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新闻档案 > 紧急叫停、被称畸形……当卡塞尔文献展遇上政治

紧急叫停、被称畸形……当卡塞尔文献展遇上政治

2017-09-10 13:46 来源: artnet新闻 作者:Henri Neuendorf,Hili Perlson︱译/Elaine


▲ Franco “Bifo” Berardi。图片:Imagevia Vimeo

由意大利作家、媒体行动者Franc “Bifo” Berardi创作的表现欧洲移民危机的行为表演,目前被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叫停。这件名为《海滩上的奥斯维辛》(Auschwitz on the Beach)的表演由于作品中对纳粹大屠杀的指涉以及将现时欧洲难民的困境作比于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惨况,引发了众多愤慨和指责,因此文献展不得不取消了这一项目。
 
在本届卡塞尔文献展官方网站上的一份声明中,公共项目部门策展人Paul B. Preciado写道,“鉴于上周我们收到了很多批评声和反对声,以及一些排斥性的言论,我们决定取消Franco ‘Bifo’ Berardi的表演。我们尊重每一位可能会被Berardi诗的标题所冒犯到的人,同时也不希望再给他们添加痛苦。”
 
然而,Preciado也很快指出他们并不会彻底取消这个表演,而是举行一场影响了这件作品的Berardi诗歌朗读会,以及关于欧洲移民危机的公共讨论。不少人在批评此前安排的表演时都用了“你真可耻”(Shame on you)这句话,因此新活动的名字也顺应成为了“我们就是可耻:一场讨论和朗读会”(Shame on Us: A Reading and Discussion)。另外,朗诵会也是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公共项目的发起方“议会体”(Parliament of Bodies)的一部分,举行日期将会是在德国外交部正式访问文献展的四天前。
 
今年夏天早些时候,Berardi因为一封宣布从DIEM25董事会辞职的公开信而招来了一些非议。艺术家在信中将地中海地区的移民营比作集中营,并声称欧洲各国政府正在为土耳其、利比亚和埃及等国的肮脏行为买单。现在地中海沿岸的咸海水已经被齐克隆B(二战时期德国纳粹用于种族屠杀的药剂)所取代。
 
全球犹太人大屠杀纪念委员会委员Charlotte Knobloch对德国《法兰克福汇报》表示,这个被取消的表演是一个“畸形的产物”,而“任何将有关难民问题的讨论置于有系统地灭绝犹太种族的语境中进行讨论,都是不成立的,既无知又没有羞耻感。历史上的犹太人大屠杀是仅此一次的犯罪,所以任何将大屠杀相对化或是事实否认的行为都是禁止的。”
 
artnet新闻联系了卡塞尔文献展寻求评论,得到了一份艺术总监Adam Szymczyk的声明,其中写道:
 
“犹太人大屠杀无论从其重要性和根本特性来看,都是一场由国家策划的种族清洗事件,因此它在人类历史上有着自己独特的地位…Berardi的目的是严肃而准确地将大屠杀定位成极端暴力和极端非正义事件的参照对象,而这种由欧洲各国或跨国机构实体所导致的不公平正蔓延到了那些试图逃往欧洲和死在逃亡途中的难民身上。现在我们所策划的讨论和Berardi的诗歌朗读会是为了提醒人们不要忘记历史,希望唤起大家的良知和集体行动,而并非有意将大屠杀相对化处理。”

▲ Olu Oguibe的《陌生人和难民的纪念碑》(Monument for Strangers and Refugess),上面用四种文字刻着《圣经》的节选“I Was a Stranger and You Took Me In”。图片:Ben Davis

卡塞尔市政委员会中,一位德国极右党派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für Deutschland,AfD)的成员最近声称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上一件矗立在城市公共广场内的雕塑是“非常畸形的艺术作品。”
 
卡塞尔市近日召开了市政议会,讨论本次文献展上有可能收购的作品。据当地媒体披露,其中一位政客Thomas Materner将尼日利亚裔美国艺术家Olu Oguibe一件16米高的方尖纪念碑称为“意识形态两极化的畸形艺术。”他还认为,如果这件作品成为卡塞尔城市的永久藏品,AfD党就要在“每次由难民或移民发起的恐怖袭击后”在作品展示点举行示威活动。
 
这座方尖碑的周身用金色字母刻着四种语言的“我是个陌生人,而你接受了我”(I Was a Stranger and You Took Me In),而它在六月底还刚荣获了城市的Arnold Bode奖,很有希望成为一座永久性公共雕塑。卡塞尔收藏委员会预期将于9月5日公布决定。
 
据德国新闻机构DPA 的报道,卡塞尔文献展艺术总监Adam Szymczyk对极右翼官员的这番话感到很“震惊”。他在给artnet新闻的一份声明中写道:
 
Olu Oguibe的这件方尖碑作品是本届文献展的委任作品,它在国王广场(Königsplatz)一经亮相后便很快获得了关注,成为众多讨论的对象。”我是个陌生人,而你接受了我”这句话分别用德语、英语、阿拉伯语和土耳其语刻在了碑身四周。但我完全不明白,为何这样一句摘自《新约全书》的语句会解读成带有分裂、引起冲突的含义。这完全出自于人的本性。回顾这片广场的过往历史,早在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的《1792随军征法记》(Campagnein Frankreich 1792)里,就已经提到了作为一个异乡客需要融入、被接纳的困难情形。
 
(Szymczyk 还补充说道,上面提到的歌德日记中的这个段落还被引用在2015年出版的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Southas a State of Mind》杂志第一期的开篇语中。)
 
在9月24日的德国大选日之前,AfD党所进行的游说活动都是强烈抗议默克尔的难民政策。
 
就在21日早上,该党派就提出修改申请前往德国进行避难的程序,其中他们提到要将“9月1日后非法进入欧盟国家的人”都驱逐出境。
 
报道了这位卡塞尔市政官员恶毒言论的德国报纸也同时提到,他这样的做法让人想到差不多80年前纳粹使用的“颓废艺术”一词。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上一篇:原创、多元、独立..    下一篇:2017影像上海艺术..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