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展览档案 > 策展档案 > [现场]巴黎、印度、新加坡、上海、香港、广州各地展览

[现场]巴黎、印度、新加坡、上海、香港、广州各地展览

2013-03-17 19:09 来源: Artforum 作者:


 

 

 当晓媛遇到建宇
段建宇、胡晓媛双个展“醍醐”开幕式
2013.02.06

左:艺术家胡哓媛,Emergency Biennale(紧急双年展)创始人Evelyne Hou Jouanno和侯翰如;右:艺术家段建宇

全文摄影:除标明外,均为王凯梅拍摄

文/王凯

新年伊始,外滩美术馆的第一展览是两位风格迥异的女艺术家胡晓媛和段建宇的联合个展,说到迥异,不仅是因为胡晓媛舒缓细腻的黑白影像观念作品同段建宇颜色艳丽充满故事性的大幅油画完全发自两种不同的气场,两位女艺术家就是从外形气质上也是那样地反差:胡晓媛娇小婉约,打理细致的娃娃头不露一丝乱发;段建宇高大英气,一头卷发倔强地倒向一边。开幕式上,胡哓媛一身黑衣黑裙,优雅庄重散发着艺术气质;段建宇穿着时尚的中性西装,瘦裤腿、短皮靴张扬着阳刚之气。策展人凯伦•史密斯(Karen Smith)在策展宣言中大篇幅地强调两个同是七十后的女性实际上成长在两个不同的时代,这一点从两个人的名字上也可以推敲得到:建宇带着文革那一代人改变世界,建设宇宙的宏大理想;晓媛已是经历了粗犷的革命风潮后父母亲对子女美好怜爱的寄托。当黑白遇上彩色,当观念遇上叙事,当小女人遇上大女人,当小媛遇上建宇… …这些相遇在美术馆的同一个屋顶下将如何发生,这个缠绕策展团队的主题如晴空中的正负电流会带来当空一闪的灵感,于是醍醐灌顶的领悟就是这个展览了。

左:维他命艺术中心的张巍与艺术基金创始人周大为;右:艺术家仇哓飞和服装设计师张达

外滩美术馆的四个展示楼层平分给两位艺术家,从美术馆入口走上二楼首先看到的是胡哓媛的装置作品。整个楼层的色调是素素的、淡淡的、在室内缺少供暖的元月上海,这里的空气是凉凉的,作品是静静的。放在地上的树根作品和悬在空中的宣纸作品都脆弱地让人不敢走得太近,这种安静的情绪甚至蔓延出来浸入了参观者的潜意识,以至于在开幕式上人来人往的宾客中,人们的说话的声音都禁不住低下来了。胡晓媛本人站在展厅的一头,默默地观察着开幕式上的人流,在作品《夏至》前不少人都疑惑地皱着眉头,旧书桌、老钟表,摆了一抽屉的蝉的蛹壳让对甲壳虫敏感的人不免有点紧张。有人问晓媛蛹壳到底是什么意思,艺术家显然不爱讲解自己的作品,只是用手拨拉着抽屉中的蛹壳,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这里怎么看上去少了东西,有人拿走了蛹壳?”

二楼的白色情调在三楼被黑色感觉取代,整个展厅以黑布遮掩,拐弯抹角制造了两个沉浸在黑暗中的电影院,一间内放映胡晓媛的新作,三屏录像作品《伐冰渡海》是黑暗中跳动的唯一光源,隐约中听到策展人凯伦•史密斯(Karen Smith)压低声音和人交谈,零落抖出“生命力”“时间”等字样,和画面上面对大海缓缓扭动的人的躯体一样引起人们无限想象。在一个和放映故事片的电影院接近的环境中观看观念性的影视作品,现实空间同化成光影的影视空间之间建立起了触及心理和身体的体验,《伐冰渡海》是一个带着诗意和新意的名字,缓慢的画面则带来许多似曾相识的感受, 影像艺术家前辈的影子伴随着画面不断涌出,很美也很平淡。

