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美术馆 > 专访︱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馆长

专访︱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馆长

2017-03-22 15:44 来源: 时代空间 作者:TIMESSPACE


 

设计店成功的原因在于它不是一个礼品商店
而是一个设计和设计书店
——Glenn Lowry


自1995年起,Glenn Lowry担任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 MoMA)馆长。他作为该博物馆成立以来的第六任馆长,也是任期最长的馆长,成绩卓著,包括成功地实现了MoMA与PS1的合并,筹款9亿美元、完成了2004年MoMA的扩建,并于2009年发起了“全球时代的现当代艺术研究计划”C-MAP等。目前,Glenn Lowry的工作重点之一是即将于2019年完成的、耗资逾4亿美元的MoMA新的扩建计划。


人物名片

MoMA馆长 Glenn Lowry(格伦·劳瑞)1954年出生于纽约,他拥有威廉姆斯学院的学士学位和哈佛大学艺术史的硕士及博士学位。

安德鲁·梅隆基金会(The Andrew W. Mellon Foundation)董事会成员
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成员
阿卡汉建筑奖(Aga Khan Award for Architecture)指导委员会成员
美国慈善协会成员
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史与人类学专业顾问委员会成员
2004年,获得法国政府颁发的艺术文学军官勋章

 

《金融时报》专访 

MoMA馆长 Glenn Lowry

Q:您担任MoMA的馆长已经有21年了,是贵馆历史上任期最长的馆长,也经历了贵馆的种种变迁。回顾过去的二十余载,您对于美术馆的那些转变是最为自豪的?

Glenn Lowry:我对于许多事都是深感欣慰的,我不太花时间思考过去,但是我对于MoMA与PS1的合并非常高兴,这为美术馆的发展及其对于当代艺术的承诺带来了新的篇章。我对馆内的员工也深感自豪,他们是我所知道的、许多美术馆员工中最优秀的,对于他们所从事的工作充满热情。我们也有一群非比寻常的董事会成员,他们相信这家美术馆,并为其提供强大的支持。在过去的这些年中,美术馆也越来越多地关注世界其他地区的艺术,特别是拉丁美洲的艺术,这也是我个人主要关注的领域。

同时,我们也通过C-MAP建立了全球化的当代艺术研究项目,这使得我们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艺术家、学者、批评家建立了广泛的联系网络,令我们共同成为更为全球化的公民。在过去的二十年中,我们真正看到是全球当代艺术爆炸性的增长。在二十、三十年以前,我们大部分的艺术品购藏和艺术项目都集中于1960年以前的艺术,而今天的大部分展览则是关注20世纪晚期、特别是21世纪的艺术。

Q:贵馆帮助了哪些艺术家推动了其事业的发展呢?

Glenn Lowry:艺术家不需要我们来实现其事业的腾飞。幸运的是,我们在艺术家事业发展的早期开始收藏他们的作品,这有时候对他们有帮助,但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创造像“大纽约”(Greater New York)这样的艺术项目。这一展览我们每五年举办一次,由MoMA和MoMA PS1的策展人联合策展,特别关注泛纽约地区的年轻艺术家。这个项目为许多艺术家提供了良好的平台。

我们还创立了年轻的建筑师项目,每年委托一个非常年轻的建筑师为MoMA PS1的夏季户外音乐节设计一个临时的构筑物,这推动了十余名建筑师的事业发展,其中许多人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而这个项目现在也变得非常全球化,我们不仅与纽约的建筑师,还与罗马、伊斯坦布尔、首尔等地的建筑师合作,并计划与智利圣地亚哥的建筑师合作。这已经成为全球年轻群体中当代建筑对话的平台。

Q:这也回应了您刚才提到的数字化机构的话题,在未来,对于艺术家的定义也会被您(美术馆)所做的这些工作赋予新的概念。

Glenn Lowry:我们长期地与艺术家共同合作,而我们最终还是追随艺术家的。我们不能领导艺术家,而是为他们提供一个孵化器来测试他们的想法。但是归根结底,艺术家还是走在我们前面的,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事情。

Q:如果您有一天退休,希望留下怎样的传奇呢?

