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个案+新青年 > 个案 > 中国数字媒体艺术先驱艺术家之一:胡介鸣

中国数字媒体艺术先驱艺术家之一:胡介鸣

2016-10-06 17:29 来源: 香格纳画廊 作者:ShanghART


胡介鸣个展《共时》于2016年9月17日在香格纳画廊北京空间开幕。

 关于胡介鸣

胡介鸣1957年生于上海,是当今中国数字媒体和录像装置的先驱艺术家之一。胡介鸣有着对其他学科的偏好,往往将那些不相干的领域杂糅其中。胡介鸣的尝试来自对内部生理的关注之表达,转换了生理图表、手势、建筑空间、身份和五线谱到视觉经验杂糅的综合体验中。
胡介鸣的艺术创作驻足于时间、时空、历史、记忆的交替更迭,利用众多的媒介,不论摄影、录像或数字互动技术,持续提出他的观点和质疑的主题。让观者置身于过去的、不确切的某一个时空中,个人记忆中的图像被唤起,形成个体的文本。
胡介鸣作品中的物体、材料、影像、交互程序及智能化控制建立起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场域,饱含着无限的历史记忆。它们相互交织,彼此覆盖,不断消解,又相互生成。其作品所传达的不仅仅是对物体的感受,实际上是与当下的空间和时间产生一种新的叙事关系。整个空间让观者置身于过去的、不确切的某一个时空中,个人记忆中的图像被唤起,形成个体的文本。

1980s

胡介鸣1984毕业后,与施勇、樊建平在华师大附近租工作室,开始创作。当时的很多艺术家处于一种静默的思考的状态。一直到89大展,当时参与的艺术家有200多名。大部分80新潮参与了89大展的艺术家都选择了出国,这也与当时整个中国的文化、政治、社会、经济状况相连。也有一部分艺术家选择处于当时的一种静默状态,并没有参与到任何运动之中,而是独立地进行思考和工作,留在国内寻找独立的基点。

1990s

90年代的文化状态纷繁多样。中国艺术家也开始参加国际大型双年展等。也是在那个时候,媒体艺术这一最直接的当代科技、传媒的产物纠合着文化、视觉艺术悄然兴起。1988年的时候张培力已经开始录像艺术的创作。但90年代的主流还是绘画。胡介鸣在毕业后一开始也是以绘画为主。92-94年,他主要以感光材料和绘画材料的综合运用为主。

▲ 橱窗|布面油画|170x272cm|1992

1994年开始转入装置艺术创作,举办首次个展-《目击游戏》。

 

▲ 目击游戏|综合材料|尺寸可变|1994

《目击游戏》是一件体现艺术家由绘画向装置过渡的作品。将身份证的形象绘于传统的手工纸上,在纸的背面,按照渗出的痕迹重新描绘相同的形象,让第二次描绘的痕迹渗透至纸的正面;再跟据渗透和原先画的痕迹重新描绘,获得自然变形效果。最后,将画移入暗房,在表面上涂抹感光材料(卤化银),并将原图形投射到画面上进行曝光,产生摄影材料痕迹(黑色圆点)。将大批相同尺寸、不同身份人物形象在墙上并列展示。这些不明确的和变形的脸组成了相互目击的空间。作为大量制造的生理物体,他们是有效的。

相关展览:
“目击·游戏”胡介鸣作品展,华东师范大学,上海 (1994);
“洋上宇宙”第30回今日作家展,日本横滨市民画廊,横滨 (1995).

▲《1995-1996》|装置|800x800x300cm

作品《1995-1996》是艺术家第一次尝试具有空间概念装置作品。在观念上有明确针对媒体的立场。可以被看做是通过放大日常的方式,反媒体(传媒)Anti Media艺术的典范。关于媒体艺术(Media Art),其分为媒介和传媒艺术,前一个着重于材质和方法,后者着重于传播和承载。胡介鸣的作品《1995-1996》可以被看做是针对传播这一现象深刻的反思。