胡晓媛的静寂空间到了四楼即刻被段建宇的欢喜世界代替了:大幅的油画花花绿绿的色彩透着普罗大众的情趣幽默,热热闹闹的场景让观众也禁不住地兴奋起来,人们跟随着画里的故事,读着绕口令一般的作品题目,“姨妈的表姨夫是厨师”,连说话声音也不由自主地高了起来。段建宇酷酷地站在那幅八米八长的巨幅油画《美与美术馆》前,给上来祝贺的朋友和观众讲述创作当中的故事,“我喜欢鸡,小时候还养过鸡,一群鸡在高雅的艺术场所自由散步,随地拉屎,做自己喜欢的事。”画面上的女人好像没有那么惊人的美,却怡然自得,和艺术家一样充满自信。美女和小鸡听上去带点低俗的幽默,换成英文“chicks and chickens”,让人忍不住发出点坏笑。最喜庆的观众之一莫过于双飞艺术小组的成员之一张乐华,段建宇的幽默在惯于以搞笑生事的双飞小组艺术家那里找到了共鸣,这个大哥子的小帅哥急于要去找段建宇,他们在微博上互粉都有一阵子了,却还从来没有谋面呢。

开幕式的心脏原来在美术馆的顶层,美酒美食在那里恭候嘉宾。走过一路艺术里程的人们得到从心灵到胃口的慰籍,话题就从概念啊、色彩啊开始,飞到随意的什么地方了。两位艺术家在外滩美术馆的相遇讲的其实是一个没有遇见的故事,如同“罗生门”的悬念,看到的是什么,以为看到的是什么,it’s all in your mind!


 
左:双飞小组艺术家张乐华;右:策展人乐大豆和Art Plus 的Diana Freundi


 
左:艺术家郑重宾;右:东画廊的程曦行和艺术家赵学兵

全民创作
宋冬“三十六历” 开幕式
2013.01.27

左:艺术家宋东与亚洲艺术文献库的项目负责人郑得恩;右:中国当代艺术奖(CCAA)的Anna Liu ,艺术赞助人本杰明·乌克特(Benjamin Vuchot),收藏家乌利·希克(Uli Sigg)以及画廊人张颂仁

全文摄影:谭雪

文/ 谭雪

一月初,香港艺术圈从长假里苏醒,几家画廊先抛出重点艺术家展,又传出两家国际画廊入驻香港的正式消息。Art Basel 借发布会带来整个贵宾关系团队,将网络撒入所有的艺术活动和开幕酒会之中。港岛南,Spring Workshop启动首年项目Moderation(s),艺术家策展人欢聚一厢。新加坡Art Stage让不少艺术人士都选择中转逗留香港,以赶上新年第一个大型展览--由亚洲艺术文献库和M+博物馆联手举办的宋冬个展“三十六历”。在香港,这两家艺术机构的号召力是全方位的,这从文献库每年高朋满座的筹款拍卖会就可以看出,不管是艺术家,画廊家还是藏家,都十分乐意踏入公益艺术机构的光环。

“三十六历” 是宋冬在亚洲艺术文献库艺术家驻留计划的最终成果,作为第一位参与该计划的大陆艺术家,项目规模从构思到执行越滚越大,直到文献库意识到展览形式已超出了本身以研究为主的框架和能力,于是搬来M+博物馆团队来操作这次带有浓烈公众参与度的展览,不过M+尚未有自己的场馆(2017年才完工),还好太古集团(Swire Properties)翼下的两万尺艺术空间ArtisTree正好能满足供五百余人一堂创作的不寻常容量。

三十六年,四百三十二个月,宋冬手制的四百三十二张月历大多记载了个人回忆。而参与者需要添加,改变艺术家的原稿,做出另一番诠释。下午六时,早已网上登记的参与者们已排起了长队,其中不乏幼童和鹤发长者。亚洲艺术文献库总监徐文玠(Clarie Hsu) 里外穿走,忙碌地安排文献库的赞助者们入座。M+高级策展人皮力是项目的总负责人,他看起来比平日严肃很多,戴着博物馆工作牌不停地在展馆内巡视。当不经意露出一丝倦容时,他立刻否认到:“小项目而已,香港艺术圈比北京小多了!”