Glenn Lowry:我很少会去考虑这样的事情,但是我想任何美术馆的馆长所留下的传奇,最终都会是那些为这个机构所工作的人:董事会、员工。我希望在未来的二十、三十年中,他们会是这个机构最重要的特色,特别是这些员工——从这个机构开始他们的职业生涯,或在职业生涯的发展中来到这里,并为美术馆做出巨大的贡献。一家美术馆的优秀程度是由它的员工素质所决定的。

这是我试着用自己大部分时间所思考的问题:如何确保我们有适合的员工、做出正确的决定,收藏哪些艺术家的作品,展示哪些艺术家的作品,如何展示这些的作品,以怎样的顺序策划不同的展览。归根结底,为了要建立一个良好的馆藏,你必须从优秀的员工开始。 如果我能够给美术馆留下非同寻常的员工,那会是一个很好的传奇。

Q:我们都知道MoMA的设计商店在全球拥有很高的知名度。您能够向我们介绍一下MoMA设计商店的发展策略、以及如何与艺术家合作将艺术带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是否有计划在美国以外的地方开店?

 Glenn Lowry:我们的确在考察继续发展MoMA设计商店的机会,包括在日本以及亚洲其他地方。我们的设计店成功的原因在于它不是一个礼品商店,而是一个设计和设计书店。因为MoMA收藏设计作品、并从30年代以来一直倡导优秀的设计,我们的商店有一个优势是关注这些卓越的设计品——你可以在MoMA的展厅里面看到它们,但是你也能通过商业渠道获得它们,把它们带回家里。 我们所做的是通过实例来带领潮流,特别是在50和60年代,通过创建这个商店,告诉人们:如果你们喜欢优秀的设计、那些定义了现代生活的美好物品,它们在这里。你们可以拥有它们,就像我们在美术馆里进行收藏一样。你们可以购买它们,带回家中。我们在MoMA设计店里面销售的物品可以在许多其他地方买到,但是我们通过精心的挑选,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我们也为一群对此有浓厚兴趣的受众进行了“策展”。 这种关注优秀设计、对商品合理定价的运营方式,具有非常的意义,因为它反映了一种特殊的、美学的选择,使这些物品与那些无趣的物品区分开来。这是MoMA设计商店的核心。这在日本会非常有效,因为日本有浓厚的设计文化,欣赏好的设计,特别是人们经济上所能承受的优良设计。

Q:而且在这方面您也对于所合作的艺术家进行精心筛选。

Glenn Lowry:我们花许多时间来考虑与哪些艺术家合作。经营MoMA设计商店的员工与MoMA的策展人紧密合作,两个团队的交流是非常深入的,这也促进了设计商店的选择与决策,如此精挑细选的过程也彰显了所有工作人员的专业知识。

Q:谈到您的典型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您像一个交响乐团的指挥,领导着一个逾700人的团队,是如何带领这个团队、并在亲自做决策和放权中保持平衡的呢?

Glenn Lowry:每个人的领导风格都是不同的。我喜欢从后面来领导,鼓励员工自己做出决策,充分发挥主动性。 我没有一个典型的一天,这也是我觉得这份工作非常有趣的原因。有时候我到办公室开一天会,有时与策展人花大量的时间讨论购藏与展览,有时与董事们讨论筹款、或者讨论他们希望捐赠给美术馆的藏品,还有时忙于救火——有时突然有几十件火烧眉毛的事情,有些是小事,而另外一些好像急得房顶都要被掀掉了。我喜欢这种充满不确定性的生活。 但是我最喜欢的事情,是参访艺术家的工作室,从艺术家身上学习,看他们做什么。以及漫步于展厅,看当下的展览,考虑美术馆应当关注哪些艺术家及艺术作品。我喜欢与我们的策展人和教育部门的同事探讨艺术项目,我也非常享受与董事会成员的沟通。 我之前提到,一家美术馆的优秀程度是由其员工素质所决定的。而员工的水平是由董事会的素质所决定的,因为这批坚信我们这家机构的个人决定了美术馆的标准。我会与董事会成员花尽可能多的时间沟通。 如果你身边有一群极具天赋的人,你所能够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要成为他们的障碍,并给予他们充分发挥创造力的空间。

Q:当您与策展人在策展思路上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您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呢?

