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个案+新青年 > 个案 > 天生叛逆︱艾未未

天生叛逆︱艾未未

2016-08-31 00:46 来源: 鸟人与鱼 作者:


 

︱生活即艺术,艺术即生活
我从不将它区分开来︱

Ai Weiwei
艾未未
(1957年8月28日-)
著名艺术家
中国前卫艺术代表
社会活动家

2010世界艺术影响力榜名列第13位
在英国《艺术观察》2011年
全球艺术权力榜评选中列为榜首
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荣誉院士

著名诗人艾青之子
画家艾轩的弟弟
作家艾丹的哥哥

生于北京,曾在美国居留12年
活跃于建筑、艺术、影像
推特和社会文化评论领域

艾未未是积极的行动者
他认为行为即艺术,即自由表达

他的言行通过网络、社交媒体的传播
对中国年轻人观念和行为产生巨大影响

作品以观念艺术、建筑艺术、物件装置
到社会评论与行动关怀
展现了多面向的艺术能量与开放的格局

其创作媒介素材包括
摄影 雕塑 陶瓷 大理石 脚踏车 古木器及录像等
并在国际艺术界享有盛誉

︱如果要求在我的墓碑上刻一行字
应该写的是 ——
一个经典的人格分裂的人
他代表了一个时代所有的缺憾︱

曾经担任前卫艺术刊物
《黑皮书》《白皮书》《灰皮书》主编
“中国艺术文件仓库”艺术总监
研究领域涉及建筑 雕塑 绘画 家具 图书 影视 策展等多个方面

曾在美国 日本 瑞典 德国 韩国 意大利 瑞士
比利时  威尼斯等多个国家举办个人艺术展
制作了《老妈蹄花》等数十部反映中国现实的纪录片在网上传播

2008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鸟巢”项目设计方案中标者
——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设计公司的中方项目顾问

一个在艺术界 策划界 建筑界 理论界 家具界 媒体界等
各个领域里不断的破坏生态,颠覆话语方式
自翊为搅屎棍的大混混2006年写了一年博客共计1080篇
200多万的高访问量高人气指数
着实给中国的一些当代艺术家们开拓新领域起了个好头

“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当你限制自由时
自由会重新腾飞并降落在另一个窗台上”
 

  

1 9 5 7
8月28日
生于中国北京

为艾青与高瑛两位诗人之子

其后文化大革命
一家三口被送往新疆劳改
艾在新疆居住五年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住“地窝子”
——  就是在地上挖一个坑
然后上面蓬上树枝
相当于半穴居生活

1 9 7 6
他回到北京
立刻被活跃在各个领域的有想法的年轻人吸引
他们有的是诗人,有的是电影制作者,有的是画家或雕塑家
他们找寻着过去的三十年里消失殆尽的东西
试图在文化和政治环境中驻足
艺术院校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都被关闭了
1978年后又重新开办起来
但是官方的艺术院校很难吸引志趣相投
自视过高的艺术人走到一起去

1 9 7 8
考进北京电影学院
同年,中国两位著名的导演陈凯歌和张艺谋
也考入了同一家大学
在此期间他表现出对于视觉艺术的兴趣
作为重新建立起来的杰出知识分子家庭中的一员
艾未未父亲的一些艺术家朋友
给了艾未未基本的艺术指导
使他能够接触到一些现代大师毕加索和马蒂斯的著作
这些书籍和画册在当时的中国是很罕见的
但由于他知识和经验的匮乏
当时的艾未未与同代人相比并没有特别之处

1 9 7 9
画家黄锐与马德升、王克平和曲磊磊一起挑选了23名艺术家
其中就包括艾未未一起参与了第一次星星画会的展览
星星画展
此次展览可以算作短暂的中国现代艺术史上的第一个大型事件
这是一次非官方展览
9月27日,所有作品被悬挂在中国美术馆外围的栅栏上
吸引了大批热心观众前来参观
两天后,展览结束
于同年11月23日再次展览

1 9 8 0
第二次的星星画会展览于8月24日-9月7日举行
艾未未同样参与了
而这次展览是在中国美术馆内部展馆正式进行的

艺术家的个人表达意识或多或少被资本主义色彩所压抑
艺术家们开始表现得更加多元
艾未未的水彩画体现出他对于色彩的偏好和他对情感的表现形式
当被问及哪位艺术家对于星星画会的成员影响较大
雕塑家王克平会说是凯绥·珂勒惠支和毕加索
在中国,受左翼作家鲁迅的影响
珂勒惠支成为备受尊敬的艺术人物

1 9 8 1
艾未未来到美国

1987 Self Portrait

1 9 8 3 - 9 3
十年间一直生活在纽约
刚到美国时他身上只有很少的钱财
为支撑他完成接下来十年的伟大创作
他从事了从保姆到街头艺术的各种各样的临时工作
发生在他身边的人事物对他的渗透
远比直接与美国艺术家的接触来的明显
这对他的创作产生深刻影响
奠定了他的创作形式

New York Photographs 1983–1993

直到他回到北京
都没有参加像1985年的新浪潮运动和
1989年在中国美术馆进行的前卫艺术展
这样的主要艺术事件
即使是中国当代艺术在西方受到限制的情况下
也没有阻碍中国艺术家队伍在此间的壮大
黄永砯的作品《中国艺术的历史》和
《在洗衣机两分钟后的现代绘画简史》(1987)
徐冰的《天空中的书》(1987-91)
现在被认作是中国现代艺术早期的里程碑
非官方学院的油画也开始发展起来
备受非议的栗宪庭被定义为“政治波普” “玩世现实主义”
而在艾未未回国时,他已经具有享誉国际的名誉

