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内 > 金锋(Jin Feng)

金锋(Jin Feng)

2008-12-06 17:00 来源: 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简历
金锋 Jin Feng
1962年出生于上海,1990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现生活、工作于上海。

个展:
2002《金锋个人作品展》                  莫斯科艺术家中心  莫斯科 
2003《金锋作品展》                               汉雅轩  香港
2006《金锋个展》                           2577创艺大院    上海
2007《金锋个展——骂艺术》                 比翼艺术中心      上海

群展:
1999《第十四届亚洲国际美术展》                           日本 福冈
2001《成都双年展》成都
2001《亚洲-多元提升(第十六届亚洲国际艺术展)》               广州
2002《首届广州三年展》                                  广东美术馆
2003《幻影天堂》                                         布拉格 捷克
2003《木马记》、《欢乐颂》                         圣划艺术中心  南京
2004《中国-身体》                                 马赛现代美术馆 法国
2004《上海多伦青年美术大展》                       多伦现代美术馆,上海
2005《第一届蒙彼利埃“中国当代艺术双年展”》            法国  蒙彼利埃
2005《初约》                                         蒙斯特兰德画廊  德国  伊斯底特
2005《“搞关系??!!”:中国当代行为艺术现场、录像、图片展》
                                 台北市立美术馆  高雄市立美术馆  中国台湾
2005《澳门国际现场行为艺术表演》                     牛房仓库    澳门
2005《亚洲交通——磁力与悬浮》                      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
2006《广岛艺术家文献展》                            广岛旧银行  日本

我的形象消失过程

孔子哭了

孔子哭了 

为老太王小六存档

作品描述

    1、作品题目:《为老太王小六存档》
    2、著作者:金锋
    3、创作年代:2007
    4、作品类型:装置、活雕塑
    5、作品实施现场:北京宋庄原创艺术博展中心
    6、作品材料:老太王小六所有财产以及她最后收养长大的弃婴
    7、谁是王小六:王小六是江苏丹阳家喻户晓的人物。这个慈祥的老人一生养育过近两百多个残疾弃婴。现在身边还有三个。老人说,这三个孩子再也不想让别人领养了。她想把这三个孩子陪伴在自己的身边。这三个孩子,都有局部残疾。现在孩子们在老人的身边长大成人了。至于未来的日子究竟怎样,老人考虑得倒是很少。
    8、作品展示方式:买断王小六家里现有的所有实物,如家具、日常生活用品、破旧家用电器以及其他。之后按实物的类型进行分类,并按分类实物的尺寸制作高档精致的钢化玻璃箱,把实物一一放置于箱中。王小六及三个长大的弃婴王夕生、王国仙、王国平也分别进入事前制作好的玻璃箱中。
    9、作品实施用意:是否可以为王小六的大概历史做一次艺术性的封档,这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

 

 仿真po.lice

作品题目: 《仿真po.lice》
作品类型:真人雕塑
创作时间:2007
作品材料:钢板基座、钢化玻璃、吴幼明
作品描述:
与记者的微型对话
记:这是真po.lice还是假po.lice?
金:假的。
记:这是真人还是假人?
金:真的。
记:为什么要仿真po.lice呢?
金:这人叫吴幼明,他曾经是po.lice,我仿真了他过去的po.lice身份。
记:为什么要仿真这个身份呢?
金:聪明。你可以采访下一个人了……

