 张海涛:宋庄房讼新浪潮与艺术生态危机

上一篇:张海涛:宋庄房讼..    下一篇:2007—2017,艺术..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