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行为档案 > 戴光郁:行为艺术(1997—2014)

戴光郁:行为艺术(1997—2014)

2016-10-12 12:20 来源: 艺术批评 作者:


▲ 戴光郁近照

戴光郁,独立艺术家,1955生于成都,现居北京。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至今,戴光郁从未间断过前卫艺术创作,并以独立策展身份策划艺术活动及展览不计其数。其代表性展览有:《休止符/中国当代艺术》(2008)、《执白》(2001)、《抛物线》(2001)、《释水》(2000)、《捍卫记忆》(1998)、《水的保卫者》(1997、1996、1995)、《000’90现代艺术展》(1990)等。

▲ 戴光郁近照

在中国当代艺术的领军人物中,能够立身于名利场之外而又坚守艺术信仰的人,恐怕已经不多。戴光郁是其中的佼佼者。早在新潮美术时期,戴光郁就是西南前卫艺术的发动者与组织者之一。他和一帮朋友于1986年在四川省美术展览馆举办的“四川青年红黄蓝现代绘画展”是成都第一个真正意义的现代艺术展。和昆明毛旭辉等人组织的前后三届“新具象画展”相呼应,共同奠定了“八五”时期西南生命流表现性艺术的基础。戴光郁坚持本土的、前卫的、个体的和独立的艺术创作和组织工作,乃是对中国当代艺术的重要贡献。
——王林

今天,被戴光郁的作品所触动是不足为奇的,因为他已经是一位艺术手法炉火纯青的艺术家。历经 20余年的创作,他无可争议地成为四川美术界和1985新潮美术运动的重要代表之一。新潮美术运动的口号“艺术可以胡搞”的反向式提问 , 非常符合他不拘一格地自由状态,他通过绘画、装置来精炼不受约束的艺术语言,并已经开始尝试“墨戏”式的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戴光郁开始深入研究行为艺术——这一他最钟爱的表达媒介。身体作为一种极为直接的媒介,在他创作那些精妙的、具有强烈美学震撼力的作品时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时期里,他的作品主题包括文化遗产的重要性、记忆的职责和时间的烙印等;这些主题在他最近的作品中也不断出现。到本世纪初,戴光郁毫无疑问的身列当代最重要的行为艺术家之一。
——黎静

光郁的作品从上世纪80年代到二十一世纪,涵盖的时间皆是中国艺术急剧发展变化的重要历史时期。因此也可以说,他的作品也体现了30年变化的中国艺术和中国社会的真实境况。从作品的形态上看大致有三个类型:一是80年代的架上绘画作品,二是九十年代至2000年上半段的行为与装置作品,三是2000年上段至今的水墨平面作品。他的作品无论从其形式至内容,形态到观念,都呈现出一种个人多面层次的创造性与思想内涵的丰富性样态。
—— 子梁

近二十年来,戴光郁通过批评、策展,尤其通过社会参与的艺术方式活跃于中国当代艺术领域。他职业生涯的范畴和内容之广、之丰富,远不是一篇短文可以全部涵盖的。
——[美]Maya Kóvskaya

光郁虽也非百胜,但他的经验,是由“具身”的内容断裂、转换而出,其作品样式本身,甚至包括部分行为,都隐瞒着“哀薦”仪式的残余,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于历史危言,有审慎的承诺,非胆大妄为,失了章法,尚强辞。故与“仿古”只作符号转换不同。他未走“抽象”诡异一路,说明其聪慧。
——钟鸣

▼ 戴光郁作品

 

▲“制造印痕的行为”行为,1997成都
Leaving Traces

▲“我射击自己”行为、装置,1997成都
Shooting at Myself 1997

▲“冥想”行为,1998年成都
daydreaming-1998

▲“与大地造爱”行为,1999年,成都
Making Love to the Earth  1999

▲“吸纳.冥想”行为,1999成都
Absorbing - Being Absorbed 1999

▲“食色.性也”行为、装置,2001年成都

▲“父亲”之一,摄影,2001年

▲“边界”水墨装置 ,1997成都

 

▲“还原--水迹墨痕”装置之一,1998成都
“Restoring - Water Traces and Ink Marks”

▲“还原--水迹墨痕”装置之一,1998成都
“Restoring - Water Traces and Ink Marks”, Installation, 1998, Chengdu, China

▲“植物人1#”行为,2001香港

▲“植物人2#”行为,2002成都

▲“悬而未决”1#,行为 摄影,2002年

▲“悬而未决”3#,行为 摄影,2002年

▲“7分23秒”行为,2001成都

▲“山水-风水”装置,2001成都
“Landscape-Geomancy”

▲“山水.墨水.冰水”地景,2004德国

▲“风水-墨水-冰水”之一,地景 2004 /2005北京

▲“风水-墨水-冰水”地景 2004 /2005北京

 

▲"天安门——天知道"
Tian An Men—Heaven Knows  行为摄影
2004北京

▲“风景美如画”行为摄影,2006德国
Picturesque Landscape

 

▲“水落石出”装置,2007北京
“When the waters Recede, the Rocks Appear”2007, Beijing798

▲“失守”行为,2007年,丹麦

▲“失守”行为(局部),2007年,丹麦

 

▲“风景旧曾谙”行为、装置,2008年,上海

▲“抹除记忆”(图二)行为、装置,2010年,巴黎

▲“抹除记忆”(图二)行为、装置,2010年,巴黎

▲“活字印刷”行为(图一),2010
Art Paris,Grand Palais,巴黎,法国

▲“活字印刷”行为(图一),2010
Art Paris,Grand Palais,巴黎,法国

▲知白守黑”(砸碗)行为、装置,2012,5月香港
“Know White - Preserve Black

▲知白守黑”(装瓶)行为、装置,2012,5月香港
“Know White - Preserve Black

▲知白守黑”(封瓶)行为、装置,2012,5月香港
“Know White - Preserve Black

▲知白守黑”(面粉水墨文字罐装入瓶)行为、装置,2012,5月香港
“Know White - Preserve Black

▲“Double Landscape山山水水”装置(宣纸、水墨),2012.9月,上海“多伦美术馆”

 

▲ "北窗高卧图"行为现场,冥想,然后将一本德文律典一页一页涂白、冥想

▲"北窗高卧图"装置,水墨、宣纸、印刷品、书桌椅子等,2014年7月德累斯顿国际艺术节

▲"碑Stele”裝置,宣紙、水墨、青花碗、輸液器等,2014年3月Grand Palais

 

上一篇:[展讯]第十七届OP..    下一篇:“北京·现场”国..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