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财经 > 刘益谦在巴塞尔上斩获巨幅里希特,动荡市场中迎来开门红

刘益谦在巴塞尔上斩获巨幅里希特,动荡市场中迎来开门红

2016-06-17 11:32 来源: artnet 作者:artnet新闻


▲巴塞尔艺术展。图片:Courtesy Art Basel.

瑞士巴塞尔艺术展预展刚刚开幕,来自中国的知名藏家刘益谦就已经大张旗鼓地将德国艺术家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巨幅画作收入囊中。在他的微信朋友圈上,这位亿万富翁贴出了他站在里希特长达36英尺(约为11米),名为《930-7条纹》(930-7 Strip)作品旁边的照片。刘益谦的一位好友向artnet新闻确认了这一交易。

▲刘益谦和他的最新战利品。图片:@刘益谦微信

▲里希特在同一系列“条纹”(Strip)作品前

里希特被认为是在世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在artnet价格数据库统计的在世艺术家近五年拍卖总成交额排名(◄ 点击阅读)中,里希特以超过12亿美元(约合79.4亿元人民币)名列第一;在单件作品拍卖价格最高的在世艺术家当中,他以4635万美元(约合3亿元人民币)位居第二,仅次于杰夫·昆斯。

巴塞尔艺术展上带来这幅作品的玛丽安·古德曼画廊(Marian Goodman Gallery)却三缄其口。在他们发给artnet的邮件中声明,“对价格和私人购买信息保密是画廊的职责。"

▲6月14日,观众们在巴塞尔艺术展“无限”展区入口交谈。图片:FabriceCoffrini/AFP/Getty Images

步入巴塞尔的主展厅,迎接观众的是近年来欧洲内质量极高的一场艺术展。特别是由策展人Gianni Jetzer策划以展出大型作品的“无限”(Unlimited)单元呈现出了一系列非常复杂并且政治意味十足,强而有力的作品。

其中我们找到了不少来自中国艺术家的踪影:

▲长征空间展位。图片:致谢长征空间

▲鸟头,《情放志荡》。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

▲徐震 - 没顶公司出品,《掌握了影响群众想像力的艺术,也就掌握了统治他们的艺术》。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

▲曹斐的作品《伦巴二:游牧》(2015)在维他命空间展览现场。图片:致谢艺术家曹斐

▲程然,《奇迹寻踪》。图片:致谢K11 艺术基金

藏家们的反应也极其热烈。Gallery Chemould售出了在“无限”单元当中展出的班加罗尔艺术家Archana Hande的作品;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以475万美元(约合3133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将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的《番茄头(绿色)》(Tomato Head (Green) ,1994)卖给了一位美国私人藏家。

▲巴塞尔艺术展“无限”单元当中展出的保罗·麦卡锡作品《番茄头(绿色)》。图片:CourtesyHauser & Wirth

豪瑟沃斯画廊还售出了展位上展出的另外两件麦卡锡的作品:《迈克尔·杰克逊充气绘画》(MichaelJackson Inflatable Drawings ,2003)以65万美元(约合428.7万元人民币)成交,孤本雕塑《WS,白雪花童3号》(WS,White Snow Flower Girl #3 ,2016)以57.5万美元(约合379.3万元人民币)成交。
 
除了售出这些麦卡锡的雕塑作品外,豪瑟沃斯在当地时间6月15日也以12万美元(约合79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分别出售了瑞士艺术家Pipilotti Rist的影像作品《单一》(Sole,2016)和Zoe Leonard的《美国在下面坠落》(American Falls from Below,2016);而观念艺术家Lee Lozano的油画《无题》(NoTitle,1962)则以28万美元(约合184万元人民币)成交;另外PhilipGuston的丙烯作品和Dieter Roth的作品均有佳绩。

▲Lee Lozano 《无题》(NoTitle,1962)。图片:Hauser& Wirth.