Glenn Lowry:有很多情况下策展人提出的想法,我或者觉得无法实现,或者觉得不是太有意思。但是我基本上总是鼓励他们去试验,去试试看会发生什么。我记得有一次,一个在MoMA PS1工作的,年轻、富有才华的策展人想做一个关于“9·11”十周年的展览。我当时觉得这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做这样的展览、又保持策展的深度、尖锐性、富有意义、并吸引公众是很难的。我们做了很多次的沟通,他最终策划了这个展览,结果非常精彩,比我所想象的远远有意思的多。 当我发现自己与其他人意见不同的时候,我会变得很兴奋,因为说明这个想法很有意思。我的工作是使人们能够追求他们的梦想。 馆长的工作就是说,“好的,你需要怎样的工具去追求你的梦想?”即使你的梦想和我的是不同的,这也会很有趣。

Q:这是需要很多勇气的,也是一个巨大的责任,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您是整个机构的守护者。

Glenn Lowry:我不认为自己是守护者,我觉得自己是催化剂,使其他人能够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我觉得使MoMA保持活力的要素正是我们不为其筑造围栏来保护这个机构。因为你一旦开始这样做,你就开始关闭新的思想,而不是与世界发生联系。当然,我们的馆藏有许多重要的艺术作品,我们也对这些作品以及创造它们的艺术家的传奇负有责任。 但是我希望我们以一种举重若轻的方式来对待它们,而不是让这些传奇阻碍我们去冒险。不是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能够成功,我们的董事会成员希望我们勇于在智力以及艺术领域去冒险。他们知道如果我们一旦决定这样做,美术馆的展览时不时就不会那么成功,或者不会呈现出我们所希望的结果,或者产生争议。但这些都是一个富有活力的机构的重要组成部分。

Q:目前在亚洲,建立私人美术馆的风潮盛行。其中许多美术馆也希望在若干年后成为MoMA。您对于这些美术馆的拥有者有怎样的建议呢?

Glenn Lowry:对于目前全球新建私人美术馆的数量,特别是在中国新建的私人美术馆的数量,我感到非常兴奋。当我回顾20世纪,是什么促使美国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它鼓励私人成立美术馆。而美国许多重要的美术馆都是由私人的资金成立的,并由最初的私人兴趣发展壮大,例如弗里克收藏馆、摩根图书馆等等。或者是一群人聚到一起,说他们相信现代艺术,创立了纽约的MoMA,或者旧金山的MoMA。 所以我觉得在中国、以及亚洲有这样的能量是特别好的事情。这其中的挑战在于:创建一家美术馆是相对容易的,会花不少精力、一些资金以及动力。但是打造一所长期的、伟大的美术馆是非常难的,因为它需要经得起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而美术馆耗资庞大,总是比人们想象得更消耗资金。 因此在中国,我们将看到的问题是:如果这一代收藏家不再直接地支持这些美术馆,怎样的管理结构能够被建立起来,使得这些美术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优秀。这是一个综合了智力、能够使这些美术馆既在智力上、又在艺术上蓬勃发展的治理结构、以及财务资源(创立必要的资金源来支持这些美术馆)的问题。

我在上海看到这些漂亮的美术馆,其建筑非常宏大。当我看到这些体量巨大的建筑,立即想到的就是:这是非常大的空间,需要用艺术品来填充,同时长期的持续运营也需要大量的资金。 但是我觉得在中国、日本、某些程度上在印度,就是其雄雄的野心,把21世纪标记为亚洲的世纪。我相信这些机构会长足发展的。

Q:过去几年中,有很多关于全球众多美术馆开展或扩建项目的报道,包括MoMA等等,纽约的MoMA也有一个宏大的扩建项目,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对此远景的规划吗?

Glenn Lowry:我们从1929年开始收藏艺术,并建立了全球最大,最重要的现代艺术收藏,在过去的数十年中,我们经历了多次扩建项目,每次都希望以全新的,更优化的方式将馆藏呈献给公众,在这次预计于2019年完成的扩建中,我们面临的现实情况是:过去的十年中我们参访观众的数量翻了一番,馆藏的数量近翻番,我们也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媒体与表演艺术,因此我们有很多新的艺术品,需要以焕然一新的方式向更多的观众展示,这个扩建项目的动因有几个,一个是以更新更好的方式和来呈现我们的馆藏;第二是为观众提供更加的参访体验,我们的永久馆藏的确数量庞大,可能需要曼哈顿城大部分的空间来展示,当然这不是现实的,因此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实际多的方法,不断的轮流,更新展示馆藏,有的展厅的艺术品基本上会保持稳定,不会随时间推移发生什么变化,而其他展的作品则会持续的更换,我更喜欢称这种方式为缓慢转动的齿轮和快速转动的齿轮,它会在任何一年中,都给参访的观众,呈现数量庞大的艺术品。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上一篇:冀少峰就任湖北美..    下一篇:卢迎华就任北京中..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