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新闻档案 > 何云昌获第二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金奖

何云昌获第二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金奖

2017-05-14 20:38 来源: 色影无忌 作者:


两年一届的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影像艺术⼤奖于2017年4月29日下午20时在重庆重庆⻓江当代美术馆揭晓,著名艺术家何云昌从20位入围艺术家中脱颖而出,荣获30万金奖。

▲ 何云昌荣获金奖

除了何云昌荣获金奖之外,厉槟源和芦迪分别获得银奖;赵赵、冯琳和华伟成荣获铜奖。

▲ 厉槟源和芦迪分别获得银奖

▲ 赵赵、冯琳和华伟成荣获铜奖

 

金奖
何云昌

▲ 何云昌,《同名同姓-李刚》,120cm × 173cm

作品阐释:
同名同姓-触及广泛区域芸芸众生泛族群的习性、文明、价值理念层面的共通性。


银奖
厉槟源

▲ 厉槟源《自由耕种》/ 行为纪录,单频录像 / 5′02″/ 2014年

作品阐释:
在中国的农村,土地是一个沉重的问题,每一方土地都有着它自身的命运和性格,它的背后则是人的命运。1999年我父亲意外去世后,由他耕种的那些土地就遗留到了我名下,我不知所措,曾一度回避和愧于面对现实,很少回到家乡;可问题并没有因为我的疏离而得到解决,我的身份感也似乎逐渐消失了。

直到2014年,我决定使用其中的一块土地来做个作品,用身体来重新检查和触碰一下我既陌生又亲切的出生地。最终,我在土地里不断的来回摔打跌倒中筋疲力尽而达成和解。作品名“自由耕种”取自于村委会开具的土地证明,我将这个行为视作为一次自我解救的措施。

《自由耕种》是关乎于我与父辈和我所处的现实对话的一件作品,我试图通过这个行为来找到三者之间的平衡点,或者挽回一些失去的东西,同时想借这个途径来确认一下我的身份归属感。在我看来,我每一次的起跳就是出离,摔倒就是回归;不管出离还是回归,这里面始终都有一种缺失。

芦迪

▲ 芦迪,《我有一支芦笛,拿法国大元帅的节杖我也不换》,摄影,150x170cm


铜奖
赵赵

▲ 赵赵《塔克拉玛干计划》

2015 年 10 月,赵赵在新疆开始实施《塔克拉玛干计划》。他和30 余人的工作团队由北京出发,带着100 公里的四芯电缆和一台冰箱,行驶近4000 公里,抵达塔克拉玛干沙漠北部后,将其用改装后的“探路者号”沙漠车运往沙漠。为了通过严格的检查制度,赵赵扮演成包工头、广告片导演等角色,不断与人周旋。到达轮台镇后,他们从维吾尔族生活区中接通电源,以此为起点,将电缆往沙漠中心方向延伸。全程耗时 23 天,共使用了10台变压器,以减少低压电能的输送损失。电缆尽头,一台装满新疆啤酒的双开门冰箱成功地被通电打开,在空旷无人的沙漠腹地运行了 24 个小时。而后100公里电缆、变压器和冰箱一同被运回北京,电缆被严格按照冰箱的高度 1.86 米切割打捆。整个计划的实施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与财力。对于赵赵来说,项目运行的经费来源、与维族居民的沟通、长距离电缆的铺设方式等等每个环节都 是他主动参与、介入社会的方式。


华伟成



▲ 华伟成《像孙治国一样吃火锅》Mr.Sun’s Hotpot

冯琳

▲ 冯琳“绝望的主妇”系列作品

作品阐释:
“绝望的主妇”是冯琳对三年婚姻生活的定义,她意图以七零八碎的故事,告诉我们这一切的由来。故事分为三层,从个人幻想,到破裂和冷战,直至反复的主妇时光。

展览从一件家庭玩偶开始,每一件物品都是冯琳情感生活的一部分,它在现实中早已发生。围绕着个体的情感需求,猜忌与幻想,被转化为具体的行动,歇斯底里,又脆弱不堪,像是一场永无结束的危机。记账单、鲜花、结婚照、桌布、情人、猫毛,这些在生活中不同位置的事物,在无数特定的瞬间,重复的时空中,勾勒了一个生动而又鲜活的主妇生活,也因此形成了对自我的定义。

一个绝望主妇的情感简史,琐碎而又具体。我们在展厅中所窥视的每一个故事,都源于艺术家对隐私生活的有意暴露,它们只是生活本身,也不以如何生产艺术为目的,展示构成另一种表达。在这些故事背后,流动的痕迹,荡出的涟漪,陷进的深渊,对冯琳而言,远比艺术复杂。

“绝望的主妇”的意义不并在于它所揭示的故事,而是一个有着“艺术家”身份的主妇,如何面对世俗生活的困境,又通过何种方式解决。以及在这个展览中,艺术与生活的界限在哪里被磨平,又在哪里无分彼此。

在冯琳的主妇生活中,这些灰心的事全部来过;但在这些故事中,这些灰心的事逐渐变亮,并越发鲜明时,一个独特的艺术家的形象才脱颖而出。


此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共有234位艺术家参与,其中录像艺术作品有90多件,外籍参展艺术家有50多位,在这234位入展艺术家中,有20位入围影像艺术奖,他们分别是:Francois Beaurain——《 Monrovia Animated》、何云昌——《同名同姓》、Katie Cercone——《Solara Saturnalia(Kawaii Kali Redux)》、芦笛——《我有一支芦笛,拿法国大元帅的节杖我也不换》、Sasha Huber——《Agassiz: Karakia-The Resetting Ceremony》、孙小川——《微光》、Vered Nissim——《If I tell you the story of my life, tears are coming out of my eyes》、Versia Harris——《They Say You Can Dream A Thing More Than Once》、王 淋——《空姐被语暴》、徐思瑾——《顺光》、Ayrson Heraclito——《Bori》、Matteo Basile—— 《PIETRASANTA》、曹斐——《伦巴之二 - 游牧》、冯琳——《绝望的主妇》、洪浩——《负部》、《我的东西》、华伟成——《像孙治国一样吃火锅》、厉槟源——《臭水沟的春天》、《遛鸡》、《绿灯》、 《无间 》、《自由耕种行为纪录》、罗永进——《清明下海图》、琴嘎——《死胡同》、赵赵——《塔克拉玛干计划》。

上一篇:邓玉峰获第二届圈..    下一篇:第二届“华宇艺术..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