▲《1995-1996》|布展工作照|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

在24小时的时间段里,面对电视机每隔5分钟非常精确地拍摄一次上海普通家庭所能接收到的12个频道的电视节目图像,然后每个图像都被制成25x20cm的透明正片,按一定的排列把所有这些片子悬挂在展厅,就组成了一个庞大的信息迷宫。置身于这样的空间,人们会不自觉地产生对资讯膨胀的恐惧,而事实上,人们每时每刻都被这些信息包围着,它们已成为现代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相关展览:
以艺术的名义 刘海粟美术馆, 上海 (1996);
首届广州三年展——重新解读:中国实验艺术十年(1990-2000) 广东美术馆, 广州  (2003);
过去与未来之间 国际摄影艺术中心和亚洲协会美术馆, 纽约 (巡展至芝加哥当代美术馆, SMART美术馆, 芝加哥; 西雅图艺术馆, 西雅图; SANTA  (2004);
BARBARA美术馆, 美国; V&A博物馆, 伦敦, 英国; 世界文化宫, 柏林, 德国) (2004).

《与生理状态有关》和《虚拟语态》是胡介鸣第一批影像作品的创作,开始图像产生音乐的实验。

▲ 与生理状态有关|单屏录象|5'20"|1996

《与生理状态有关》取材自某医院对一位生命垂危的病人的心跳和呼吸的监控数据曲线。录像的画面上方移动的曲线是该病人的心率;下方起伏波动的线显示了病人的呼吸状况。在这两段曲线上覆盖一张透明的五线谱,当波动着的曲线经过屏幕中央时,曲线在五线谱上的位置就是读谱的依据。由钢琴师根据“谱上内容”演奏成曲。作品最初的动机涉及到意识与无意识、文化和生理的关系。

相关展览:
中国影像艺术观摩展,中央美术学院画廊,北京 (1997);
“生活在此时”29位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展,德国柏林汉堡火车站美术馆,柏林 (2001);
“重新解读”首届广州当代艺术三年展,广东美术馆,广州 (2002);
“延时”,瑞士比尔帕斯卡特艺术中心,比尔 (2010).

▲ 虚拟语态|双屏录象装置|4'20"|1996

《虚拟语态》基本动机出于“限定”概念的兴趣。在设定的时间内摄录电视播音员图像,按被摄录对象所发出的音节总数,在“有影响的外国文学著作”中索取相等数量的文字,按被摄录对象的语调语速进行朗读并配音。图像视觉效果按照国内电视接收的一般清晰度设置。

相关展览:
“江南”中国现、当代艺术国际展,西方前言艺术协会,温哥华 (1998).

1999年,胡介鸣开始尝试身体的信息和媒体技术结合的表现方式,首次涉及编程。

▲ 与快乐有关|多媒体装置|1999

《与快乐有关》用心电图测出成年人处于手淫全过程的心率等心脏指数,依据这些指数的波形图谱曲,并以自动钢琴演奏成曲。艺术家开始尝试身体的信息和媒体技术结合的表现方式,首次涉及编程。

相关展览:
“超市艺术”展,上海广场,上海 (1999);
“录像圈”香港艺术中心,香港 (2000);
“香港在柏林”Haus der Kulteren der Welt 视觉艺术节,柏林 (2000).

2000-2010
2000年,作品《火红的年代》首次使用图片数字合成技术。

▲ 火红年代|摄影|70x50cm|2000

《火红年代》选用街头的宣传海报和快餐店的宣传单作基本图像内容,在这些图像中注入上一代人的热情,以建立共同的情感基础。

相关展览:
“POP  TOP ”顶层画廊,上海 (2000).

▲ 美多撒之筏|摄影|125x177cm|2000

《多美撒之筏》是一副油画,诞生于1818-1819年间,作者为法国浪漫主义代表画家特奥多尔-席里科。这组作品的拍摄的“模特儿”都是艺术家相熟的朋友以及学生和公司白领。拍摄过程很轻松愉快、丝毫没有“灾难气氛”。当时个人电脑处理大幅图像的能力有限,后期制作是件艰苦的工作,有点灾难性的意味。制作过程是一个不停地纠错和悔过的过程。很多事情我们总是心里没底,它们总是那些在意识深处的凌乱的片断。

相关展览:
时代肖像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上海 (2013).