1 9 8 3
就读帕森设计学院
帕森设计学院艺术青年联盟成员

艾未未在纽约的小公寓成为了中国大多数艺术家的聚点
同时也汇聚了作家和作曲家
电影导演陈凯歌、作曲家谭盾、艺术家王克平、徐冰和刘小东
都在艾未未的摄影作品中出现
艾未未也结交了新的朋友
如台湾表演艺术家谢德庆,后来与艾未未成为十分亲密的朋友
以及他的邻居、诗人艾伦·金斯堡
在其1984年到访中国时受到艾未未父亲的热烈欢迎

 1 9 8 6
《七个中国艺术家》VorpalGallery,美国
 《中国新表现》纽约市市立画廊,美国
 《中国前卫艺术》VassarCollegcGallery AlbanyUniversityArtGallery,美国

1 9 8 7
《TheStaratHarvard》FairbankCenter,HarvardUniversity,美国

1 9 8 8
个展《旧鞋·性安全》美国纽约

艾未未与他在中国的同伴不同
在中国只能找到西方近期的影印资料来看
而艾未未在纽约的美术馆可以掌握第一手资讯
从他的绘画作品中,不难看出
当时流行的新现代表现主义艺术家
比如朱利安·施纳贝尔和大卫·萨里对他的影响不大
而对比来看,马赛尔·杜尚、安迪·沃霍尔和贾斯培·琼斯
在不同程度上都给了他一定的艺术指引
杜尚的现成物品艺术在这期间给了他一定的灵感来创作立体作品
为他最终在物质创作奠定基础
也让他坚信任何事物都可以成为他创作的现成材料的信念
艾未未受杜尚的影响
认为艺术家更应该注重生活方式和人生态度
而绝不是简单的生产产品
最后,艾未未在90年代放弃了绘画
从此后也再没有进行绘画创作

1 9 8 9
《TheStar:TenYear》HanartGallery,香港,台北,巴黎

同时,他逐渐意识到艺术家需要实践
这也是他在1981年决定离开中国来到美国时
认识到的中国政治现实的宿命论的一种体现
在华盛顿广场公园和汤普金斯广场公园的游行者和警察身上
他看到了民主在行动
此后,艾未未又在纽约生活了四年
虽然在美国让他感到孤单
但他还是没有回国的想法
直到1993年初,父亲身体衰弱改变了他的想法

1 9 9 0
国际版画展,HanartGallery,台北

艾青“逆子”:纽约“洋插队”

如果说西方的现代诗人是喝着波德莱尔的乳汁长大,那么中国的现代诗人不曾受过艾青影响的也寥寥无几。但当你见到艾未未的时候,却发现他不是一个喜欢抒情的人。作为大诗人的儿子,艾未未更擅长的是颠覆,用他即兴的语言,推倒既成的标准和艺术的樊篱,也包括他自己。

艾未未在大多数人都觉得“肯定有毛病”的情况下退了学,成了北京电影学院第一个去美国学艺术的学生。但即使是在美国纽约,他也不肯中规中矩地读书。勉强读了两年书,别的时候他就帮人家干体力活,赚生活费。当然也发展了一些个人爱好,摄影就是其中一项。


1 9 9 3
4月,父亲艾青患病
他返回北京照顾父亲
并同时放弃了美国居民身份

 

接下来的六年
一直和他的母亲和哥哥艾丹住在家里
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城市原本的样子很快就被转变了
艾未未家是一个传统的四合院,那时还被保留了一大部分
艾未未开始陷入迷失
不只是因为8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
还因为中国当代艺术与视觉运动的高度合并开始被国际所接受
张颂仁和栗宪庭策划的《1989后中国新艺术》展
于1993年在香港开幕
同年,13位艺术家包括
王广义、方力钧、余友涵和徐冰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
虽然艾未未与这些艺术家是同一代人
但直到1999年,他都没有在中国当代艺术研究中被提及
也没有参加任何大型巡回展览和双年展
1999年,他和20几位艺术家一起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

1 9 9 4
他为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
担任副导演


1994, fotografia
左小诅咒唱片用的海报

《中国艺术展》东京画廊,日本
《中国当代艺术展》哥德堡艺术博物馆,瑞典

1994 Han Dynasty Urn with Coca-Cola Logo

1 9 9 5
《Configura2》,德国

1995 Dropping a Han Dynasty Urn
”失手“,艾未未砸汉代陶罐

1 9 9 6
《彼得•路德维希收藏展》,德国

 

艾未未并不适合任何一个团体组织
无论是官方的还是先锋派的
但他在美国曼哈顿生活十年的经历
使他倍受年轻艺术家的关注
他和这些年轻艺术家聚在北京一个叫东村的地方
作为一个非正式组织的根据地
1992-94年,北京东村展现出一股神秘力量
不只是艾未未个人摄影作品
还有北京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创始人荣荣的作品
艾未未发现,发生在北京东村的艺术事件
标志着中国现代艺术第一次在一个冷静的环境下产生
关注艺术与现实的存在
还有艺术家本人的精神和身体力行

1 9 9 7
《交点》中、日、韩现代艺术展,韩国

 

80年代,受邓小平资本主义改革的影响
中国城市化快速发展,大批古玩出土
并且在市场上销售
比如北京潘家园、天坛附近和香港的荷李活道一带都是古玩市场
艾未未经常和他的哥哥艾丹呆在一起
艾丹十分认同他对中国艺术的看法
艾未未经常在北京和中国其他地方的古玩市场闲逛
他们第一次在古玩市场买到的是从石器时代到商朝的石器
这些东西花不了多少钱就可以买到
为《艾未未的静物》作品的基本素材
收集了3600件石器,起初只是放在楼梯上
后来都被装在手工制作的盒子中
艾未未对古董的兴趣要追溯于他学习摄影期间
回国后他也一直如此
他的一些个人照片和在艺术领域的作品
有许多关于佛教雕塑、翡翠和念珠的元素
有的是属于他自己的,有的是能够吸引他眼球的

1997 Coca Cola Vase

1997 Stool

 

