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展览档案 > 展讯发布 > [上海]智·未来

[上海]智·未来

2017-09-29 20:24 来源: 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 作者:PACC


“智·未来”2017中国信息与交互创新设计邀请展于2017年9月29日刘海粟美术馆开幕。小编采访到了两位策展人李谦升和陈志刚,借此向大家介绍展览理念,分析现今的信息与交互设计现状、预测未来的“智能计算”发展方向。

 

上篇
“智”


1.请介绍下本次展览的策展构想?何为“智”?

李谦升:让机器拥有智能是人工智能科学家的一个梦想。虽然现在机器智能的水平离理想中的还有一段差距,但有个领域在近十年却蓬勃的发展了起来,并且深深地影响了我们的生活,即“机器学习”。通过学习已有的数据来预测解决新问题是机器学习的核心,更幸运的是我们处在一个讲求大数据和数据开放的时代,这些数据就像是满溢的燃料,让机器学习的发展越烧越旺,这是时代的机遇。触发我们策划这次展览的动机就是我们发现自己身边的领域都已经在讨论机器学习,而且更有意思的是不同的人使用数据和智能的方式各有不同,所以我们策划这个展览就是想让不同领域的人把自己研究、创作的东西拿出来,相互看看各自都在干什么,都是怎么干的。大家虽然对机器智能这个事情的理解不同,但最后殊途同归,都是希望把这股子动力拉近自己的学科来。
 
陈志刚:有关“智能”在设计领域的的讨论是近年来相对火热的话题,为事物赋“能”也是设计师孜孜不倦的追求。2017年有很多关于人工智能里的话题,其中也涉及到了“设计”,如国内的阿里巴巴推出的“鲁班”AI设计系统以及ARK推出的ARKie设计系统,这些事件引发了我们对于“设计师”未来是否会被取代的讨论。因此,我们希望能够通过策划这次展览,来呈现目前国内教育界和产业界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和判断。本次之所以“智·未来”作为展览的主题,其实有两个层面的涵义:一是呈现目前设计领域的智能技术的应用现状;二是呈现对未来发现方向的预测和判断。在这里需要明确的是“智能”并不是我们追求的终极目标,而是借由“智能”向“智慧”的跨越。
 
2.展览的背景基于有关人工智能、智能计算和数据科学相融合阶段的讨论,那如何选择作品?作品之间的逻辑是?

李:就像上面说的,我们最强调的是多样化,英文里面叫diversity。我觉得这个很重要,我们把适合展示的、不适合展示一并拉进来,除了一些设计的、艺术的作品之外,我们还考虑过如何把理工科里面一篇篇外人看来很枯燥的paper、海报等学术成果都展示出来。当然,最终的结果我们还是做了一些妥协,更多展品还是适合于视觉展示的。作品之间其实没什么特别大的逻辑,只要符合展览主题,有意思的作品都可以展出,当然如果硬要说展品是从静态到动态、“小”数据到“大”数据、艺术到设计等也可以,但其实在搜集展品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太多,还是前面所说的,多样性是我们这个展览最强调的。
 
陈:有关展品的选择,策展团队的初衷是:能够相对全面的呈现教育领域和产业领域的研究和应用的现状。但如何去呈现设计、产品、程序、可视化这些展品背后的“智慧”是一件相对困难的事情。因为,人工智能的应用和影响的范围,我们在展品的选择上并没有完全限定在某一项特定的领域,希望能够以多样化的状态去挖掘作品背后隐藏的“智序”。

3.本次展览呈现部分国内的高校在“智能计算”学科建设的现状,展览在视觉上如何展示?

李:讨论展览空间和展出方式的时候,我们还是尽量想帮各个不同类型的作品提供一套具有设计感的外衣,但其实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上面也提到,还是做了一些妥协的。
 
陈:展览重点还是呈现的人工智能技术、可视化技术、交互技术在设计范畴下应用,对于技术的应用,体现了这个领域目前国内高校和研究机构的成果。在展览的视觉呈现上,我们并没有把展览办成各个学校学科建设的成果展,而是“以点带面”来窥视各方在该领域的理解和判断。

4. 两位策展人各自的研究方向是?