2002年,艺术家开始交互表现方式的实验。2003年11月,胡介鸣的第一个交互影像个展——《与你有关》在上海比翼艺术中心展出,这也是国内最早的交互影像装置的个展。

▲水上,水下|展览现场|2003|上海比翼艺术中心

▲有氧运动|展览现场|2003|上海比翼艺术中心

▲它还在那儿|展览现场|2003|上海比翼艺术中心

▲ 睡眠时刻|展览现场|2003|上海比翼艺术中心

展览展出了2003年艺术家胡介鸣的四件新作——《它还在那儿》、《有氧运动》、《水上,水下》、《睡眠时刻》。全部作品都是通过计算机程序和自动化控件设施,在现场与观众产生互动。

▲ 它还在那儿|互动录像设置

屏幕尺寸宽250cm,高188cm,红外线传感距离500cm|2002-2003
投影机从背后将一条处于睡眠状态的狗的影像投射在屏幕上,屏幕竖立在展厅门口。当观众进入展厅时,狗起身警觉观望;观众靠近,狗进攻性地冲过来并狂吠;观众再逼近,狗后退并作出妥协姿态,回到原处继续睡觉。

相关展览:
“距离”当代艺术展,广东美术馆,广州 (2003);
“与你有关”胡介鸣2003年作品展,比翼艺术中心,上海 (2003);
“轻而易举-上海拼图”,挪威国立美术馆,奥斯陆 (2004);
“互动”,MAAC HHKK,布鲁塞尔 (2004).

▲ 有氧运动|互动录像设置
装置及地面投影尺寸长450cm,宽400cm;投影机高度450cm|2003

多个投影机将影像投射到地面上,影像内容为多处不停的出汗的皮肤局部,在影像区域内安置一台跑步机,跑步机上安装两到三个麦克风,将跑步机与影像建立互动的关系:当观众在跑步机上运动时,影像开始播放,播放的速度与观众跑步的速度互动,在缓慢地行走和奔跑的行为之间影像以接近无级变速的方式与之互动,随着观众跑动速度的加快,影像中的皮肤开始扭曲变形。麦克风将跑步者的呼吸声放大,影像的视觉效果游离于松弛与痉挛之间,使相同的影像由于外界条件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视觉及心理感受。

相关展览:
“与你有关”胡介鸣2003年作品展,比翼艺术中心,上海(2003).

▲ 水上,水下|三屏互动录像设置
屏幕尺寸宽900cm,高225cm;红外线传感距离300cm|2003

屏幕A的影像是一男子在书房里面窗而坐,手持钓鱼杆悠然垂钓;当观众靠近时,书房水汹涌地注入书房至充满,人、物和空间处于水下状态;当观众离去,一切复原为水上的常态。屏幕B 的影像是一处平静的水面,远处的河岸线的景色为小桥、亭台楼阁和高楼建筑群;当观众接近时,河面上远近各处有鱼跃出水面,水面上涟漪连连。观众离去即恢复平静。屏幕C 的影像为水下情景,当观众出现时水下有潜泳者进入画面,有的是经过画面、有的带有表演倾向、有的处于挣扎状态。观众离开观看区域潜泳者游出画面,水下恢复宁静。

相关展览:
“与你有关”胡介鸣2003年作品展,比翼艺术中心,上海 (2003);
“打开天空”中国当代艺术展,多伦现代美术馆,上海 (2003);
“互动”,MAAC HHKK,布鲁塞尔 (2004);
“完美幻觉”上海电子艺术节,上海当代艺术馆,上海 (2009).

