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文历史 > 左靖︱我的乡建历程(2011-2018)

左靖︱我的乡建历程(2011-2018)

2019-02-18 16:36:05 来源: 川美美术学系 作者:刘笑阳


2018年12月10日晚上七点,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学系“寻乡之径——艺术乡建与文化遗产专题论坛”的第二场主题讲座在四川美术学院小剧场开讲。本次讲座由著名策展人、中国文艺乡建的代表人物左靖先生主讲,讲题为“我的乡建历程(2011-2018)”,由四川美术学院副教授尹丹主持。

左靖主讲 我的乡建历程(2011-2018)

左靖以2011年在皖南开始的一场引发海内外媒体广泛关注的乡村实践为例展开了讲座,阐述了八年以来在安徽、贵州、云南三处的乡建历程。谈到为何选择徽州一个普通村子作为起点,左靖说“起初的理想是承接民国以来的乡村建设传统,动员各地的知识分子、艺术家前来乡村,一方面展开共同生活的试验,尝试互助和自治的社会实践,同时也着力对一些源远流长的历史遗迹、乡土建筑或民间戏剧等等加以考察和梳理。这既是我们的一个愿望,也是给自己定的一个方向。”抱着用文化去活化乡村的目的,左靖等人开始了早期的实验,但乡村复杂的现实远超想象,工作很快就陷入困境,甚至一度走入低谷。

左靖坦言,在乡村进行文艺乡建,处理好与地方政府、村民的关系非常重要。乡村建设不应该是知识分子一厢情愿的行为,而应是一种家园的共建。左靖总结了过去的经验与教训,给自己的乡村工作定出了三原则:“第一、服务社区,即在乡建工作中,基于农民、手艺人、地方中小企业等个人和团体的实际需求,利用团队优势,提供各种专业服务,把为当地服务作为工作的第一要素;第二、地域印记,寻找发现具有乡土或民族等地域印记的事物,也就是说,开展的工作一定要与地域文化有关系;第三、联结城乡,促进生产者之间、消费者之间、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互动交流和社群营建,勾连城市和乡村的物质及精神需求。”并进而将工作步骤具体为三个生产:空间生产、文化生产和产品生产,这三个生产的难度是依次递进的。

近年来,左靖将工作重点放到对乡土文化进行挖掘和推广的更具可持续发展的工作上。他的团队陆续改造了碧山工销社、茅贡粮库艺术中心和景迈山展示中心等乡村的公共空间;持续出版《碧山》《百工》等出版物;举办与乡土文化相关的展览,并将展览带到威尼斯建筑双年展;联系设计师进行产品设计并通过开设城市窗口,将乡村价值输出到城市。左靖团队通过空间改造、文化植入、产品构建等一系列举措,形成了一整套较为完善的工作体系和工作方法。2018年9月,碧山工销社在西安开设了第一家城市店,西安店的开业意味着城市—乡村—城市闭环已经初步建成。在与倡导“长效设计”的日本设计师长冈贤明的合作过程中,左靖认为通过长效设计来振兴地域产业是中国目前非常需要的理念,经过一年的努力,2018年10月,中国第一家D&DEPARTMENT店铺在皖南乡村落地。D&D与碧山工销社的合作内容不仅局限在店铺销售,除了介绍长冈贤明先生和团队精选的日本国内外的“长效设计”生活用品,还包括发掘中国的“长效设计”产品和具有黄山当地特色的产品,计划针对黄山地区地域特色进行长期调研和互动,编辑出版《d设计之旅·黄山》,组织面向世界的黄山、徽文化游学活动和国际手工艺交流展等等,使得D&D黄山店成为关注地域设计发展的综合活动空间。

2016年后,受当地政府委托,左靖主持了贵州茅贡和云南景迈山两地的乡村项目,践行空间生产、文化生产与产品生产的方法体系,改造利用当地废弃的建筑,使其成为新的文化载体投入使用,策划与本地文化息息相关的“1980年代的侗族乡土建筑”“百里侗寨风物志”等展览。并在乡村建设之外,思考另外一种可能——乡镇建设。左靖认为“乡镇建设的真正用意在于,通过合理规划和发展村寨集体经济,严格控制不良资本进村,保护好村寨的自然生态和社区文脉,以及乡土文化的承袭与言传。在此基础上,发展可持续的艺术形式,比如与在地文化相关的公共艺术等。经过若干年的努力,实现传统村落、生态博物馆、创意乡村和公共艺术的价值叠加,带动当地的文化和经济发展。”在景迈山的项目中,则因地制宜,把展陈式的“乡土教材”作为工作的重心,这些工作在很大程度上有助于营造培养当地村民的“文化自觉”。

讲座最后,左靖谈到,文化的改变是悄无声息的,乡村建设是一件背负责任和期待的事情,同时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长期的事业,需要持之以恒的开展工作,让时间去做判断。文艺乡建的工作只是一种文化上的“微更新”,是影响而不是教化。此外,文化浸润的速度会特别慢,在某种程度上微不足道,因为大家最关心的是经济,而非文化。文化和艺术介入乡建,只是诸多建设乡村方式中的一种,是一种特殊的思想与行动的方式,文艺乡建不可能——也没能力——面面俱到,但舆论会对从事文艺乡建的人提出超出能力和范围的要求,同时,他们还得承受各种无法辩解的误会——这就是农村粗砺的现实。但同时,左靖认为,文化与艺术介入乡村建设是可为的,他的基本路径是往乡村导入城市资源,向城市输出乡村价值,这条路径或许会对乡村的活化和发展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而自己也将继续行走在这条路上。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