1997 Table With Two Legs On Wall

由于市场环境的不规范,艾未未也碰到过赝品
好在有艾丹的帮助,在这个圈子里也认识了一些有名的商人
艾未未说他生活在一个特殊的知识分子家庭中
即使是在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下
对于接触过去的伟大产物仍具有先天的优势
这样的优势最后转变成他的个人爱好
进军古董,让他开始进行专门的研究
认识到鉴赏力的重要性,对艺术的欣赏与概念的偏见完全对立
但却迅速使其丰富起来
经手和对比了大量的古玩
同类物品中他可以分分钟鉴别出它们明显的不同特性和外表

艾未未对于艺术和手工艺品十分热爱
同样他也对坚持传统工艺的手工艺人充满敬佩
1996年,也就是他父亲去世的这一年
丧父的伤痛占据了他的生活,艾未未专心制作陶瓷
他仿制了一些清朝康熙、乾隆年间在景德镇烧制的蓝白瓷瓶
成品令人叹服,后来这些复制品相继展出
另外一个对他很重要的朋友就是木匠老三
他为艾未未制作的第一个作品就是令人难忘的
《墙上两条腿的桌子》(1997)
艾未未说:
“1997年,我开始制作家具
从此以后,我对中国手工艺品
翡翠、丝绸、青铜、木材有了深刻的认识
五千年来流传下来的这些材料让我印象深刻
它们反映了当时制造、设计和拥有它们的人的思想
他们想要通过这些来表达自己
同时,他们还需要克服很多技术难题
我从纽约回来后又跳入另一个世界
我想要看看如何使用它们,克服困难
这些家具融合了纽约的生活经验和中国形式
历史还有我个人的理解”

1994-1999
主编出版前卫艺术刊物
黑皮书(1994)
白皮书(1995)
灰皮书(1999)
北京

艾未未认为他应该接触更多更广泛的观众
而不是一小部分能与他直接交流的艺术家们
现代艺术并不被政府所倡导
甚至不可以在博物馆或美术馆进行展览
艾未未仍然决定收集中西方艺术的发展历程
编辑成书,向大众推广
《黑皮书》于1994年发行
内容包含了艾未未和徐冰一起做的一个对谢德庆的访问,
关于安迪·沃霍尔和杰夫·昆斯的信息
还有三篇杜尚的重要文献:
《理查德·马特案》、《创造力法》和《关于现成品》

 

艾未未说:
“我们试着通过《黑皮书》建立一个鼓励更多实验和表现的作品
通过这本书,成功地建立了一个新的平台
让艺术家们看到更多真正的实验作品
并且在面对“政治波普”和“社会现实主义”时给予他们更多鼓励
或出口艺术作品给外国游客”
艾未未也是《白皮书》(1995)和《灰皮书》(1997)的联合编辑
1997年,他与荷兰艺术历史学家戴汉志
和中国艺术文件仓库联合开创美术馆
收集了近些年艺术活动的信息

艾未未是一个坚定的概念主义者
纵观中国当时的政治和社会现状
沉浸在经典的物质文化中,感到前途渺茫
艾未未凭借他的知识和对中国经典艺术的鉴赏能力
继续进行大型立体作品创作
同时为当代艺术提供理论和实践经验
在纽约时,他专注于当代艺术
但他一回到北京,兴趣就扩张到中国艺术的诸多方面
从新石器时代一直到清朝

 

1 9 9 8
中国艺术文件库展馆策展人
自1998至今

 

目的主义者:做事单刀直入讲话“不必算数”

艾未未在重庆遇到了麻烦,因为与国航的一位空姐争吵了几句,他差一点被警察带走。从这件事来看,艾未未好像挺厉害的,他单刀直入的语言的确够杀伤力。但和他熟悉的人却并不这样以为。帮他打理画廊的是一位中文名叫“华月“的外国小姐,华月说:“他人很随便的,从来不会刻板地做事情。”一位自称是“街坊”的人也说,艾未未人很不错,自己没事的时候经常来蹭饭,而且“帮别人忙从来不收钱”。见到艾未未策划的展览,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范迪安、著名行为艺术家马六明都会远远跑来看,关系融洽得很。

一个摆脱烦琐细节的人是直率的,而一个不受道德禁锢的人则是可怕的。艾未未喜欢的是直达目的,他不甘心受到羁绊。

 

1 9 9 9
艾未未在北京东北部的草场地
建了自己的工作室和房子
这是他的第一个建筑项目
这也算是他正式开始进军建筑领域

第48届威尼斯双年展,意大利 

《创新》,北京艺术文件仓库,中国
《观念和抽象》,北京艺术文件仓库,中国

柯隆艺术节,德国

2 0 0 0
为位于草场地的中国艺术文件库设计建筑
为北京SOHO现代城进行景观设计
还和冯博一在上海东廊艺术画廊联合策展
《不合作方式》上海

《伊西双年展》,法国

1995年的采访中
艾未未给艺术家的社会角色下了定义:
在理性社会,艺术家应该是病毒,就像电脑病毒一样
一个小设计也许可以影响或改变整个理性世界
这种改变带来骚乱,就会诱发理性世界警惕性的提高
这是今天的艺术最重要的功能
如果艺术只是一项公共服务
它的影响永远不会像科学活动的影响那样强大

五年后,他的角色是一个策展人
艾未未展现出他想要展现的东西
被国家认可的组织议程和真正的独立艺术存在着固有矛盾
艾未未和他的联合策展人冯博一聚集了大量的年轻艺术家
他们都想要展示中国社会的现状
除了个别极简抽象派艺术家遭到镇压
仍然给伦理和法律带来挑战
他们强调艺术存在的基础是独立和批判姿态
无数的对立和冲突维持了独立、自由和多样性
这挑战了艺术家的责任感和自律性

 

策划参加“艺术与社会展”、“面对脸”、“各行其道”
“城市皮肤——变化中的当代艺术”
“走向生态新生活”、“我们都是创意家”等展览
主要作品为
“网络幸福生活”“网络标准表情”“水墨标准表情”等