▲ 睡眠时刻|互动录像设置
屏幕尺寸长300x225cm,红外线传感距离300cm|2003

在一个独立封闭暗空间里,投影机将影像投射在墙面上。影像内容是在夜间未开灯的卧室中两个睡眠的人,发出轻微的鼾声。当观众进入该空间,蚊子声音四起,影像中熟睡的人开始忙于驱赶蚊子,随着参观人数的增加,蚊子的增多,驱赶行为进入迷幻状态:有打闹、舞蹈、梦游和健身等。观众离去,影像复原为睡眠状态。

相关展览:
“木马记”中国当代艺术展,圣划艺术中心,南京 (2003);
“欢乐颂”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圣划艺术中心,南京 (2003);
“与你有关”胡介鸣2003年作品展,比翼艺术中心,上海 (2003);
“互动”,MAAC HHKK,布鲁塞尔 (2004).

2004年,开始尝试户外交互影像装置的表现,体现交互影像装置的公共性。

▲ 向上 向上|互动影像设置|尺寸可变|2004

《向上 向上》是一件景观式的互动影像装置作品,计划在美术馆建筑外墙上实施。用电视机摞起一根类似纪念碑式的柱子,在电视屏幕中显示四个年轻人从底部的屏幕艰难地向上攀登至消失于顶部的屏幕。在攀登的过程中,攀登者和外界的声音建立起互动的关系,当外界声音出现,攀登者会作出不同的反应。根据声音长短、强弱的不同,有不同速度和不同距离的下跌等反应。声音消失,攀登者继续向上。

计算机程序控制着作品的运行和声音互动,电视机固定在红色的金属支架上并配有防水罩以避风雨。计算机通过VGA连线给电视机送出影像信号,外置拾音器将外界声音信号提供给计算机,程序根据指令控制送出的影像信号,达到交互的目的。

方案的出发点是对勇敢者游戏的赞美,用数码互动技术将攀登和纪念碑的方式、公众阐述时代精神、个人意志和环境的互动关系讨论了。攀登、向上移动不仅需要勇往直前的精神和胆量,而且还需要来自身体的力量,耐力和精湛的技巧和对环境的判断能力。攀登者视高耸物体而兴奋,触坚硬垂直的表面为快乐,遇挫折毫不气馁,时刻攀登不止。我们需要这样的精神吗?

相关展览:
“影像生存”第五届上海双年展,上海美术馆,上海 (2004);
胡介鸣互动艺术展,MAAC HHKK,布鲁塞尔 (2004);
 “飞越之线”第二届北京国际新媒体艺术展暨研讨会,中华世纪坛,北京 (2005);
第二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中国美术馆,北京 (2005);
“城市混响”胡介鸣影像艺术展,帝门艺术中心,北京 (2006);
荷兰电子艺术节,鹿特丹 (2007).

时间,空间,历史

▲ 嗨!一个世界正在建设中|数字图片装置|尺寸可变|2006

《嗨!一个世界正在建设中》,2006年版本中,艺术家用计算机3D技术塑造一个直径1000cm以月球和火星为参照的天体,在这个天体的地表上安排人类的生存景象,这些景象是按当下全球的政治、经济、文化的特征和格局为原材料进行重新组合和编排。编排的原则是违反现实图景的、荒诞的和非理性的,旨在产生一个可供测观的乌托邦世界格局。观众测观的方式参考天体考察的方式,现场安排多个望远镜,观众通过望远镜观看作品的细部,了解乌托邦的景象,反思现实世界中的种种问题。

▲ 嗨!一个世界正在建设中|数字图片装置|尺寸可变|2013

在2013年版中,人们进入此网站 http://www.worldgoing.net/ 点击“Upload”, 即可发送你的图片到《一个世界正在建设中》。

相关展览:
真实、美、自由和金钱 K11购物艺术中心, 上海 (2013);
PAVILION一个馆: 城市新空间艺术展 北辰三角洲, 长沙 (2014);
实验室 3.0 UNPAINTED媒体艺术博览会, 慕尼黑, 德国 (2014).

▲ 儿子|摄影|150x190cm|2008

《儿子》中梦游似地出现在老上海殖民地建筑最高处的少年,正欲远眺,视线却被层层新式建筑遮挡,作为艺术家的父亲在镜头外默默地审视这一切。个体生命的延续在于“儿子”的存在,“儿子”行为传承了父亲的意志;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建筑具有类人的生命,他们会粉饰、也会衰老,通过影响历史、改造环境来延续生命。两条与生命相关的线索在大上海的一角相遇,引人走入建筑在繁华幻象下的生命困局。

相关展览:
“失眠”摄影展,比翼艺术中心,上海 (2008);
“无语”,香格纳画廊群展,上海 (2009);
“十年曝光”中央美术学院与中国当代影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北京 (2010);
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香格纳画廊,迈阿密 (2010).

