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个案+新青年 > 个案 > 意大利惊现水上黄金大道,其实是艺术家克里斯托的艺术作品

意大利惊现水上黄金大道,其实是艺术家克里斯托的艺术作品

2016-06-26 11:30 来源: 艺术细君 作者:空空禅


当地时间2016年6月18日,意大利伊塞奥湖,保加利亚艺术家克里斯托(Christo)在湖上打造的“漂浮码头”。这件大型艺术作品由超过20万根高密度聚乙烯管道组成,上面覆盖了近10万平方米的黄色织物。这些管道铺成的路可以连接对岸的小镇并能通往一个湖心岛。 这也是这位81岁艺术家的最后一件大型作品。

 

近日,意大利伊赛奥湖(Lake Iseo)上出现了一个长达3公里的“浮动的码头”。

游客带着惊奇和小兴奋走上去,发现能经由黄金大道通往湖中的三座岛,San Paolo的小岛、Sulzano与Monte Isola。此前它们彼此隔水相望,这一次却因为这条黄金大道连为一体。

其实这只是保加利亚传奇艺术家克里斯托的又一件包裹艺术,而当你在水中走在这一黄金大道上,与山、与水、与阳光雨水融合在一起时,你也成了艺术的一部分。

这条走道约有3公里长,用200000块吹膜聚乙烯的立方体,搭建了一座宽50英尺,横跨意大利北部湖泊的桥。并用闪闪发光的黄色尼龙材质面料进行覆盖,更炫的是,这一面料还能伴随天气和光照变幻出不同的色彩,从高空俯瞰犹如一幅抽象画作。黄金大道还很环保,拆卸之后还可以回收再利用。

创作这一水上奇观的是克里斯托。他说这一新艺术项目绝对是个身体力行的活动,大家一定要站上去,切实地走一走,感受一下。为此,每日电讯直接称这一艺术项目为现代奇观:16天里,你都能在水上行走自如!该艺术项目从6月18日起一直到7月3日,24小时免费对外开放。
 
其实这已经不是克里斯托第一次大手笔了。在艺术界,克里斯托及其夫人让娜-克劳德(2009年去世)以著名的包山、包水、包国会大厦而闻名。他们的这一包裹艺术也美其名曰为大地艺术。
 
上世纪60年代初期,大地艺术在西方孕育而生,不到10年就蔚然成风。Land Art、Earth Art或Earthworks 有时也被翻译成“地景”艺术,透露出作品以土地、山谷、公共建筑等自然景观为材料的创作特性。大地艺术在精神上继承了极少主义“回归艺术本身”的思路。而在大地艺术创作阵营中,最著名的便属克里斯托夫妇了。
 
先来认识下这两位主人公,两人出生于同年同月,只不过一个是在保加利亚,一个是卡萨布兰卡,他俩的相遇绝对是个传奇。

克里斯托(1935- )出生于保加利亚一个德国工业家的后代,他的祖父开创并经营了东欧第一个滚珠轴承工厂。

不过,克里斯托从小便显露出艺术天分,青年时还曾沉迷于莎剧。由于不满扼杀艺术生命的政治环境,毕业于索菲亚艺术学院的克里斯托,贿赂了一名铁路官员,跳上一辆运输药物的火车,取道捷克斯洛伐克流亡至维也纳,后又辗转前往日内瓦,最后移居巴黎。一路颠沛流离,克里斯托丢失了他的护照,在1973年成为美国公民前,克里斯托做了17年没有身份的人。
 
克里斯托在巴黎的生活极为艰难,除了要克服语言障碍,他还不得不以画肖像画谋生。1958年10月,他被邀请去为雅克·德·高依本将军的夫人画肖像,随后与夫人的女儿让娜坠入爱河。

▲让娜出生在卡萨布兰卡,1958年,让娜与克里斯托相遇,并开始了一辈子的艺术伴侣之路,成为著名的“包裹艺术家夫妇”。

最初他俩以帆布、塑料布、绳索为材料,包裹桌子、椅子、自行车等。虽然艺术评论家从人与自然的关系角度来解读他们的作品,但克里斯托夫妇拒绝为作品赋予任何深刻含义,坚持以审美为创作出发点,他们宣称自己的作品只“关乎欢乐与美感”,而不愿被贴上某种流派的标签。

▲1962年的“铁幕”是夫妇俩的第一个户外大型作品。他们用油桶将塞纳河边一条名为威斯康辛的小街堵塞了数小时。前一年,柏林墙刚刚建起,而作为“反柏林墙”宣言,该项目一下子使他们名震法国。

▲1969年的作品《包裹海岸》让夫妇俩的知名度从法国扩散至国际。他俩将澳大利亚悉尼附近的整个海岸用尼龙布包裹,面积达9万多平方米,银白色的织物绵延16公里,使悬崖绝壁消失,成为陌生的人造世界,海岸从刚性变为柔软,呈现出一片不可知的朦胧。

▲1970年意大利米兰的《包裹纪念碑》项目,从米兰主教大教堂广场的维克托—伊曼纽尔二世,一直到斯卡拉广场达芬奇纪念雕塑。

▲1970-1972年的《包裹峡谷》项目,与《包裹海岸》、《奔跑的栅篱》一起成为克里斯托夫妇上世纪70年代完成了三个庞大的、惊世的大地艺术作品。

▲《奔跑的栅篱》

▲ 1995年6月17日,克里斯托夫妇再次呈现惊世之作——《包裹德国国会大厦》,这件作品用超过10万平方米的丙烯面料以及1.5万米绳索,包裹了整栋德国柏林国会大厦。

别小看这样的包裹行为。当大家习以为常的国会大厦被丙烯面料包裹后,建筑物最基本、最抽象的形状便被强调出来。不过,这个项目花费了克里斯托夫妇1000多万美元以及近25年的等待。在过去的24年里,他们不停地说服近200位德国议员支持他们的作品创作计划。

这一作品出来后,证明艺术家夫妇的坚持和等待没有白费。被包裹的国会大厦展出时间仅为两周,却吸引了多达500余万名的游客,成为战后柏林历史上最为瞩目的艺术品。

柏林的旅馆被订购一空,大厦前广场上人山人海,络绎不绝。许多年轻人干脆带着睡袋,在草地上过夜。展出的最后一天,10万人再次涌向广场,载歌载舞,通宵庆祝。

当然,政界人士也乐于将这一作品往政治上靠。柏林市长迪普根对克里斯托夫妇表示感谢,称包装后的大厦是“无法忘怀的整体艺术品”;负责文化的市政委员建议授予克里斯托夫妇柏林荣誉的称号。舆论甚至指出,国会大厦包装成功,大大提高了柏林市的国际声望,因申办奥运会失败而沮丧的柏林市再次振作起精神!

不过回归到艺术上来,这些极具颠覆性的项目,使这对夫妇艺术家成为20世纪后半叶最大胆、最有创造力的大地艺术家。40多年来,他们一直自费上千万美元,耗时几年甚至二十几年等待许可证,去实现这些昙花一现的超大型项目。在世俗的商业价值观众,这很荒唐。

▲ 1977-1978年的《包裹道路》

 

▲ 1980-1983年的《被环绕的群岛》

▲ 1975-1985年巴黎《包裹塞纳河的新桥》

但两位艺术家却十分自豪地表示:“我们从不接受任何赞助或委任,这是我们艺术创作的基本底线。我们自己付钱,自己销售,自己办理一切委托事务。” 

上一篇:天生叛逆︱艾未未    下一篇:大尾象:看着今天..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