 


这个满脸大胡子的中年人,一边对着镜头旁若无人地大嚼花生米,一边用他惯有的极具颠覆性的语言说自己是一个人格分裂的人。另类家居史:半穴居,地下室,大仓库艾未未首先让人惊诧的就是他的房子。五环开外,机场辅路,铁路桥东。一座占地足有两亩的院子坐落于名为草场地的村子里,一旁有高大的白杨正在风中凋落仅有的叶子,落日的光照在裸露的青砖墙壁上愈显凄凉。从院门口的牌子上看到“文件仓库”的字样,这就是艾未未的家了。

很多跟艾未未接触过的人,都说他仗义、叛逆和无拘无束。他自己也说:“我是一个天生叛逆的人,这可能与父亲有关。他告诉我:要做一个自由的人。”他也非常看重能随心所欲说话的自由:“是个人就能说话。表达是人之为人的一个特征,没有表达你就不是人。个人地位也是每个人应该有的地位,做人最高的地位。只是大多数人都放弃了这种权利。”近年他放言批评的,都是社会不公平、不公义的事,而且嬉笑怒骂。

 

1998-2001
“中国艺术文件库”艺术总监

2002 Table and Pillar

艾未未的系列家具是“解构主义”的典范
与他1995年确定的职业目标破坏行为相比
他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在重新配置早先的功能性物品上
以及他对传统的细木工制品的理解和尊重
他更关心如何在不同方位保持物体整体的光泽
他重新定义了占据空间的这些桌子的方式
同时开启了他两年后向建筑实践的可能

 

自打回国后,艾未未在诸多领域都有所尝试
但却没拿出什么作品
而他的同伴们已经开始获得国际知名度
艾未未只是参与了几个国外的展览
直到1999年这种境遇有所转变
前瑞士驻华大使、中国现代艺术主要收藏家
同时也是艾未未早期的资助者乌里·希克(Uli Sigg)
把艾未未引见给传说中的策展人哈洛德·塞曼(Haral dSzeemann)
塞曼十分认可艾未未的作品并邀请他参加了第48届威尼斯双年展

90年代中期
许多艺术家把拆迁建筑中的碎片用到他们的装置作品中
艾未未至今仍然被传统建筑的破坏和中国城市化的建设所影响
他的摄影作品《临时风景》
积累了大量的从清朝寺庙和国民建筑中
散落下来的房梁和门窗用在他的雕塑项目中
《床》和《碎片》是两个典型案例
是对现成材料的多样性运用

 

 

2 0 0 3
与瑞士的建筑事务所赫尔佐格和德梅隆
(Herzog & de Meuron)合作
设计北京国家体育场“鸟巢”

策划艺术展《麻将》
中国当代艺术西客收藏
波尔尼,瑞士

2003 Ai QIng Memorial

2003 Forever

 

2003-2011 258 Fake

  

2004 Changan Boulevard

2004 Map of China

艾未未在2002年前后渐渐成名
直到2005年,新浪邀请他开通博客
可他当时并不会使用电脑,只能掌握一些基础
每天都要在这上面花费很多时间
他突然认识到现代科技比起他的艺术而言可以帮他接触更多的人
他上传了上千张图片和他自己对时下热点话题的看法到网上
他的博客每天有10万的访问量
在写乌里·希克的那篇博客中,建筑师张永和留言到:
“如果真的想影响现在的中国,必须成为公共知识分子
艾未未就是这样的人
这也就意味着将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去做这件事
可能要放下个人创作,和媒体一起解决某些问题”
艾未未回复到:“但这是我的事”

2005 The Wave

2005 Two Joined Square Tables

艾未未继续作为艺术家进行创作
作品种类比以前更加多样
他的艺术工作只是一方面,意义非凡的一面
但艺术市场开始变得贪婪
实际上,形势愈发严峻
随着人们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兴趣增长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迎来了牛市
艺术家的作品价格持续走高
80年代后期的老艺术家在拍卖行上赚取了高价
不再关心那些严肃批评
很多艺术家并不像艾未未那样多才多艺
他们发现自己很难跳出艺术的形式获得成功

  

2005-08年间
艾未未继续在他的博客上写文章支持他的艺术家朋友们
他坚持艺术家要成为病毒的理论
艾未未觉得与中国政府机构合作势必会牺牲掉艺术家的独立性
90年代,经历了十年对当代艺术的探寻
政府认识到能控制艺术发展的最好办法就是与艺术家合作
与艾未未一代的艺术家中
曹国强为2001年亚太经贸合作组织
和2008年的奥运会设计焰火表演;
艾未未很要好的朋友之一徐冰
2008年成为中国主要艺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的副院长
2009年,艾未未建立了公民委员会
调查四川省汶川县的小学生死亡数目
文化部建立了中国现代艺术学院
21个中国当代最优秀的艺术家成为其成员
在中国,艾未未成为了一个被孤立的个体

 

2 0 0 6
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

2006 Coca-Cola Urn

2006 Coca-Cola

2006 Colored Pots (Up and Down)

2006 Coloured Vases

2006 Dress with Flowers

2006 Forever Bicycles

2006 marble arm

2006 Marble Doors

在珠三角著名的企业家的办公室
创作行为摄影“办公室里的泡泡”系列作品

 

 2006 Oil Spills

在延安创作“延安5.23”大型行为艺术作品

 

2006 Marble Surveillance Camera

2006 Ruyi

2006 Table With Three Legs

为美国《室内设计》及CIID年会创意
实施大型行为艺术《共同创意》

2006 Ton Of Tea

主持《美学创造生产力--城市形象综合设计国际研讨会》

 

作为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指定摄影师
全程拍摄米兰时装周'中国日'

 

入选英国权威艺术杂志《艺术评论》
"全球当代艺术界最有影响力100人"(2006年)
在华人艺术家中排名第一

 