▲ 几十天和几十年|综合材料|2006-2009

《几十天和几十年》呈现过程是将实地买来的衣服放在烫衣板上,微型投影机将日常记忆的影像投射在衣服上,在投影机的光线中掺入微量的紫外线成分,在紫外光的作用下,衣服上被投射成像的部分在日益老化,展览结束时在衣服上留下明显的新旧对比痕迹。这件作品继2007年的《几十天和几十年》系列作品之后的一个深入性试验。在07年的6个系作品之后,感到关于时间与物质的话题的探究与表现尚未达到令人满意的程度,08年与09年的上半年基本在材料的研究上花了一些功夫,在实施手段上作了精简,基本摒除了化学材料的介入,更多地体现了日常的元素。在作品的理念没有实质性的改变的前提下,这组作品(6件)的材料更多地体现了日常的痕迹:实地购买衣服、烫衣板、日用玻璃器皿、灯具支架等等,物质老化的过程和记忆的关系也有一定的体现。

相关展览:
延时, 中国美术馆, 北京 (巡展至帕斯卡艺术中心, 比尔, 瑞士) (2009);
人与物, 金鸡湖美术馆, 苏州 (2012).

 

▲ 黑匣子 行为实验项目|290x1700x300cm|2011-2013

《黑匣子》行为实验室项目发生在一个集装箱改建的无光线空间中,行为参与者根据自身对该空间的理解设计表演方式,并与观众共同完成“活剧”演绎,探索认知在非正常状态下产生的可能性。发生在“黑匣子”中的声音图像被红外摄像头记录下来,并通过网络进行实时发布,由此产生了两个现场:看不见的实际现场和看得见的网络现场。黑匣子历史档案库就是由这些影像资料整理而成。2011年“黑匣子”的第一个项目在桃浦未来的节日开幕式上实施,之后更多的行为实验随“黑匣子”又来到喜马拉雅美术馆(2011)、2012上海双年展等展览场地进行。

相关展览:
《黑匣子》行为实验室(No.1)桃浦M50, 上海 (2011);
《黑匣子》行为实验室(No2)桃浦大楼, 货柜剧场, 上海 (2011);
《黑匣子》行为实验室(No.3)喜马拉雅美术馆, 上海 (2011);
海报展-桃浦大楼, 上海 (2011);
重力场-喜马拉雅中心无极场, 上海 (2011);
《黑暗中看得更清楚》黑匣子-临界实验室 上海双年展, 上海 (2013);
香格纳展库 2014 香格纳桃浦展库, 上海 (2015).

2010-2014年,《一分钟的一百年》,视频装置

《一分钟的一百年》采用影像和现场装置的形式进行表达,使用1440储物袋排成的矩阵屏幕,用10台HD投影仪分别将1100部影像背投在储物袋的底部,根据原始素材的尺幅比例不同,有部分影像占据着多个储物袋的位置,观众从矩形阵列的袋口观看到这些影像。

▲ 一分钟的一百年|视频|多屏动画|1656x1400cm|2010

▲ 展览现场图|香格纳H空间|2010

屏幕上显示的影像素材来自于国际艺术史料,这些现、当代的杰作是过去一个世纪中人类文明史上的瑰宝。影像没有忠实呈现历史或要诉诸过去以改变当下的企图,只是将熟悉的经典图像放到时间的平面上进行任意的改变,来测试在一分钟内自由组合过去一百年中视觉记忆的可能性。那种随机式的交叉和遭遇带来的超乎寻常的现象,这是作品的生发和演绎的动机和理由之一,这些不可知的甚至带来荒诞的乌托邦景观可能是作品所呈现的内容。

▲ 一分钟的一百年|视频装置|2014|K11展览现场

▲ 一分钟的一百年 (大卫·派克, 鲁菲诺·塔马约, 柴姆·苏丁)|视频装置|35x75x15cm|2014

相关展览:
一分钟的一百年 香格纳画廊主空间, 上海 (2010);
收藏家的舞台: 来自私人藏家的亚洲当代艺术 新加坡美术馆, 新加坡 (2011);
胡介鸣个展-景观, K11购物艺术中心, 上海 (2014);
天人之际II: 上海星空 余德耀美术馆, 上海 (2015).

