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个案+新青年 > 新青年 > 罗蔷(Luo Qiang)

罗蔷(Luo Qiang)

2016-06-30 01:21 来源: artda.cn 艺术档案 作者:artda


罗蔷(Luo Qiang)

简历
罗蔷,1985年生于大连;
2001-2005年 北京工艺美校;
2005-2009年 中央美术学院 学士;
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2009年至今:跨媒介艺术家,独立策展人,ON SPACE策划人之一,“罗话儿多”栏目总策划。

展览 
2016年 “幻境”,名泰空间,北京
2016年 “尖先生与卡小姐 项目AB”,宋庄美术馆,北京
2016年 “100零一天”,青年艺术100·德必WE,上海
2016年 “枪与玫瑰”,波茨坦艺术空间,德国
2016年  策展 宋庄美术馆十周年特展第一展“尖先生与卡小姐” 
2015年 “扫一扫”当代艺术跨年展,山水美术馆,北京
2015年 “青春志·第二届北京优秀青年艺术家嘉年华”,今日美术馆,北京
2015年 “Di`er”  ,I:Project Space,北京
2015年 “动静—动、静物象的转换”,NO SPACE,北京
2015年 “反引力”,北京国际设计周,北京
2015年  青年艺术100,农展馆,北京
2015年  第二届中韩文化艺术交流节,光州,谭阳
2015年  北京798艺术节第四届“推介展”青年展,北京
2015年 “国际青年艺术双年展”,金陵美术馆,南京     
2015年 “常青藤计划”,今日美术馆,北京
2015年 “楼上楼下”,元典美术馆,北京
2015年  时尚网“益@行动”,北京
2015年 “主体”,宋庄美术馆,北京
2015年 “我正在说的是一句谎话”,ON SPACE,北京
2014年 “圆梦公寓”,独立项目,北京
2014年 “2014中国(临沂)国际艺术大展”,山东
2014年 “艺术澳门” ,青年艺术100,金光会展中心,澳门
2014年 “潮白计划”,潮白河畔大地艺术,北京
2014年  青年艺术100 ,北京启动展,农展馆,北京
2014年 “故事里的事”,颐和悦馆-莱维艺术空间 ,北京
2014年 “艺术北京”博览会,北京农展馆,北京
2014年 “不虚此行”ON SPACE,北京
2014年  青年艺术100,香港站,K11,香港
2013年  青年艺术100助力百年爱心慈善拍卖会,四季酒店,北京
2013年  青年艺术100,上海站,上海美丽道艺术中心,上海
2013年  青年艺术100,深圳站,深圳会展中心,深圳
2013年  N39°—N25°,台湾朝代画廊 ,台北
2013年  青年艺术100,北京启动展,798艺术工厂,北京
2013年  无差别II—浮游 当代艺术展,荔空间,北京
2013年  层叠冰绡,对画空间(现:艾米李画廊),北京
2011年  80后艺术档案,宋庄美术馆,北京
2009年 “试图”三人展,798韵画廊,北京

艺术家作品

▲ 罗蔷《国王长了对驴耳朵》,影像,3分26秒,2016年

[视频罗蔷《国王长了对驴耳朵 》

作品简介:《国王长了对驴耳朵》是一个影响我儿时的故事,讲述了一个理发师知道了国王的丑闻却苦于要保守秘密,无处诉说。在每个国家它都有不同的版本,在德国孩子们听到的是理发师把秘密说给了树洞,在韩国孩子们听到的是理发师把秘密说给了竹林,而我将整个故事改变成一首歌谣,用戏剧中歌队的方式出现,诉说理发师陶德把秘密说给麦地听,夏天麦子成熟了,麦尖上长出的不是粮食而是刀片,风吹过,刀片们沙沙作响,声音好似“国王长了对驴耳朵”。被封锁的丑闻,无处可说的苦衷,人们渴望一种力量突破强大的压抑,重获如风摆动的麦子一样的自由。