2 0 0 7
艾未未的态度和行为在国内并没有受到热烈追捧
但在欧洲,他独立的呼声受到高度赞扬
2007年,他在艺术舞台上已站稳脚步
在雕塑、装置、建筑创作上都拥有了足够的信心
尽管他的建筑事业刚刚起步

现在,杜尚和沃霍尔对他
80-90年代作品的影响早已被消化和转移
看看他的建筑
这些朴素的、狭小的空间创造完全是站在
中国当代建筑盛行的平庸和形式上的多样的对立面
他在纽约时欣赏到唐纳德·贾德和卡尔·安德尔的作品
极简主义并不是他的主要兴趣
但随着他工作量的增加
使他开始运用多层次的文化集合
这影响了他的作品创作和展现
使得建筑的基础作用更加重要

《童话》艺术作品
带1001个中国人去了德国

艾未未因对传统技艺的尊重和在建筑上的实践
成为在国际上最具名声的中国艺术家
艾未未最复杂的作品之一《童话》(2007)
从第12届卡塞尔文献奖上孕育而来
涉及从中国旅途开始到德国卡塞尔展览一路上的1001个人
这些人被提供住宿,并且随心所欲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
艾未未说:“人们要成为媒介
也要成为继承人、受益人、受害人,这是很复杂的
但是人们始终在追问最基本的关于文化、价值和判断的问题”

 

 1月11日,入选2006年度十大艺术新闻人物

2007 Fairytale Chairs

 

 2007 Fountain of Light

2007 Fountain of Light

 

2007 Ghost Gu

2007 Monumental Junkyard

10月,入选英国权威艺术杂志《艺术评论》
"全球当代艺术界最有影响力100人"(2007年)
名列68位

 

2007 Template

 2 0 0 8

2008 Bird's nest, National Olympic Stadium, Beijing

 

 2008 Bubble of Twenty Five

9月20日至11月30日
英国利物浦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
经过评委会层层筛选和评定
选出了250名世界上最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家
其中包括艾未未

 

 

2008 Dust to Dust

2008 Grapes

2008 Map of China

2008 Marble Chair

 

2008 Moon Chests

  

2008 Straight

 

2008 Untitled by Herzog & de Meuron and Ai Weiwei

11月8日
大收藏家希克创办的本年度中国当代艺术奖
在尤伦斯艺术中心展出获奖作品
艾未未获“终身成就奖”并展出了他的装置新作:
500辆“永久”牌自行车切割成小块的碎片零件

  

2008 Very Yao

10月,入选英国权威艺术杂志《艺术评论》
"全球当代艺术界最有影响力100人"(2008年)
名列第47位

2 0 0 9
在网络上发起“公民调查”
召集百名志愿者调查汶川大地震遇难学生名单

 

2009 ‘Remembering’
 Installation of backpacks for the facade of the Haus der Kunst, Munich

 

2009 Beijing

2009 Brain Inflation

2009 Hanging Man in Porcelain

2009 Kui Hua Zi (Sun Flower Seeds)


3月,获第二届沙飞摄影奖摄影创作奖
艾未未的《纽约1983-1993》

既展现个体对生活、生命的理解与态度
也把个体观看与现实的关系具象化
他对摄影的态度其实就是对生活的态度
通过一系列无视摄影法则的摄影行为
将个体对自由的追求还原到了胶片之中
他以反摄影的方式,提示何为摄影
以颠覆摄影的方式,颠覆人们对摄影的固定观念
也质询人们对现实的僵化认识
成为他生命器官之一部分的照相机
把个体的直觉与本能
与时而动荡、时而沉闷的现实直接对接
通过日常的片断,重构个体的生命体验
铺延开一幅真实的生命图像
他的一系列看似漫不经心的影像
在将日常的苦涩、欢乐、忧伤、无聊、希望、诗意
与暴力糅合一体的同时
也编织成一部个体与时代息息相通的个人史

 

2009 Painted Vases

2009 Rooted Upon

 

2009 Snake Ceiling

5月,他的新浪博客被关闭

See no evil, hear no evil, speak no evil.

10月,入选英国权威艺术杂志《艺术评论》
"全球当代艺术界最有影响力100人"(2009年)
位列43位

 

2010
艾未未上海马陆工作室遭定点强拆

艾未未的装置作品《向日葵种子》
2010年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涡轮大厅展出
现在被永久收藏在纽约伍斯特街141号
他选择用一亿个手工绘制的陶瓷向日葵种子
填满涡轮大厅这样一个大型的空间
借用了景德镇上1600个工人的手
作为中国的一种零食
向日葵种子与中国人民有相似之处

 

 

 2010  1亿颗葵花籽 100 Million Sunflower Seeds 

入选英国权威艺术杂志《艺术评论》
"全球当代艺术界最有影响力100人"(2010年)
位列13位

 

7月末
中国首部吃猫调查纪录片
三花

在京沪穗三地举办放映会
该片由艾未未工作室历时7个月调查拍摄
从2009年12月上海
救猫志愿者的一次猫车拦截行动开始
最终牵出了一条触目惊心的灰色吃猫产业链

2010 31 Han Dynasty Colored Vases

2010 Coca-Cola Vase

2010 Divina Proportione

2010 Grapes

2010 He Xie

2010 Marble Helmet

 

2010 Marble Plate

2010 Neolithic Vase with Coca-Cola Logo (5000-3000BC)

2010 Surveillance Camera

 

2010 Untitled

2 0 1 1

 

 2011 Forever Bicycles installed at Toronto City Hall

2011 F-Size

2011 Ordos 100 Model

艾未未 - 被拘事件

2011年4月3日,艾未未在从北京登机飞往香港时被警方带走,无法与其取得联系,他的手机在4月6日上午仍处于关机状态。西方政府及中国人权活动者对此表示关注和批评。

4月3日,中国官方报纸《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发表社评,谴责西方政府要求中国释放被拘的前卫艺术家艾未未,称艾未未一直试探中国法律底线,要为此付出代价。这是中国官方媒体首次对这位争议人物表态。