李:我本身是学计算机背景,后来研究生开始进入互动艺术和交互设计的领域,最近主要做信息可视化方向的研究,和数据与图形打交道。
 
陈:我本身的背景是产品设计,目前研究的领域是信息交互设计,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挖掘和传播,公共艺术领域的相关研究。

 

▲ 展览作品《In Visible Taipei 在看得見的台北》,IVC-InVisibleCities,2016

▲ 展览作品《In Visible Taipei 在看得見的台北》,IVC-InVisibleCities,2016


 

下篇
未来


5.“智能计算”在未来的发展是?
 
陈志刚:今年是尼葛洛庞帝的《数字化生存》出版20周年,再次翻开这本书:“计算,不再只和计算机有关, 它决定我们的生存”,令人震惊的是曾经书中所描绘的图景,在当下已经成为了现实。预测未来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它做出来,而这次展览似乎并不能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但希望能够通过此次展览看到“可能的方向”。
 
李谦升:这个问题太难了。智能计算的未来到底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到底对人类社会产生多深刻的影响?这个很多专家学者都尝试回答过,但没有一个确定的统一的答案。而且这个问题也不是这个展览要回答的问题。目前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交互设计、可视化设计、设计服务、智能硬件等领域的发展都已然越来越多的依靠于人工智能与大数据为基础的信息维度,智能计算已经成为推动新设计、新产品、新思维的创新原动力之一。IBM研究院副院长约翰·凯利在《机器智能》一书中谈到在未来几年中,计算将从互动方式、数据组织、物理元件架构及纳米技术从外至内四个不同层次上进行突破和创新,所带来的影响将是巨大的。在由程序控制的计算时代,人们必须适应计算机的工作方式;在认知时代,计算机将会以我们与生俱来的方式和我们互动,计算机将会适应人,计算本身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当然这也是从技术发展的角度上去预测的,至于能走到什么地步,我们都拭目以待。
 
6. 作为重点学科建设,智能计算的教学在未来会有什么新的方向?或是在哪些地方需要改善?
 
陈:学科发展的方向是一个不断交叉、融合并细分的过程,和交互设计一样,未来对“计算”能力的掌握将会成为每个学科必须具备的内容。因此这个专业在未来横向会纳入到基础的教学当中,与其他学科专业进行交叉融合;纵向层面会向设计,智能、计算这几个领域更深层次的本质不断深入。
 
李: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再具体一点,就是智能计算对我们艺术院校的设计学科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前两天刚看到一个调查,高盛集团在全球对2500名不同领域年轻人的学习意愿进行了统计,结果对未来你想学一门什么语言这个问题,有70%的人选择了python,一种在数据科学领域很流行的编程语言。最热门的学习目标已经不是中文、日文这些人类语言,而是一个计算机编程语言。这个结果对我们有或多或少的启发,语言已经不仅仅是一种技能了,它更是设计师进入某个圈子的投名状,大家都想进BAT、都想去大的互联网公司,这些公司都是技术主导的,想进入这个圈子,最起码要知道别人怎么想的吧。另外,从自身考虑,越来越多的产品的背后都会牵扯到智能计算的问题,做为设计师在考虑一款产品的时候对技术没有一定的敏感度,今后都很难想出真正创新的产品和服务,这本身对创新思维也是一种提升。当然对于设计教育的改革问题还有很多问题可以讨论,上面只是一些粗略的看法。

▲ 展览作品《蓝印花布》,李培兰,2014

 

展览主题:智·未来
展览日期:2017.9.29 – 2017.10.8
展览地点:上海市刘海粟美术馆 - 延安西路1609号


关于策展人

陈志刚
上海美术学院公共艺术理论研究及国际交流工作室,信息与交互设计工作室,硕士生导师。上海吴淞国际艺术城发展研究院项目总监。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学博士,中国工业设计协会信息与交互设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主要从事信息艺术设计、数字化文化遗产的体验设计与传播方面的研究。

李谦升
现任上海美术学院信息与交互设计工作室负责人、上海市创意设计工作者协会会员、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美术学博士、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访问学者。近年来主要从事信息设计、数据可视化、交互设计等领域的研究。

上一篇:[北京]“德国8”..    下一篇:[北京]日常动媒体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