▲ 罗蔷《国王长了对驴耳朵》影像,3分26秒,2016年

▲ 罗蔷《国王长了对驴耳朵》影像,3分26秒,2016年

▲ 罗蔷《国王长了对驴耳朵》影像,3分26秒,2016年

▲ 罗蔷《国王长了对驴耳朵》影像,3分26秒,2016年

▲ 罗蔷《国王长了对驴耳朵》影像,3分26秒,2016年

▲ 罗蔷《国王长了对驴耳朵》展览现场,2016年

▲ 罗蔷《国王长了对驴耳朵》展览现场,2016年

▲ 罗蔷《多余的实验》
声音,装置作品
时长:3分46秒 循环播放
材料:计时器,声音文件,音箱,竹林               
实施场地:韩国,谭阳竹林中
创作时间:2015年9月

[视频]罗蔷《多余的实验》

▲  罗蔷《多余的实验》声音,装置作品

作品简介:当人们在竹林深处游玩,突然发现前方竹林里密密麻麻闪着红色的计时器,并在竹林深处传来紧迫的,类似于炸弹快要爆炸的“滴滴”声和一个男人紧张的呼吸声,心跳声,随着秒表“滴答”声的加速和男人呼吸、心跳声的加速,人们越来越紧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做这个作品的初衷是我第一次看到韩国谭阳的竹林,我惊讶于韩国人非常注重保护自然环境,因为在中国,人们以经济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四处砍伐,烧毁森林,造成水土流失,空气污染加剧,甚至泥石流频发。我想我应该做一个作品来警示邻国,希望他们能永远珍惜现在这美好的自然环境,不要有一天像我们一样为了经济发展而永远失去了这美丽的,大自然给予的森林......然而后来我又进一步想这个问题,谭阳有竹林是好的,可是这竹林也并非最原始的竹林,而是被人类规范过的,修建过的竹林,人类中心主义常常让人们为了自身需要去保留或毁灭,竹林虽好,可它的命运依旧岌岌可危,如果人们有一天想要白桦林了,竹子们依旧会被消灭,那时候也许我们走到这儿会感慨这片白桦林的美好,而忘记这本来世世代代是竹子的家园。然而历史证明,人类对物种的操控永远不及自然生态本身,也常常是毁灭性的。所以我做了这样一个拟人的作品,让人在竹林的心中感受竹林被人类绑架的恐惧,人们要知道,绑架自然生态,本就是件共存亡的事。

▲ 罗蔷《多余的实验》展览现场,声音,装置作品

▲ 罗蔷《多余的实验》展览现场,声音,装置作品

▲ 罗蔷《多余的实验》展览现场,声音,装置作品

▲ 罗蔷《多余的实验》展览现场,声音,装置作品

▲罗蔷+郑无边《来路》影像,自行车装置;2015年10月

▲罗蔷+郑无边《来路》影像,自行车装置;2015年10月

作品简介:看到独立电影导演郑无边的一段素材,我邀请他的这段短片一同加入我的影像装置作品中。自行车的使用意味着记录片拍摄所经历的旅途跋涉。记录片所描述的某个农耕部落关于葬礼的仪式上,他们的信仰及对死后世界的想象有其特有故事系统,这些故事系统比较其他强大的宗教信仰来说它并不完备,但却仍然带领他的族人在历史中前行。肢解的车的形态也是仪式中杀羊献祭的象征,它没有前轮而后轮仍然滚动前行意味着信仰并没有明确强大的指引,却多少带有些对信仰的盲目。

▲ 罗蔷《罗话儿多》;对话栏目,影像
时长:17分钟;创作时间:2015年6月-2015年10月

作品简介:艺术圈第一个对话栏目第一期 罗话儿多对话北京独立空间和独立项目

[视频]罗蔷《罗话儿多》

▲ 罗蔷《罗话儿多》;对话栏目,影像
时长:17分钟;创作时间:2015年6月-2015年10月

▲ 罗蔷《罗话儿多》;对话栏目,影像
时长:17分钟;创作时间:2015年6月-2015年10月

▲ 罗蔷《罗话儿多》;对话栏目,影像
时长:17分钟;创作时间:2015年6月-2015年10月

▲ 罗蔷《罗话儿多》;对话栏目,影像
时长:17分钟;创作时间:2015年6月-2015年10月

▲ 罗蔷《罗话儿多》;对话栏目,影像
时长:17分钟;创作时间:2015年6月-2015年10月

▲ 罗蔷《罗话儿多》;对话栏目,影像
时长:17分钟;创作时间:2015年6月-2015年10月

▲ 罗蔷《罗话儿多》;对话栏目,影像
时长:17分钟;创作时间:2015年6月-2015年10月

▲ 罗蔷《Cloud Court》
三屏影像、装置
时长:17分16秒
创作时间:2015年5月-6月

作品简介:云法庭"在未来,云法庭扮演了社会法庭的角色。每当事件被提出,公民便会自动站到原告席和被告席成为双方的模拟律师,而这一切都将是免费的......"Cloud Court In the future, cloud court will function as a social court. Whenever cases are posed, citizens automatically simulate attorneys for plaintiff and defendant respectively , and all these processes are free of charge...