《环球时报》称,西方政府利用艾未未事件,抨击中国的人权纪录,尽管他们甚至连事件细节都没搞清楚,也不知道艾未未触犯了哪些法律。该报称,西方批评人士“用激烈的评论攻击中国,这是对中国基本政治框架的轻率冲撞,也是对中国司法主权的无视。”

获准取保候审的艾未未,被指逃税漏税,向他公司追讨1200万元人民币罚款,北京地税局举行闭门听证会。

2011年81天的拘留经历
使得艾未未的作品获得更多可能
他不再被看作为社会或政治事件中的观察员
而是作为一个活跃的参与者
他的特殊地位让他在视觉艺术家行列中更具期待性

2011年《和谐》展
艾未未让景德镇的手工艺人制作了更加复杂形式的作品
《上海纪念品》(2012)是被放在木架子中的一大堆砖块和碎石
呈现出他对城市环境中毁坏建筑的关怀
然而,在这件作品中,艾未未是受害人
《上海纪念品》是他在2008年被上海郊区建筑的工作室中保留下来的材料
由于缺少建筑许可证将必须要拆除它
一年的设计,加上一年的建筑,就在一天内全被摧毁了
艾未未的上海工作室还没被任何艺术家使用过
但是好在这些碎片作为权利与个人较量的生动证明幸存了下来

无疑,艾未未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艺术家
2009-10年,他和吕克·图伊曼斯在布鲁塞尔策划当代艺术展
2011-15年,这四年艾未未的政治地位是模糊的
直到2015年6月,他的名字都没出现在公共展览的墙壁上
中国出版的艺术图书上没有他的名字
艾未未在北京同时有四个展览,三个是在商业画廊
还有一个是在某位艺术家的工作室中举行的为期一天的展览
这是2009年后,他第一次得到认同

 

 艾未未的经历使他在国际上获得很多支持
在国内也有很多人和艺术团体通过网络给他支持和鼓励
他经历的种种都没有阻挡他的创作
他说:“成为一个艺术家,无论怎么样,最终都要成为梦幻
我一直在想要做件什么事,一件对我而言能载入史册的事”

2011 十二兽首 Twelve heads

10月13日
入选英国权威艺术杂志《艺术评论》
"全球当代艺术界最有影响力100人"(2011年)
位列榜首

 

被BBC称之为ArtReview's 'most powerful artist'
(《艺术评论》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

2 0 1 2
2月,和瑞士建筑事务所赫尔佐格·德梅隆
一同被选为设计英国蛇形画廊的设计师
这将是蛇形画廊的第十二个展亭
这个设计组合在2008年合作设计了北京奥运会场馆鸟巢
该项目还荣获RIBA lubetkin大奖

2012  Stool

2012 Handcuffs

2012 Marble Rebar

2月15日
美国ICP国际摄影中心的年度奖项Infinity Awards揭晓
艾未未获得Cornell Capa奖 

2012 Marble Tree

3月,获国际艺术评论家协会美国分会(AICA-USA)
2011年度最佳展览奖最佳公共项目二等奖
(Best Project In A Pubilc Space)

 

2012 Rebar 49

5月,获选为美国人权基金会首届“哈维尔创意异议人士奖”的得奖者

 

 2012 Stacked

10月,入选英国权威艺术杂志《艺术评论》
"全球当代艺术界最有影响力100人"(2012年)
位列第3位

 

2 0 1 3

2013 Colored Vases

2013 Forever

2013 Han Dynasty Vases in Auto Paint

 

2013 Iron Tree

2011-13 借据

 

 2013,6000个古老凳子

2014
5月23日,艾未未愤怒撤出尤伦斯大展
吐槽其删除自己名字

 

2014 Blossom

2014 Cosmetics 4

2014 Lantern

6月11日下午
艾未未上传了一张自己举着大腿模仿枪的照片
到有着大量粉丝的社交网站Twitter和Instagram
此后,他转发了超过100张众人模仿他的姿势的腿枪照
引发社交网络疯狂模仿

 

11月23日
德国代表团团员之一
巴伐利亚州议会绿党党团主席鲍瑟未打招呼
在北京私会中国异见人士艾未未
在离京前
巴伐利亚州州长泽霍费尔怒批鲍瑟“破坏礼仪规则”

 

2014 refraction

2014 stay tuned

2014 Study of Perspective

  

2014 trace

2014 With Wind

 

2014 yours truly

2014 言论自由拼图

 

2 0 1 5

2015 Iron Root

 

 2015 艾未未过去8年社交媒体记录

2015 彩色陶罐 Colored Vases

6月6日在常青画廊和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同时开幕的“艾未未”个展

 

 来自婺源晓起的古建筑汪家祠
穿过常青画廊和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墙壁
在两个空间被整个地被重新搭建起来
这栋承载着晓起望族汪家世代历史的祠堂
于半个世纪以前开始受到破坏,汪氏一族也渐渐没落
而后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
古建筑逐渐成为了市场经济下的交易商品
仅保留了中堂的汪家祠被艾未未买走

6月8日魔金石空间的“AB型”艾未未个展
“AB型”可以让人想到分裂,以及两半的融合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魔金石空间里
在地面铺满了如同草民一般又硬又整齐化一的铁草
在天花板上则悬吊着居高位又带有权力隐喻的不锈钢衣架
两者之间遥遥对望,在分裂中统一,是为“二”

6月13日前波画廊的“彪”艾未未个展
“彪”,英文是“Tiger,Tiger,Tiger”,三虎成彪
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三即是无限
在这个展览我们可以看到艾未未从江西景德镇
收来的3025个画着老虎的明清瓷片
而展览主题“Tiger,Tiger,Tiger”
借用的即是电影《虎!虎!虎》的主题
讲述的是二战期间日本偷袭珍珠港时使用的密电
意思是“攻击,攻击,继续攻击”