 

左:亚洲艺术文献库总监徐文玠(Clarie Hsu)与策展人英提·格雷罗(Inti Guerrero);右:Art Basel 香港总监马纽斯·伦福鲁(Magnus Renfrew)与高古轩画廊总监尼克·西门诺维克(Nick Simunovic)。

手绘月历原稿被整齐地排在一片望不到尽头的小桌上,画具早早备好。参与者们席地坐在小垫子上,一眼望去,规模之浩大,有点科举考场的味道。许多画廊家、收藏家和艺术家们都携妻带子相邻而坐。参观人群则沿着大厅游走,欣赏挂在四周墙壁上的日历复制版。一位外国策展人匆匆地从我身边走过,带着几份失落地嘀咕到:“可惜都是中文,看不懂。” 学者何庆基站立在一面墙前,有点泪光闪烁,指着一幅日历上自己的画像,说道:“这么多年了,没想到宋冬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香港的展览!”

大厅内画笔声簌簌响,开幕酒会在厅外同步开始。文献库的娜塔莎穿过人群过来问道:“这酒怎么样?我们的赞助人特地为今晚活动捐赠的,听说很不错。” 她闻了一下酒杯,满意地走开了。这样的大场合,每项赞助都是用心的。

高古轩画廊总监尼克•西门诺维克(Nick Simunovic)的创作如其人,果断直接,他迅速地完成了1985年二月号图,轻松地解释道:“这算是对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的致敬,他当年抹去了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的绘画,我借仿了一下。” 他认真地将用完的橡皮擦摆放在空白的日历中央。将私密回忆加入创作的参与者也大有人在--法国艺术家两人组Map Office的林海华(Valerie Portefaix)拿到日历几乎尖叫起来:“不可思议,这是我第一次性爱的月份”,她将墓地改造成椰树海滩,添上“SEA, SEX AND SUN”几个字体。

这场集体创作持续了近三小时,不少参与者绞尽脑汁地涂写到最后一刻。宋冬高兴地审视每张桌面的最终效果,身后跟随着大批艺术学生。原本黑白整齐的会场,已是颜料四散,略显凌乱。宋冬将自己的人生记忆递交给他人作为创作原料,个体意识被不同人消化、放大、否认、修改。一个本来线性般流动着岁月故事被多人的生活视角分流、重造,这场创作成果又再次呼应了他的常言: “艺术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艺术”。

左:Burger Collection 策展人丹尼尔·奎亚克维克(Daniel Kurjakovic),艺术赞助人夏佳理; 右:Para/Site Art Space总监Cosmin Costinas,艺术赞助人、Spring Workshop创建人Mimi Brown

左:Simon Lee 画廊总监Katherine Schaefer,艺术家João Penalva ,M+博物馆总监拉斯·奈特夫(Lars Nittve);右:M+高级策展人皮力与艺术家代理Jeremy Wingfield

左:西九龙文化区执行官迈克尔·林奇(Michael Lynch)与M+策展人Tobias Berger;右:策展人、学者何庆基

左:艺术家陈玉琼(Yuk King Tan),艺术家Cédric Maridet, 艺术家古儒郎(Laurent Gutierrez), 策展人陈伯康(Aric Chan), 艺术家林海华(Valerie Portefaix);右:Sammlung画廊总监佩克汉(Robin Peckham), 艺术评论家刘秀仪,艺术家唐衲天(Nadim Abbas)

左:艺术家梁志和,艺术评论人约翰·巴腾(John Batten)以及艺术家何倩彤;右:建筑师姚嘉珊(Marisa Yiu)

过去与现在的相互脚注
广州时代美术馆“自治区”开幕
2013.01.23

 

左:策展人侯瀚如;右:广州时代美术馆馆长赵趄与《艺术界》执行出版人曹丹

全文摄影:思克

文/思克

在“自治区”的画册中陈侗写到:“最美好的自治时代是在过去而不是现在”。据说研讨会期间,有“黄边站”的研究员问陈侗:“徐坦前几天和你讨论时,你又说‘这两年才体会到自治的味道’,这不相互矛盾?”。

