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财经 > 画廊迎来实验性艺术的爆发“拐点”?

画廊迎来实验性艺术的爆发“拐点”?

2016-05-25 12:12 来源: 雅昌艺术网 作者:罗书银


▲2011年至2015年15家画廊偏实验性展览数量变化图

导言:回顾2015年的一级市场,非绘画类的展览似乎呈现了异军突起的态势,尤其是新媒体类的展览表现亮眼。雅昌艺术网以国内相对活跃的15家画廊作为样本,观察它们2015年的展览情况,除了几家持续性关注实验性的,新媒介的画廊,更多的画廊开始关注非绘画类的艺术形式,尝试新的方向。在整体市场欠佳,缺乏更多新的收藏群体进入的当下,这种新的尝试,或许是画廊通过拓宽自己关注的领域,往更加综合、专业化的方向发展的表现。

2015一级市场刮起装置新媒体“热风”

本文所选取的15家样本画廊包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常青画廊、长征空间、北京公社、香格纳画廊、前波画廊、麦勒画廊、北京现在画廊、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偏锋新艺术空间、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杨画廊、空间站、艾米李画廊、AYE画廊。实验性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我们暂且将在二维空间之外进行拓展的艺术创作视为偏实验性的作品。以此作为标准观看国内近五年来的偏实验性展览的数量变化发现,我们所观察的这15家画廊在2015年偏实验性的展览总数有明显的增加,与此同时,偏实验性展览在画廊所举办的总体展览中所占的比例也有明显的上升。

▲2011年至2015年,偏实验性展览在全年所有展览中占比图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总共举办了三个展览:何岸个展“亚美尼亚”,艾未未同名个展,以及年末举办的徐小国同名个展。除了徐小国个展为绘画作品,其他两个均为装置多媒体类展览。其中艾未未个展占据了唐人半年的展期。据郑林介绍,整个展览花费了三百多万,比起普通的展览要高出许多,同时,因为展期相对比较长,接近一个美术馆的展期,也让今年的整个展览数量被压缩至往年的一半。但他认为即使花费的代价要高许多,举办艾未未这样国际知名的艺术家个展也是非常值得的:“我相信在半年的展期里有许多人看过这个展览,这会是一个潜在的广告效应”。

比起唐人,常青画廊则干脆将2015年整年的展期都排给了艾未未,可见画廊同样对这个展览的重视程度。

与唐人和常青类似,长征空间2015年展览数量也相对往年少。总共在画廊空间举办了三个个展,分别为:朱昱作品展“隔离”;胡向前个展项目“天天表演 身体健康”;以及让许多人2015年印象深刻的汪建伟个展“脏物”。其中除了朱昱展出的是其过去十年间的绘画作品,胡向前与汪建伟都是装置多媒体类。

在所选取的样本画廊中,除了上述三家,北京公社、香格纳画廊、麦勒画廊等都是国内相对成熟的专业性很强的画廊,在三家画廊所公布的2015年展览数据中,香格纳画廊总共举办了二十多个展览,与往年差不多,其中近二十个是非绘画类的;北京公社总共举办了5个展览,除了王光乐为绘画作品,其余都为装置多媒体类;麦勒画廊总共举办了4个展览,也只有一个谢南星是纯绘画类的展览。值得一提的是,这几家画廊新合作的艺术家在今年也有增加。比如香格纳画廊,新合作的艺术家包括欧阳春、陆垒等;北京公社的五个展览中,其中三个是与艺术家的首次合作,分别为:范叔如、杨心广、陆扬。

▲2015年9月24日,北京公社与艺术家陆扬首次合作的展览“妄想曼陀罗”开幕现场

如果说上述几家画廊不过证明它们在做着如往年一样的展览工作,那么这其中一些相对年轻的,或往常以绘画类展览为主的画廊在2015年做出的调整则看出了它们往非绘画类方向倾斜的趋势。

比如这其中的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自2013年开始转变为画廊,其关注的方向更多的在当代水墨、抽象方面。2015年画廊则有了更多非绘画类展览的尝试,这其中包括在2015年最后一天开幕的宋琨个展“阿修罗净界”;“重访与再造:武将的动向”个展;以及大型的关注年轻艺术家创作的群展:“编辑景观:媒介化之后的个体与工作方式”;和在这之前的吴俊勇个展“光的肖像”;李青“大教堂”个展等。从非绘画类展览在全年的占比中看,2015年有明显的上升。