在更高的价格区间中, Vija Celmins的《有鲸鱼的海洋绘画》(SeaDrawing with Whale,1969)以超过150万美元(约合989.4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MariaLassnig的油画《命运的力量》(Macht des Schicksals,2006)以及《做梦的夫妇》(DasTraumpaar,2004)则分别以120万美元(约合791.5万元人民币)和55万欧元(约合406.3万元人民币)成交。
 
MnuchinGallery也有众多作品以六位数以上的价格成交: Brice Marden的《首张窗户绘画》(First WindowPainting)以450万美元(约合2968.3万元人民币)成交;JohnChamberlain的《诚实508》(Honest 508)以300万美元(约合1978.9万元人民币)成交。
 
Skarstedt画廊以150万美元(约合989.4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售出了麦克·凯利(Mike Kelley)的《重构历史》(Reconstructed History),这也是“无限”单元的又一亮点。
 
整体上说,画廊主们都拿出了压箱底的宝贝,即便只是在艺术展里随便看看也能感受到这一点。
 
我们在佩斯画廊与泰达乌斯·罗派克画廊(GalerieThaddaeus Ropac)都看到了罗马尼亚艺术家Adrian Ghenie的作品。他可是最近艺术市场的宠儿。罗派克展位上的一件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Rauschenberg )创作于1983年的综合材料拼贴作品《无题(蔓延)》(Untitled(Spread))也受到了许多关注。这件作品中的秃鹰形象让人想起了他引发争议的作品《大峡谷》(Canyon)——这件作品因为画面上有一只填充的秃鹰而无法售出。
 
罗派克的展位上还展出了Georg Baselitz与Alex Katz的大幅油画。
 
人头攒动的高古轩展位上展出的是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亮球雕塑、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的巨型钢铁药架以及艾德·拉斯查(Ed Ruscha)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样级别的展会上,高古轩还是聘请了私人保安——这让人觉得有些意外。保安们带着蓝色贝雷帽站在展位中——这很像是他们在曼哈顿画廊展览时的情景。
 
6月14日下午拥挤的新闻发布会上,巴塞尔艺术展的总监马克·斯皮勒(Marc Spiegler)对记者们说:“今年展会召开的时间相比往年更具有深层意义。我们面临着选举和公投、欧洲迎来了大批移民、经济环境也很不稳定。我的经验告诉我,在这样的时刻——这样有趣的时刻——会产生很有力量的艺术作品。确实,你可以在展会当中看到很多优秀的、充满政治性的作品。”

▲威廉·肯特里奇,《无题(佩特里斯·鲁姆巴三世)》(2016)。图片:CourtesyGoodman Gallery.
 
Marian Goodman画廊的展位内容十分精彩。包括Steve McQueen、WilliamKentridge、JulieMehretu、Tacita Dean等众多艺术家的作品在开幕几小时内都取得了不错的销售。
 
来自南非的Goodman Gallery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他们以12万美元(约合79.1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售出了WilliamKentridge的《佩特里斯·鲁姆巴》(Patrice Lumumba,2016),并以32万美元(约合221万元人民币)售出了他的整套《青铜影子》(ShadowFigure Bronzes,2016)。Walter Oltmann 的《甲虫套装IV》(CaterpillarSuit IV,2016)以2.5万欧元(约合18.5万元人民币)成交;Kudzanai Chiurai的油画《无题(奴隶登记办公室)》(Untitled (Office for theEnregisterment of Slaves),2016)以3万美元(约合19.8万元人民币)成交;Nolan Oswald Dennis的纸上水墨拼贴作品《无法调解I》(Noconciliation is possible I ,2016)以3500欧元(约合2.57万元人民币)成交。
 
在艺术展的二楼,当代艺术的经纪人们也没有失望。他们毫无保留地展现出了大胆且极具有实验性的作品。

▲在Esther Schipper 展位上的罗曼·昂达克作品《时间表》

Esther Schipper展出了PierreHuyghe的《名单》(Name Announcer)。一位工作人员会在观众进入展位的时候喊出他们的名字,然后随机给他们分配“角色”。这家画廊还展出了罗曼·昂达克( Roman Ondak)的《时间表》(Clockwork):一位表演艺术家会在观众到访时在相应的时间边上写下他们的名字。仅仅几小时之后,一面墙上就布满了满满的名单。

 

▲黄永砯《谁吃了什么》(2015)。图片: ©ADAGP Huang Yong Ping. Photo: Julie Joubert & archives kamel mennour.Courtesy the artist and kamel mennour.
 