如果能够勾连起大概十年前,策展人侯瀚如在光州双年展开展的“替代空间”和在第50届威尼斯双年展时策划的“广东快车”,也许陈侗的怀思不难理解。恰好在20年前的巴黎,侯瀚如在自家“巴黎典型的斜斜的小过道”做起了展览,13个月里每个月请13位艺术家进行创作,复印请柬邮寄朋友;而今天于广州时代美术馆发生的“自治区”,19日晚八点开幕前的20分钟,参与开幕式的人群就已经将十九楼的电梯至美术馆一楼入口间的过道挤满。也有人下午刚好有从国际单位艺术中心开幕的“未来展”过来,但觉时间尚早,便在美术馆一楼的“学而优”书店里安静地看书;只是临近开幕时,书店相对平和的气氛也逐渐被其中相遇的熟人的寒暄所打破。

或许“替代空间”今天获得了更为丰富与成熟的内容,由“替代”转为“自治”。然而,“替代空间”、“广东快车”与“自治区”的关系,除了隐含着某种对记忆与身份的思考沉淀的线索外,也似乎成为了一种对曾经那些未命名的激情加以怀念的布置。

左:策展人卢迎华与英提·格雷罗(Inti Guerrero)与评论家克莱尔·毕肖普(Claire Bishop);右:策展人比利安娜·思瑞克(Biljana Ciric)

时代美术馆馆长赵趄开幕时就说到:这次展览就像个大团圆。“团圆”是指侯瀚如、时代美术馆建筑的设计师库哈斯与央美美术馆馆长王璜生的重聚,就如同05年第二届广州三年展“三角州实验室” 的场景再现一般——现在后两者也因其他的展览或公干回到了广州。然而19日晚上的现场还隐约吐露出某种现在与过去对话的感觉 ,似乎 “广东快车”的“幽灵”在其中徘徊:参展的中国艺术家都曾经在某种“广东主体性”或相关概念下被讨论;但更新的是,“自治区”容纳着更多非地缘政治的内容。九十年代的广东确实具有某种无需多想未来的“运动”感,与之相互无声脚注着的“自治区”,因而有着某种意义上纵深的维度:仿佛是这些“广东艺术家”从歇退的“运动”感中,因应着各自相异的经验,或渐趋向静水流深,或已转向寻找新的脚注。

或许还需提及,开幕式当晚到场的还有“另一次长征, 90年代中国观念艺术 ”的策展人玛丽安娜•布劳娃(Marianne Brouwer),她与友人这几天正在广州进行一个关于戴汉志(HANS VAN DIJK)与中国当代艺术的研究;而21日,参展艺术家Rigo 23与广州恩宁路学术小组合作,创作将会在“自治区”展览后期展出的作品(注:恩宁路为广州经典老街,骑楼旧铺,面临政府拆迁,街坊邻里近年来逐渐聚集起自下而上为旧城区保育的声音)。恩宁路老街坊提笔写起一副对联,上联:一江春水绿;下联:为筹荔枝红。“自治区”作为一个成熟的概念被提出,竟让人有些遗憾:荔枝终究慢慢红了。

左:正佳美术馆的韩飞与艺术家陈侗;右:艺术家曹斐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尤洋

左:香港PARA/SITE空间总监Cosmin Costinas;右:《艺术时代》执行主编康学儒与亚洲艺术文献库研究员翁子键


 
左:艺术家黄小鹏与艺术家徐坦;右:策展人姚嘉善(Pauline Yao)与曹丹

左:艺术家孙庆麟,郑国谷,陈再炎(阳江组);右:策展人玛丽安娜·布劳娃(Marianne Brouwer)与艺术家汪建伟

左:艺术家杨诘苍(左二),“方所”书店创办人毛继鸿(左四)及友人;右:中央美院美术馆学术部策展人蔡萌,卢迎华以及中山大学传播学者杨小彦。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页1  2 
上一篇:[2013-1-13]ON︱O..    下一篇:[广州]自治区、[..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