仿真po.lice的自述
文/吴幼明   
 
    2007年6月的一天,上海艺术家金锋打电话给我说:他想和我合作个作品,希望能见面谈谈。7月,金锋在上海非艺术中心策划了一个方案展,邀请我过去看展,我就在7月7日和妻子周丽来到上海。
    见到金锋以前,我就看过他编的书《异质的书写方式》,知道他的一些作品;比如《形象消失系列》、《秦桧站起来了》、《孔子哭了》等等,也知道他的作品在社会上和艺术界引起过广泛的争议。和他面谈之后,我觉得他是一个用哲学思辩方式去进行艺术创作的艺术家,在他身上,自我批判的力量非常强大。我认识的一些艺术家都很自信,但他们普遍缺乏对自我的质疑精神,和金锋的对话让我很快就对他的作品产生了兴趣和信心。我同意参与他的作品,尽管当时我们还没有商讨作品的具体实施方案。金锋提出了几个设想:请人在我身上用我以往的从警经历为题材画一幅油画;让我以po.lice的身份重新上岗一天等等。
    7月11日下午,我和金锋见面时,他说他想好了一个方案,就是将我放在玻璃柜中展出,只露出戴警帽的头,眼睛紧闭,作品叫《仿真po.lice》。我觉得这个方案很好,比金锋以前提出的方案好得多。如果他让我以po.lice的身份重新上岗一天,那就有点直接和体制较劲:体制认为我是个不合格的po.lice将我辞退,艺术家认为我是个优秀po.lice让我重新上岗;这两种绝然相反的价值判断综合体现在我身上,固然可以反映我们时代进程中体制判断与艺术家判断之间的距离,但还是有点浮面。因为之前已经有几十家媒体都用整版的报道为我的被辞退事件向公安机关提出过质疑,金锋如果用艺术的方式再重复一次质疑似乎也没有太大意义。在我身上画油画的问题是,我十三年的从警经历不是一幅油画可以传达的,也许写一本书能更好的展现这段历史。
    7月16日下午,我和周丽随金锋来到上海锦秋花园。金锋请人做好了玻璃展柜,还请了观念摄影家董文圣拍照。基座是钢板做的,涂了黑漆,配上玻璃罩显得非常精致。玻璃罩的左右两侧留有约一厘米的缝隙让我呼吸。我坐在里面,眼睛紧闭,露出戴警帽的头,似乎真的是个仿真塑像。那天上海天气很热,我坐在几乎封闭的展柜里觉得更热,脖子下垫的海棉是刚用黑色喷漆喷成黑色的,味道刺鼻;在玻璃罩中,我才知道能自由呼吸空气和自由行动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半小时后,我出来了,圆领衫和裤子都汗湿了。董文圣拍摄的照片将做成灯箱摆在展柜上,因为我不能长期坐在封闭的展柜里,我出来后将用照片灯箱来顶替我。
    7月28日下午13时,我和妻子周丽随金锋来到南京江心洲南京圣划艺术中心,《无界》艺术展15时开幕。展厅已经布置好,金锋请人在玻璃展柜四周一米外用钢柱和布带拉了警界线,还在作品的四周拉起了大幅的幕布遮挡。14:35时,我只穿了条内裤进入展柜,金锋等人将玻璃展柜在我头上安放好,我闭上眼睛戴上警帽(需要说明的是,警帽是假的)坐在里面摆正姿势。有灯光打在我的脸上。
我不知道幕布是怎样拉下的,只听到外面的观众围着展柜议论我到底是真人还是假人,我还感觉到有闪光灯对我不停的闪烁。展厅里有空调,但在几乎封闭的展柜里还是闷热,我的头部和身体开始不停的流汗。我感觉袜子都被汗水沁湿,我将袜子和鞋脱了,反正外面的人也看不见我头部以下的动作。我听到有人说:“这是个假人,流汗是机械装置的作用。因为真人不可能在这么热的天,封在展柜里待着不动。”
    汗水滚滚流下,有大颗的汗珠积聚在我的眉毛上,然后顺着眼角流下,象我在流泪一样。我听见有观众说:“他流泪了,这是个真人。”后来周丽说她当时也以为我在展柜里哭了。外面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有些嘈杂和失真。我想我是个真人或者是个仿真人很重要吗?为什么观众围在作品前讨论这样一个问题呢?我又想起2006年初,我在网上以po.lice身份谈交警的罚款任务问题,当时也有很多网友讨论我的身份真伪问题。
    坐了不知有多久,我觉得自己象处于桑拿房中一样,我奇怪自己居然可以不停的流出那么多的汗水。周丽在没有观众的间隙时问我:“你受不受得了啊?你的汗流得太多了!”我不想说话,也没有睁开眼睛,我想我既然扮仿真人就应该努力扮得象一点。出汗不是我所能控制的,这是人体的本能反应,但我可以不说话不动嘴唇,努力的将仿真人计划进行到底。所以我只是含糊的“恩”了一声,回应周丽的询问。
    过了一阵,周丽又问我:“你受不受得了啊?金锋说你可以随时出来。”我说:“你不要打扰我了,我坚持两个小时没问题。”其实我当时最想知道我在玻璃罩中待多久了,金锋说我只用在里面坐一个半到两个小时,而我在里面完全感觉不出时间流逝的正常速度。
    南京圣划艺术中心的主持人陈燕看我在玻璃罩中汗如雨下的样子,担心我中暑昏倒,拿了台电扇对着我吹。我当时不知道谁拿来的风扇,但能感觉到凉风从缝隙中吹进来,空气流通后,我舒服多了,汗也渐渐少了。不热了之后,我开始觉得脖子酸麻,毕竟一动不动的保持一个姿势,并不是件舒服的事。但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人生体验,我甚至想看看自己到底能在里面坚持多久,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后来玻璃罩被金锋等人移开,我还没出来,金锋就当场给了我一个拥抱和吻,吻在我的头上。我穿上衣服,从展柜中出来,有很多人用相机和摄影机拍我出来的过程。周丽告诉我在里面待了一小时五十五分钟,接近两小时了。周丽说有人一直在看我,隔一会儿就转过来看我出来没有;还有人争论我是真是假都要吵起来;有人用手敲玻璃罩;有很多人在作品之前留影。南京艺术家成勇对我和金锋说:“你这个作品让我知道什么是沉默的力量,什么是以静制动,无声胜有声。了不起!”
我觉得我和金锋合作得非常愉快,通过作品,我和他成为了朋友。我相信《仿真po.lice》会是中国当代一个重要的观念作品。至于这个作品的意义,只能由作者金锋来阐述,我无权替他发言。对作品来说,观众都比我重要,他们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解读作品。我看到很多网友在金锋博客上发言,这些评论都很有意思,我引用了一些如下:
    1、一个沉睡的人民po.lice
2、这个吴幼明是干吗的??为什么要用他的形象??????
    3、这个是用活的人做的吗?
    4、活雕塑我KAO 不怕做噩梦啊
    5、其实也就一人嘛,至于这么夸大嘛还采访,真晕。
    6、现场39度的温度,这个po.lice在玻璃罩里呆了差不多(两)小时,吃错药了才会这样子的,呵呵
    7、妈的,,,踩死你们这些瞎搞的所谓艺术家,,,,,,
    8、对英雄的人民po.lice致以崇高的敬礼!
    9、现在的艺术家都追求这个?真为中国的艺术界感到惋惜!不知道那个吴幼明是何想法,为了钱吗?想出名?还是为了羞辱po.lice?羞辱po.lice界的体制?
    10、真恐怖,怎么跟真的一样啊,妈哦...
    11、他要是睁开眼就好 就是死不瞑目了

 

 1  2  3  4 [下一页]
上一篇:耿建翌(Geng Jia..    下一篇:王功新(Wang Gon..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