6月19日“305美术馆”(赵赵工作室) “就是事儿”艾未未个展
“事儿”也是4的谐音
展览在赵赵工作室楼下的小空间“305美术馆”只开了一天
这是305美术馆一向的风格
作为艾未未6月整个展览行动的末了
一个仓促的结尾也许是不错的选择
“就是事儿”展出的是5块大小、形质各不相同的古玉
分别是艾未未通过“买、借、送、搭”四种不同的方式得到的
其中一块墨玉的玉斧,被他从中间掏出一个Iphone的形状
玉斧中间的圆孔恰恰成为Iphone背面摄像头的孔洞
艾未未从1993年回国就开始收藏文字产生之前的古玉
那是全球的复古文化远未兴起的时代
一个当代艺术家这样喜欢古物
成为一个他个人非常私密的爱好
成为一件持续到今天的“事儿”
对他来说,“就是事儿”回答了这个展览

 

2015 遗骨 Remains

7月22日下午3时左右
艾未未在他的图片分享社交媒体应用Instagram上发帖:
“今天,我拿到了护照。"

 

2016 Watermelon

艾未未:让愿意说的人有说的权利

︱旁观者艾未未︱ 

文/刘溜

1981年,二十三岁的艾未未只身赴美留学,随身携带的仅有20美元、几件衣裳以及坚决的去意。到首都机场送行的母亲担忧地哭了,说,“未未,在美国过得不好就回来”,但他只撂下一句狠话,“我再也不回来了”。

在当时,去美国留学是近似于叛国投敌的行为,多年后艾未未才得知他的档案中针对留美一事有“加强保密及爱国主义教育”的批语。全国比他更早留美的只有陈逸飞一人。

此前毛泽东过世、“文革”结束,很多人有悲喜交集之感,“很多受过 ‘文革’之苦的人,都觉得好像终于喘了口气”。中国迎来了一个思想活跃时期,“有人就说四个现代化是不够的,只是经济上的富裕,没有政治上的民主,我们需要五个现代化,就是政治上的民主。那个时候能说这句话已经是很难了”,艾未未说。

不过,那时的政治氛围乍暖还寒。艾未未参与的“星星画展”,未能获准在中国美术馆进行展览,艺术家们就把画挂到附近公园的栅栏上展出,后来被警方严厉取缔。这让他充满失望和幻灭感,“很绝望,就觉得中国待不住了”。从少年时期到青年时期,艾未未经历过三次精神地震,这是第三次。

“从小我就是一个旁观者”,艾未未说。他的第一次精神地震是“文革”之初,他才七八岁,忽然发现家里有了一种恐怖气氛,大人开始交头接耳,说话也怕小孩听见,话经常说半截。然后就看到,“整个街上的人也都用怀疑的、或者说陌生的眼光看着你们家的人,满街都是大字报,全是说的你家里人怎么了,说要砸烂谁的狗头,大字报一百多张的时候,比七九八的艺术展要漂亮多了,用词啊情感啊都是非常义正辞严。怎么会一夜之间变成这样呢?”

他的父亲——诗人艾青——是 “文革”中的批斗对象。他们家处于无休止的抄家、混乱和不安全之中,红卫兵随时都会上门,“一脚把门踹开,把所有东西扔一地,把所有书都翻开,信件都拿走,照片一张张看”。门刚关上,另外一群人又踹门而入,再搜一遍,每拨红卫兵都借此向领袖表忠心。

接着,艾未未全家被下放到新疆的农场进行劳动改造。荒凉、缺水、一望无际的戈壁生活给艾未未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童年回忆。他记得那儿的一口夏凉冬温的水井,十多年后他回去看过,那口井已经干了。他走很远去拾柴禾,一路上有狼跟随,好容易遇到一个水坑便用军帽把水兜起来,直接喝帽子过滤后的水。

1971年的林彪事件造成了艾未未的第二次精神地震,“毛主席的接班人,而且是我们最伟大的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敬爱的林副主席,忽然有一天说成是叛徒,他跟毛主席从来是同时出现的,是已经写在党章当中的法定接班人,怎么忽然一下会摔死在温都尔罕?这个事件让人觉得,政治是很恐怖的事情”。

艾未未以旁观者的心态打量着这些纷乱莫测的世事变迁,即便亲眼目睹挨批斗后的父亲咳嗽着弯腰扫大街,他也只是冷静的旁观者,并没有感受到多少情绪上的激荡,比如难过或是怜悯。

一到美国,艾未未立刻结识了很多小偷。每当他过生日,他的小偷朋友们就偷来好酒请他喝。“在资本主义国家,偷,我觉得那是劫富济贫,是能把资本主义拖垮的渠道,这是我们本来要干的事,后来发现没用。”

后来新上任的一个纽约市长把他的小偷朋友全都抓进监狱。这些人从监狱出来后重操旧业,“他们在很远的地方大叫我的名字,我就装着不认识,因为我要表现出一种高雅,他们直摇头,这个中国人他妈的”,艾未未呵呵笑着,语气半真半假。

艾未未学的是艺术,既然可以“翘课”,艾未未便尽情地享受着“翘课”的自由,后果是,他没有拿到学位。

他所住的纽约东村聚集了三教九流,除了小偷外,还有纳粹、光头党,以及嬉皮和朋克各色人等。但他觉得纽约东村是一个“很孤独、非常不浪漫的地方”,“因为大家都是出来混的人,都是心里有事才到纽约待着的,都是互相提防的,谁也不把自己的软肋亮给别人,所以真的没有什么浪漫的故事”。

