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生态 > 军械库新总监本杰明·吉诺齐奥:纽约依然是全世界的艺术中心

军械库新总监本杰明·吉诺齐奥:纽约依然是全世界的艺术中心

2016-03-29 02:17 来源: 艺术新闻中文版 作者:李昊雯


3月2日,纽约历史最悠久的当代艺术博览会——军械库艺博会(The Armory Show)在纽约曼哈顿拉开帷幕。作为纽约一整年大型艺术活动的起始站,这个位于全球最大艺术交易中心的艺博会也被当做是新一年纽约本地艺术市场表现的晴雨表。于2016年1月新上任的执行总监本杰明·吉诺齐奥接受了《艺术新闻中文版》的专访,谈及了他站在艺术媒体工作者的角度对艺术市场的独特观察,对艺博会作为“体验经济”的看法,以及对军械库未来的期许。

 

撰文、采访︱李昊雯
编辑︱徐丹羽
本文部分图片由The Armory Show提供

3月2日,纽约历史最悠久的当代艺术博览会——军械库艺博会(The Armory Show)在纽约曼哈顿哈德逊河岸的92号码头与94号码头拉开帷幕。每一年,军械库艺博会在3月初如期而至,在纽约一整年的艺术活动中打头阵,这个位于全球最大艺术交易中心的艺博会也被当做是新一年市场表现的晴雨表。今年,军械库迎来第22个年头,依旧扎根于纽约本土丰厚的艺术土壤,面临艺术市场进入整体调整期的大环境,以及新总监本杰明·吉诺齐奥(Benjamin Genocchio)上任的节点,2016年对军械库艺博会而言意义非凡。

▲ 2015年纽约军械库艺博会现场,摄影:Roberto Chamorro

除了和巴塞尔艺博会在国际范围内竞争,军械库在纽约本土的压力也不小,越来越多的艺博会扎堆纽约,试图在这个全球最繁荣的艺术市场上分一杯羹。在纽约本地,军械库的最大竞争对手是每年5月在曼哈顿兰德岛公园(Randall Park)举行的弗里兹纽约艺博会(Frieze New York)。2013年弗里兹艺博会进入纽约市场,竞争之下军械库一度陷入劣势,面临来自参展画廊和观众的多重抱怨,曾失去一批重要的参展画廊。在军械库上一任总监诺阿·霍洛维茨(Noah Horowitz,现为巴塞尔艺博会美洲区总监)的带领下,通过精简机构、开设“聚焦”(Focus)单元,才令这个历史悠久的艺博会起死回生,恢复活力,成绩一路渐佳。

▲ 2016“聚焦”单元中艺术家Lebohang Kganye的《吹笛手的旅程》

作为全球最大规模的综合性艺术展会,TEFAF也联手艺投伙伴(Artvest Partners LLC)加入纽约战场,自2016年秋季起在纽约公园大道军械库(Park Avenue Armory)每年举办两场博览会。偏向于古典时期绘画和古董的TEFAF纽约秋季博览会的举办日期为10月22日至27日,就在伦敦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 in London,10月6至9日)结束后的两周,恰好与巴黎FIAC现当代艺博会(10月20至23日)的日程冲突。而定于2017年5月4日至9日举办的TEFAF纽约春季博览不仅与佳士得、苏富比和菲利普斯三大拍卖行的现当代春拍同期,更极有可能与弗里兹纽约艺博会(Frieze New York)同场竞技。

▲ TEFAF纽约秋季博览会将替代军械库国际艺术品及古董展

历经近15年间的快速发展,艺博会所提供的短时间内一次性、密集的顶级画廊和艺术机构体验,已经成为许多人接触艺术的窗口。当前全球有将近180个艺博会,各家艺博会之间日趋白热化的竞争,品牌定位、参展画廊名单、销售成绩、观众体验,都是艺博会成绩单的重要计分项。

借2016年纽约军械库艺博会开幕之际,新上任的军械库艺博会总监本杰明·吉诺齐奥接受了《艺术新闻/中文版》的专访,谈及了他站在艺术媒体工作者的角度对艺术市场的独特观察,对艺博会作为“体验经济”的看法,以及对军械库未来的期许。

专访军械库艺博会新总监

本杰明·吉诺齐奥
Benjamin Genocchio

1969年出生于澳大利亚,早年曾作为艺评人为《纽约时报》撰写关于中国、埃及与伊朗艺术的相关内容,后于2010年加入布罗恩传媒集团(Louise Blouin Media)担任Artinfo.com网站编辑总监及《艺术与拍卖》杂志主编,2014年起加入artnet,被任命为artnet News全球主编,2016年1月担任军械库艺博会执行总监一职。

▲ 2015年军械库艺博会现场

Q: 过去的二十年间,你的身份是艺评人、艺术作者、主编,现在转变为和客户、画廊打交道的艺博会总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职业转换?