作品是2010-2015年微博中出现的五个极据争议的事件,每个事件正反方我分别找到10个最有代表网友的评论作为律师的陈述。

 [视频]罗蔷《Cloud Court》

▲ 罗蔷《Cloud Court》
三屏影像、装置
时长:17分16秒
创作时间:2015年5月-6月

▲ 罗蔷《Cloud Court》
三屏影像、装置
时长:17分16秒
创作时间:2015年5月-6月

▲ 罗蔷《Cloud Court》
三屏影像、装置
时长:17分16秒
创作时间:2015年5月-6月

▲ 罗蔷《Cloud Court》
三屏影像、装置
时长:17分16秒
创作时间:2015年5月-6月

▲ 罗蔷《Cloud Court》
三屏影像、装置
时长:17分16秒
创作时间:2015年5月-6月

▲ 罗蔷《Cloud Court》
三屏影像、装置
时长:17分16秒
创作时间:2015年5月-6月

▲ 《扶不起罗蔷艺术权力榜》
影像+大型颁奖晚会
时长 :35分钟
创作时间:2015年12月

▲ 《扶不起罗蔷艺术权力榜》
影像+大型颁奖晚会
时长 :35分钟
创作时间:2015年12月

作品简介:一个反艺术权力榜的颁奖晚会

[视频]《扶不起罗蔷艺术权力榜》

▲ 《扶不起罗蔷艺术权力榜》
影像+大型颁奖晚会
时长 :35分钟
创作时间:2015年12月

▲ 《扶不起罗蔷艺术权力榜》
影像+大型颁奖晚会
时长 :35分钟
创作时间:2015年12月             

▲罗蔷 《回头不是岸》老照片,铅笔,110X80cm,2015年

清晨起来看到一篇文章《若朝鲜核试验失败,中国东北将永远荒芜》,大概描述核试验失败对周边地区环境造成永久毁灭,而后有人留言:“那就助他成功吧!”。虽然听起来有点儿左右不是的好笑,但战争始终是一个矛盾体,它一方面牵系着自己国家的存亡,另一方面它又可以通过“维护某种正义”等种种借口掠夺其他国家的资源和利益。小时候我们经常讨论的一个问题是:会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吗?那将多可怕?后来有人分析第三次世界大战将不再是人对人的战争,而是网络时代的经济战争。然而这也没给世界带来什么好处,能源经济的疯狂发展常常是忽略其弊端的,从切尔诺贝利到福岛核电站再到飘荡大半个中国的雾霾,既得利益者从未为所有人的生存环境做出让步.....中国有句古话叫”回头是岸“,大概意思是有罪的人只要回心转意,痛改前非就能登上彼岸,获得超度。但在我看来,无论是暴力战争还是经济战争回头都无法再是岸,因为世界已毁,你我共同拥有的这个最珍贵世界是不可再生的。

▲罗蔷《每个温柔的夜我都在守护你》老照片、拼贴、铅笔,110X80cm,2015年

▲罗蔷-《无知无畏》77x53cm,综合材料,2015

▲罗蔷《有编号的人》老照片、拼贴、炭笔,78X53cm,2015年

▲罗蔷《昨夜星辰依然闪烁》老照片、铅笔、水彩、拼贴,110cmX80cm,2014年

《昨夜星辰依然闪烁》作品中我用水晶胶点缀星空,让看似荒凉的废旧家园又重温了当年星光璀璨的夜晚。画中年轻女子倚在自家老宅门前等待家人的归来,也许无论身处环境被改变成什么样子,有人等待的地方,便是家......可归来的人看到的,除了门后的星辰依旧,这是否还是那个魂牵梦绕一心归去的“家”? 

上一篇:王郁洋(Wang Yuy..    下一篇:胡向前(Hu Xiang..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