他在美国混得并不好,生活非常窘迫。在美十三年,“可以说我什么都做过,我要是女的,肯定会去当妓女”,他说。有段时间他每天去赌场赌上八九个小时,相当于全职工作,当然都是小赌,因为没钱,如此过了整整两年。他经常以高度的热情作画,没几天就把整个屋子都堆满了,搬家时不得不狠心全部扔掉。

经济的紧张尚在其次,最根本的是没有归属感,“从小是旁观者,到了美国后便成了彻底的局外人”。

“我认为我挺颓废,那时候认为颓废是崇高的,现在觉得颓废也不崇高”,所谓颓废就是,“你觉得你离可能性太远的时候,可能会放弃,或者说这个事弄不好,也弄不坏,就折腾啊”。

1993年,由于父亲病重,艾未未灰头土脸地回到久别的北京,仍然不名一文,连学位也没有拿到,“其他的留学生没有像我这样的,邻居亲戚问起来家里人都觉得很没面子”。

艾未未小的时候,父亲艾青经常嘲笑他说,“你将来可以做个指导员”。“指导员在部队里也称作政委,就是今天的党支部书记,因为我从小就能够背所有的毛主席语录,看共产党宣言,看了很多政治文章。我想我父亲这样说我,他可能还是看到了我的政治前途的。”艾未未说。

直到现在艾未未也没有当上指导员,不过他认为自己已经在从政了,“只不过是在基层工作,我是打入人民内部,我这样的就是从政”。现在他是中国最著名的艺术家、建筑师之一,他说他没想过要怎么样成功,他只是凭兴趣和本能做事,“我都是先做了再想,比如我先盖了房子,人家说我是建筑师,后来我参加鸟巢设计,又变成了奥运建筑师”。他说自己对建筑有些厌倦了,对政治的兴趣却越来越浓,基本上每一两天他就会写一篇博客。

不过他认为自己并不具有真正的话语权,“我始终认为我个人最重要的是成为我个人,就是我的独立性,所以我并不依附于某种权力,无论是政治的,或者是文化的”。没有多少人知道他在2008年所遭受的打击,当一个北京青年的死讯传来,他的内心极其悲凉,这一次他不再是个旁观者。

之所以敢为别人不敢为之事,他自我分析道,是因为自己爱折腾,生就一种“悲剧性格”和“破坏性天性”,不安于安逸和舒适的生活,“大不了就是一死嘛”。

艾未未对死亡的最早体验是在十来岁,“我父亲那个时候告诉我,他要死了,因为他工作太重了,他打扫厕所,他的疝气很厉害。我那时候每年生病,有时一个晚上会拉二十次,觉得随时要死掉了。当你真正接近死亡的时候,是一种解脱、轻松的感觉,就一点不害怕,你觉得好像在梦里一样,飘起来”。

“我认为死亡不是生命了结,而是另一个境界。”他说,谈论死亡就像排队进影院时谈论电影一样,“灯还没亮起来,电影还没开始,再怎么谈你都是在门外,所以关于死的故事我们是永远不可能知道的,这也是生命美丽的地方。”

跟艾未未聊天是非常好玩的一件事,他诙谐风趣,时有惊人之语,无论问什么他都不以为忤,因为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多重要,早就活腻了”。你要是打趣他,他会加倍打趣你。他说他是个爱折腾的人,问他怎么个折腾法,他就欲言又止,要跟记者比折腾,“你说一条我说一条”。然后有了如下对话:“我喝酒”,“我也喝”;“我贪吃”,“我这才叫贪吃呢,你看我这身材”;“我自虐”,“我身上疤痕累累”。

艾未未说他不喜欢旅游。他也不喜欢音乐,“我这一生没有自己主动地开过一次音乐,我喜欢人声”。可他照样大谈音乐,包括给左小祖咒的专辑写评论,并自吹“我对音乐的理解很好的”。不听音乐怎么谈音乐呢?艾未未立刻驳道,“人类的性史肯定不是由强奸犯来写的吧?”但也不是处男写的吧?“那完全有可能,性史可以由处男写,但是性经验不能让处男写。”言未毕已笑倒一大片。

强迫他追忆往事,他才多少有些感慨,没有多少人知道他曾是一个无比潦倒的失败者。谈及时事社会问题时,他才一脸严肃,不再插科打诨,句句犀利无比。

然而要真正了解他是非常困难的,他丰富、庞杂,在各个方向狂奔不止,艺术、建筑、政治,接下来也许会是电影;他对生死的体察,对生命意识的把握,也远远超越了一般的自以为了悟者。

对于有些人把他视为 “中国的安迪沃霍”,艾未未并不认可。他说,美国经历过六七十年代的文化运动,中产阶级都以平民化为荣,而中国没有中产阶级,正在向拉美靠近。而艾未未自己确实以平民化为荣,他从不跟学院气的知识分子来往,“我从来不搭理他们,我从来不参加任何文化讨论会或者开幕式,反正他们去的地儿我是肯定不去的,对我来说,他们去的地儿就是停尸间”。他怀疑那些自视非凡的人,“所有表现出高傲的人,都是本质上的虚弱,无论个人也好,政权也好,所有说‘噢,我不跟你谈话,我不愿意跟你谈最简单的事情’,这就是人的虚弱,没别的,因为人的事就那么点事,没那么复杂”。

他是一个愤怒中年,没有他不敢骂的人,上次他骂过陈丹青软骨头,这次他说,“哦,这不是骂,这是他的特征”。他只佩服两个人,一是鲁迅,一是王朔。除了敢说敢骂外,艾未未佩服王朔还有一点,“王朔对自己特别狠,把自己往绝路上逼”。

他又是冷静的,谈及愤慨之事时也是用很理性的分析语气。生活中他是一个可爱的老顽童,充满了探求的欲望,对农村生活尤有兴趣,对年轻人他满怀好奇和宽容,“爱国没问题的,不关心政治也是没问题的”。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上一篇:对话︱艺术家王兴..    下一篇:意大利惊现水上黄..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