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评论档案 > 蔡国强︱中国当代艺术,最没学到的就是个人主义

蔡国强︱中国当代艺术,最没学到的就是个人主义

2017-08-11 12:04 来源: 《艺术怎么样?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 作者:蔡国强


注:本文选编自图书《艺术怎么样?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中蔡国强先生的文章《说说艺术怎么样》。 

▲《传承》,装置

当代艺术,最没学到的就是个人主义

中国当代艺术走到今天,向西方学习,最没学到的就是个人主义价值观,更多还是集体意识。而艺术的操作形式,如何实现商业化成功,丰富的多媒介表现形式,都学得很好。
 
有人会说,中国怎么没有个人主义?很多中国人自私、炫富、不顾公共利益,不愿承担太多社会责任。但利己主义的自私跟个人主义是两回事。个人主义是关于个人尊严和权利的主张和被尊重,同时对社会负有责任。中国在这两面都缺乏。
 
中国艺术里缺乏普世的人道主义精神。人道主义是对个人的尊敬,创造个人之间平等对话的平台,寻找最大限度的公平。

▲ 2011年,蔡国强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的天空用爆破艺术的方式为个展“海市蜃楼”启幕。

西方现代主义运动,从塞尚开始一直到今天,主要是个人与艺术史对话,催生传奇般艺术语言的发现。……中国的五四运动和文艺复兴不太一样,更多是科学民主救国家,不是救自己,不是提倡个人主义。
 
回顾80年代年轻艺术家的反叛精神,是对集体主义的反叛,但基本又是以集体主义的方式对抗集体主义。能不能关注真正的个人?他的艺术探索和言论只代表他个人;他的失败也是他自己;每个人都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由此创造艺术社会整体的活力。

▲《无题:为“蔡国强:九级浪”开幕所作的白天焰火》,2014年8月8日

 

画面是战场,要看得到格斗和伤亡

做艺术家,首先要才能,这是天性,比如本身就多愁善感又善于表达。其次要训练,一个观念艺术家,长年在世界南征北战历练让他能点子层出不穷。此外还要有破坏、建设艺术史的激情和意志。

展厅不是橱窗,展厅和画面是战场,不是市场,要看得到格斗和伤亡。
 
长年累月,很多艺术家都没明白:绘画不是画事,而是画绘画这事,是通过画事而画绘画这事。这就是为何中国画家总是需要争相模仿怀斯、里希特、弗洛伊德、霍克尼、图伊曼斯——还是人家知道绘画的乐趣和难度在哪。

▲《梦》(Dream),丝质旗帜和灯笼,电扇,电灯,2002

很多卓有成就的艺术家,都处在一个时代的转折。明清转折时,八大山人作为明代皇族后裔,面对新时代的抵触和失落,用自己的艺术形式建构他的苦难,而不直接画苦难的内容本身。
 
齐白石、徐悲鸿,他们都是一代才人,……在精神和人类艺术史上本可以有更大成就,但似乎被各种事务和理由套住。齐白石画了大半辈子虾,应付各方索画,以他的精力和才华,可以干更多了不起的事。

中国艺术大师“工匠”般炉火纯青地画虾画马时,毕加索忙着开疆破土:蓝色或玫瑰时期、立体主义或重返古典,……有些人肯定可以说很多理由为自己辩解,但毕加索作为一个住在法国不说法语的西班牙人,历经两次世界大战,也很不容易!
 
美洲国家,虽然社会充满更多黑暗和困难,但还是诞生了灯塔般的思想和艺术先锋,如《百年孤独》等影响世界的好小说!迅速膨胀的中国时代,新旧交替带来的破坏与建设,国内外关系的风风雨雨和复杂……世界等待看到,因此中国艺术创造了什么?

▲《反射的礼物磐》,出土木船和瓷器,2004


为什么中国人画不出魅力?

一个艺术家好不好玩,看有否给自己难题,没难题才是最大问题!没难度的创作是在消耗,可是新的地平线在哪?现有的空间所剩无几,这样苦苦挣扎的乐趣是真实而有力量的。
 
人们常埋怨,中国有这么多漂亮模特,但画不出魅力;有这么多好故事,但小说、电影都算一般……艺术家应该关心社会,艺术可以表现社会政治等内容,但艺术最终的问题不在内容,而在如何表现。

中国艺术家很聪明,只是缺乏游戏艺术史的胆略和大智慧;很少有人在想,让世界看看油画还可以这样画,建筑、服装可以这样设计,电影可以这样拍!而西方三不五时就出一个狠的。英国虽然少有艺术流派,但常冒出一个个奇特的坐标式人物,如透纳、摩尔、弗洛伊德、培根、霍克尼……

▲ 蔡国强,《为外星人所作的计划:胎动2》,纸本水墨,1992年

若只是表现主题,比如中国生态问题,若风险只是来自政治的压力,作品则面临可能没什么艺术价值的风险。当想在艺术史上玩出个形式,为此不懈追求,却是一个孤独、危险的赌注,因为不知道结果,也许一辈子也逃不出现存风格的阴影。

赵无极、关良、林风眠、吴冠中也许为当代艺术家们所忽略,但他们致力于中西合璧,正视绘画这事,毕竟形成风格!今天大多艺术家如果把画的内容拿掉,谁是谁?

有些艺术家的形式创新好,但文化修养不够,或缺乏对社会、人生的洞察。所以用新颖艺术语言有效叙述大千世界与否,常常是另一回事。看来要做出好作品、成为好艺术家,真不容易。


 
▲《天梯》,2015

许多艺术家都说忙,画不完的订画。其实可惜,艺术家忙着干活,却忽略了艺术重要的“活”。这次展览(指《艺术怎么样?来自中国当代艺术》)就是针对“活”来谈谈,提醒“活”的不易。看起来什么都有,其实很可能一无所有。卖画、赚钱、办展、得奖都可以,重要的是面对“活”怎么样?

艺术系统很热闹,但艺术家要小心变得像动物园的“宠物”,肥壮但不凶猛,容易被系统“吃掉”。应该像山里的野兽,不那么容易被豢养。

思考和实践是否在时代的前沿,关键是能否在现有艺术认知的临界点上革命。事情做得大不大,不在于作品尺寸和价格。艺术家别把作品和价格做大了,把自己做小了……

 

《艺术怎么样?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
主编:蔡国强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3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上一篇:巫鸿︱“实验艺术..    下一篇:王端廷︱什么是“..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