最近在巴黎开设了第三间画廊的卡梅尔·门诺(Kamel Mennour)展出的CamilleHenrot的绘画及雕塑作品销量成果“喜人”。这些作品的成交价格在2.2万至2.8万欧元之间。门诺十分推崇刚刚在巴黎大皇宫Monumenta展出作品的黄永砯。他们的展位上展出了他一件巨大的蛇骨架雕塑。这件作品是Monumenta展出作品制作过程当中翻模失误所产生的。艺术家巧妙地将其转换成了一件新的作品。一家基金会对这件作品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据悉,这件作品最终成交价格超过了30万欧元(约合221.8万元人民币)。
 
同样代理CamilleHenrot作品的Galerie König也奉上了一场精彩的展览。他们开放式的展位中展出了多位代理艺术家的雕塑作品。有趣的是,Galerie König的展位只有一面展墙,上面展出的大幅绘画每天都会更换。Galerie König在预展中展出的是Katharina Grosse的作品。
 
这个颇具野心的想法似乎很合藏家口味。在展览开始的两小时当中,这家画廊售出了Jeppe Hein的一件雕塑(价格为6万欧元,约合44.3万元人民币)、两件亨罗特的作品(4.5万欧元,约合33.3万元人民币)、两件David Zink Yi的作品(4.2万欧元,约合31万元人民币)以及一件来自于刚刚和画廊开始合作的艺术组合Elmgreen & Dragset的作品(8.5万欧元,约合62.8万元人民币)。

 

▲巴克利·L·亨德里克斯,《双胞胎》(1977)。图片:© BarkleyL. Hendricks.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Jack Shainman Gallery, New York.
 
在Jack Shainman展位上,大部分作品在第一个小时内就找到了买家。这家画廊将BarkleyHendricks的《双胞胎》(The Twins,1977)以45万美元(约合296.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售给了一位私人藏家;一件KerryJames Marshall的油画以35万美元(约合230.6万元人民币)成交;Lynette Yiadom-Boakye的《游隼》(Peregrine ,2016)以10万美元(约合65.9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被一位欧洲藏家收入囊中。
 
凯西·卡普兰(Casey Kaplan)画廊的展位上的氛围十分轻松,因为大部分展出的作品都已经找到了买家。Jonathan Gardner、KevinBisley以及Matthew Brannon都以未公开的价格成交。当被问到后面几天画廊是否会带一些新作品来的时候,卡普兰对artnet新闻说:“我们在重新布展。画廊所设立的语境很重要。我们做了特别的设计,我们不想减弱表现力。”

 

▲佩斯画廊(Pace Gallery)、Esther Schipper 画廊和Galleryske合作展位上PrabhavathiMeppayil的作品。图片:Courtesy Art Basel.
 
佩斯画廊(Pace Gallery)此次和Esther Schipper 画廊以及Galleryske合作,共同售出两件Prahhavathi Meppayil,于“无限”单元展出的装置作品,分别卖给一位美国私人收藏家和一间美术馆。而佩斯的专业摄影中心Pace/MacGill则售出Richard Avedon的8幅黑白摄影作品,售价达到6位数字。

 ▲Pace/MacGill 展览现场. 图片:Courtesy Art Basel.

Van Doren Waxter 画廊的一幅 Richard Diebenkorn 的作品成交价超过百万美元,另一边,Cheim & Read画廊售出抽象表现主义画家Joan Mitchell的数件作品,每幅作品价格大约是20万美元。伦敦的Waddington Custot画廊也有不俗业绩:两幅Josef Albers的经典作品和两件让·杜布菲(Jean Dubuffet)的重要作品。
 
曾与魔金石空间进行过合作的艺术家铁木尔·斯琴的影像装置作品《新和平》(New Peace)也在柏林Société画廊售出,被一位欧洲私人藏家收藏,价格是11万2千美元(约合73.7万元人民币)。铁木尔此前曾参加第九届柏林双年展,最近,他的作品被柏林JuliaStoschek私人美术馆收藏。

 

▲铁木尔·斯琴,《新和平》。图片:Courtesy of photographer Uli Holz and Societe.
 
展会上我们还看到了著有《教你买到好艺术:给囊中羞涩的藏家的建议》(A Poor Collector's Guide toBuying Great Art)一书的挪威藏家Erlin Kagge在展位间寻找目标。“我买了Matias Faldbakken的绘画、Reena Spaulings与Ian Cheng的新作,我也下决心向买下一件Trisha Donnelly的作品,”他对artnet新闻说。 

上一篇:基金会,中国当代..    下一篇:画廊迎来实验性艺..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