A:我的情况比较特殊,除了和内容打交道,我一直都有商业管理的从业经验。作为一个艺评人,我在《纽约时报》工作了8年半。离开《纽约时报》担任《艺术与拍卖》(Art and Auction)杂志主编和Artinfo.com编辑总监时起,我的工作就开始同时涉及新闻和管理两方面了。管理艺术出版物一直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后来,我加入artnet,建立起artnet News的全球新闻平台,同时负责网站运营。所以,除了是一名记者,我也有很强的运营成功的艺术商业的背景。从媒体到艺博会确实是个转换,但我并不是从记者变成了管理者,我的经历中一直有商业。

Q: 大家都在谈论艺博会的“体验经济”,巴塞尔艺博会是最好的例子。人们为了一种艺博会体验,从全球各地赶来。经济效益不止限于艺博会本身的销售,还有围绕艺博会周边拉动的一系列消费。你怎么看待看待这个现象?军械库也会有类似的规划吗?

A:巴塞尔艺博会是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它是在一个小城市,由“艺博会带动城市交易”(city trades on the fair),比如香港和迈阿密,在短时间内创造出一个艺术圈。艺博会只有一年中的几天在这个城市发生,所有藏家、画廊、座谈在这几天中来到这个城市,结束了就离开。而军械库正好相反,我们的商业模式是“基于城市的艺术交易”(trade on the city),军械库是基于像纽约这样的城市的,类似的还有北京,艺博会所涉及的城市机能都不是临时的,一年只有5天存在的,这里发生的东西365天都在。所以,我们的任务不是创造一个短时间存在的艺术世界,而是建立一个平台,让全球的画廊和艺术机构有机会接触到最顶级的艺术收藏群体。和巴塞尔完全不同的是,军械库着眼于支持纽约和全球的画廊,把他们和基于纽约的数量庞大的藏家群体联系起来。

▲ 军械库艺博会场地,曼哈顿哈德逊河岸的92号码头与94号码头

军械库是全球参观人数最多的艺术博览会之一,也是得益于我们优越的地理位置——纽约曼哈顿中城。我们是弗里兹艺博会的参观人数的两倍。纽约是全球最活跃的艺术中心,也是最大的艺术交易中心,每天有无数的艺术活动正在发生,这些都是军械库商业的基础。
 
我们不制造“体验经济”,不追求创造一个临时的艺术氛围,以此把人们吸引过来。我们基于纽约,所有最好的艺术资源已经在这个城市里面了。这也是巴塞尔把我们当做最大竞争对手的原因,因为军械库处在全球艺术的中心。
 
Q: 纽约本地有很多艺博会,比如弗里兹艺博会和即将于明年登陆的TEFAF, 你怎么看待这些艺博会对军械库形成的竞争压力?

A:纽约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军械库同期就有7、8个小的艺博会在进行了。弗里兹和TEFAF的时间和拍卖撞期,他们的竞争对象是拍卖行,不是军械库。在军械库和弗里兹的时间之间,全球还有多个艺博会先后展开,人们会去香港巴塞尔,去迪拜、科隆、圣保罗,竞争是全球性的。我认为我们的挑战是如何给画廊带来真正的价值,给画廊和观众提供好的体验,这是我的首要任务。

军械库非常值得骄傲的一点是,我们有一半以上的观众是回头客。我们的观众并不是来了拍照,拿了小册子扔到一边不再看的人,他们是真正关心、对艺术感兴趣的。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观众群体和藏家群体,这些都得益于纽约艺术环境。这也是那么多艺博会都扎堆纽约的原因。

▲ TEFAF纽约博览会将在公园大道军械库举办,图片来自armoryonpark.org

Q:上一任总监诺亚·霍洛维茨跳槽担任巴塞尔艺博会美洲总监时,业内有许多关于军械库未来去向的讨论,也有一些质疑声。你本人对军械库艺博会的期许是什么?