▲2015年10月17日,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推出的“编辑景观:媒介化之后的个体与工作方式”群展,图为艺术家林科展出的最新作品:《工程师》。

除了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一直以来关注“图画手工”、以及“抽象艺术”的偏锋新艺术空间在年尾时也推出了一场新媒体艺术展:廖斐的“这句话是错的”,这几乎是画廊首次举办新媒体类型的艺术家个展。

另外值得一提的如杨画廊,除了年初举办的陈卓个展“灵晕”为绘画类作品,2015年举办的7场展览中其余6场全部为装置多媒体类,且在占比上比起往年也高出许多。其中曾宏、宗宁、aaajiao都是画廊与艺术家的首次合作。

 

▲201▲2015年8月22日 杨画廊推出的厉槟源个展“水源地”现场

展览主要呈现了艺术家基于自己的家乡进行创作的影像作品。

其他以往以偏绘画类为主的画廊如艾米李画廊,AYE画廊、北京现在画廊等都在2015年多了非绘画类的展览。艾米李画廊2015年总共举办的8个展览中,有3个是新媒体类的,北京现在画廊2015年的7个展览中也有3个是装置多媒体类的。另外,包括空间站2015年举办的9个展览中有4个是非绘画类的,站台中国举办的8个展览中也有4个是非绘画类的,在占比上都高于去年。

对于今年的一级市场整体表现,杨画廊负责人杨洋认为,“市场确实有偏向新媒体的趋势。”而北京公社总监吕静静则将之看做行业整体的严肃性及专业性不断提高的表现。

▲徐冰 鸟飞了 2001年 装置,23×23cm

估价:1000-1200万 成交价:1150万元

一二级市场本末倒置现象的扭转?

虽然通过上面的数据试图说明在2015年有更多的非传统绘画类展览的出现,但值得一提的是,国内一级市场一直没有停止过对相对实验性的艺术创作的推广。在经过多年的辛勤耕耘之后,或许它正在当下产生出效应。

十年前,中国当代艺术的火热是从二级市场传来的。自此开始的国内一、二级市场的倒置怪象多年来从未停止过。从几年前的当代水墨市场热,到从去年开始的抽象艺术热潮,几乎都是由二级市场首先推出,之后在一级市场扩散开来。然而,这些艺术版块的热潮没有像许多人所期望的持续坚挺,也让希望通过市场热潮分得一杯羹的部分画廊机构在这其中面临经营困境,甚至关门大吉。

在整个国内大的经济背景不景气的当下,海外拍卖行似乎也做出了相应的策略调整,将关注点更多地转向了日韩及东南亚的现当代艺术。这一“泛亚洲化”的策略调整开始让国内的拍卖行将目光转向了自身,越来越多的年轻艺术家开始进入拍卖行的视野。比如从2014年秋拍开始,保利推出的“新绘画”夜场,将拍卖重点从一线高价艺术家向年轻艺术家渗透。而这其中的许多70、80后艺术家都在一级市场经历过多年的推广,早就是市场相对成熟的艺术家了。

发掘更加具有潜力的新的艺术家一直是画廊不遗余力要做的工作。北京公社艺术总监吕静静谈到:“一级市场是发现艺术家与艺术家一起成长的地方,也是当代艺术发生的‘前线’,对包括北京公社在内的画廊来说,做探索性的,不以销售为导向的展览是画廊的严肃性和专业性的内在要求。”

在一级市场开始向国内二级市场“输送新血液”的同时,二级市场也反馈出了更多的好消息,比如从2015年的秋拍开始,装置多媒体类的作品在拍卖上的亮眼表现就是非常振奋人心的消息。其中徐冰创作于2001年的大型装置作品《鸟飞了》在保利秋拍现当代艺术夜场中以1150万的价格成功创下艺术家拍卖的个人纪录。该场另外一件装置作品:李晖2007年作的《游离》也以310.5万元成交,刷新了艺术家的个人纪录。2015年秋拍,装置多媒体类作品也在各个拍卖行持续上拍,比如在嘉德“二十世纪及现当代艺术夜场”上拍的李晖的装置《轮回》;在保利“新绘画&装置”夜场上拍的蔡国强及李晖的装置等。

这一市场的成长让一直坚持实验性探索的画廊感受到了信心,也让更多其他的画廊开始有了往装置新媒体的转向。对于这一板块市场的发展前景,吕静静相信会变得更加重要。另外一位年轻的画廊主杨洋也表示出了信息:“我觉得从事新媒体的艺术家会越来越多,关注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2015,为什么是实验艺术?