 

▲ 太极|多路视频装置|420x800x370cm|2014

《太极》是一件集影像和机械传动装置于一体的综合媒材作品。作品的装置部分是一个生物体,这个生物体由220多根按比例放大的人体骨骼组成,在一个自动化控制系统中按缓慢的速度在空间中自由行走,传感器检测空间中的具体位置,控制着作品的行走轨迹。在生物体内骨骼中安置了总计108台投影机,投影机投射出来自历史和现实的影像,这些影像经过主观的处理和改变,就像进入我们记忆系统的史料,经过“过滤”从“骨骼中回放出来,与骨骼的异乎寻常的缓慢运动形成叙事关系,在空间中产生特定的场域。

相关展览:
媒介集合:胡介鸣作品《太极》之文献化展陈 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 上海 (2015);
邵志飞 胡介鸣双个展 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 上海 (2015).

 

▲ 序曲|视频装置(投影机, 金属支架, LED, 砖墙)|尺寸可变|2014

“序曲”这个词汇的有意思之处是因为有时候它能充当“等待”的代名词,“序曲”原本是指事件将要发生的前奏,是没有“开始”的“开始”。从这个角度看,“序曲”是“还没有准备好”的一个特定的阶段,不仅事件没有完全具备它发生的条件,并且观众也没有准备好去接受事件的发生。据说“序曲”一词诞生的理由是为了等待还没有入场的观众。
《序曲》的现场是一个虚空的展厅,没有具体的物体呈现。800多个影像呈现在展厅的墙外,透过墙缝穿越而入。展厅成为“漏光的空间”,一个令人不安的现场。事件将要开始,或者已经开始,确切地讲已经发生的事件还没有入场,我们只是感到了它们的来临。

相关展览:
邵志飞 胡介鸣双个展 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 上海 (2015).

胡介鸣|简历
胡介鸣,1957年生于上海。1984年毕业于上海轻工业高等专科学校美术设计系。近期展览有:2016 釜山双年展, KISWIRE SUYEONG FACTORY, 釜山, 韩国(2016);CHINA 8, 莱茵鲁尔区中国当代艺术展, 勒姆布鲁克博物馆, 杜伊斯堡(2015);中国当代摄影展:2009-2014, 民生现代美术馆, 上海(2014);时代肖像, 当代艺术30年,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上海(2013);重新发电 - 第九届上海双年展,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上海(2012);N分钟影像艺术节,上海(2011);一分钟的一百年,胡介鸣个展,香格纳画廊主空间,上海(2010);完美幻觉,中国比利时媒体艺术交流展,上海当代艺术馆(2009);荷兰电子艺术节2007,不互动即死亡!,V2_ 多变媒体中心,鹿特丹,荷兰(2007);十三:今日中国影像,PS1当代艺术中心,纽约,美国(2006);过去与未来之间-来自中国的新摄影及录象,芝加哥当代美术馆;Smart艺术博物馆、西雅图艺术博物馆、Santa Barbara美术馆、伦敦V&A博物馆、Haus der kulturen der Welt,柏林,德国(2006/2005);聚焦,中国美术馆,北京(2005);影像生存-第五届上海双年展,上海美术馆,上海(2004)等。


胡介鸣个展:共时
开幕:2016年9月17日 16:00-19:00
展期:2016年9月18日-10月21日 11:00-18:00 (Mondays Closed)
地址:香格纳北京 朝阳区机场辅路草场地261号
电话:+86 10 6432 3202
邮箱:infobj@shanghartgallery.com

上一篇:付晓东:我的策展..    下一篇:对话︱艺术家王兴..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