A:军械库的特色是基于纽约,与这座城市紧密相连。我们受惠于这里的艺术家、画廊和博物馆,同时也在和他们的联系中反作用于整个艺术生态。每年艺博会期间,我们都会为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举办晚宴,为它的收藏筹集资金。军械库是纽约艺术生态的一部分,我们希望在和其他机构的互动中,对整个环境起到支持作用。

▲ 2014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与军械库艺博会共同举办的Armory Party上索朗·诺尔斯(Solange Knowles)的演出

Q:军械库艺博会曾在2014年聚焦中国,而且你本人的经历也与中国多有交集,甚至在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2017年纽约将有很多中国的当代艺术展览,军械库艺博会未来会有中国当代艺术相关的计划吗?

A:当然,我们很希望把中国当代艺术带到纽约。现在的情况是,军械库在这方面的压力没有以前那么大了,因为越来越多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就在纽约的画廊里面展出。2014年在做中国聚焦的时候还不是这种情况,现在很多中国艺术家和纽约的画廊签约,在这里展出。现在,你可以在纽约看到很多中国当代艺术家,在这种情况下,展出中国当代艺术不是我们当前的首要任务。

我们对中国的关注由来已久,自1996年就开始做关于中国的研究了。我和我夫人招颖思(Melissa Chiu)都对中国当代艺术非常感兴趣,并且有深厚的背景。所以,我个人来讲,希望看到更多的中国艺术家在军械库亮相,过去的经验很成功,除了本土的中国艺术家,也包括大量的海外中国艺术家。

▲ 2014年军械库艺博会的“聚焦”单元以中国为主题,田霏宇(Philip Tinari)携十几家中国画廊参展
 

首日VIP预展部分成交情况

Alan Cristea Gallery,伦敦
售出了朱利安·奥佩(Julian Opie)、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和吉姆·戴恩(Jim Dine)的早期作品,以及黑山学院的老师约瑟夫与安妮.亚伯斯收藏(Josef and Anni Albers)中的多幅作品。

Bugada & Cargnel,巴黎
此次带来的法国艺术家珂莱(Claire Taboure)的10幅画作中,已有9幅售出。

Galerie Eva Presenhuber,苏黎世
曾在上海外滩美术馆举办个展的艺术家乌戈·罗迪纳(Ugo Rondinone)的一件雕塑以3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Galerie Daniel Templon,巴黎
据画廊执行总监Anne-Claudia Coric透露,该画廊已经售出伊万·纳瓦罗(Ivan Navarro)、盐田千春(Chiharu Shiota)、可海恩德·维里(Kehinde Wiley)及罗伯特·劳申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几件作品。维里的作品以25万美元售出,盐田千春布上绘画的售价为单价4万美元,多件雕塑的成交价格则在2至5万美元之间,而纳瓦罗的作品则以15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Galerie Thomas Schulte,柏林
画廊主Thomas Schulte并未透露具体的成交情况,但认为“这是我们参展历届军械库艺博会中销售成绩最好的一次”。

Honor Fraser,洛杉矶
来自多位艺术家的几件作品均成功易手,其中包括洛杉矶本地艺术家Brenna Youngblood、莱·让克伦(Ry Rocklen)和华裔艺术家Victoria Fu的作品。

Leila Heller Gallery,纽约及迪拜
一件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的自画像被一位纽约本地的私人藏家购得,成交价在7.5至8.5万美元之间。

Michel Rein,巴黎及布鲁塞尔
在VIP预展开幕的几分钟内,一件吉米·达勒姆(Jimmie Durham)的雕塑作品便以6至8万美元的成交价售出;年轻的美国艺术家阿比盖尔·德维尔(Abigail DeVille)的两件作品也以1.5万美元的单价成交。

P420,博洛尼亚
厄玛·布兰克(Irma Blank)的作品《Radical Writings, Exercitium, 26-4-88》以2.2万美元的售价出售给一位来自加州的藏家,另一件名为《Ur-schrift ovvero Avant-testo》的作品以3.5万美元的价格由一位来自迈阿密的藏家收入囊中。

Timothy Taylor Gallery,伦敦
理查德·帕特森(Richard Patterson)的若干件作品均已售出,其中2015年作品《Christina with Dutch Door》的售价为10万美元,而另一件同年创作的《Dr. Soaper》则以25万美元易手。

On Stellar Rays,纽约
该画廊展位推出的是艺术家Ryan Mrozowski和Julia Bland双个展,画廊主Candice Madey提到“此次带来参展的全部作品均已售出”。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上一篇:想象的相对论——..    下一篇:杨卫:走进宋庄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