时代到了更迭交替的时刻, 在夏季风看来,新的媒介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因此即使是之前一直从事绘画的艺术家,也开始尝试新媒介的创作,这似乎成了一种趋势。比如2015年举办了个展的欧阳春、李青、曾宏、闫冰、胡晓媛、廖斐、宋琨等以70、80后为主的艺术家,多媒介的创作方式是他们身上的显著特征。毋庸置疑,这些艺术家也都已经或可能成为市场潜力股。

▲2015年12月31日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开幕的宋琨个展“阿修罗净界”现场

与此同时,从前两年开始,越来越多的新的,年轻藏家开始进入市场中,他们对更新、更具有实验性的当代艺术的接受度要高许多。在吕静静所打交道的藏家中,她感受到了藏家的转变与成长。“现在国际交流变得很便利,收藏家们频繁地在世界各地观看甚至赞助展览,可能促使了许多藏家不断地增长对绘画、摄影以外其他媒介作品的兴趣,毕竟在国际上,录像、装置等都已经是当代艺术常见的媒介了。”

比如从去年开始活跃于市场中的藏家汪海涛,在之前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谈到其收藏方向是以非具象的绘画为主,在经过了一年多时间在行业中的持续观察,了解后,如今,他表示自己的收藏会更加注重“观念性”、“前卫性”和“未来性”。在他刚刚建立的“哈哈当代艺术中心”里,已经陈列上百件当代艺术绘画作品,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在他的艺术中心看到更多的绘画之外的艺术媒介。

因此,对画廊来说,当下成了对未来布局的重要时刻。这意味着画廊不仅要跟上艺术家的步伐,与艺术家一同成长,也需要培养一批新的藏家,成为引领他们进入艺术收藏的专业艺术机构。而推出更加实验性的艺术,毋庸置疑是未来国内画廊的一项重要工作。

不过,仅就2015年一级市场整体的反响来看,据部分画廊介绍,国内藏家对装置新媒体类的作品接受度还不是很高,因此画廊可能在2016年的展览安排上进行相应的调整。但对于装置新媒体版块未来的市场前景,画廊主们表示还是充满了信心。比如今年在多个画廊举办了展览的艾未未,据了解,销售不是非常理想。究其原因,当代唐人艺术中心负责人郑林认为:“国内许多藏家可能对于艾未未的认识更多的是从政治对抗的角度来看的,而忽略了他的艺术性。另外,他的作品定价也不低,藏家出手还需要更多的考虑。”但他提到,2015年香港的苏富比秋拍,艾未未的《中国地图》以1184万港币成交,表明了艺术家作品的市场潜力,也表明了画廊推广艾未未作品的信心。

▲唐人及常青画廊举办的“艾未未”个展现场

除了市场的前景,这类展览对画廊来说还具有指标性与象征意义:“艾未未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唐人在国内把他的第一个个展做下来,而且不是一个小规模的展览,我觉得更多的层面上来说是具有一个指标性和象征意义的。对唐人未来在品牌上的影响力是有一定的帮助的。未来唐人想上升到一个国际平台,建立更多的国际型的艺术家的合作关系,我觉得是起了一定作用的。”这也从另一方面反证了画廊布局实验性展览的重要性。

结语:
无论今后市场会有怎样的转向或变化。在经历了近二十年的发展之后,面对不再景气的艺术市场,2015年的画廊行业却没有表现出之前的“抱怨”,而是各自默默地做着自己的工作,这或许透露了行业正步入成熟的气息。正如国内最早的画廊之一,已经有二十年历史的香格纳画廊所做的:画廊表示一年中,真正为画廊挣钱的展览只有那么几个,更多的还是在进行新的尝试,发现新的艺术家,培养新的艺术家。一个展览挣到的钱又会重新投入到一个新的更加实验性的项目中,而这个项目可能是不挣钱的。但这样的循环却让画廊有了属于自己的良性运转方式。

上一篇:刘益谦在巴塞尔上..    下一篇:画廊经营的困境与..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